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固安县礼让店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然开始对法轮大法进行无端诽谤、疯狂迫害。十四年来,河北固安县礼让店乡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警察绑架关押、抄家抢劫、敲诈勒索、骚扰监控、跟踪绑架、非法劳教、判刑、强行洗脑等等残酷迫害。以下是礼让店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况。

一、集体遭绑架案例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礼让店乡法轮功学员王永顺、吴缘、赵青、王东军等人一同去北京中南海上访,回来后王永顺、吴缘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审问。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礼让店乡法轮功学员吴缘、赵青、王东军、陈瑞玲四人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被固安县公安局长任洪俊、田福秋、刘学军等人强行绑架到固安县公安局非法审讯后,并且非法关押固安县看守所二十天后将四人放回,当时陈瑞玲与同监室的固安县同修绝食五天抗议反迫害,放出后四人均遭到固安县看守所及乡政府不同金额的罚款欺诈。赵青家价值八千多元的建设牌二五零摩托车被当地派出所刘贺轩等人强行拖走非法扣押半年之久。四人在固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曾经遭强迫奴役、非法提审、并且被犯人殴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礼让店乡派出所所长刘贺轩、刘广成等人以所谓敏感日为由,挨家挨户骚扰法轮功学员,有几个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刘贺轩殴打、并欲绑架一个外地法轮功学员,因为大家阻拦,外地学员走脱,刘贺轩气急败坏,以袭警为借口,当晚绑架法轮功学员刘贺茹、赵青、王东军,因这些学员不配合,刘贺轩又调动固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警大队、乡政法委派出所等大队执法人员,非法围攻刘贺茹家,僵持两个多小时,后动用暴力强行把刘贺茹、王翠芬、王敬、张伟、苗素珍、刘树江、冯既英、赵青、陈瑞玲、王东军、陈秀花、杨喜海等十二人强行劫持到固安县公安局非法关押。

当时固安县公安局局长朱绍兴、田福秋、刘学军等还要绑架刘贺茹年近八十岁老母亲,老人被这帮土匪吓得险些晕倒,被她的女儿抱着赶紧说情才勉强留下。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每家只有年幼的孩子和老人,而当时正是麦收大忙时节。中共真是地地道道的黑帮加流氓的邪教组织。

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固安县公安局、看守所警察勒索钱财后,才将杨喜海、冯既英、陈瑞玲、陈秀花、王翠芬、王敬、张伟、苗素镇、刘树江放回家,而将刘贺茹、赵青、王东军又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还将刘贺茹、赵青、王东军劫持到廊坊万庄劳教所,因为三人血压高,劳教所拒收,又被退回看守所继续关押。一个月后,刘贺茹、赵青、王东军绝食反迫害十天,看守所才让家属接任回家。在接人当天,固安县行政科长强迫三人的家属在保证书上签字,同时固安县看守所金东军等执法人员令三人家属交伙食费每人三百元。

王东军、赵青被放回家二十天后,即九月十日,又被当地派出所所长刘贺轩等执法人员绑架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非法二年。十一月份,刘贺茹也被绑架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固安县“610”、警察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对礼让店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绑架,给各个家庭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严重伤害。陈瑞玲由于不堪忍受当地派出所持续骚扰与迫害,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迫放弃生意兴隆的理发馆,携仅九岁的长子被迫离家一年之多。刘贺茹的大儿子刚定的对像因经受不住打击被迫与他分手。

二、个人遭迫害案例

◇王东军、陈秀花夫妇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王东军去北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所长及固安县公安局任洪俊、刘学军、田福秋等人劫持到固安县看守所,非法强行关押二十天,被勒索钱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因为集体炼功,王东军夫妇被朱绍兴、田福秋、刘贺轩等带领大队人马强行绑架到固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妻子陈秀花被放回,而王东军却仍然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在看守所期间,被固安县公安局送廊坊市万庄劳教所,因为身体不适而退回看守所继续迫害,王东军绝食抗议十天后被家人接回,可二十天后又被刘贺轩等人绑架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出狱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固安县公安局田福秋、陈立民、伙同礼让店派出所刘贺轩将王东军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两个月。随后又以要衣服为名把陈秀花诱骗到廊坊市洗脑班强行迫害两个月。

