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500279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被坏人举报,在家中被派出所恶警绑架,拉到派出所非法问话填表,被迫签字后,被强行抬车上,拉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邪恶不停的逼迫我写邪恶文章,当时我正念不足,被迫后心里好痛苦。一个月后,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劳教所当天被关在卫生间内,由帮教人员洗脑,我动了人心,守不住心性,写下了“保证书”。随着邪恶的逼迫,加上自己的各种人心、怕心重,我最终被迫写了“三书”,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劳教所规定写的“周记”、“月小结”、“年终总结”都要求写不敬师父、诽谤大法的邪理坏话,不过关重写,我被邪恶的环境吓住了,向邪恶妥协了,犯下了最耻辱的罪过,愧对慈悲伟大的师父。劳教期满回家后,我长时间没走出怕心及邪恶的干扰,又被恶警回访,被610逼写“保证”,当时我拒写,是丈夫代写的。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写过、说过、做过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坚修大法到底。

柳桂霞 2013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从1999年7.20以后,由于学法不深,对师父、对法不坚信,在邪恶的高压下,怕失去工作,失去利益,我配合了邪恶的安排和指使,出卖了师父和大法,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交给了单位。2002年4月,我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在那里被情带动,怕被判刑,怕被迫害,违心的写了“保证书”。邪恶还把我领到分局,在他们准备好的单子上,又写了“不炼了”,还签了字。后来,邪恶把我送到拘留所迫害半个月,被释放时,我在“释放书”上签了字。2003年,我再次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于没识破邪恶阴谋,上了圈套,出卖了同修,在理智不清时,糊里糊涂顺从了邪恶,骂了师父。出来后,由于怕心重,我又重新配合邪恶,向派出所交了照片,写了被绑架的原因,现在想起真是后悔不已、痛心疾首,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从1999年7.20至今,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及所写“保证书”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

李洪莲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迫害初期,由于怕心,我曾烧过大法书及师父法像,对师父、对大法犯下大罪,这是我的耻辱,我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以前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杨静芳 201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小区保卫和派出所一共来了四人,進门就叫我交书,我没书,他们就翻箱倒柜,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就问我还炼不炼?他们在我家折腾的要命,我想他们快走,就想骗他们,我就在纸上写“不炼啦”,丈夫说:“不炼什么啦?”我再也不肯写下面三个字,丈夫代我写了“法轮功”三个字。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写的“不炼啦”作废。今后加倍努力,去掉不好的心,奋起直追。

段淑玲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9月有幸得大法,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够,抱着强烈的人心做三件事,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劳教一年,糊涂的抄了所谓的“五书”和邪恶“考评”。严正声明:所写“五书”以及有损大法与师尊的一切文字、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珍惜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随师尊早日回家。

唐洁英 201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悟,我写过“不练功、不去北京”等保证,还跟邪党玩文字游戏,自认为是此“练”,而非此“炼”,应该没关系。回来后,在人心的驱使之下,我又被迫烧了本大法书。第二次,由于怕心和情的作用,我在所谓的“保证书”上又签了名。另外,在2004年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学校保卫科叫我写过所谓的“保证”,我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曾在意,近段时间突然想起曾经写的内容里有“我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忠实者”,还有“不到北京上访”等,所有这一切都是违背了大法的,我很惭愧。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

廖晓娟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八年,我走入大法修炼不到一年半时间,大法就遭到邪党的迫害和迫害。由于听信了邪党媒体的造谣宣传,我放弃了修炼。在迫害最猖獗的那段日子,一天我到姐姐家去,看见她正在撕大法书,她让我帮着撕,我就和她一起撕,撕完后燒成灰,倒到垃圾洞里,当时也没认识到这是对大法、对师父的犯罪。2004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重新走上修炼道路,我虔诚的向师父、向大法认錯。严正声明:以前对不起大法的行为作废。我决心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这条修炼的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吴宏志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农历一月二十四日早八点半左右,我们被派出所抓捕。恶警把我们的大法书,还有师父的讲法和神韵光盘全部抄走,并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十点又被县局将我们接走。我们都是七十岁的老人了,到县局后,邪恶对我们非法审问、做笔录,由于有怕心,我们违心说了“不炼法轮功”的话。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早日和师父回家。

