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接前文)吉林监狱恶警们惯用的伎俩是利用减刑、加分为诱饵,唆使犯人凶残毒打法轮功学员。他们使用卑鄙的流氓手段妄图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施以种种酷刑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有时恶警们也亲自动手。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在吉林监狱被酷刑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人。

(二) 遭反复折磨后生命垂危,监狱放人回家或转监后不久离世的案例

1.雷明在吉林监狱经受了“抻床”、“固定床”、电击、毒打、电烙、抓生殖器、捏睾丸等各种酷刑折磨,奄奄一息后被“保外”,不久离世。

'法轮功学员雷明'
法轮功学员雷明

雷明,三十岁,吉林省白山市人。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因参与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被非法绑架到长春市公安局,遭到恶警们疯狂迫害。两恶警手里各持一根电棍,把雷明上衣和裤子扒下,同时电击雷明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门,使雷明痛苦万分,惨叫不止,直至电棍电量用尽。又换两个恶警用塑料袋套住雷明的头,扎紧袋口,不透一点空气,使雷明憋得要咽气了,恶警们突然松开塑料袋,雷明刚喘几口气就又套上,这样不停的反复折磨,直到电棍充完电,就又换两个恶警继续给雷明用电刑。恶警们觉得邪恶的程度还不够,又拿来一个扁头螺丝刀在电炉子上烤,然后再往雷明的脖子上烫,烫的肉皮脱落。

紧接着,恶警用电棍电击雷明的烫伤处,再用水往脖子上浇,使雷明痛得生不如死。在这期间恶警们还用一个大铁桶套在雷明头上,用一根大铁棍使劲地敲,达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恶警还用一个木棍的一端插在肛门上,然后另一端卡在椅背底部的横梁上,再用电棍电击肛门,使雷明苦不堪言。

一个恶警抓住雷明反背铐的双手,使劲往上抬,使雷明的前胸和大腿紧贴在一起,雷明小腹被铁棍硌的十分痛苦,这个姿势大约过了五分钟才停手。由于双手被强力拉抻,雷明右胳膊已经脱臼了,右小臂呈紫黑色,象残废了一样悠荡着,双手肿的象馒头一样,手指粗了二、三倍。

到了监号里首先要洗澡剪头,当雷明把衣服脱下露出满身伤痕时,满号的犯人都惊呆了,有的人甚至不敢看。雷明满身被电击的黑点和脖子上的烫伤,又被电焦的伤痕,还有手腕、胳膊、脚腕被迫害时留下的痕迹,惨不忍睹。这时,牢头说:“以前我不相信法轮功被迫害这么严重,今天我彻底相信了。这共产党要完了”!

雷明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后,被长春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七年,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雷明在吉林监狱同样经受了“抻床”坐板、抓生殖器、捏睾丸、上“固定床”、不准睡觉、逼写“四书”、电击、毒打、电烙等各种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痛苦不堪。各种酷刑折磨和整日整夜无休止的精神施压,致使雷明双腿残疾,肌肉萎缩,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严重的开放性肺结核,肺部出现结核空洞,肺部只剩约十分之二。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雷明体重由原先的一百三十斤被折磨得只剩七十斤,身体虚弱到极点。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吉林监狱将已生命垂危的雷明推给家属,雷明被所谓的“保外”。但是当地公安、派出所、监狱经常不断到家中骚扰,雷明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2. 王贵明在吉林监狱连续遭暴打八天八夜,生命垂危,被转到别的监狱后迫害致死。

