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502039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社区天天逼交大法书,在这种高压恐怖下,我由于法学的不好,悟法不深,就交了三本大法书。过了一些日子,社区人员又拿着一张A4大小的复印了几行字的纸片让我签名,当时母亲不在家,我就把母亲的名字给签上了。二零零零年七月,母亲和另二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被带回本地派出所后,警察问我母亲家里几口人,还有谁炼法轮功,母亲就把我也炼法轮功的事说了(母亲当时的表现没有任何怕心,就是说真话)。我给母亲及二位同修送饭时,一年轻警察把我叫到另一房间里问话,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干什么工作,什么时候开始学的法轮功,不让炼为什么还炼?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功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道德回升,有矛盾找自己,家庭和睦,那么多人有病炼法轮功都炼好了等等。最后警察让我签名,我就把名签了。我还曾一度引以为自豪呢,觉得自己说的好,现在悟到自己又一次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现在回想起这两件事,我心如刀绞,就是因为自己法学的不扎实,修的不扎实,关键时刻才会有如此的心性表现。我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我于一九九九年交大法书、代我母亲签的名和二零零零年我自己签的名字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邪恶安排,在这最后有限的修炼时间里,我一定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多学法,学好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跟师父回家。

李晔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得法后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可没有认真学法,更没有真正实修。99年7.20在邪恶干扰下,由于怕心,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并把家里洪法用的“法轮图”旗给烧了。

2000年初,看同修都上访被关進看守所,怕自己被落下,误认为進黑窝才是最好的修炼环境,被邪恶钻了空子关進拘留所,安逸心的带动下,学人不学法,听信了邪悟者的歪理以“放弃对圆满的执着”为由放弃了修炼,被非法关押8个月。回家后又去“转化”别人,让他们把大法书毁了。看到2001年“自焚伪案”后又信以为真,就和同修说不能再炼了,并让同修和我一起把我们俩家的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论语等大法资料全部送到了派出所,把法轮章也烧了。干了令师父痛心令邪恶高兴的事。

因为没有实修,也不知道找自己,在干事心、显示心、妒嫉、色欲心的根本执着带动下下,主意识不强做了一件连“人”都不如的肮脏可耻的事,给师父抹黑、给大法抹黑。后来在一次交流中被绑架。

在被非法审讯中,由于私心、怕心、显示心、怨恨心、安逸心、对孩子的情没放下,又听信了邪党的无神论谎言,对大法产生了怀疑,主动配合邪恶出卖了资料点和同修,并说出和谁在哪儿接的《九评》、把做的条幅都给了谁、自己和谁在哪挂的条幅、还说把做的资料都给某同修,因当时某同修没被抓,还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资料点可能会转移,给大法、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给同修增加魔难,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还认为做这些肯定被判刑,其实这是邪恶旧势力的思想,也给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被非法判了4年刑。

被迫害到监狱后,在自己求功能心(我特别喜欢听开天目的同修说什么),崇拜心的带动下遇到一位已“转化”但在此之前听说此人是开着修而且修的好,就想见她,其实在内心深处还是不想再吃苦了,因为整天被罚站不让睡觉直到后半夜,在安逸心的带动下,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并写了“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还有谤师谤法的“揭批书”,而且还帮邪恶“转化”其他同修,并给邪恶提供(默写)经文用来歪曲转化其他人,真是助纣为虐,给邪恶当帮凶,完全走了旧势力的路,就这样身体越来越差,还不悟,在邪党生日是还写了歌颂恶党的稿件在车间里播放来毒害众生,在一次“揭批会”上,我上去发言时站都站不住差点倒下,是严重心脏病,其实是慈悲的师父点悟我有严重心性问题,可就是不悟。

就是这样,慈悲伟大的师尊都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多次派同修找到我并帮我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反省自己,心想我难道真的错了?那我为什么老犯错?到底错在哪里?是因为没有认真学法、没有按法实修自己、不信师不信法,是自己的一个个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真是太危险了,差点儿毁了自己、毁了众生。

