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是河南省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黑窝之一,十四年来,它持续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罪恶如山如天。我们根据网上曝光的部份资料,整理综述新乡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帮助世人了解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一、新乡女子监狱概况

河南省女子监狱,一般称“河南省新乡市女子监狱”或“新乡女子监狱”,以区别于二零零七年投入使用的郑州女子监狱。新乡女子监狱对外诈称新乡制衣总厂,位于河南省新乡市南端的李村新村。具体位置在新乡市劳动路以西、胜利路以东、南环以北和化工路以南。占地面积十八万平方米,组建于一九八二年七月,隶属河南省监狱管理局。新乡女子监狱,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表面花园亭阁,背地里却做着丧尽天良的坏事。以下是二零一三年拍摄的河南省女子监狱三个大门实景照片。

大门一:河南省女子监狱的“另一个名字”——“河南新乡制衣总厂”

大门一
大门一

“河南新乡制衣总厂”这个门框样的标志,建在距“河南省女子监狱”大门东大概五百米处,是河南省女子监狱的又一个名字,它的位置在新乡市劳动路上。打着“河南新乡制衣总厂”的牌子掩人耳目,此招牌正是河南省女子监狱对被关押人员奴役的见证,更是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高强度奴工迫害的证据。

走过此门向西行大概五百米,看到另一个大门——

大门二:无任何招牌或标志的河南省女子监狱大门

大门二
大门二

无任何招牌或标志的河南省女子监狱大门,充分说明此黑窝欺骗,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邪恶本质。里面是监狱的生活区和家属区,此大门上贴了一副极具讽刺意味的对联,上联“好生意广聚福门”,下联“大财源八方涌进”,而事实真相是,此地非“福门”,而是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人间地狱”,它的“大财源”建立在高强度奴工迫害的基础上,“河南省女子监狱”就在此院内。原来的二道门还挂有“道德基地”、“培才学校”等牌子,真是莫大的讽刺。

走进院内,正前方出现一幢红楼,铁门森严,这是——

大门三:河南省女子监狱监区大门

大门三
大门三

这幢红楼铁门的一侧,挂着“河南省女子监狱”的招牌,这里进去就是真正的监狱,所有被关押的服刑人员和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囚禁在里边,高墙、铁门封闭、掩盖着惊天的罪恶。

三道门才是被关押者的生活区,挂牌“女子监狱”(第五监狱),生活区围墙西边是一块公墓,经常有人搞祭奠,特别是清明节,烟雾缭绕,纸灰随风落在监狱生活区内,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生活区西北角大礼堂舞台下面是水牢,水牢的门很破旧,就在舞台的后门旁边,经常锁着,透过门缝可看到下几层台阶有很深很清的水,监狱在押犯很少有人知道此处。

此监狱共有十一个大队(监区),另设有狱政科、教育科、后勤科等,直属一分队(岗哨队)。新乡女监专门在狱内设有两个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一个是九监区(原十一监区);另一个是五监区(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别监区),当然其它监区也分别关有法轮功学员。五大队是后勤队,晚秋作物的超市属五队管辖,恶警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道德高尚,不拿别人的东西,所以把超市交给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管理,在超市每天服苦役,为狱警挣钱。三大队是无期、死缓、暴力重刑犯监区,也有比较坚定、不配合邪恶、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恶警送到此队进行超时、超强度的苦役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数被非法集中关押在九监区(原十一监区),她们当中有六十多岁、七十多岁的老年妇女,有一、二十岁的年轻姑娘,有的被非法判处十五年以上重刑,被判十年、八年的很普遍。

年纪最大的近八十岁。新乡籍大法学员李志芬七十多岁,原本神采奕奕,肤色白里透红,经邪恶迫害数天后,精神恍惚,夜晚睡不成觉,头发全白。有一名学员家中被搜出六张真相传单就被判处六年徒刑。一名学员被恶警从家中搜出几本《九评共产党》就被判处七年刑。

在九监区旁边另设有隔离小号和特岗机构,由监狱指派满脑灌输中共党文化以及党思维、办事奸诈、贪得无厌、有一定政治背景的省、县、处级、科级经济诈骗犯作为狱警信任的人来做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所谓“转化”。监狱以减刑为诱饵,逼迫这些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根据她们的努力程度,以减刑为奖励。

多年来,作为河南省囚禁迫害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监狱,这里先后囚禁过几千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至今仍囚禁着大量善良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与恶党的其它监狱一样,新乡女监一直积极追随江罗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奉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邪恶指令,卖力充当着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打手,犯下了滔天大罪。河南省数千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后,又在新乡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致家庭破裂,致身心受损。时至今日,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的罪恶还在继续……