王贵明,三十二岁,吉林省通化人,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一月被非法关押入狱后,恶警们竟指使六个刑事犯人连续毒打王贵明八天八夜。王贵明到监舍后,犯人韩志彬过来就给王贵明一顿飞脚,全踢在他的前胸,只听胸骨咯吱一声,一阵剧痛,呼吸困难,他骨头当时就折了。就这样恶徒晚上还不让他睡觉轮番折磨他。熬了几天后犯人陆丝柱叫王贵明写放弃修炼的“四书”,王贵明坚决不写,陆丝柱抓起王贵明的头往墙上撞,用拳头砸王贵明大腿,用手使劲抠王贵明肋骨,这都不管用,他又拿来一瓶辣椒水往王贵明眼睛里抹,辣的眼泪直流。四监区有一个绰号叫“猩猩”的犯人,邪恶至极,他把各种迫害手段教给陆丝柱,其中一招是用手指头弹眼珠子,一弹就看满天金星,疼痛难忍。

王贵明被迫害得咳嗽加重,前胸撕心裂肺地疼,生不如死。到第七天,陆丝柱又来逼王贵明写所谓悔过性的“四书”。王贵明不写,陆丝柱就把王贵明的腰硌在床沿上,上身离地一寸多高,不许动弹,这样半小时王贵明就虚脱了,又恶心又迷糊,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第八天早晨,打手们嘀咕再这样整王贵明就被整死了,五分就挣不着了,送严管算了,那有“死人床”,一抻骨头都得开,谁也受不了。他们商量一会儿觉得“送严管不行,那五分就被别人挣去了,不合算。”就这样他们又把王贵明按在床沿上,郑连文坐在王贵明腿上,韩志彬把王贵明的头一抬一松的,还用手按骨折的前胸,孔庆彬还用手抓住他的阴囊使劲拽,他们怕王贵明喊,就把袜子塞进王贵明的嘴里,就这样王贵明被连续毒打了八天八夜。

据知情者说:王贵明当时被打的面目全非,打折两根肋骨,连内脏都被打坏了,生命垂危。后来被转到别的监狱继续迫害,不久被迫害致死。

3.法轮功学员郝迎强被吉林监狱折磨得严重脱相,肚子肿大,腰骨头裸露,颧骨断裂,肺部积水……生命垂危被假释后不久在痛苦中离世。

'法轮功学员郝迎强'
法轮功学员郝迎强

郝迎强,四十九岁,汉族,延吉市人,原吉林省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科长。在吉林监狱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最惨烈的摧残而痛苦离世。

郝迎强先后经历了延吉劳教所、龙井市看守所和延吉市看守所的残酷迫害后,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份,被延吉市法院以莫须有罪名秘密枉判八年重刑,转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

在吉林监狱,狱警孟海军指使刑事犯王洪敏(延吉人)、郭洪刚(吉林市人)等人对郝迎强进行长期的非人性的折磨。郝迎强二十四小时处于这些罪犯的监控之中,每天都遭受他们的打骂和肉体摧残。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跟他们打招呼,犯人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死命的击打郝迎强的头部、腰部和两肋,郝迎强左脸的一块骨头被王洪敏打折,腰部造成严重伤害,烂了一个大坑。在吉林监狱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时,郝迎强已经被折磨得严重脱相,原来体重八十公斤、身体强健的郝迎强被折磨成一个体重不足四十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象怀了四胞胎的妇女一样。经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过三个月。为推卸责任,吉林监狱才同意郝迎强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二月份,郝迎强把自己在龙井市、延吉市和吉林监狱所受迫害的事实经过在明慧网上曝光,气急败坏的延边州“六一零”主任吴景林串通延吉市国保大队、延吉市“六一零”、吉林监狱等部门的恶警,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左右,趁郝迎强去长春市见长期被关押在黑嘴子监狱的妻子杨明芳之机,再一次把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郝迎强强行绑架到吉林监狱。

二零零六年四月份,郝迎强在狱中再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吉林监狱准备给他办第二次假释,肖彬亲自跑到吉林监狱不让放人,说当地不接收,延吉市”六一零”办公室不接收。当地的三个派出所迫于肖彬的施压不敢签字接收。就这样拖到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郝迎强生命垂危时,狱方怕郝迎强死在监狱担责任,才不顾当地接不接收,第二次释放郝迎强。

