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谁是大连黑社会?(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接上文

(五)邀功请赏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在大连市表彰公安系统应急救援处置会上宣布,授予大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科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称号。

在表彰会上,大连市为三十名民警记公务员个人二等功一次,授予四个集体“应急救援处置工作特殊贡献奖”。辽宁省公安厅为十名民警记个人一等功一次。包括被大连市公安局授予立功嘉奖的五百六十四名民警,大连市公安局此次共计六百零四名民警获得了各级机关的表彰。在大连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都得到了重奖。

二零一一年,大连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夏德仁,唐军(六月二十七日接任);大连市长李万才,政法委书记张世坤,王萍(八月接任),公安局长王立科。

'张世坤'
张世坤

二零一零年交通广播电台插播事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起,法轮功学员数次在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成功插播真相。在法轮功学员讲述真相的各种方式中,电视、电台插播因其覆盖面广,收视、收听人群数量巨大,而尤其使中共恐慌。

对于大连插播事件,中共当局派出专门的工作组调查此事,前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亲自坐镇大连,调动所有警力甚至部队,通过监听、监视、跟踪、排查等手段,布控绑架通过手机及其它通讯方式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孔宪国、赵雪、史桂枝、刘吉庆、于晓艳等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孔宪国被诬判六年,赵雪被诬判五年。

孔宪国遭刑讯逼供 诬判六年

孔宪国,男,现年三十三岁,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在工作单位被绑架,私人财物被抢走,警察留下清单,上面写着:姓名:朱旬,警号:200578,手机:13804085911,办案单位:大连市公安局;并对公司老板声称:这是政治问题,不能告诉任何人。

七天后,孔宪国的母亲给儿子打电话,一直没打通,才知道儿子被绑架了。老人挂通清单上的手机号码,问:我儿子是你们抓的吗?朱旬不回答,却反问:你是从哪里得到我的手机号的?老人说是从公司老板那得到的,朱旬说:那你找老板要吧。随即挂断电话。

老人四处询问无果,在九天后仍未接到任何通知(正常程序是在四十八小时内通知孔宪国的家属)的情况下,再次挂通朱旬的手机,问:我儿子是不是被你抓走的?朱旬仍不回答,反问:你把我的号码都告诉谁了?老人说:我们到处找儿子,碰到谁就告诉谁了,你们到底是黑社会还是公安局?为什么不通知家属?还不让老板通知家属?还让我们找老板要人?”朱旬又挂断电话。再打电话不接了。

十五天后仍没有任何消息,为了找儿子,家人再次找到大连市公安局咨询处,询问警察朱旬是哪个部门的。咨询处的人叫找公安局人事档案部门,人事档案部门门口保安又索要当地派出所的介绍信,家人回当地派出所开介绍信,当地派出所告知:不给开!谁抓的找谁!

直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孔宪国被绑架三十三天后,朱旬才打电话通知家属到孔宪国工作单位去拿非法逮捕通知书。而逮捕通知书上既没有办案人姓名,也没有抓人日期。

家人到大连市公安局专管违纪违法犯人警察督察支队,举报朱旬的违法行为,并问朱旬是哪个部门的?到哪里能找到?被询问人半小时后回复说:不用找了,没被黑社会绑架,是大连市公安局抓走的,现在已经提交到大连市检察院。家属一再追问具体是哪个部门办的,被询问人说:就知道是大连市公安局抓的就行了,不要问是哪个部门办的,这是秘密,领导不允许。

孔宪国被绑架后,警察在其工作单位、租住房等地共抢走其价值四万多元的私人财物。

二零一一年八月,大连市西岗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孔宪国。在法庭上,孔宪国揭露警察对他刑讯逼供,审判长李铁铮问有什么酷刑,孔宪国说:警察把他摁住,把点着的烟往他鼻孔里塞;强行往他嘴里灌酒……。李铁铮打断孔宪国的话,不让他往下说。公诉人孙敏问:有什么证据?孔宪国指着胳膊上的伤痕给他们看。李铁铮、孙敏等一干人都无话可说。