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全部作废,无论在历史上或曾经跟旧势力有过什么约定,此时此刻统统全部作废,跟旧势力彻底决裂,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走师尊安排的路,真正实修自己,坚定的信师信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扈桂杰2013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大约是1999年底,我们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被邪恶抓捕,送到省驻京办事处,被打时,我曾经违心的向邪恶低过头。被送回市拘留所时,我当时的感觉就是不想承受了,向邪恶低头,蒙混过关,就这样做了。然后,我又几次被邪恶非法塞進洗脑班,表现都不好,按照邪恶的要求,做出了违心的事情。2011年,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6个月左右,回到家后,又被邪恶弄進了洗脑班,这次又违心向邪恶低了头,又一次给大法抹了黑。2011年左右,在我听说邪恶要抓我之前,我把一些真相资料在办公室偷偷烧掉了。大约是2002年或者是2003年左右,在邪恶上门刚刚骚扰后,在极其恐惧的情况下,我将家里的《法轮功》烧掉了,这是万古的大罪。这十余年期间,师尊一再慈悲的通过各种方式点化,我就是不听,就是不能正悟,我愧对师尊、愧对众生。严正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走回大法修炼者的行列,做好三件事,永远跟着师尊走。

韦刚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去北京,当时是带着很大的人心去的。回家后,由于怕心严重,我将处《转法轮》之外其余的书、炼功带烧掉了,还烧了一本经文。二零零一年,我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一年,邪悟后违心的写了“三书”,还配合邪恶“转化”其她学员,唱邪党歌、表演节目。二零零二年回家后,我一直邪悟到二零零六年。师父慈悲,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同修们又叫醒了我,可我还是出于怕心,在邪悟者的歪理邪说下又犯糊涂了,认为发资料是参与政治,又糊里糊涂烧了一些同修们省吃俭用救人的真相资料,真是羞愧万分。感谢师父慈悲,给了我忏悔的机会。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法、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着师父走,做好三件事。

郎记云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我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人的观念重,没有以法为师,只学人而没有真正在法上认识,做了不该做的事。一九九九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一同修打来电话告诉我:“我们都被挂号登记了,现在唯一的是要交几本书到派出所,以后人家就不来找你了。”当时我没有主见,由于怕心、名利心、情重,放不下家人,当天下午就拿了一套小三本《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和一副挂在墙上的《论语》交了。还有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上,我从北京上访回家,公安局打来电话问我回来了没有,如回来了,就叫家人把我带到政法委和公安局去消号,顺便把大法书都带去。我用了人的侥幸心理对待,就拿了一本《转法轮法解》交了。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弥补损失,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余桂芝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和老伴年老体弱,又患有多种病痛,生活与经济很困难,都是依靠女儿干活来维持生活。后来我们全家有缘得到法轮大法,我修炼不够一个月时间,一身的病就好了,不用花一分钱,我们全家很高兴,真感谢师父呀,法轮功真是神奇!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后,俩个女儿被绑架迫害是家常便饭的事。二零零五年,邪恶又绑架我二女儿,大女儿也被绑架到当地洗脑班,我俩老被邪恶恐吓威胁,身体又多了病痛,家不成家很惨。我一时糊涂,就产生不良思想,把邪党的迫害痛苦发泄到师父哪,骂师父,还骂同修。今天我认识到自己太无理,实在对不住师尊。另外,在我两个女儿被邪恶迫害期间,邪恶不肯放人,家里又困难,我无奈向别人借款几千元,送给县610头目要求释放两个女儿。严正声明:以前所讲、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下决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跟师父回家。

林枫 2013年8月13日


严正声明

2002年10月,我因为讲真相被邪恶非法判刑五年,送往监狱,在高压面前,由于学法不深,执着心重,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所谓的“四书”及其它“揭批材料”,接受了所谓的“转化”,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出狱后,我又被610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为了早点回家,在执着带动下,我在洗脑班又写了所谓的“揭批材料”,并配合邪恶搞了“揭批会”,并录像,回家后又配合派出所,采集了个人指纹和毛发。我为自己以上背叛大法、背叛师尊的言行深深的痛悔,严正声明:过去我所有背叛大法、背叛师尊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圆满随师还。

王超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1998年得法的。7.20迫害开始时,在邪党恶警的高压威逼下,我交出了部份大法书籍。2002年前后,我在门口捡到一张光盘,当时没看就砸毁了。两件事发生的原因就是自己正念不足,怕心太重。与那些正念很足,什么也不怕的同修相比,我的差距太大了,相比之下,真是无地自容。如今回首往事,我恨自己不争气,真无颜面对师尊。严正声明:以上对不起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在所剩有限的时间内多学法,多讲真相,多救人,弥补过失。

