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在中国大陆的外国人讲清真相也很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在我们公司,除了中国员工外,还有一些印度员工。在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对中共邪党抱有相当的好感。比如,他们会拿中国大陆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印度的做比较,说邪党的效率非常高;城市环境也是中国的好,没有泥泞的马路,到处都有便宜货卖,各种国际大品牌随处可见等等。这让我很担心他们,虽然他们不需要三退,但是相信魔鬼的人,劫难来临时就可能被魔鬼拖下地狱。

所以我把他们也列入了讲真相的对像行列里。以下是向他们讲真相中的一些细节,希望对有相同情况的同修了解其他国家众生的心结有一点帮助。

首先,我向他们介绍了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弟子们修的是真(Truthfulness)、善(Benevolence)、忍(Forbearance),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洪传,全球有一亿人修炼,包括在印度也有很多学员。这时我把印度警察和学生炼功的照片给他看。还告诉他们我得法修炼后,身体上的病全都好了,而且不管工作多辛苦都精力充沛,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

于是,他们问我:法轮功让你相信的是哪个神(God)?

我回答道:法轮大法不是宗教(Religion),我相信的是神(Divine)的存在,而不是相信宗教。你们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人,请问你们相信神是真的存在的吗?

他们回答说:是的,神当然是存在的。不然我们为什么祷告,为什么要做斋戒?不管怎么样,你不要去跟政府作对,会很危险。

我回答:“既然你们相信神是真的存在的,当你知道神一直和你在一起时,你又怎么会有危险呢?难道你不是百分之百相信你的神吗?”

他们沉默。

我继续说道:“中国共产党(Chinese Communist Party,简称CCP)在中国犯下很多罪业(Karma)。他们杀了很多善良的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官员们都贪污受贿,欺负老百姓。你们在中国,应该知道征税有多高。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官员们都越来越富,有的百姓甚至穷的吃不起饭。

他们说:在印度,贫富差距也是大的。贪污受贿也是相当严重。举例说,今天你开车被交警拦下,他要开罚单给你,你只要给他十到二十卢布,他就会放你走。或者你要去向政府申请一个签证,你得贿赂管理申请单的人才能拿到一张表格。在中国的城市,马路上干干净净的,房子都是新的。而在印度,到处灰尘满天,交通永远都是塞的,交通工具都很简陋,出租车没有空调,印度又那么热。几年前我们来中国某个城市,那时还没有机场,可现在那里的机场都已经在使用了,这在印度是不可能的。孟买在印度是很大的城市了,可是从机场到市中心只有一条高速路,这条路修了整整六十年才修完,就是因为百姓不愿搬走,政府就不作为了,所以直到那些百姓都慢慢死去,才建成这条路。

我说:印度政府把人放在首位,百姓不愿意走,他们不会强迫。中国那么多高楼大厦,机场车站,好似很短的时间就能建成,就是因为政府使用强制手段,不搬走就强拆。有的人没地方去,还住在房子里,邪党竟会用推土机直接把房子推翻,人就被活活压死了。他的家人还无处申诉。作为这个政府统治下的百姓,那些基础设施建设牺牲的是他们的利益,甚至是尊严和生命。印度政府至少不会随随便便杀人吧。

他们点头同意。

接下去,我给他们讲了很多关于邪党的真面目。可是,只要我说某一件事,他们就能拿出印度发生的相似的事情。我说邪党破坏环境,他们说印度的环境也很糟糕,可能更糟糕;我说邪党纵容毒奶粉、地沟油、毒大米的存在,他们说印度有人往牛奶里加白油漆赚钱;我说邪党杀人,他们说印度恐怖袭击不断;我说邪党一党独裁,他们说印度两个政党互相间牵制,导致政府效率极低;我说真善忍好,他们说他们的宗教也是教人做好人。他们还举出了很多印度不好的事情,比如人口过剩、强奸率高等等等等。