纪成全、邓翠平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入心,只求数量,没有做到真正自己在学法,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还召来了犹大的出卖,在去年十月二十九日被恶警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十八天,又转入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去拘留所之前,我由于正念不足,怕心出来了,结果在拘留所被强行按了手印,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一定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勇猛精進。

李孟君 2013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2000年,邪恶的警察到我家搜查,我主动把法轮章交给邪恶之徒,现在后悔莫及,痛恨当时自己的所为。2001年,我在劳教所写了“三书”,这是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愧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慈悲苦度。2010年前后,校长让我在他写好的“五书”上签字,当时我没签字,后来他找来一位领导也是我的亲戚,在亲情和怕心的驱使下,我签了字,都怪我没学好法,正念不足。2011年暑假前,学校让老师和家长在“安全责任书”上签字。上面有“不参加法轮功等迷信活动”,当时我没多想就签了字。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坚修大法,弥补损失。

张洪艳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99年中共迫害大法以后,我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人心重,按照邪恶的安排,交了大法书,也玩了文字游戏,写了一些所谓的“认识”,保证“不去北京”,为了保全自己,向邪恶低了头。二零一零年,我向世人发放神韵光盘时,被人构陷,被派出所绑架,非法判刑一年“保外就医”,我配合了邪恶签字。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这最后的时刻,多学法、学好法,信师信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弥补损失。

张彩荣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七二零”之后,经过两次非法关押和洗脑班的迫害之后,我渐渐的放弃了修炼。2001年,我打算回国,可是那时候邪恶的610下令禁止我出国,记得“托人”办理允许出国时,给邪恶的610写了“保证书”。严正声明:那时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勇猛精進,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随师父回家。

苏丽娜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底,遭恶警绑架,并送進劳教所。由于承受不住邪恶的高压迫害,我违心的在“悔过书”、“保证书”上签了字,之后渐渐走入邪悟,离开大法十年。由于同修们坚持不懈的帮助我,给我送《明慧周刊》、师父的讲法,我于二零一三年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行列。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签的“悔过书”、“保证书”全部作废。我要勇猛精進,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玉珍 2013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2000年、2001年先后被劳教一年、判刑四年。期间,我因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怕心重,被反复“转化”,写过“三书”。另外,在2000年上半年,片警到我家要书,在他的诱骗下,我给了他一本大法书。这些行为给大法抹了黑,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痛悔不已。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坚信大法到底,圆满随师还。

丛培珊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大法刚刚几个月,就赶上邪恶的迫害,我也遭到单位领导的多次批评和强制表态。由于怕心太重,我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离开了大法,干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2012年底,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突然来了7、8个人,把妻子的mp4搜走,我怕妻子再一次被抓走,就违心的代妻子写了“不修炼、不進京”的“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与大法不符的言行全部作废。现在我已回到大法中来了,以后我要多学法,坚定信师信法,跟师父走到底。

虞志齐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九九年七二零对大法的迫害中,我有怕心,把《转法轮》交给了办事处。以后隔一段时间,他们就打电话,我就写个“以后不再炼法轮功了”的“保证书”。写了以后,我内心还是想着炼法轮功,就把我姐姐的《转法轮》书拿回家。有了书以后,办事处还是给我打电话,当时我心里特别害怕,就把我所有的大法书都烧了。我现在想起来,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尽量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马敏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邪党“十八大”期间,村主任和乡、镇、县的人员来我家,以开“十八大”的名义要身份证,当时我们没有真正的用大法衡量一下,有点人心正念不足,就把丈夫的身份证交给了他们。他们走后,我和丈夫觉得很不对,这不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了吗?修炼是严肃的,我和丈夫都后悔了,以后一定做好,把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事不能马虎。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林、唐金荣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大约在2007年前,因为怕心驱使,我曾经把看过的真相资料,诸如《明慧周刊》、小册子、传单等数次毁坏过,没有散发出去让更多人阅读,了解真相,发挥更大作用。要知道大法弟子做资料的资金很紧张,有的弟子生活还很困难,硬是从生活费中挤出钱来做资料,在极其险恶的环境中置生死于不顾,做出大量资料救度世人,其对大法赤诚的心可歌可泣,而我却因为怕心而毁掉资料,相比之下差距太大了。我无颜面对师尊,对不起同修,每每回想起来十分悔恨。严正声明:过去曾经有过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在正法快要结束的时刻,奋起直追,加倍努力,救度众生,弥补过失。