二、新乡女监的强制洗脑术

对所有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是恶党所有迫害机构的首要任务。恶党最怕的就是真善忍,就是对真善忍生死以之的坚守。法轮功学员坚如磐石的信仰,令一切邪恶生命胆寒。所以,恶党就要用尽一切邪恶手段破坏法轮功学员的信仰,破坏他们真正做好人的努力。新乡女监也不例外。中共恶党曾认为此监狱迫害洗脑有功(“转化率”高),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授予监狱所谓的“三八”红旗奖、部级文明单位,全监狱恶警全部上调一级工资。我们根据学员曝光出来的资料,把新乡女监的洗脑术整理如下:

首先我们需要重申一点,所有的洗脑“转化”都是强制性的,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伪善的、欺骗的、恐吓的、酷刑折磨等等。这里不存在人性的理性的善意的平等交流。监狱采用花样百出、漏洞百出的谎言实施洗脑,其蒙骗手段冠冕堂皇,封闭严管式的大规模强制洗脑计划企图“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强迫法轮功学员看特别制作的所谓“关淑云杀女案”嫁祸给法轮功;重播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傅怡彬杀人案”;用“陈福兆投毒杀人案”造谣此人也是炼法轮功的;利用早已在国际上曝光的、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案”,并勾结河南豫西男监,派身份为“王进东”的特务到河南省女子监狱去迷惑法轮功学员以使他们放弃信仰。强行“转化”期,每晚十二点以后也不一定让法轮功学员休息,早上四点就起床。在长期的精神摧残和威胁下,仍不“转化”,刑期满了就送到“六一零”,如再不放弃信仰,就下落不明。他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花几百元购买诽谤大法的光盘回家,或让炼功人的家属买了带回家看。

1、强制洗脑:强迫听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写思想汇报,唱邪党的歌曲、进行宣誓,长时间反复让人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使人精神崩溃,用株连的方式让家人来做“转化”,信件严密检查,监控法轮功学员与家人见面时用电话对讲时的内容并记录,偷袭搜查监室,任意收缴法轮功学员的东西,恶警所谓的谈心进行心理战术,单个进行蒙骗找所谓的突破点而后扣帽子,侮辱人格,穿囚服戴“×教”标志。强迫学员写“三书”,谁不写,就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并利用包夹(犯人)看守、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不准和别人说话。“转化”后的学员还要经常接受强制学习,并经常要面对邪党的血旗宣誓。恶警播放诋毁大法的广播用来毒害众生。每逢邪党节日强迫唱邪党的歌曲,强迫举行升血旗仪式,逼犯人宣誓,以毒害众生。

2、颠倒黑白。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伪案,本来是江氏流氓集团为嫁祸法轮功而导演出来的,在女子监狱里,却被恶警们用偷梁换柱等各种办法演变成是法轮功学员做出来的,为中共恶党的迫害找借口。反复宣传,反复欺骗。长时间播放诽谤法轮功的VCD光盘,强迫法轮功学员不停观看,迷惑加高压,外加所谓奖励、减刑等诱惑,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要对监狱感恩。每周有两次播放诽谤法轮功的VCD,搞人人过关,按狱警要求发言表态,不发言者点名发言,不发言者又有其它措施(有狱警守着,有专人记录)。

3、利用药物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给学员洗脑,是中共自上而下统一部署安排的恶毒手段之一。新乡女监的狱警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量周期性使用不知名的中、西药物,破坏学员的正常思维能力。

4、利用犹大从学员内部份化瓦解破坏。犹大的存在是不容回避的问题,各迫害场所皆然。这正是恶党最邪恶的地方,疯狂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常思维,把清醒理智善良的学员变成理智不清的犹大,然后为邪党所用。恶警采用的一种恶毒的手段是在身边培养了一批被利欲熏心、争夺名利的邪悟者,她们中大多是些刑期较长、执著心重的人,恶警看准邪悟者为争功而减刑期的心理,以不劳动和减刑为诱饵,让这些邪悟者配合狱警作为“转化”特岗人员,让她们去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有的人一做长达数年,摧毁了人本来的良知。邪悟者采用不同的手段来迫害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它们用不让睡觉的车轮战术,不停的洗脑,灌输邪党诬蔑大法的书,等等。犹大在违背良心后旧病又复发,十几个人住一间,有整夜喊叫哭闹不安的,有精神失常的,有住进狱内医院的,定期二个月左右在狱警监视下,以防患病毒为借口,叫所有人员服用不知名的药物,使大部份人痴呆和生活不能自理。

