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正念 师父化解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个农民,在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我的姐妹们来到我的家里,吃过晚饭后,她们在一起就打坐炼功。我笑着在旁边看着她们,也没有动心。

第二天早晨,她们又开始炼起了动功,我被动功的动作深深的吸引住了,但是姐妹们谁都没有说让我也炼这个功法。到了下午,我忍不住就跟姐姐说:“我也想学这个功法。”她说:“你想学晚上就去我家住,早上一起去炼功点炼功。”

因为我家在乡下,姐姐家离我家十里路,她家离炼功点八里路。我就傍晚骑自行车去姐姐家,在姐姐家住下,第二天早上和姐姐去炼功点学功法。这样坚持了一个星期,我学会了五套功法,并且请来了宝书《转法轮》。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修炼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体上的几种病都好了。我从心里感激师尊的伟大,感叹大法的超常。我也明白了,大法是能让人返本归真、回到自己真正家园的功法。随着不断的修炼,我明白了很多的法理。

有一次,村里分地,分地当天我没去,弟妹去的。过了几天,弟妹和我去看分好的土地,她到那一看就不对了,邻居把当时做记号的木棍挪到我的地里来了,不是原来的位置了,这就减少了我的土地面积,这个土地一旦划分三年都不变。我当时也没有动气,也没有往回挪做记号的木棍,我想我是一个炼功人,得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尊在《转法轮》里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现在的人都是自私的,我不能因为这个事就跟他去争去斗,于是,这块地就让给他了。要是不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还有很多事,事情虽然不大,但是都在考验我的这颗心是不是能够把问题看淡看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我住的农村也遭受了迫害。乡政府警察来我们村骚扰,我村有十几人修炼,除了我都被骚扰过。

乡政府的警察第一次来村里骚扰,挨家挨户的去大法弟子的家里,强迫不让炼功。走到婆婆家时候,九岁的儿子看到了,慌忙跑回家来对我说:“乡政府的警察来了,到奶奶家了。”儿子很害怕,我说:“你别害怕,不许他们找咱们家,我才不跟他们说我不炼呢。”结果,乡政府警察真就没来我家,其他同修的家里他们都去了。

从那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乡政府警察就来村里骚扰大法弟子。这一天,乡政府警察拿着纸、笔、印泥来到村里,让大法弟子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并且摁手印。乡政府警察把东西留在婆婆家,婆婆跟我说:“他们让写不炼功的保证,摁手印,每人一份都得写。”我说:“谁给他写那玩意儿。”婆婆又说:“他们下午五点来拿呢。”我又说:“他们是属耗子的,撂下爪就忘了。拿也不给他写!”结果,他们下午也没来家里拿,再之后也没敢来家里拿过保证书。

还有一次,乡政府的警察又来骚扰,每个大法弟子都发一张纸,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次他们也没见到我,这张纸也是通过婆婆手给我的。婆婆说:“乡政府又送来东西了,让签字。”我接过这张纸,看都没看就塞灶膛里烧了,还说:“让它化成灰。”

又有一次,乡政府警察来要给大法弟子照像。乡政府警察也是挨家挨户的找大法弟子,我不在家,婆婆在家。傍晚,我回家后,婆婆说:“乡政府又来了,给照像了。”我问:“你照了吗?”婆婆说:“我照了。”我又说:“真邪恶!”乡政府警察来骚扰过多少次我也记不清楚了,但是他们从开始就没见过我一次,我也不让他们见到我。但是不论他们怎么来骚扰,我们学法小组都坚持每天学法炼功,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哪。

现在看来,当时说的那些话,那些想法都是正念啊。只要弟子心存正念,师尊就帮忙把魔难给化解了,师尊无量的慈悲,大法无比的伟大。

这种被骚扰的生活持续到二零零一年,我搬到了另一个城市生活。我修炼大法到底的决心是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的。

第一次投稿,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