同年九月,西岗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孔宪国。审判长李铁铮当庭宣读了大连市国保大队自己书写的证明材料,“证明”国保大队警察没有刑讯逼供孔宪国,没有伤害其身体等等。孔宪国表示自己已经遍体鳞伤了,这就是证据。李铁铮让孔宪国出示证人,孔宪国说:“我有证人,姜明,他知道我被打的全过程,但他不可能给我作证。”姜明,大连市国保大队副支队长,是办案警察的上司。

二零一二年二月,孔宪国被诬判六年,后被劫持至大连市监狱三监区。

赵雪被迫害致血压超过200 被强行劫持至监狱

赵雪,女,现年六十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患癌症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

二零一零年大连交通广播电台插播真相成功,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将赵雪作为重点构陷对象。同年十一月,赵雪被绑架,工资卡等私人财物被抢走。赵雪被绑架后,遭严重迫害,被送往大连市中心医院住院十多天,后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五月,赵雪被诬判五年,被劫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

目前,赵雪被迫害致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却以其未“转化”(强迫放弃信仰)无理拒绝。

二零一零年,大连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夏德仁,大连市长李万才,政法委书记张中,公安局长王立科。

'张中'
张中

二零零九年“7.4”事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至十二日,第三届夏季达沃斯论坛第二次在大连举办,中共当局惧怕其迫害人权的罪行被曝光,造成国际影响,中共大连当局不法人员采取电话监听、跟踪等方式,从六月份开始有预谋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在七月四日至七日,集中绑架二、三十位法轮功学员,以达到恐吓民众,维护其独裁统治的目的。

在此次集中绑架事件中,中共前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亲自下令绑架王永航律师,仅仅因为王永航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并在海外大纪元等国际网站上发表七篇署名文章,从法律的角度、从犯罪构成四个要素上,分析了当前中国法律框架范围内以“刑法300条”第一款强加给法轮功学员的罪名是不成立的,提出这项罪名的本身就是违背法律原则,要求最高司法机关认清问题严重性,立即纠正自己的错误,释放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信仰者,以摆脱自设的困境。

暴力绑架

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在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操纵下,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沙河口区公安分局、锦绣派出所、黄河路派出所便衣绑架了与王永航律师一起聚餐的十二位法轮功学员。绑架过程中,王永航遭国保大队焦健等恶警殴打,被绑架到锦绣派出所后,又两次遭殴打,身体多处受伤,右足严重骨折,不能行走;随身携带的近五千四百元现金及多张银行卡被抢走。

'王永航'
王永航

同日下午,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沙河口区公安分局、锦绣派出所共二十多个警察,及锦霞社区石姓书记,趁王永航的妻子于晓艳出门买菜开门时,蜂拥而上,将于晓艳按在地上,年近八十岁的王母也被这伙人按在椅子上不让动,看不到他们的面孔;问他们想干什么?没有人回话。警察抢走电脑、打印机、照相机等私人财物。王母被吓的大小便失禁,病倒在床。

七月四日傍晚,张俊鹏在开发区翠南小区被蹲坑的恶警殴打致不能行走,后被抬下楼。

法轮功学员被抢走的私有财物目前无法估量。

野蛮剥夺家属的正当权利

七月五日,于晓艳回到家中。六日,于晓艳到锦霞社区石姓书记处询问情况,寻求帮助。石姓书记却找来锦绣派出所片警李友增,谩骂、殴打于晓艳,并伙同李照勤等人再度绑架于晓艳。

七月十四日下午,于晓艳和委托的北京律师兰学志及张传利,到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要求会见王永航,遭百般刁难;七月二十日,律师被电话告知:王永航的案子属于涉密案,不予会见。七月二十一日,不得不黯然离开大连返京的兰学志律师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公检法在处理案件中明显违法的一致的偏见,让我感到法轮功学员很不容易。法院或检察机关的司法人员没有真正的依法办事。