5、攻击明慧网。拿出几个所谓的“事实”(反正谁也证实不了),来诋毁明慧网,且不说她们拿出的几个所谓的“事实”的真假,单从她们以偏概全的做法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与中共恶党打击人、迫害人的一贯手法如出一辙。任何媒体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准确,而且中共一直在掩盖事实真相,不准海外媒体采访,并且迫害传递真相的人。而明慧网则一直坚持真实为本的原则,是一个非常负责的网站。

6、反复灌输司法部内部攻击法轮功的所谓“教材”与影碟。这些书与影碟是不敢在社会上公开的,见不得光的,只能在这些集中营里洗脑用。监狱找来邪变的宗教痞子王志刚的专集VCD,散布其恶毒攻击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谎言,还特邀自称是工程师的、练过几天法轮功的人,面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散布所谓的“转化”体会,此人的VCD流氓式地把世界所有邪教剪接起来,又加入法轮功某些片段,混淆和诽谤。每天这些VCD都重复地播放着,企图诋毁法轮功。

7、学习所谓的“传统文化”,其实是被中共扭曲了的“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是信神的,相信善恶有报的,讲究“天人合一”,而到了恶警这儿就被割裂了,只抓住“孝”字大做文章,把传统文化只宣传成了“孝”的文化,强迫每一个人接受。可是法轮功学员都是孝敬长辈的,她们不能尽孝是因为中共把她们劫持到监狱迫害。

8、阴毒的伪善。那里最邪恶的警察叫童国荣,是所谓的反邪教办主任(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伪善。她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用伪善的谎言欺骗其“转化”,她便可以捞取政治资本,步步高升。她用断章取义背诵大法经文骗法轮功学员,迷惑学法不深的学员,使其“转化”。她还说,你们做好人做到监狱了,还不向内找,一定是你们做错了。以此迷惑善良的学员。她还假惺惺地哭着说:“转化”是为你们好,“转化”后减刑早日回家,你们在这里给亲人带来多大伤害啊,做好人要多替家人想。她伪善的谎言欺骗了许多想早日回家的学员,迫使其“转化”。对于不“转化”的学员,她让包夹从生活上“关心”她,她自己还给不“转化”的学员买吃的、用的,以此骗取法轮功学员信任,迫使其“转化”。童国荣在监狱让法轮功学员学习中医的刮痧,使一些学员给其他人看病,她还让法轮功学员练习八段锦,使一些学员身体越来越不好。她最恶毒的手段是每星期三让法轮功学员看邪恶诋毁大法的电视片,还要写揭批作业,否则不给减刑,让许多法轮功学员痛不欲生。她还欺骗学员说话摘人体器官是假的,你们看看,监狱警察有那么坏吗?在她的唆使下,新乡女子监狱的一些警察变得伪善,迷惑了许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迫使其“转化”。所有的一切只为了一个目的,让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转化”成随波逐流、与世沉浮、认同中共、毫无原则的堕落之人。而一旦这一切都不奏效,毒打酷刑关小号等等暴力手段就开始了。

9、每月第一个星期要逼迫每位法轮功学员参加升血旗,进行所谓忏悔!狱警并指派犹大读事先准备好了的辱骂法轮功的文章,但几乎每次都有人难受,常有人在恶劣环境下昏倒。被关押者还得无条件参加规定的宣传中共的各类文艺活动,串词也要把法轮功编出来,有骂法轮功的小品上台,已经是邪恶至极。

10、每周强行规定炼功人写所谓周记,由狱警批改,狱警常在周记上批有辱骂下流的话。

11、每月由狱方公示在黑板上谩骂大法和创始人的标题,叫受害者写思想汇报,赞美中共恶党的心得,各一份,一式两份黑格纸加编号,每月来一次,这些所谓心得被狱警弄到档案里了。

12、监室之间法轮功学员不准讲话,每日二十四小时都有特岗犯人、狱警监控言行,发现所谓异常现象就扣分、调严管监室,每天强行打太极拳,跳迪斯科操之类的,穿四季囚犯服,女齐耳短发,以进行人格侮辱。

13、利用亲情、减刑等钻学员的空子。不“转化”就不能享受亲情接见的权利,所谓表现不好不能得分减不到刑等,正是恶党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手段之一。

