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 盖秀芹遭八年冤狱丧失劳动能力 【明慧网】

丈夫被害死 盖秀芹遭八年冤狱丧失劳动能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盖秀芹(盖秀琴),二零零五年三月与丈夫卢广林同时被绑架,后双双被中共非法判刑,卢广林被诬判十三年,二零零九年二月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盖秀芹遭诬判八年,在辽宁女子监狱受尽折磨,出狱后仍然背痛、肩痛,手指不能弯曲、伸直,基本丧失劳动能力。

今年六十二岁的盖秀芹,和丈夫卢广林同修大法,身心受益匪浅。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夫妻俩遭到中共人员的骚扰、监视、勒索。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盖秀芹、卢广林和法轮功学员吕炎、陈桂凤同时被抚顺公安一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在抚顺看守所十一个月,夫妇二人分别被非法判重刑。

卢广林四年前被盘锦监狱折磨致死

卢广林
卢广林

卢广林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从营口监狱转到盘锦监狱继续迫害,被强迫超长时间奴役劳动。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和三日,盘锦监狱一监区以大队长张国林为首的恶警对拒绝做奴工的卢广林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戴上背铐,脚踩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七、八根电棍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特别是头、脖子、前胸、后背、手心、脚心、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九年二月下旬,卢广林绝食抵制迫害,被送进病监。在那里,卢广林被灌盐水,以刘兵为首的护理犯人用饮料瓶装开水烫他,造成他全身多处烫伤,有三处面积很大。三九天,他们向卢广林身上泼冷水,打开门窗冻他,在地上拖拉他。卢广林牙齿被打掉。被迫害期间,卢广林三次出现生命危险,在盘锦第二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为了推脱责任,病监队长大夫高某、干事张某指使三名犯人承担三处烫伤责任,说是:“为了提高卢广林体温,护理时,不慎将他烫伤。”以掩盖其罪行。

遭沈阳女监酷刑逼迫“转化”

盖秀芹被判冤狱后,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七大队非法关押,刚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面临的就是酷刑强迫“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犯人包夹,名曰:“三人行动小组”,就是法轮功学员无论干什么,两个包夹都必须贴身监控,包夹还要向狱警汇报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狱警以减刑鼓励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

包夹盖秀芹的两个犯人一个叫齐月(现在病的很严重)、一个叫张国荣。一年冬天,狱方用暴力逼迫盖秀芹“转化”(即放弃“真善忍”信仰),将她关在监狱专门进行酷刑迫害的小屋里,那里除了参与迫害的包夹别人根本不知道的地方。寒冷的冬天,包夹先是强迫盖秀芹光着脚蹲着,一天一夜只许睡两个多小时,其余时间就是蹲着,包夹还用木板打她的脚,第一天盖秀芹挺过去了。后来除了蹲、木板打脚外,多人参与暴打她,还将窗户打开,用凉水一盆盆从她头顶浇下,身上穿的棉衣、棉裤都湿透了、结冰了,她冻得浑身上下发抖,晚上犯人用针扎她双手的指尖……整整迫害了几天,在这种残忍的折磨下,盖秀芹违心的写了“转化书”,内心痛苦万分。

沈阳女监奴役致使盖秀芹双手丧失劳动能力

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转化”后,都被逼去做奴工,每天早晨四点起床,六点就要去车间干活,然后再吃早饭。

沈阳女子监狱每个大队都有一个加工厂,奴役在押人员牟取暴利。七大队奴役工厂有四层楼,每一层楼市一道工序,七大队奴工产品是出口的套装(制服)。每批服装订单来了,都要在一定期限内完成,完不成定额的人,晚上拿回监舍也要连夜完成,完不成定额的要被逼写检讨,写明没完成定额的原因,甚至要遭到恶警的酷刑折磨。

遭受着超体能的奴役,吃的三餐却常年是萝卜汤、白菜汤,每顿饭只给几分钟时间,上午、下午各有一次规定的集体解手时间。盖秀芹在做奴工期间,双手象机器一样不曾停歇过,只有这样才能勉强完成定额。导致盖秀芹至今手指都不能伸直、也不能弯曲,就是一个姿势,丧失了劳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