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景点讲真相劝三退的心得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瑞士学员。师尊多次教诲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我在瑞士景点发《九评》、讲真相、劝三退至今已有八年多了。除周末外,我都风雨无阻前往景点讲真相。我深感救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在景点讲真相是救人,也是修炼和提高心性。下面我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景点讲真相、劝三退的心得体会:

一、对不同人群以不同的形式讲真相、劝三退:

(一)在游客队伍中讲真相:

旅游车到后,一般导游要带下车的游客去吃中午饭,这时我就随着旅游队伍一边走,一边发材料、讲真相、劝三退。这就需要我不仅腿要跟上他们的行進速度,嘴里还要不停讲真相,脑子的反映也要快。有时候我给一个人在讲真相时,会有几个人凑过来听,当其中一个人同意三退了,其他的四、五个人也就跟着退了。就这样,很多时候我跟着队伍一走一过,就能劝退十来个人。在旅游旺季的时候,三、四个小时就能劝退几十人。在夏天我总是忙的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在冬天冰天雪地,冻的手脚生疼。虽然很辛苦,但当看到众生明白真相后,主动、甚至争取三退的生动场面,和他们得救后的喜悦,就会感到无限的欣慰。自己的心性也在其中得到升华。

以前讲真相、劝三退比较困难,现在感到比较容易了,许多人三言两语就被劝退了。我悟到这是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也是个人几年来在景点那儿的坚持,形成一个慈悲正念之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二)对群体讲真相:

(1)一群不信神佛的年轻人三退了

日本大海啸后,一群年轻的大陆游客来瑞士旅游,当我前去发真相材料时,听到其中两个人对话说,今日报纸刊登“瑞士美景,神仙也来光顾”。他们不仅不接材料,还起哄说:“神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我就信我自己。”我问他们:看见日本地震、海啸的视频了吗?有人说,国内天天播,知道。我接着问,有金佛开口说话、菩萨流泪的事知道吗?有人问,在哪儿?我说在马来西亚。在中国河南商丘的清凉寺地藏菩萨流泪的事知道吗?有人摇头。

我又问,这些菩萨为什么流泪呢?这时人群安静了,就等着我回答。我说这是为人流泪呀!这世界要出大事啊!人面临危难呀!还不醒悟,佛为人悲伤啊!有人问,什么大事?我说:天要灭中共,共产党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它要遭到天惩,老天爷要收它。你们入了党、团、队的,都打上了兽印,不抹去,到时候和它一起被淘汰。你们看日本大地震、大海啸铺天盖地的扑来,象黑色的魔鬼追着你,你有救吗?但是,在重灾区福岛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出事,都安然无恙。

有人着急的问:“那怎么办呀?”我说:“三退保平安呀!入什么退什么,就吉利平安了”。问话的人说:“那我退了”。他一退,其他人都表示要退,一个一个靠近我,让我帮助他们退,很快这一群人就都退了。就在旅游大巴关门前,从车上跳下两个小伙子对我说:“阿姨,我们俩在车上,不知道退党的事,听车上人说,你能帮助,我们也退”。我说好呀,两人退完之后,拿着材料高高兴兴的上车了。

(2)明白真相 一群游客三退

有一天我看见一群正在等着回程大巴的游客,我就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好,拿份材料看看吧!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满脸不高兴的说:去!去!去!法轮功的不看。我心态平和的对他说,看来你不了解法轮功,法轮功讲“真、善、忍”,共产邪党是“假恶暴”。“真、善、忍”好?还是“假恶暴”好?我就揭露邪党如何造假,口喊爱国,无数贪官如何携巨款外逃。他们为了自己的私利,把祖国的大好山河糟蹋的不象样子,致使百姓吃、喝、呼吸的都严重污染,直接危害老百姓的生命。这时有人连连点头。我又讲薄王事件,揭露他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还把尸体塑干卖了赚钱。还详述了一位武警揭露他亲眼目睹一位三十八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悲惨情景,他悲愤的说,当时我的枪有十颗子弹,如不考虑我老爸,我真的要崩了他们这些暴徒。

这时人群里有位小伙子大声喊:哎呀!我都要崩溃了,太惨了!简直不是人啦!这时人群里开始议论,有的人问,这是真的吗?没等我回答,一位女士走近我说:我信。又有一位男士说,为了赚钱,××党什么事都干的出来。我接着说,这就是××党的邪恶本质!我想,大家都不信××党了,我就给大家起个化名三退吧。那位女士坚定的说:我退!接着大家都退了,连那个原来满脸不高兴的小伙子也退了,不少人还拿了《九评》和真相材料。上车分别时,一位女士紧握着我的手说:“法轮功(学员)真勇敢,没少受苦呀!你们的精神令人感动,胜利属于你们的,曙光就在眼前。”

(3)利用禽流感事件讲真相救人

一天我遇到一群上海的游客,我迎着他们说:看看,今天有上海禽流感的报道。有人惊奇的说,怎么上海又有禽流感了?都争着拿真相材料。有的议论说,刚出来几天,死猪的事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又有禽流感了。有人说:是,我上网看了,跟过去的SARS一样,没有药可治。看得出人们很恐慌,玩的心也减弱了,说上海怎么那么倒霉,又不能不回去,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我趁机讲真相说,这些不幸的事都发生在上海,也不是偶然的。这时人群安静下来都想往下听。我接着说,历史曾有过惊人的相似。你们知道古罗马皇帝叫尼禄,他把基督教定为邪教,将基督徒喂狮子、用火烧等各种手段進行迫害。以后尼禄遭报应自杀了。随后罗马发生了四次大瘟疫,遍地是死尸,无人掩埋,庄稼也没人收割。但也有一些为基督教说公道话的、不随波逐流的、有善念有良知的人留下了。大家想想,江××的老巢在上海,他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把法轮功诬蔑为“×教”,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很多人致残致死,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那么上海发生的不幸事,是不是跟江××干的邪恶事情有关呢?!