何守义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几天,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怕心作怪,做了一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坏事。一天,听说被邪恶操控的恶人逼迫大法学员踩师父法像,使学员对大法犯罪,我一听心里很沉痛,就把家里师父法像烧了。实际当时自己已经被邪恶搞的头脑不清了,邪悟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随师还。

高明亮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法学的不扎实。在2002年被劳教期间,走了弯路,给大法抹了黑,并把当时带的法轮章也交了出去。回家后,怕心太重,把《转法轮》也烧了,这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是犯了天法的最大的罪业,是无法偿还的。现在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断的学法修心向内找,悟到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真是愧对师尊慈悲苦度,害自己也害众生。所以我现在要郑重声明:以前所有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加倍弥补罪过,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回家。

樊桂珍 2013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99年大法遭受迫害时,我正在外地,当我回来时发现,单位为了完任务,已经指定他人替我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当时我虽然觉得非常不妥,但由于形势的压力,有了怕心,也就默认了。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听信了邪恶的宣传,违心的写了文章,说了许多对师父、对大法不尊敬的话。同时,在怕心的作用下,又把大法书分解装订后分册偷学。做了对不起大法的错事。后来,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和同修的帮助下,从新回到了大法中,但我以前的行为一直使我感到罪业深重。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对大法、对师尊不敬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照大法去做,坚修大法到底。

宋作琪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两次非法抄家时,把大法书及大法资料抄走,以后的大法书及大法资料由于自己的怕心,在邪恶的压力下,也没有以身护法,把书和资料也毁了,当时只是想能毁了也不让邪恶抢去,动了人的一念,帮了邪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都是违心做的,都不是真心做的。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压力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跟师父回家。

唐占臣 2013年2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今年被邪恶绑架,默认了邪恶伪善欺骗的一面。在怕心的作用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签字认同了迫害。自己认识到:长久以来没有真修自己心性,对大法理解不清,甚至自认为做了一些大法事情为资本,就算是修炼了,所以才导致今天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犯了大法弟子不该犯的错。在此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弟子从新站起来,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早日跟师父回家。

刘丽春 2013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江魔头在迫害大法弟子这十几个年头来,我曾经遭恶警绑架多次。当时承受不住压力,写了几次所谓的“保证书”。事后虽然都写了严正声明,但是我感觉不彻底,没有从法上真正认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因此我再一次写出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向邪恶写过的所谓“保证书”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邪恶安排,我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我要跟师父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刻,在今后我一定会做好三件事,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志芬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炼功不长时间,九九年七二零就开始了。因为害怕,又看了邪党电视台对法轮功的抹黑,就不炼了。当时也没把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音带当回事,(大法书不知哪去了,录音带少了6盘)。这十几年经常看法轮功的真相,跟大法弟子接触,使我彻底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修炼。零八年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认识到以前的做法是错误的,声明以前所有是对师、对法不敬的行为作废。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任秀梅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因進京证实大法而被非法抓捕,受到邪恶的迫害,后来又被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并强迫写下“不再進京”的“保证书”。现在我认识到,这种“保证不進京”的行为实际上也是一种向邪恶妥协的行为。今天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写下的“不進京”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舒松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六年得法。由于学法不好,正念不足,在邪恶迫害以后,特别是邪恶对家人的几次迫害,使我怕心越来越重,甚至放弃了大法修炼。在浩荡佛恩的感召下和同修们的耐心帮助下,我决心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抓紧入心学法,逐渐去掉各种人心,尽快提高上来,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姜玉荣 2013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这周我看了同修写的文章后,我想到在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时,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把大法书交到单位里,再一个是把师父的像烧毁了。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今后做一名堂堂正正、正法时期的法轮大法弟子。

张戈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九九年单位邪党组织的压力下,交了几本大法书,在单位采访时我曾违心地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现在从新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進程。