14、新乡女子监狱还不断欺骗自己愚弄世人,搞起配合省内外、各大媒体造假宣传,如勾结河南省《大河报》、上海卫视、中央电视台“非常6+1”搞典型粉饰表演。上海卫视在监狱礼堂的血旗下搞所谓中共启动仪式,把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与各大监区其他罪犯等同侮辱式地所谓教育。河南女监还毒害大、中、小学生和国家机关人员,让这些人成批参观所谓文明监区,给世人造成是邪恶监狱把这群修炼人变文明了的假相,进一步欺骗世人。

15、编排丑化妖魔化法轮功的节目让犹大来演,从而迷惑、毒害世人,欺骗、蒙蔽国际社会。逢上级来参观检查,一律要按编好的假话说,“只干八小时活,不延长干活时间”、“饭菜营养丰富”、“环境象花园、学校”,用表面虚假平静掩盖人间地狱的罪恶。

三、新乡女监的酷刑和流氓伎俩

1、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陈彤莲被几个犯人一起撬开她的嘴灌食,把她的三颗门牙撬断。十一队的刘警察声称:撬断了才能保命;副监狱长侯梅利恬不知耻的说:怕她饿死,每四天就给她灌食。法轮功学员张景芝,35岁,在小号炼功,被王大队长铐在铁刑椅上冻她,她绝食抗议,三四天狱医就给她插胃管灌食,致使她休克不醒。警察教唆犯人监狱医院到小号地上拖拉她的身体。狱医张多书把信阳学员刘霞抬出去灌食,硬往里插胃管,还抬着她往地上摔。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2、关小号

小号就是监狱中的监狱,关小号是新乡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之一,许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曾遭受酷刑折磨。小号是四面封闭的一个很小屋子,只用水泥砌成一张床。白天只能坐在石床上,冬天四面通风,长时间呆在其中人会产生幻觉。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被关到小号迫害。把大法弟子折磨的死去活来,尖叫声撕心裂肺,不死也被整残疾。

如:开封大法弟子杨爱琴,今年才四十六岁,被折磨不象人样,象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样。恶警给关禁闭的大法学员每天吃一个小黑窝窝头。

恶徒们把赵喜莲铐在桌子腿上,只能蹲着,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又把她关入小号,饿她,还铐在刑具椅上冻她,使用广播大声播放邪党歌曲、流行歌曲、诽谤法轮大法的谣言等刺激她,每天十五至十七个小时。最后致使赵喜莲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张荣范多次被关小号,其中一次关了两个月,小号的警察用手铐把她铐在铁门上,有时用块布或口罩塞她的嘴。两个月共铐了28次,其中休克七次。

法轮功学员梁玉英,62岁,抵制“转化”,抵制警察教唆犯人欺压,在小号被侯梅利及科长们折磨整三个月,把她铐在刑椅上,塞她的嘴不让喊,捏鼻子不让出气,多次晕过去,就喊来医生打针。

法轮功学员吴艳曾三次被关小号,最长一次三个月。

方城的杨小梅、信阳的郑小敏在小号被关了三个月,被放出来时身体骨瘦如柴。许昌学员李淑华因拒绝“转化”,多次被关小号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回到家中,出狱时,一米六的身高,体重却只有七十斤,可见迫害的惨烈。

3、长时间劳役

强制劳动,规定任务量,整夜突击干活,长时间的体力劳动,每天至少十个小时以上,不完成任务不让睡觉,工作的环境恶劣,空气污染毁坏身体,无医疗保障。在车间遭受奴役的大法学员,被强迫长时间做奴工,中国新年期间甚至于连续数天不让睡觉强迫劳动;上厕所被限制次数和时间、限制洗漱、一举一动都被限制、监视、监听。法轮功学员宋玉芳,61岁,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期间,被强制陪同犯人劳动十四、五个小时。法轮功学员张春华已被迫害五年,杨秀玲已被迫害近三年,恶警不让睡觉、不让洗漱,逼干最脏最累的活。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是九监区(原十一监区)和十一监区(原五监区即生活监区),有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他们大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年龄最大的已七十多岁。劳动车间里,举目一望全是身形羸弱的老人,他们被强迫做出口的珠秀活,小的珠子就如米粒,大的如黄豆。由于珠眼很小很多,老太太都戴着高度的花镜,长时间弓腰用眼,使得很多老太太吃不消,出现眼睛看不见,血压上升,卧床不起。即便这样还限制上厕所时间,每次上厕所都要申请。恶警强迫大法学员观看造假电视、体罚、怒骂学员甚至蹲小号,强制隔离,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洗澡,轮番长时间炮轰似洗脑,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说话。高强度奴役为监狱创收,强迫大法学员干加工服装、鞋、串珠等手工活,通常十三、十四个小时的工作量,甚至晚上继续加班加点,有时干几个通宵。有些刑事犯承受不了这非人苦役,精神处于崩溃状态,经常发生割腕、跳楼、吞针自杀等事故。