王永航被殴打致右足严重骨折,八月十一日在大连市中心医院进行手术治疗,妻子于晓艳要求探视,遭拒绝,并遭恐吓:如果她去探视,就当场抓她。

对于公安机关及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拒绝家属探视的违法行为,于晓艳先后到大连市公安局,大连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大连市看守所驻所检察官反映情况,都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明慧网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发表文章《公检法在迫害王永航律师过程中的违法行为》,详细曝光不法人员执法犯法的违法行为。

酷刑折磨

冯刚被迫害致死

'冯刚及妻子王娟'
冯刚及妻子王娟

在大连市看守所,冯刚绝食抗议,遭警察野蛮灌食,导致身体严重受损。到八月初,冯刚的食道已被插破,化脓,狱医为减少麻烦,灌完食后二十四小时甚至四十八小时不拔管;又怕冯刚拔管,将其双手反铐在背后,等取下手铐时,冯刚的手肿的有两个手厚,到处是被手铐勒出的血迹。八月十日,冯刚被折磨的胆管破裂,生命垂危,被大连市国保大队的三个警察送到210医院抢救。

经医院检查,冯刚的胆囊已经肿的将近两个拳头大,不能进食、水,否则胆囊破裂,人就完了。医生要求立即手术,而国保警察竟毫无人性地对医生说:今天就不要做手术了,等明天我把他放了再做手术。言外之意是让冯刚独自承担做手术的昂贵费用,医生不同意,三个国保警察只好先因无力支付医药费,冯刚随后离开医院,回到家中因无力支付医药费,冯刚随后离开医院,回到家中。

八月十三日,家属发现冯刚又失踪了。十四日,亲属到国保大队找人,国保大队警察说:谁抓的,谁办案,你就找谁,你别找我们。家属又赶到黄河路派出所,正好办案警察李洪桥在场,亲属问冯刚哪去了,李洪桥一会说:冯刚死了,冯刚活不了几天就要死了;一会又说:冯刚死不了,他们这样的人一出去又能吃又能喝,死不了。

八月十七日,家属再次到黄河路派出所找李洪桥要人,李洪桥拿出冯刚的监外执行单说:已经监外执行。而监外执行单上的日期为八月十日,就是冯刚被送到医院的那一天,且执行单上没有冯刚的签名。冯刚离开医院后,又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呢?家属焦急万分。

九月十六日,家属到冯刚家住地派出所--沙河口区富国街派出所报案冯刚失踪,接待的警察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让家属赶快到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处理火化。

冯刚从再次失踪到死亡的过程中,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这已经成为一个谜。但不可否认的是,冯刚的死是中共江氏利益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王永航右足严重骨折 延误治疗送医院手术

王永航在被绑架过程中数次遭警察殴打,右小腿骨背肿胀,不能行走,医生检查结果为:右跟骨粉碎性骨折伴跟腱附着处明显撕拖骨折,建议立即手术,遭警察拒绝,仅做了简单的石膏固定。王永航受伤十五天左右,才对其进行了两次简单的换药治疗,导致伤口严重感染。

大连市看守所,大连市国保大队及锦绣派出所因为手术费用问题,一再延误治疗时间,造成骨折错位,局部皮肤出现破损伴感染,伤势恶化。八月十一日,王永航在大连市中心医院进行手术治疗,手术由王永航的表姐代签字,手术费用二万多元。手术后,警察将王永航用手铐铐在床上,每天仅给十元伙食费。

在大连市看守所,王永航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导致生命垂危。

罗织罪名 制造冤假错案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沙河口区法院法官李边疆未通知律师、家属,秘密非法庭审王永航,王永航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十一月二十七日,沙河口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王永航,诬判其七年重刑;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大连市中级法院法官汪国梁非法维持原判七年,王永航的妻子及哥哥大声抗议,王永航的哥哥说:“黑社会的老大犯法都允许律师给辩护,为什么审理我弟弟的案子就这么黑?!我弟弟就是为法轮功辩护,法律哪一条规定不能给他们辩护,给他们辩护就犯法?!”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法轮功人权”在提交给联合国的人权报告中不但提供了王律师被非法关押、判刑的具体细节,同时还记录了所有参与迫害的中共执法者的姓名与单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已介入对此案的独立调查。