有的人走近我说,江××太坏了!我说江××干坏事,天理不容,人不报天报。现在中国也发生了禽流感,还无药可治,是否和古罗马一样呢?真的值得我们深思呀!江××迫害法轮功,有些人随波逐流,不拿真相材料、不听真相、不看真相。有的知道真相了,也装聋作哑,这些人在劫难中怎么能幸免呢?我劝大家要分清善恶,神是慈悲的,不要悲观,不要恐慌,自保吧!信神佛、顺天意、躲劫难,那就是三退保平安,我可以帮助大家起化名三退。结果这一群上海游客全部都三退了。

(4)一群大陆游客主动三退

四月四日,我看见一辆接游客的大巴,车门前有一对老年夫妇,见到我就亲切的说:你辛苦啦,真不容易啊!我们常上你们的网站,看你们的报道心里踏实,我们受国内很多网友的委托,向你们表示谢意。有了你们提供的破网软件,非常方便,否则我们真成了瞎子、聋子。新唐人、大纪元、希望之声我们都看的到,“今日点击”节目爱听,一口的北京话,真棒。老人不仅自己拿了真相材料,还动员别人拿。

这时过来一些常上网的游客,一提到国内环境污染,他们都恨共产邪党,说没法活了。我就劝他们别悲观,自保吧!信神、信佛、有神佛保佑,各种污染对你们不起作用。一个人说,有道理。我又说三尺头上有神灵,三退保平安,我帮你们登记。结果问一个,退一个,很多人都三退了,真相材料发的也很快。有的人退完就喊“法轮大法好!”有的人还深有感触的对我说:“救我们命的是法轮功,法轮大法好!”接着旁边还有人喊“法轮大法好!”我也情不自禁的喊“法轮大法好!”

二、正与邪的较量

(一)旅游景点是师尊为弟子开辟的救人平台,《九评》发表以后,引发了退党大潮,每天都有无数的众生在景点三退,加快了邪党解体的速度。所以邪党怕的要死,千方百计破坏景点的退党活动,骚扰退党义工。派出国安特务跟踪义工、偷真相材料、偷义工的背包拉车、近距离拍照录像时有发生。邪恶还操控不明真相的手表店工作人员对我们進行骚扰,向警察举报我们,驱赶我们。但是我们不为所动,继续坚持救人。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

同修们不断交流向内找,认识到我们有漏,没有向手表店的工作人员讲真相,他们不明白真相,才会被邪恶利用。随后立刻开展了向手表店、警察局讲真相的活动。特别是一位西人同修多次主动向手表店讲真相,其他同修配合发正念,并恳求师父加持。

在师尊的保护下,同修们的整体配合正念支持下,形成了一个正的空间场,很快就把邪恶解体了。三天后,警察局又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准许证,条件比原来还宽松,我们又恢复了救人活动。

(二)邪恶迫害我的身体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九点半左右,同修给我送来了真相材料,当我搬一箱材料往家走时,被台阶绊倒,材料撒了一地,嘴被摔破流了一摊血,一闭嘴很快又充满了血。我这时喊:师父帮我,血立刻就止住了。我走到师父法像前合十拜谢师尊,并向师父说,弟子没有做好,我不承认邪恶的迫害,邪恶企图阻止我讲真相救人,我要用我的嘴去救人,明天去定了,求师父帮我。然后我去了洗漱间,看到我的牙齿上、嘴里沾满了血块。清洗完以后,我向内找,发现我有欢喜心,想自己那么大的年纪,还可以搬那么重的材料。但是我想,我即使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

我就发正念,直到深夜两点半,我听到一个声音,让我安静一会,于是我就躺下了。朦胧之中,我看到一只手進到我的嘴里,我意识到是师父帮我修补嘴。等第二天早上,我去洗漱间一看,我的嘴不红、不肿、完好如初。我哭了,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完好的嘴,我再一次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拜谢慈悲的恩师。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于是我又按时出发去救人了。

三、学好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4] 。 我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每天都能抓紧时间多学法,随时用法来归正自己,这样才能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保持一个正念之场,才能救得了众生。在景点讲真相中,常常会遇到恶言恶语的,还有讥笑辱骂的,动手的,脚踢的,甚至近距离照相录像的。那时常会被情绪带动,产生争斗心、怕心、委屈心、怨恨心。随着不断学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哪有漏,不断去掉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法理上明白了,心态摆正了,心也宽容了。再看那些被邪党毒害很深的人都很可怜,他们也是被邪党迫害的众生,更需要我们耐心地向他们讲真相,今天他能和我们相遇,就是有缘人,我们就要救他们。当然也有一些是来干扰捣乱的,那我就发正念清理。

八年多来,我在第一线面对面的讲真相的这条道路上,无时不感到有师在、有法在,无所不能。在讲真相救人中,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的洪大慈悲给我开启了智慧,使我不断走向成熟,路越走越顺畅,救人越救越多。从二零零八年到现在,据不完全统计,我共劝退四万人左右,这其中有教授、工程师、省委书记、军级干部、部长、带保镖的高级干部、警察、六一零人员等。他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退,有的还给我留下了名片,希望保持联系。

三退中,有时是全家退,有时是成批地退,有时是一车一车的退,还有的是党委书记带头退…。在救人过程中,还不断遇到要我们向师尊问好的人。常常有人得救了,喊:“法轮大法好、感谢李大师!”也有的表示感谢海外各个媒体和讲真相的义工,使他们及时了解了真实情况。

师父的教诲,众生的信任、支持和鼓励,使我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在最后时刻到来之前,做的更好,多救人,快救人。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