4、不明药物迫害

60岁老人马玲君,身体健康,监狱说她血压高有病,硬逼着她吃所谓的降压药,她告诉监狱她没病,监狱就强迫她吃药,她不吃,监狱就不让她同监室所有的人吃饭,马玲君她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让他人能吃上饭,被迫违心地吃药,结果她的头发晕,失眠,心难受,鼻嘴出血、流血,人根本受不了。吃降压药怎么能会鼻嘴出血、流血呢?郑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玲在新乡女子监狱被迫害时,帮教对她进行车轮战折磨,不让睡觉,给她灌输诽谤大法的东西,造成身体出现严重病态,被送到医院后又给她打不明药物,身体出现全身无力,疼痛,出现皮疹,大小便失禁。

5、戒具残害

戒具残害是监狱迫害坚定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手段,对拒绝接受监狱恶警那一套歪理邪说的,被视为不“转化”,扣上“与共产党对抗到底”的帽子动用各种酷刑折磨。任何一种戒具的使用,都是酷刑的开始。监狱往往借口学员“违规违纪”电击,戴戒具,包括穿约束衣、砸镣、戴铐、上绳、上大刑等。陈彤莲、张荣范、赵喜莲、张素芳、刘霞、吴艳等大法弟子都被戒具严重残害过。李新爱被新乡女子监狱教育监区迫害,关禁闭(小号),里面有老虎凳、束缚衣、灌药水等,并被扒光衣服,把胳膊和腿全绑在床上,不让吃饭喝水,并被穿上“束缚衣”多日,情况危急。信阳学员刘霞也被约束衣迫害过。一位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迫害,被恶警用手铐吊铐在铁门板上,第一次是吊几天,第二次吊一、二十天,第三次就是没日没夜地吊。

6、饿饭

饿饭与关小号往往同时进行。关小号最常用的迫害手段就是减少学员饮食,很多学员被饿的皮包骨。法轮功学员梁玉英因拒不“转化”被恶警给她穿刑具衣,大冬天只给一口饭,把她饿的瘦骨嶙峋。

7、封锁隔离

以互监组为单位一块行动,限定区域、电子摄像头监控,干完活一回监室鉄门就关上上锁,布置内线告密,假装亲近套取真实情况。如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监狱就做伪证说是病死,并指使刑事犯人作假证人,封锁消息与真相。在监狱里,各个分监区之间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是秘密的,甚至关了几年了都不知是谁。

8、特务管理

用盗窃犯,诈骗犯,杀人犯等包夹、“帮教”法轮功学员。采取特务似管理,一个法轮功学员往往身边有多个犯人监视她们,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时刻受到限制,打饭、打水、晾衣服都不许出监舍的门,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绝。利用文革时的“互助组”来监控学员睡觉、吃饭,甚至上厕所都被严密的监控之下,俨然是盖世太保下的集中营。法轮功学员一进队就被狱警指派几个包夹(罪犯)严密监管。

新乡女监活少时,偶尔也让法轮功学员去户外活动,锻炼身体,但其实这是一种变相的更险恶的迫害。因为这些活动的内容是强制学员练其它气功。修炼人讲不二法门,不允许掺修掺练,极其严肃,极其严重。

9、罚站、面壁、军姿训练

这些所谓训练,任何一种都可能成为酷刑,因为时间是别人控制的,可能非常漫长;姿势是固化的,稍微动一点、差一点,都可能招致打骂。

10、株连

株连是邪党非常毒辣的迫害手段。监狱里的所谓互监组制度,实质就是株连,把他人的行为强行与另外的人绑在一起,蓄意制造仇恨,使人人为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除了恶警直接指使的迫害外,就是利用株连,让犯人的魔性发泄到法轮功学员身上。邪党还把互监组制度起了个新名,叫包夹,那就是更直接更赤裸裸的表明就是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在冬季,不让刘霞同监室的全体女囚穿衣,一同陪冻,都不让睡觉,制造仇恨,妄图用这种株连他人的方法逼迫刘霞就范。

11、熬鹰。对拒不“转化”的学员,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闭眼,瞌睡就打骂。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甚至更长时间,企图从意志上摧垮学员。