突然,我悟到这一切都是旧势力一手造成的。它们把地球变成了一个业力球,把人都变异了,每个国家的人的道德底线都在不断降低。它们在其他国家制造出一些看似和中国发生的情况相同的事情,其实都是迷惑人的假相。就象大法弟子发真相短信,它们就弄一些低级黄色的短信到处传;大法弟子打语音电话,它们就搞出骗钱的语音电话;大法弟子打电话讲真相,它们就制造许多推销电话;大法弟子投真相信到居民邮箱,它们就整来许多广告纸。师父说:“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1]真的是真真假假令众生真假难辨。如果今天不是向印度人,而是向其他国家的人讲真相,也一定会遇到类似的情况,他们会举出他们国家中各种类似的不公平的事情。旧势力要毁掉的不仅是中国人,它们要毁掉的是整个人类啊。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佛教在印度消失的法。在我和印度同事相处的过程中,又一次见证了师父所讲的都是千真万确的。师父说:“这是一次重大的历史教训,所以后来印度反倒没有佛教了。在消失之前佛教经过多次的改良,最后结合了婆罗门教的东西,在印度形成了一种现在的宗教,叫印度教。也不供奉什么佛了,供奉另外一些东西了,也不信释迦牟尼了,它是这样一种情况。”

师父说的“供奉另外一些东西”指的是什么呢?我理解,是一些动物和人结合在一起的形象。……如果人信了动物,背叛了他们的神,人会面临怎样的后果呢?难怪现在的印度,各种天灾人祸不断。而且他们嘴里说相信神,可是他们的行为根本就不相信神的存在。他们把他们的“神”像放在办公桌旁,不允许在它面前吃肉食,却在办公桌上谈论怎么给客户回扣。有一个人说:宗教就是一种哲学,什么事情还是要靠人自己去做的。末劫就在眼前了,众生正被旧势力拖向地狱的入口。

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就不再从物质方面去讲了。因为他们都有宗教信仰,我便重点讲邪党控制人思想,没有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大法在中国受到的迫害。

他们却说:我们看到的中国人,都是很开心嘛,年轻人都很潇洒,泡泡酒吧,逛街吃饭看电影,和其他国家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他们的精神被限制了吗?

我说:在非共产主义国家,年轻人作出这样的选择,那是他们明明白白选择的。在中国,邪党对我们的教育和精神控制,是没有第二种选择的,年轻人从学校出来后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并不一定是经过冷静的思考才去的酒吧,可能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去了。现在的中国人,身体是自由的,精神都被捆绑着。一个人精神上的“坐牢”比身体的坐牢更痛苦。而更可怕的是,人们都意识不到自己精神上所受到的折磨,还以为整个世界的逻辑都是这样的,以为年轻人都是喜欢泡吧逛街看电影的,以为政府是不可以被指责的,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金钱的奴隶。

这次他们一个劲的点头。

他们说:在印度,很多东西都不好,但是对宗教信仰的自由确实是非常好的。(此刻我的想法是:印度的宗教已经不是真正的对神的信仰了,旧势力就放任了,因为人无法从中得到任何东西。)但是,也有弊端。比如说,有一个地方要建一座桥,这座桥建成的话,可以连接两块重要地方,减少很大的交通压力。可是在河岸其中一边,有一个全印度最有名的歌手的房子,桥建起来会影响到他的生活,他不允许建。结果六年过去了,这座很必要建的桥一直没有建起来。如果是在中国,绝不会这样。

我说:在中国,如果是一个歌手提出这样的要求,也许没用。但是,如果那是一个政府官员的房子,而且不是一个很大的级别的政府官员,都可以让这桥建不成。

他们点头,沉默了。

在对外国人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我个人的体悟是:到中国大陆来投资的外国人,普遍是对邪党有好感或者无反感的。对他们讲清真相也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他们也是众生,他们也同样是受到邪党谎言欺骗和迫害的。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对这些众生坐视不理。如果有条件和时间,建议同修们也可以对他们讲讲真相。外国人一般都有宗教信仰,或不支持“无神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逻辑非常简单直白,稍微讲几句也许就能救了他们的生命。

由于我的英语并不是非常好,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是结结巴巴的讲,只要他们能明白意思,并不求语法怎样准确。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再版的话”告诉我们:“《转法轮》在文章的表面上不华丽,甚至不符合现代语法。但是,我如果用现代的语法来整理这本大法的话,就会出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文章的语言结构规范而漂亮,却不会有更深更高的内涵。因为用现代的规范词汇根本就无法表达大法在更高不同层次的指导和法在每一层的表现,以至带动学员本体与功的演化与提高这种实质的变化。”所以,我们大法弟子真的有机会跟外国人讲真相,不在乎英语或其它语种是不是流利(是指掌握某种外语的大法弟子),只要有救人的正念在,有法的内涵在,就能救了人,语法规范不规范不重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