郝迎强被接出监狱后,家人发现他腰部淋巴溃烂的洞里有一块腰骨头裸露在外边,左脸部颧骨断裂,肺部积水,呼吸困难,手指盖发青、瘀血,有明显的砸压痕迹,右耳无听力,大便带血,肝部打坏,肝功能丧失,肚子胀大,全身浮肿,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极。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郝迎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凄惨的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九岁。

郝迎强左脸骨于二零零二年被犯人王洪敏打成骨折,直到他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凄惨离世,四年的时间里,他断裂的颧骨都未得到吉林监狱的医治,更是无人问津,视生命如草芥。

3. 辛延俊曾被吉林监狱折磨的双腿残废,肾器官衰竭,为推卸责任将其转入别的监狱,后被打着氧气拉回家。回家后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久在痛苦中离世。

辛延俊曾是一名空军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春天被非法关押进吉林监狱后遭受到“灭绝人性”的摧残,死时年仅四十六岁。

'辛延俊一家'
辛延俊一家

辛延俊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头痛、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病症。为了治病,大医院去了不少却没见好转。一九九六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镇压法轮功以来,辛延俊多次被迫害,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二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入吉林监狱迫害。在狱中遭受了更加灭绝人性的摧残。他曾在寒冷的冬天被恶人扒光衣服绑在窗台上冻,冻昏了后再泼冷水折磨;还曾因看了几眼小纸条而被罚强行坐板两个月,家人接见时他都是被犯人架出来的。恶警为逼迫辛延俊放弃修炼,恶毒的将他的四肢绑起来,然后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再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得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左边身体全部被打坏,左胳膊被打折,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

残酷的迫害使辛延俊的病情越来越恶化,为推脱责任,吉林监狱就把他转送到长春铁北监狱继续关押。辛延俊到那里后病情更加严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监狱给家属两万元作为逃脱责任的补偿费,家属把辛延俊打着氧气拉回家。回家后辛延俊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四肢中只有右手会动,全身疼痛难忍。

由于在吉林监狱时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因此他神智不清。历经了五年的伤痛折磨后,辛延俊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九点四十分,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死时全身都布满褥疮,体重从一百六十斤下降到八十斤。

4.法轮功学员何元慧在吉林监狱遭受毒打,床板打碎三块,肋骨骨折,卧床。后传染上结核,生命垂危时放回家,医治无效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何元慧'
法轮功学员何元慧

何元慧,男,四十一岁,家住辽源市福镇街九委二组。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日,何元慧被向阳警署“六一零”绑架,遭酷刑迫害,当时被国保支队栾玉芹用鞋跟踢掉了牙齿。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十年,送往吉林监狱关押迫害。

在吉林监狱,他遭到毒打并被强化洗脑迫害。监狱恶警利用给犯人奖励、减刑的手段强行“转化”,毒打他,床板都打碎了三块,肋骨骨折,卧床不能动。后来他和很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被传染上了结核,因为得不到治疗,又不许炼功,病情恶化,身体消瘦,从监狱医院转至吉林铁路医院医治,检查为Ⅱ、Ⅲ型肺结核,住院一个月。在这种情况下,监狱仍推托不放人。不知监狱医院给他强行注射了什么药,他意识越来越不清醒,不穿衣服,也不吃饭,骨瘦如柴,整天咳脓痰,呼吸困难。后至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家,但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在痛苦中抛下年幼的女儿何晶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

5.梁振兴在吉林监狱被胶皮管灌上水往身上猛抽,用鞋后根猛刨后背、腰部。强迫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后转入其它监狱遭受更惨绝人寰的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