黎庆铃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3年4月24日上午八点多钟,十五、六个恶警突然闯進我家,進屋乱翻,然后把我绑架到洗脑班,他们对我進行强行“转化”。在洗脑班里,我由于有执著想早日回家,动了人心,写下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里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错和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王凤玉 2013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2年4月因写对联和标语张贴被恶人举报,我遭到邪恶的绑架。在邪恶的高压下,我签了字,承认是我自写自贴的。今天严正声明:我过去给邪恶所写的东西一律作废!我将坚定的沿着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继续前進。

张友全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本人2004年被恶警绑架判刑三年。在这期间,由于我没守好心性,在高压下写了“三书”。现在郑重声明: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洗刷污点,从今以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弥补一切过错,圆满随师还。

胡爱娇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3年5月我和同修去附近的一个小区发送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被关押了4个小时后放回家。回家几天后我才知道儿子、儿媳给街道办事处写了“不让我炼功、不发资料”的“保证”。现在我声明“保证”作废。不承认旧势力安排,我就是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学好法,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郭书玲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2年10月19日在自己租赁的房屋中,被恶警绑架,后被关進劳教所,由于自己法没学好,在私心大和怕心重的情况下,被邪恶谎言蒙蔽,写下了对师父不敬的言语。我现在声明:在劳教所里向邪恶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高清秀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时,由于自己人心作怪,被邪恶逼迫下,说“不炼了”,但不是自己真心所想,现在我知道那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跟师父回家。

李祝香 2013年2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集团的魔窟中,由于执著心放不下,在残酷的迫害、邪恶的高压逼迫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四书”等,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深感对不起师尊,愧对同修。决心今后加强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尽快弥补损失,以报师恩!!!

陈雪英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99年7月20日后,当时自己就有了怕心,在邪党的威逼下,就签了字,对大法犯下了大错,自己已认识到错了,声明作废。以后自己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高崇志 2013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于二零一零年走入大法修炼。我的妹夫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被非法抓捕。我和妹妹到公安局找局长要人,当公安局长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时,我说“不炼”。事后,我非常后悔,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福霞 2013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0日后,当时自己就有了怕心,在邪党威逼下,就签了字,对大法犯下了大错,自己已认识到错了,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桂山 2013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前些年受邪党的毒害,曾经对大法不敬,骂过师父,毁坏过大法书籍,做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事,助纣为虐。现在我学大法了,知道《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从此悔悟,现在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费玉萍 2013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在高压下,承受不住,违心写过所谓“几书”等材料,和做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我很痛心,我郑重声明:所有写过的所谓“保证书”,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违反大法的坏事,全都作废。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王彦峰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初期,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被邪悟人员迷惑之后,曾主动向中共邪党组织交出了大法的书籍、录像带、炼功演示图。现在想起,心中不安,这是一个修炼人的耻辱。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罗公会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3年因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公安分局绑架拘留五天。在这期间,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声明作废。解体邪恶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张伟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4年父亲被人构陷而被非法劳教,为救父亲出来,在“申诉书”中我写过恭维邪党的话和父亲不是修炼人;母亲已经不炼了等不符合大法的话,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郑婷婷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8年7月被恶警绑架,被判刑四年,在监狱里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学法实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张志平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期间,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遭邪党的胁迫下,交了大法的书。现在悟到当时没做到敬法,特此严正声明此次行为作废。坚修大法到底,一定做到敬师敬法。

王冰洁 2013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8年5月28日在火车站发护身符时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由于自己有怕心,配合了邪恶,并在笔录上签了字,现特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秀英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3月,在看守所被拘留期间,在“悔过书”上写过“不学法、不炼功”的话,并且还按了手印,严正声明作废。以后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

李民山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开始迫害期间,由于自己害怕,让家里人把大法的书给交出去了,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现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素芹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高压下和头脑不清的状态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会按照一个真正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焦玉荣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所做、所写、所骂师父的坏话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跟师父修炼到底,走师父安排的路。

孙成凤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1年,在街道办写好的“我不炼”的“保证”上强迫我按的手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踏踏实实的修炼,多去人心。

武会贞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中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作废!洗刷污点,坚修大法到底。

张肖 2013年7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3年7月,我单位让员工在邪恶的害人的宣传单上签字,内容有骂大法、骂师父和毒害众生的东西。声明我签的名字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明兰 2013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