12、毒打。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简直是家常便饭。法轮功学员何方华,河南商城县城关人,经常遭到包夹犯人的毒打。一次,何方华在凳子上坐着,恶徒尤玉梅一脚跺下去,凳子都坏了,何方华半个月都不能坐立,疼痛难忍。这些恶徒过一段时间会再来一次,上次的伤还没好,下一次又来了。

13、延伸迫害。法轮功学员冤狱期满后,新乡女监还要进行所谓回访,结合当地“610”继续迫害,每次回访都是监狱“610”童国荣、恶警杨爱青直接参与。

14、非法关押身体严重受损、病危的法轮功学员。信阳市周中英是打着吊针抬上警车走的,到监狱后被迫害的第二天,家人收到病危通知书,在这种情况下,监狱仍不放人。平顶山学员赵慧菊在看守所被严重迫害,生命垂危,一入监就连续发了几次病危通知,可就是不放人。

15、剥夺学员休息睡眠时间。早上五点钟起床,走路、吃饭、打水都是一路小跑,时刻高度恐怖紧张。

16、坐小板凳。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强制长时间坐小板凳,整天整天的坐,身体还要保持正直。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17、几个人强行按着法轮功学员按手印、两人拽着大法学员的胳膊靠墙站立、让大法学员双手拽绳子等。

18、鞭子抽。信阳十中教师曾被恶警连续用鞭子抽打了四十多天,直至生命垂危。

19、限制上厕所时间,每次上厕所都要申请。不让洗澡。

20、停饭停水、冬天不让穿衣冷冻,夏天在太阳下暴晒,不准购买物品及食品。

21、对新入监法轮功学员进行特殊检查,棉衣棉裤全部放入水中泡过,手段卑鄙如此。

22、饭菜伙食极差,没有油水,打饭时站队列,吃饭后还要踏步,吃饭时间被挤掉。

23、监舍一年四季大门大开,冬季也如此,冷如冰窖。

24、勾结地方公安,劫持法轮功学员家属。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郑州市申艳丽携弟弟和表姐一起去新乡女子监狱探视被非法判刑的母亲徐松朵,被新乡女子监狱以传递字条为名非法扣留,并伙同郑州管城公安分局非法劫持三人回郑州,并分别审讯。

四、迫害致死案例

这些致死案例,仅是新乡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案例的一小部份。由于中共的封锁消息,更多迫害致死情况,至今仍然不得而知。

1、国家级劳模朱颖被新乡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朱颖
朱颖

朱颖,女,53岁,新乡市法轮功学员。朱颖曾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人大代表,曾任全国总工会委员。二零零四年因得了卵巢癌,做了手术后,为了使身体康复,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身体健康,没有再有过病。

在修炼法轮大法的五年时间里,朱颖曾三次被绑架迫害。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朱颖在发真相资料时,因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东大街派出所绑架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上朱颖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时,因恶人跟踪恶告,又被恶警绑架,抓进了西街派出所,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夜,第二天送进了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十九个月,在外执行。因非法劳教,朱颖的单位扣去了朱颖大概一半的工资,也不准朱颖再上班。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十六点四十分,朱颖再次被绑架并抄家。抄走家里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电视机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两台,未刻录的光盘一千张,大法真相资料若干,人民币和存折数万元(已要回),手机两部,mp3两个,等其他物品。半月后朱颖被转到看守所,开始恶心、呕吐、不能吃饭、小腹疼痛。他们把朱颖送到了新乡市的部队医院三七一医院去检查,结果检查出在小腹部位有两个肿块,因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为朱颖办理了保外就医。随后,四月二十三日,新乡市公安局红旗分局非法逮捕朱颖。八月份,朱颖被恶警骗到检察院起诉科。十六天后,新乡市红旗区法院非法枉判朱颖八年重刑,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进一步迫害。

朱颖在这次被绑架后病情加重,两腿肿得很粗,曾经几次被拉到医院看病,但是每次都是戴着手铐脚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新乡女子监狱硬是接收关押了朱颖。朱颖在新乡女子监狱究竟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现在还所知甚少。但现实是,到监狱不足半年,朱颖的家人就接到了朱颖病逝的惊人消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凌晨三点四十分左右,家人被通知到医院,当时朱颖已死亡,遗体不仅腿很粗,而且肚子也很大。医院的医生说来时已经死了。究竟怎样死的,具体什么时间死的,没有人告诉家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朱颖的遗体,在二十多名身着警服和便衣警察的监视下,于新乡市火葬场强行火化,警察威逼家属签字不准声张,且禁止看遗体。就这样,邪共害死了自己树立起来的劳模、人大代表。