当地派出所警察曾经常闯到王东军家非法搜查,每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都派人到王东军家盘查、骚扰。

◇刘贺茹、王翠芬夫妇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刘贺茹、王翠芬及一对儿女因为集体炼功曾经被固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警队、礼让店政法委派出所等人强行绑架固安县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妻子王秀芬及一对儿女被家人接回,刘贺茹继续被非法关押两个月,他绝食抗议十天后才被家人接回。当年十一月份,又被固安县公安局及当地派出所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遭受一年的迫害后回家,半个月后又因中共召开十六大,再次被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迫害两个月。刘贺茹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曾经被公安局“610办公室”勒索大量钱财,儿子因为修炼法轮功,女朋友不堪受辱而分手。老母亲被邪恶中共恐怖迫害精神打击而重病缠身。凡是中共的所谓敏感日,他们家都被警察非法盘查、骚扰。

◇赵青、陈瑞玲夫妇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赵青、陈瑞玲夫妇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固安县公安局警察任洪俊、田福秋及当地派出所所长刘贺轩等人劫持到固安县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二十天,陈瑞玲绝食抗议反迫害五天、固安县看守所勒索家人四千元才放人。陈瑞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其父母由于担心女儿曾经吓的几天吃不下饭而瘫倒在炕上,六岁的儿子整天整天哭闹着找妈妈:妈妈啊你回来呀!我要妈妈!妈妈你在哪!陈瑞玲回家后又被固安县局及当地派出所勒索大量钱财。

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赵青、陈瑞玲因参加集体炼功双双被固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警大队、当地政法委、派出所恶徒绑架到固安县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陈瑞玲被家人接回,赵青仍然被非法关押两个月。赵青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固安县局强行劫持廊坊市万庄劳教所,因血压高被退回固安县看守所。赵青绝食抗议反迫害十天后通知家人接回,回家二十天,于同年九月份再次被固安县局及当地派出所刘贺轩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陈瑞玲由于不堪忍受当地派出所及政府无休止的骚扰威逼恐吓,不得不放弃兴隆的理发生意,带上年仅九岁的长子流离失所多年,幸亏有大法弟子同修们资助下艰难度日,家人也被固安县局敲诈勒索大量钱财。

二零零六年,陈瑞玲去北京看望病危的大哥,当地派出所以她不在家为借口,又对她家非法抄家,并且把赵青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四个小时。二零零七年六月,固安县公安局陈立民、田福秋及当地派出所警察,突然闯入赵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一并掠走。陈立民还殴打赵青,多名警察连推带打把赵青塞进警车,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三个月之久。当地警察还企图绑架陈瑞玲去洗脑班,陈瑞玲得知消息后,与刚刚到家的丈夫没说上几句话,被迫丢下年仅十四岁大儿子和三岁的小儿子离家出走,半个月后得知年幼的小儿子因为思念妈妈哭嚎病重,万般无奈,撇家失业和丈夫一起流离失所三年之久。在这三年当中,他们曾经被当地派出所悬赏通缉,所有的亲戚朋友的电话被监控监听,所有的亲人被骚扰跟踪、蹲坑盘查。价值一万多元的数码相机现金二千元被雄固安县公安局非法抢劫。二零一零年,赵青一家人回到狼藉不堪的家,东拼西凑刚刚把家收拾好,开始营业,谁知八月份,夫妻双双又被固安县局及当地派出所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两个月,撇下家中年迈的公公、八十多岁的母亲和六岁的小儿子,在泪雨愁肠中艰难度日。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陈瑞玲去唐山市参加二姐四七悼念,被当地政府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强行劫回。

