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八年冤狱迫害 上海杜挺再次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八月十八日下午,上海法轮功学员杜挺在浦东给人送展现中华五千年文化的神韵光盘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洋泾派出所绑架。据悉他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家人担忧。

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杜挺曾经被非法判刑八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中长期绝食抵制迫害,受尽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即便是自己承受着巨大的身心痛苦,他还在替别人着想,感动了很多人。

杜挺
杜挺

杜挺今年四十七岁,本科学历,原籍甘肃, 一九九三年左右到上海工作。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学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吸烟喝酒等不好的生活习惯很快去除了,身体变的非常健康,性格上也从一个固执冲动,得理不饶人的人,变成了遇事能够先考虑他人,看淡名利的人,性格温和谦虚,待人真诚善良,处事很为别人着想。认识他的人都觉的他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无理迫害法轮功后,杜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说公道话,被关在北京一派出所受迫害,后在甘肃省驻京办被戴手铐迫害一个晚上后走脱又回到上海。二零零零年七月份,上海青浦区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人员施行株连迫害,对杜挺所在工作单位施压,威胁吊销营业执照。为减缓领导压力,杜挺被迫辞职失去工作。

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在海南省海口市,杜挺被上海市闵行区公安分局不法人员,伙同海口市公安恶警绑架,关押在海口市看守所期间,对他“熬鹰”迫害,连续多天不让他睡觉(据知情人说有十多天),非法逼供。被劫持回上海后,在闵行区公安分局非法逼供期间,也是每天“熬鹰”不让睡觉。当时他妻子傅晓红也被连续十二日“熬鹰”迫害,并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遭受种种折磨和侮辱。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杜挺被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在没有通知任何家人到场,也不允许律师做独立辩护的情况下,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闵行区法院草草走过场后,对杜挺非法判重刑八年,之后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杜挺抵制非法关押绝食抗议迫害持续达四百多天,恶警把杜挺关进小监,铐上皮带铐,不顾杜挺虚弱的身体状况,依然强制体罚他坐板。恶警灌食时,有时故意用粗管抽插,杜挺鼻孔经常被插伤,钻心的疼痛。杜挺曾说,那时候他每一分钟都面临死亡威胁。由于他抵制野蛮强行灌食,被恶警用压缩铐长期铐起来,还加以拳脚,被野蛮的在水泥地上拖着去灌食,喊口号时甚至被掐脖子至昏迷。

在提篮桥监狱服刑的陈军,二十七、八岁模样,二零零四年八月被派直接做杜挺的看管包夹犯,了解法轮功真相后,开始学炼法轮功。狱警发现后恼羞成怒,大约是零六年一月十八日,把陈军关押到二监区一中队(狱内修理中队)禁闭间,开始恶毒的折磨和每日毒打。被迫害一周后,陈军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监狱总医院。随后不久,监狱把生命垂危的陈军送回湖南老家。有知情者讲,陈到家后大约一个月即离开人世。

二零零七年初,杜挺被折磨成胸腔积水,差一点失去生命,后又感染肺结核、肺炎,监狱方面不准他妻子见他,警察张毅还继续指使看管犯虐待他。二零零八年初他又一次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入上海监狱总医院。家人去探视时,他已经不能行走,被用轮椅推出。当杜挺从医院返回监狱后,警察扒光他的衣服,并且把他捆绑在“死人床”上,看管犯二十四小时看管并且不停的辱骂和毒打他。杜挺的家人提出不能这样对待他。那警察说的非常好听:怕他把灌食的这个管子拔掉,所以才把它固定起来,是为了“挽救”他的生命。但是狱方这种做法非但不是在救人, 尤其是对他这样一个长期折磨下身体极度脆弱的人,其实这种做法是真正在害他,害人的命。家人提保外就医,也被狱警一口拒绝了。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死刑床)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死刑床)

二零零九年杜挺出狱时是被搀扶着出来的。回来后通过修炼,他身体恢复了健康,不过在狱中由于长期被捆绑所造成的手指畸形已无法恢复。

如今听说他又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对于他的生命安全,家人担心又揪心。

杜挺送人神韵光盘是无私大善的举动,神韵展现的是尽善尽美的中华五千年文化,这样对人有益的东西送给人不是在做大好事吗?请正义善良人士帮助杜挺早获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1/遭八年冤狱迫害-上海杜挺再次被绑架-278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