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饰品背后的辛酸血泪(一)

四川省女子监狱的奴工产品:珠绣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美丽的蝴蝶,漂亮的甲壳虫,憨态可掬的小狗脸,赏心悦目的苹果、香蕉、葡萄,可爱的猫咪,和许多喜闻乐见的卡通图案绣成的漂亮珠包,是许多小女孩的最爱;而许多漂亮的珠绣拎包和背包,则是女士们爱不释手的高贵陪衬。然而,有多少人能想到这珠光宝气后面的辛酸血泪呢?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判刑,曾被关押在位于简阳市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以上这些图案是我在四川女监被关押期间的奴工产品的图样。厂方派到监狱负责指导技术和验收产品的师傅说,这些都是出口的。

这些图案就是那个时候我找复写纸悄悄复写或照原样图纸上的图案大小画下来的。

中国大陆出口的外表光鲜的精美饰品中,到底有多少是奴工产品?没有人能说清楚。我在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就做过很多的工种:织过发(就是在橡胶的模特儿头皮上织上长长的披肩真发);打过鞋帮(连续加班几天几夜不休息赶活,曾发生过多起服刑人员实在熬不住,缝纫机针扎穿手指的血腥事故);糊过装月饼的纸盒;粘过信封;这些活一到就得通宵加班直至完成。只要能挣钱的活,监狱都接。那些不出工的老弱病残,监区也不会让她们闲着,承接一些手工活给她们做,如织手工毛衣,绣鞋垫,做鞭炮等。

一九九九年底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成都市宁夏街看守所期间,就在那间关押着三、四十人,连睡觉都只能侧身,人多时连铺板下狭窄潮湿的过道和厕所蹲坑边都侧身躺满了人的屋子,就在这种拥挤、肮脏、卫生条件极其恶劣的环境下,用牙签串过一串一串的豆腐干和火锅店烫吃的那种肉串串,包过糖果,装过医用注射器,翻过那种装化肥的塑料编织袋。那种编织袋是厂家刚生产出来的半成品,两头没封口的,需要人工把里面翻成外面,再交由会打缝纫机的关押人员缝底完成。

我被非法关押在那里时,那种活特别多,随时都在做。那种袋子特别肮脏,有害物质又多,气味很难闻,翻动时灰到处飞,呛的人直咳,呼吸困难,皮肤又痒又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