陶玉珍 2013年8月23日


严正声明

7.20中共迫害法轮功时,我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领导开会不让炼了,我也说“不炼了”,并且写了几个字,表示“不炼了”。我当时是街道书记,上面要叫交大法书,我跟几个同修一家要了一本。我想起过去所做的错事很痛心,十分后悔。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走好、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一修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崔凤梅 2013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晰,怕心重,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孩子在上大学期间,学校要“假期评定书”,需要办事处盖章。到办事处后,办事人员说:“你不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不炼了。”在我租房子期间,同修被恶警骚扰,我把师父的单张经文,还有几张真相资料拿回家,藏到地板砖下面,搬家后至今没有取回来。今年三月份,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被恶警绑架,由于怕心重,我把印刷的师父从一九九二年到二零一二年的各地讲法烧掉了。通过学法交流,我深深的感到以上我等想望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杨显华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恐怖高压环境中,我由于对法的理解不深,法理不清,再加上自身修炼不扎实,人心太多,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回来后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严正声明:以前在邪党黑窝内所说、所写的不符合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

朱恩华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零三年,我在劳教所被邪恶迫害期间,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明,正念不足,受邪恶忽悠,迷了路,误入歧途,走到了师父和大法的对立面。零六年回家后,我在邪悟状态下,把大法资料都烧了。承蒙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同修的无私帮助,我如梦方醒。我真心向伟大的师尊忏悔、谢罪,并严正声明:我自零三年以后,在邪恶高压迫害下,在邪悟状态中,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信师信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跟师父回家。

李荣英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邪党迫害法轮功时,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明,我给邪恶写了“保证书”,并且放弃了修炼,直到2003年经同修帮助才走回大法修炼的路。我实在对不起师父,很是惭愧。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和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走好师尊安排的路。

崔秀敏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从1999年开始修炼大法,曾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两次,绑架至洗脑班一次。严正声明:给邪恶写的所有“保证书”作废。做好三件事,努力弥补自己所犯的错误,不辜负大法和师父的慈悲救度。

敖永杰 2013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才一九九七年开始炼法轮功,在九九年江××开始迫害法轮功时,由于学法不深,悟性不好,执著心太重,一次又一次的被迫害,向邪恶妥协,对师父不敬,对大法犯罪,还烧过大法书。如不是师父慈悲,一等再等,我真的在这场迫害中把自己毁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好好学法,修好自己,以法为师,放下人心的执著。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云龙 2013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2007年,我在劳教所违心写过“五书”和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2010年,我在监狱也违心的写了“五书”,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我写过的“五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文字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做好三件事,珍惜师尊的慈悲救度。

杨俊琦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劳教所迫害期间,接受了邪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写了“不讲真相、不救众生、不上访”的保证及一些违背大法的材料。现在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严正声明:在被迫害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修到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路。

余桂芝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几年前,女儿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被当地“610”恶警绑架到拘留所。我和她婆婆出于对邪党的极度恐惧,没了正念,背着女儿烧了多本大法书、师父讲法磁带、光碟、教功带等等。通过学法,我现在认识到修炼大法是严肃的,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给予我们的一切。严正声明:过去在高压下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都作废。信师信法,认真学法、修心,跟师父回家。

郭亚芬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我有怕心,把师父的大法像、《论语》和大法书都烧了。2003年,我被抓進洗脑班,被洗了脑,写了“转化书”,还交了一本大法书和洪法用的简介。我对不起救度自己的师父,我痛哭了很多次。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跟师父走,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闫秀敏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没有真正从内心认识大法,所以在邪恶迫害时,由于怕心所致,不学法、不炼功了,还说了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回想以前说过的话,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弥补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倪学忠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十二年前,我在迫害中心性没有守住,出卖了同修,导致同修也受到了迫害。一直以来我个人的怕心、情没有去除干净,思想不纯正,由于这些因素,内心一直处于彷徨、内疚、消沉的状态,不能做好三件事,面对邪恶,以常人的狡黠应对,并且曾烧过经文。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今后以法为师,归正自己,堂堂正正走好最后的修炼路,担负起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

叶建华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和谎言欺骗下,我由于意识不清,做过一些不敬师、不敬法的事,撕过大法书,说过不在法上的话。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正念正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乔洪霞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我在派出所写了三次“不学不炼”。九九年,我把大法书和师尊法像交到派出所。九九年或二零零零年,我听了邪悟者的话,我也邪悟了。我错了,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美华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对于刚刚得法的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明,不动脑子加以分析就相信了谎言,配合了邪恶,交了一本大法书,后来还在世人中宣传天安门自焚案,帮了邪恶的忙,毒害了众生,犯下了大罪。今特此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在单位里签署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保证”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弥补造成的损失,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

