湖南湘潭七旬老太遭中共人员多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湘潭市年逾七旬的老太太樊细华,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健康的法轮大法,在这十年多次遭中共人员骚扰、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下面是樊细华老人自述经历:

我叫樊细华,今年七十二岁,是湖南湘潭二十三冶一公司退休职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非常不好,有多种疾病,如:腰椎骨质增生、右手拇指和中指骨质增生、肠胃 病、慢性咽喉炎、肩周炎、关节炎等等疾病,也曾经练过多种假气功,身体也不见好转。一九九七年夏天,经同事介绍才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炼功后不知不觉全身的病不翼而飞了,心里很高兴,下决心要坚修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那时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 我感到压力很大,不知如何办。只知道大法好,决不能放弃,硬是坚持学法炼功。由于法没有学好,心性差,被邪恶钻了空子。大约是二零零三年七月十日,丈夫突然离家去南岳庙里皈依不回家了,不明真相的人都指责我,说是我炼法轮功把丈夫逼走等等。其实我丈夫很好,是个老实人,他深知共产党的邪恶,他怕。我也理解他,一个月后他回家了。

七月十五日,单位保卫科科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头目毛洪辉与除志明闯入我家骚扰、威吓、拍桌子,对着我大吼大叫,说什么 是“执行任务”。七月十六日―十七日,(邪)党委彭建红和社区主任李寿明又上门骚扰,说什么千万不能上北京等等。从那以后,毛科长经常电话骚扰,还骗我去洗脑班,说是帮我找份工作。我告诉他,我哪儿也不去。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下午,我在湖南科技大学门口发真相资料,被学校保卫科一名恶警绑架到办公室,市“六一零”来了一个王姓恶警,骂个不停,不仅抢走了我的包,还再次把我劫持到响水派出所,该所所长带了两个警察非法抄家,抢走了我的所有大法书和炼功带。当晚又把我绑架到湘潭县公安局,在公安局它们还录了像,折腾了好久后又把我非法关押到湘潭县七里铺拘留所十天。

在非法关押期间,拘留所恶警要我排队点名听他们训话,我就打坐发正念,每天如此。头上有刀疤的恶警把我床上垫的被子抽走了。有一天我在床上发正念,拘留所所长带队伙同七、八个警察来到我面前,逼迫我站起来,我不配合,那个所长把我从床上提起扔到门口, 我还是保持立掌的姿势,他就用穿着军用皮鞋的脚使劲踩我立掌的手,只要他一松脚,我又立掌,心里求师父救他。几个来回,他走了。这时我才发现手被踩得青紫了。

二零零八年,我住在江苏江阴市的儿子家。三月十四日上午去市场买菜,因在电线杆上印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江阴西郊派出所恶警刘骁绑架到派出所,当天“六一零”恶警到我儿子家非法抢夺了我所有的大法书、mp3、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九评》等等。晚上,恶警们强迫我坐在一个四方凳上,因我个子小,脚落不了地,他们不许我动,不许睡觉,六个警察监视。第二天清晨,我身体出现病态,两条腿根本动不了,两个人拖着我在地上走,我又出现了全身发抖、发颠。恶警硬说我装的,后来看实在不象装的,便叫来医生,强行量血压。然后把我转到长江宾馆一间房子里,二十四小时六个便衣(其中是四男二女)对我非法审讯,逼我签字、按手印。我不配合,他们就采用刑讯逼供。我的病态越来越厉害,显出了高血压、呕吐、发癫的假相,他们便逼着我没修炼的儿子写保证书后于三月十八日叫我的丈夫和儿子把我接回家了。接连十天,江阴市“六一零”恶警龚振东、刘骁和一个高个子来我儿子家骚扰过两次。

三月二十八日,从江阴回湖南后又被单位保卫科“六一零”头目毛洪辉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了一个星期。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即将退休的毛洪辉带来一个叫吴迪的人来到我家,吴迪就是邪党逼迫毛洪辉继续迫害我的人。十月四日,吴迪打电话叫走了我丈夫,说是要把我弄到洗脑班去强制转化。我丈夫对他说:“我老婆以前一身病,炼法轮功好了,她一个老太婆不就是想身体好嘛!还有什么呢?她哪里也不去!”丈夫回家告诉这些,并说:“没事!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毛洪辉(已退休):住址是湘潭二十三冶一公司二十四栋二楼东边一楼,
电话是:13087211145
彭建红(已退休):住址是湘潭二十三冶一公司
除志明:住址是湘潭二十三冶一公司
刘 骁:15961681911
龚振东:13915208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