2、66岁老教师被新乡女子监狱折磨到死

吕淑英,女,66岁,周口市淮阳县人,退休教师。由于坚持修炼大法,被周口法院枉判十年重刑,遭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邪恶狱警的迫害。在狱中六年零四个月后被迫害致死,年仅六十六岁。新乡女子监狱第七监区(该区有七个坚持修炼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是迫害大法弟子最严厉、最邪恶的监区之一,其迫害手段极其残忍、歹毒。

二零一零年九月的一天,大法弟子A看到吕淑英已经脱相变了形。吕淑英说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吃过一口馍了,只能吃一点点流质食物。两腿肿的很粗。十月一日那天,吕淑英又跟大法弟子A讲:自己三天没吃过一点东西了,就这样早晚还得两次出工做奴工活。她住在四楼,干活的车间在另一幢楼的四楼,所以每天上下等于要爬楼三十二层。吕淑英长时间的吃不下饭,身体弱到极点,上下楼都要手扶住楼栏杆吃力的往上上。到了十六日,吕淑英实在上不了楼了,恶警就派两个包夹(恶警指派的专迫害大法弟子的犯人)架住她的胳膊往上拖、往上拉。那时大法弟子A看到吕淑英已是全身浮肿,脚肿得以穿不上鞋、肚子已肿得扣不住扣子。二十一日,吕淑英的腿无论如何再也抬不起来了……邪恶就把她丢弃在一个小屋里三天,期间没有一个人去问一问、看一眼,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中共的打手们多么的歹毒、完全没有了人性!

吕淑英在不能吃饭期间,身体极度虚脱的情况下,坚持要炼功,邪恶不让,而是强行给她打针、吃药。听吕淑英说:“也不知给我打的是啥针,打后感到异常憋气、呼吸极度困难。”到后来,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邪恶怕她死在监室内,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左右,才把吕淑英送到监狱医院。下午,有犯人去看病,看见吕淑英被两个人架住做化验,这时的吕淑英已不能站立了。听陪护讲:通过透视看到她的肝已大面积溃烂,没有好地方了,只有三、四天的时间了。这时监狱才通知家人。家人接到通知后,吕淑英的儿女不同意领回去治病,家人带着钱要求就在监狱医院治疗。监狱对外却宣称吕淑英被家人领回去治病了。

3、从精神病院到劳教所到监狱,九死一生的她终被新乡女监害死

蒋照芳
蒋照芳

蒋照芳,女,四十七岁,濮阳市中原油田职工。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争强好胜,身体怕冷怕冻,怕见风,常年用塑料布把胳膊、腿和身上捆起来,再穿上皮衣皮裤,身上还是觉得冷,也不敢吃水果等凉的东西;中成药大把大把的吃。

蒋照芳从九四年炼了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身体真正的好了。迫害以后,蒋照芳被劫持在精神病院迫害二年,又遭劳教迫害致腿残,在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晚被恶警绑架后判刑三年,在新乡女子监狱里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监狱怕她死在监狱,于二零一二年三月给其保外就医。蒋照芳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迫害开始以后,蒋照芳因坚守信仰不愿撒谎,油田的恶徒们竟威逼蒋照芳的同事做蒋照芳有精神病史的伪证,开大会谎称她有精神病,强行把她关进中原油田水电厂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中原油田“610”强迫医生给她用胃管灌药,六、七个人按着她强行从鼻子灌药,她不配合,医生就用精神病院的高压电击,皮肤被电击焦糊。多次注射不明药物后失去知觉。蒋照芳经历了两年各种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同时还承受者骨肉分离、有家有不能回的痛苦,同时又被迫和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失去了自己的工作,致使她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个晚上,警察国保大队长朱艳群在将蒋照芳从家中绑架,将她转押濮阳看守所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她亲眼目睹恶警用各种酷刑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她就给劳教所写信制止他们的恶行。恶警贾美丽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把她关进阴冷潮湿的小屋,让她睡在结冰的地上,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毒打她,指使包夹她的吸毒犯人抓住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并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还咆哮:打法轮功的人,不打白不打,还能减刑。所以吸毒犯人更肆无忌惮毒打她。她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不能下蹲,留下伤残。在劳教所经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蒋照芳女士回家时走路瘸腿,骨瘦如柴。从劳教所回家后,丈夫因为承受不了她多次被关押的痛苦,与其离婚,另外成家了。