郭爱 2013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到外地照顾即将分娩的女儿。当时有世人向警察“举报”了曾去他那儿印过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我,警察叫我回家说清楚,家人向警察解释说我有特殊情况无法回去,于是警察就叫我写个“保证”,不写的话就必须马上回来面对。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不炼了”的“保证”寄回家里。今天,我再次声明我所写的这个“保证”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鲜文芳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经过同修和我学法切磋,才知道自己以前犯了天大的错误,才意识到我曾“与师父决裂”意味着什么,想起来真是心痛,是我错了,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以后更加加倍弥补对师父、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金水英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着自我,放不下对利、对情的执着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违心的答应了“不炼法轮功”。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事一律作废。对于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我现在一律不承认。今后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少让师父操心,加倍弥补,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跟师父走到底。

郭秀清 2013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家中被绑架,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又牵连家人做了错事。现在我内心非常痛苦,我深知法轮大法的神圣,法轮大法是正法,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因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洗脑班及一切场所,违心所做的一切违背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挽回对大法的损失,认真做好三件事。

肖亚芬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九十二岁,一九九九年四、五月份得法。修了二、三个月效果很好,谁知突遭迫害,怕心起来,怕邻居举报牵连子女家人,我主动将书和炼功服上交,派出所又将其他大法书籍让表侄烧毁。现在认识到,在这件事上我不但犯了大罪,还牵连了表侄,痛悔之机无以弥补,我现在严正声明:在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我还要跟师父学法,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走修炼的路。

李培云 2013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洗脑班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声明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好好修炼,挽回给师父和大法所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丽 2013年8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于99年5月份得法,由于自己很少看书,学法不深,法理不明,不精進。99年7.20时,当时由于怕心,邪恶叫我签字、按手印和参加签名活动。当时我也没有看内容就顺从签了,还交出一本《法轮佛法经文》,就不炼了,我真是愧对师父。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开始修炼大法。坚信师父,学好法,真正的实修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董岑英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面前放不下常人心亲情,违心的向邪恶承认所谓有罪,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尊安排的正法路,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慧娟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绑架期间,由于学法不深不透,怕心重,在恶警的威逼、压力下,写过所谓的“五书”,还烧过师父的经文和手抄《转法轮》。在此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特此声明全部作废。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救更多的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影响,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圆容师父所要的,跟师父回家。

黄桂英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3年8月19日,我与同修的家人去洗脑班要同修,在面对邪恶因素操控的世人逼问时,由于怕心,说出:“你别问了,我们都不炼”的话。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的“我们都不炼”的话作废。从今坚定的维护法,坚定的信师信法,跟师父走到底,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王丽清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九九年迫于当时压力,又因法理不清,把师父的《转法轮(卷二)》、师父的法像等交给了邪恶。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悔恨无比,愧对师尊。现特声明:以前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声明作废。从此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宋文秀 2013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2013年6月5日,我与同修去县拘留所去看望被绑架的同修。同去的同修都被绑架了,被打了,因为怕心,我当时说“不炼了”,而且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时,还按过黑手印。在此声明以前所说、所按黑手印的行为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吕子微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曾遭受邪党迫害。在被迫害期间,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做出了有辱大法和师父的言行。现在我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从今以后,严格按照一名大法修炼者的心性标准去修自己,做好三件事!

黄洪强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期间受到邪恶几次干扰,便放弃了修炼。前几天,在几位同修慈悲帮助下,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声明以前做过的对不起大法的事,说的对不起大法的话郑重声明作废。以后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文利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看守所、监狱、公安局等场所说过、写过的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论全部作废。那不是真心的。今后我要多学法,好好修炼,认真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潘志明 2013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怕心,写了“悔过书”,说了不敬大法的话。心里非常难过,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关海波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单位里签过“承诺卡”,看到内容里没有提到大法,就签了。后来想到里面有影射大法的意思,所以再次声明:我以前签过的所有所谓的“承诺卡”、“保证书”全部作废。我一定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陈秋苓 201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因怕心,神志不清,向邪恶妥协,签了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犯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成贻群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洗脑班,由于自己正念不足,在被逼迫下,被强迫按了手印。现声明:我在洗脑班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郑翠芳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99年邪恶对大法迫害初期,在压力面前,由于执著心,写了不符合修炼人的言论,还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交到派出所。对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精進修炼。

朱云香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被恶警逼迫恐吓下,没了正念,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从今后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兰波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在邪党的所谓法治学习班上,强行写什么“保证”等等,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鲜春英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压力下,我写了“四书”,全部作废。紧跟师父走,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王焱林 2013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5月份的法治学习班,被威胁、强迫所签的字以及录像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鲜菊香 2013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