梁振兴,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与刘成军、雷明等十五名参与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春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其中,梁振兴被判十九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送到吉林监狱六监区,因坚持信仰,遭受种种残酷迫害和非人折磨,成了所谓“重点人物”,到二零零五年三月间,梁振兴在吉林监狱里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吉林监狱六监区狱警指使刑事犯毒打梁振兴,用手使劲捏睾丸,用手指往肋条骨缝里插,把胶皮管灌上水往身上猛抽,用鞋后根猛刨后背、腰部。折磨梁振兴的目的是要逼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就持续不断的折磨。

因梁振兴拒绝“转化”,先后三次被送到“严管队”迫害。在“严管队”里,狱警指使刑事犯打梁振兴,强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二零零三年过年前的一天,犯人李明用塑胶管毒打梁振兴,梁振兴头撞到暖气片上,昏死过去。监区怕引起义愤,一边封锁消息,一边把梁振兴送到医院。手术后留下后遗症,使梁振兴说话吐字不清,有时头脑不清。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以后,梁振兴从吉林监狱先被转到长春铁北监狱,被上“抻床”酷刑迫害六天六夜。二零零五年八月末,梁振兴又被转到四平石岭监狱,遭到更严酷的迫害,他们把梁振兴按倒在地,十来把电棍同时放电,他们还称这种酷刑为“飓风”,表示对人伤害非常严重。犯人颜德全,经常当着大家面毒打梁振兴:用拳或肘击打胸、头、脸,打耳光,头撞墙,用脚踹要害部位,用木刷把打脸、头,头脚镣在一起用力压,掰手臂、手腕、大腿,用力捏睾丸,扯生殖器,往床缝里踹,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强迫吃辣椒、灌辣根等。变换各种方式对梁振兴的迫害甚至不是隔三差五,而是每时每刻,天天如此。梁振兴的一个眼神,一句话,都可能招来一顿毒打,不需要任何理由。

梁振兴为抵制残酷迫害被迫绝食抗议。又遭到野蛮灌食迫害。为了折磨梁振兴,用粗管子给他插鼻孔灌食,严重时每天竟达十遍。在一次暴力灌食中,差点把梁振兴的气管弄断。

由于长期的酷刑折磨,梁振兴身上伤痕累累,头部有直径约三厘米的圆形塌陷,左侧外耳撕裂,经常出血,鼻骨骨折,门牙掉两颗,声带已因灌食等严重损坏,说话声音嘶哑、微弱,已无法大声喊话,后背等处有多处疤痕。二零零九年末,梁振兴的身体非常虚弱,有时神志也不太清醒。四平监狱看到再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为了推卸责任,二零一零年元旦把梁振兴又转到了公主岭监狱。

被转到公主岭监狱以后,狱警又开始逼迫梁振兴放弃信仰,梁振兴再次绝食抗议。更加残忍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急剧恶化,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梁振兴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

据说,狱警在给梁振兴插管灌食的时候,误把管插到了肺里,导致他死亡。送到公主岭中心医院的时候,梁振兴已经没有了呼吸,两个脚腕呈紫黑色,肿得很大。法轮功学员仅仅为了崇高的信仰、为了坚守人的善良本性,不屈从于邪恶,便受到如此的迫害。迫害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被歧视与备受凌辱、迫害人群之极限,空前绝后。真可谓撼天地、泣鬼神!

6. 林世雄被吉林监狱迫害成严重的肺结核,回家后不久离世。

林世雄,男,四十六岁,吉林省延边朝鲜自治州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朝鲜族,原吉林省延吉市三菱汽修部经理。迫害之初,林世雄为法轮功和平请愿,给延吉市市长写了封公开信,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延吉市国保大队又在延吉看守所非法关押林世雄长达两年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将其判重刑十三年,送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在长达七年多的迫害中,他几乎失去了所有属于他的一切,被迫跟妻子离婚,也很无奈地放弃对孩子的抚养权。

吉林监狱长期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和恶劣的生活环境,给林世雄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被迫害成严重的肺结核,但是吉林监狱方面依然不肯释放林世雄。直至林世雄的病情急剧恶化,生命垂危时,吉林监狱才不得不在林世雄家人的担保下让林回家养伤。

