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真修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功法,既修心性又炼功——修心是要去掉或改变人及人以下的心念,使我心达到不同层次的宇宙标准要求。炼功是配合修心性改变本体,在微观下,用另外空间的高能物质代替肉身的分子细胞,把一个由碳水化合物和其它不良物质构成的肉体转化成一个金刚不坏的身体,这是一个极其复杂艰巨而又伟大的过程,没有正法师父保护是不行的。只要守住大法,按大法法理要求做,师父定会帮助我们完成任务。

二零零六年,村里道路修建面子工程,施工时会涉及民事用地及拆迁纠纷,需要心性较高的人主建。乡民代表及党政干部协议,我学法轮功谁都知道,谁也不说,一致通过由我主建。大法弟子在师尊帮助下,以真、善、忍为指导,不负众生所望,顺利完成该项任务。

在一次施工中,我突然发烧,第二天转为喉炎,一连二十二天说不出话来。我不用休息,天天到现场,乡书记佩服我的工作精神,手里拿着“胖大海”说“一定灵验”,亲自要给我服药。我打手势告诉他:“不用服,这是在过关”。有些人还以为我在挣大钱,连话都说不出来还不休息,其实除发不出声音外我是什么都很正常的。不信你常人就试一试,保证不行。

二零零四年,我们的资料点同修被恶警绑架。我不会电脑,不会上网,得不到明慧信息,得不到师父新经文,在苦恼中度过二年。由于正法形势的需要,资料点实行全面开花,在同修的启示帮助下,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上网。

其时,我正是修祠小组理事会代表,在修建五世祖祠时,我开始学电脑。家原有一部台式,自己购一部手提,一边学习一边修炼。各房老对我刻苦学习,认真负责,无私无怨的精神都很赞赏。乡族老见我不但不要工资,还给祖祠捐款,他说:“法轮功真是个好东西。”

其实我主要精力还是用在修炼,我这么大年纪,在一年半时间里,能学会了绘图、上网、打印、刻录。自己都觉得超常,常人更无法理解,是师父给我智慧的体现。开始上网时,没掌握好安全技术,很多次是冲入禁区受到干扰。可我需要明慧网,需要师父的法,需要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邪恶毁掉我多部手机,破坏我的电脑程序,对我定位监控,都动摇不了我上网的决心。

去年,需要村筹建学校,工头出钱,施工方以三类企业取费,工程特殊,造价偏高。公建工程,按惯例有权者是要捞点回扣费的。有无捞钱,我不知道,只是社会传言,说书记、乡长及校管人员各回扣十五万。可这钱并非公积基金,而是私募基金,不太好捞。群众意见纷纷、工头们要弄明工程造价、干部要上诉、专业人员说材料不合格、施工单位说没有贿赂、出暗招威胁出头鸟、书记乡长各怀鬼胎,工程完成一半便无钱停下,乡多次召开会议,也几次到外地募捐,都未能解决问题。

书记乡长要我出主意,我告诉他们只要按照法轮大法法理做,就会出现心正万事兴。只要改变喜暴、易怒、自私心,定会出智、增慧胜万金。只要去掉名、利、情自有佛祖保安宁。说实在点,在進化论、无神论、唯物辩证法和斗争哲学的教育下,人人都是向钱看,还有哪一个能真正为人民做事的呢?中央到地方的官员不都是一样吗?再亲民的官到来,不都是红包挂帅吗?只是大小不同而已。

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全村人都知道也都信得过。在真、善、忍法理指导下,尚可协调各方,最后说是按实结算,营利部份由施工方用在公益事业上。能够完成这项工程,乡长责任所在,心情轻松高兴,在众人面前他对书记说:“你也应该来学法轮功吧!”书记说:“我要是不当书记,那是肯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