十几年来,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赵青一家人从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都遭受中共残酷的迫害。每个所谓的邪党的敏感日都少不了当地政府、派出所人员上门肆意盘查、骚扰。

◇王建新含冤离世

王建新,男,四十七岁,固安县第三小学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大法真善忍为标准做人,学校领导追随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形式,对坚持信仰王建新百般刁难,学校停发工资、遭到多次绑架关押判刑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去北京上访,而遭固安县国保大队、任洪俊、刘学军绑架劫持到固安县看守所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再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为证实大法在城区喷字被巡警发现,遭绑架到公安局遭毒打,并非法关押固安县看守所,反迫害绝食二十多天,被送万庄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王建新被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王建新被田福秋、聂军、葛云棠、刘学军骗到固安县公安局,次日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遭电棍电击,强制坐小板凳迫害,八个月后被酷刑迫害致高血压而办理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三十月份,王建新又一次被绑架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因为高血压休克转押廊坊市中医院被打毒针迫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公安局长马海林、陈立民、田福秋、张刑等二十余人,绑架王建新,并非法抄家,掠走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讲真相救人用的资料。在看守所里血压高的吓人,血压表顶到头了,拒绝办理保外就医,强行绑架在大板(即死人床)输液。走路都得犯人架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无视人的生命,判刑三年,上诉廊坊市中级法院,被驳斥维持原判,劫持到冀东监狱酷刑迫害三天后半身不遂而瘫痪难以恢复,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孙桂苓,女,五十多岁,原农业银行职工,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而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迫流离失所,在宁波被绑架劫持回来后,蓄意非法劳教,由于身体不合格在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九年再次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李桂芹,女,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因为在外面炼功遭非法劳教三年,在石家庄被迫害。

◇王建华,男,五十多岁,固安县防疫站职工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证实大法遭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一年,王建华被绑架到固安县看守所,新结婚的妻子因承受不住邪恶恐怖的压力而服毒自尽。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八年,王建华先后两次被绑架至廊坊市洗脑班遭迫害。

◇来亚娜,女,三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在工作单位被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恶警随后将她的父亲非法关押半个月。

◇金铜印、孙亚芹夫妇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警察劫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二人到看守所,后将二人劫持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每天被强行逼看诬蔑法轮大法的谎言录像带。二零零六年春,两人再次被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固安县看守所,孙亚芹在看守所被铐在大板(即死人床)输液,最后一个腿走路困难。后金铜印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遭身体精神双重折磨,期间家属看望不让见,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时才让家人接回。二零零八年中共邪党奥运会前夕,固安县国保大队,田福秋、勾结城关镇派出所所长在深夜再次绑架了夫妇二人至看守所,之后被劫持的廊坊市洗脑班迫害。

◇吴缘,男,五十岁左右,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多次遭绑架迫害,二零零零年多次遭绑架、关押迫害。二零零一年期间被绑架至廊坊市洗脑班迫害。

◇于红伟,男,四十多岁,原工商局副局长,二零零零年多次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邪恶的恐怖压力下,妻子与他离婚,妻离子散,家庭破碎。

◇刘双江,男,五十多岁,原粮食局职工,二零零一年被绑架至廊坊市洗脑班遭迫害。

◇杨喜海、冯纪英夫妇,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因为参加集体炼功,与本村十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关押固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放回,期间杨喜海被非法敲诈勒索币三千元,自此每个所谓的中共邪党的敏感日均遭到多次非法骚扰威胁恐吓。

◇苗素珍,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因为参加集体炼功被固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国保大队、及当地政府派出所强行绑架到固安县看守所关押十五天放回,自此每个所谓的中共邪党的敏感日均遭到多次非法骚扰威胁恐吓。

◇刘树江,二零零一年六月三日,因为参加集体炼功,与本村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关押固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放回,曾经被礼让店中学停发工资,其父亲刘亚如,由于邪恶恐怖迫害被迫放弃修炼,最终得重病患直肠癌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河北固安县礼让店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277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