吉林监狱和延吉市政法委系统的人员,经常以服刑期未满之由对林世雄进行骚扰,给林世雄精神上造成极大的压力,使其不能在家里安心养病。在不法人员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下,林世雄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让没有生活来源的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7. 金成权被吉林监狱恶警一天之内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弹睾丸、掐大腿内侧,用不干胶封嘴,再用点燃的烟头烫两个鼻孔,连续烫了六根,导致他昏迷,泼冷水激醒,再施以酷刑……

金成权,男,大学文化,吉林省图们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送往吉林监狱。

在教育科恶警李永生唆使下,犯人杨永奎、韩明君、崔立君、于立伟对其殴打多次,韩明君捏其睾丸,用针扎肋骨、烧胡子逼他写“四书”。金成权被一天几次拖到水房,往墙上砸头,用拳头打,用脚踢,用橡胶棒打,用火烧胡子与眉毛,恶警以施暴取乐,毫无人性可言。

恶警一天之内把他全身衣服扒光七、八次,弹睾丸、掐大腿内侧,掐得两腿内侧一块块黑紫结满了血痂。恶警们从半夜起将戴手铐脚镣的金成权吊在空中毒打,手铐越铐越紧,扣牙陷进肉里,疼痛渗进骨子里,六名恶警轮番毒打,上气不接下气。他们用木棒,穿着鞋的脚,拳头,皮鞭雨点般地抽打。然后用不干胶封嘴,再用点燃的烟头烫两个鼻孔,连续烫了六根,导致他昏迷。再泼冷水激醒,再施以酷刑。金成权在“严管”与“小号”里遭受了二十六天的酷刑折磨,生不如死。酷刑折磨得他半个身子都象已经死了,体重不足七十斤。造成他心脏部位肿胀,排尿困难,脊椎打坏,记忆力衰退,后脑勺酸痛,视物不清。狱方怕金成权死掉,让家人拿一千元到延边医院为其检查。

8.孙长德被吉林监狱迫害成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贫血、视力模糊不清、重症肺结核、腰椎骨质增生、心率过快等多种疾病的废人,释放后不久离世。

孙长德,男,四十三岁,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邪恶镇压后,到北京上访,遭到非法拘留。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孙长德又一次被绑架,遭酷刑逼问。二零零二年被长春市南关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劫持至吉林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在监狱里遭受了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强迫灌食、连续坐板等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由原来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下降到一百一十斤左右,成为一个生活不能自理、严重贫血、视力模糊不清、不能行走、患有重症肺结核、腰椎骨质增生、心率过快等多种疾病的废人。

孙长德生命垂危后,吉林监狱不得不于二零零六年六月释放了他。当时,孙长德的肺叶已经全部溃烂,并伴有咳血,出狱不到半年便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9.法轮功学员刘志军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刘志军,男,吉林省农安县伏龙泉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刘志军因不服从刑事犯人“包夹”的指使和命令(让坐板凳学习),当众被犯人李文军毒打,又被拖到办公室,狱警杨铁军和张慈行一起用高压电棍在刘志军脸部、头上、脖子上、身上等处电击个遍。刘志军被两个犯人架回来时,已经是神志不清,身体多处被电焦,很长时间皮肉还是黑一块、青一块的。

二零零六年三月,刘志军身体出现高血压、心脏病、尿频等症状,站一会儿腿都直哆嗦。其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野蛮拒绝并遭到威胁恐吓。之后,刘志军被迫害致死,具体什么情况没有详细材料。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受益,并且自觉的按照“真、善、忍”去做的好人,他们非但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法规,反而是对社会对他人有益的一群人。中共这个践踏法律、践踏信仰、践踏人权的邪教组织非法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剥夺了他们的健康,甚至剥夺了他们的生命,制造了一起起骇人听闻的人间惨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