蒋照芳从劳教所获释不足一年的时间,二零零七年十月又被中原油田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濮阳看守所,天天被奴役劳动十几小时,在劳教所受伤的大腿处烂了一个大洞,流出的都是腥臭的脓水,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晚,蒋照芳为了让老百姓明白法轮功真相,在贴不干胶时又被中原油田河东小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家也被抄了个底朝天,抢走两万多元的现金和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后被濮阳市华龙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送新乡监狱后,遭受了无数次洗脑迫害,长时间罚坐小板凳等精神和肉体折磨。非人的折磨和恶劣的生活环境,使她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左腿残疾复发,双腿不能自如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但仍被新乡监狱非法关押。直到二零一二年三月在她刑满前期,查出在左胸长了个拳头大的肿瘤,新乡监狱才同意其保外就医。回家后,家人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乳腺癌、骨癌。由于多年被非法折磨,身体极度衰弱,病情出现反复,最后越来越严重,肚子急速的膨胀象十月怀胎的孕妇,吃点东西都吐,双腿肿胀、咳嗽、呼吸很困难,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

4、七年冤狱身心摧残之后监狱还不放过她

王春玲
王春玲

王春玲,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干部,曾任纱厂劳资科副科长、后在纱厂党委办公室任职。她待人热情良善,家庭生活优裕,有两个儿子。对待公婆,她极孝顺。这样一个好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历经半年之久的看守所劫持、三年多的流离失所、七年冤狱、两年病痛的折磨以及狱方的骚扰,含冤离开了人世。

一九九九年十月,王春玲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讨还公道,被劫持回淮阳看守所。她在看守所被强迫擀炮,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不叫吃饱,被肆意打骂。家人送礼后又被勒索四千元钱后才释放。走出看守所后,恶人经常到她家骚扰,搞的家无宁日。曾被设圈套投进看守所里达四个月之久。为了避免迫害,她只好流离失所。可是淮阳的恶警还不罢休,竟把十二岁的孩子劫持到派出所囚禁了一夜。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周口市恶警在全市统一行动,绑架了十八位法轮功学员。王春玲在太康县遭到绑架,被劫持到看守所,后被枉判十年,被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上旬,王春玲家人接到监狱电话,说她得了急性脑出血。家人在新乡人民医院见到她时,她躺在病床上,脚上还戴着脚镣。王春玲是以脑出血的症状作的手术,头部右侧被取下一块4×4厘米左右见方的头骨。监狱方面让家人将王春玲保外就医,家人看到王春玲被迫害得成植物人的现状,接受不了这样残忍的现实,不愿接。为逃脱责任,监狱很快就将“保外就医”的手续办齐,并由监狱派专车将王春玲送回她的家中。王春玲是被抬着进家的。这时的王春玲,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因流离失所,王春玲早已离婚,两个儿子十来年不见妈妈,感情自然生疏。回家后的王春玲,由她的老母亲照顾她。她躺在床上,嘴里说的什么谁也听不懂。别人说的什么她更不知道。当家人写在纸上问她一些问题时,她得吃力地看半天,然后将纸用左手握成团,塞到嘴里。慢慢地家人能听懂一些了,王春玲动不动就在说什么“毛主席”,看来监狱为了对她洗脑,不知道强制她背过多少老毛的语录。一个原本风华正茂的中年女子,短短几年的时间在监狱被迫害成身心严重残疾,而她究竟遭受了多大魔难受了多少折磨,她始终不愿提及。二零一二年六月份,照顾她的母亲也去世了。此时的春玲已经基本能照顾自己了。快死的人没人管,人好起来了,监狱和当地恶警又开始“操心”了,回访、骚扰不断。在这样“关怀”下,王春玲又一次出现脑出血。这之后,王春玲只能躺在床上,每次都是喝一点点奶,身体越来越糟。到了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她喝水都极其困难,眼睛也基本看不到物体了。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王春玲含冤离世。

5、石慧云被迫害至病危才送回家

石慧云
石慧云

石慧云,女,68岁,驻马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3年半,在河南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身体出现病危状态,胃癌晚期,二零一零年5月31日从河南省女子监狱送回驻马店,在医院医治1个月余,于二零一零年7月2日去世。石慧云老人,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被驻马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队长周炎、张建华等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驻马店市中共邪党人员在石慧云身体出现极度不好的情况下,硬将其转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直至石慧云身体出现胃癌晚期病危状态,才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被放回家,仅一个月石慧云含冤去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石慧云的恶警周炎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上旬已遭报死亡。

6、张芙蓉出狱两个月便含冤去世

张芙蓉,河南省法轮功学员。张芙蓉刚到新乡女子监狱时,红光满面,身体健康,被非法关押不到一年,就被折磨的行动困难,恶人还说她是装病,回家后不到两个月,就含冤离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