目前,王永航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成肺结核,导致胸膜炎。

姜丽华被非法开庭,枉判三年,缓五年执行。

石桂香、王娟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至马三家非法劳教迫害,王娟被迫害致不能行走。

二零零九年,大连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张成寅,夏德仁(五月接任);大连市长夏德仁(五月调任大连市委书记),市长候选人李万才;政法委书记张中;公安局长张继先,王立科(十二月接任)。

二零零七年“8.14”事件

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至八日,第一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办,这是中国迄今举办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非官方国际性会议。中共当局惧怕其迫害人权的罪行被曝光,造成国际影响,中共大连当局不法人员采取电话监听、跟踪等方式,从六月份开始有预谋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在八月十四日集中绑架了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六至八月绑架人数超过百人,以达到恐吓民众,维护其独裁统治的目的。

(一)暴力绑架 大肆抢劫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三点左右,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中山区公安分局、辖区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在大连市沙河口区永平街168号7-2租住房内交流的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门锁,强行用手铐将法轮功学员一个个带出租住房,然后劫持到中山区公安分局辖区多个派出所非法审讯。

同日下午两点左右,法轮功学员王春荣创办的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被强行查封,在场员工均被绑架到公安局地下室非法审讯,公司用车、办公电脑均被扣押。

大连康来国际货运公司经理王春彦及女儿于萍开车外出时被绑架,警察非法查抄了她所在的公司,并扣押公司为她配的轿车。在秀月街派出所,恶警往于萍身上泼冷水,扇她的耳光,还有一个警察说:“我们就是共产党的暴力机器。”

在被绑架的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中,穆彦瑞被单独带走。八月十五日,警察去穆彦瑞家抄家,因穆彦瑞的丈夫没给开门,恶警竟然调来消防车,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车上支架砸碎窗户,强行闯入民宅抢劫。穆彦瑞的丈夫已是年逾七十的老人,而且还患有心脏病,刚刚出院不久,被恶警的强盗行为吓的再度住进医院。

法轮功学员被抢走的私有财物目前无法估量。

(二)罗织罪名 制造冤假错案

王春荣先被非法劳教两年三个月,被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又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转回大连市看守所,后遭诬判三年,非法劳教日期不计算在内。中共大连当局为什么对王春荣先劳教后判刑呢?真实原因是:大连警察把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绑架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作为“大案”、“要案”向其上级邀功领赏。在还没有取得任何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声称王春荣以信诚会计师事务所为经济实体为法轮功学员提供经济援助,作为其邀功领赏的典型。然而,中共人员对信诚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了两、三个月,却没有找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证据”。但是,“大案”已经上报,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都已经“论功行赏”,结果所谓的“大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冤案。大连警察下不了台,只能强行将王春荣非法判刑。

丁振芳被诬判八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王春彦被诬判五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血压高危,心脏衰弱,心律140次/分钟;尹力斌被诬判三年。

王海英、王春荣、王春英、林均燕、杨丽华、于琴等十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三人院外执行,三人因体检不合格,回到家中。

张云秀等被劫持至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

(三)邀功请赏

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局长姜朝明因此受到大连市公安局的所谓“表彰”。

二零零七年,大连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张成寅,大连市长夏德仁,政法委书记张中,公安局长张继先。

七、二零零五年辽阳插播事件

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揭开中共的画皮,引发退党大潮,使得中共极为恐慌。

二零零五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等在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九评共产党》一个半小时。在中共前政法委头目罗干的直接授意下,张伟、杨本亮、吕开利、杨春玲、赵雪、曹玉珍(曹玉枝)、朱本富、孙敬美等大连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随后,杨春玲、朱本富、孙敬美被诬判七年,曹玉珍(曹玉枝)被诬判九年,吕开利、张伟被诬判十年,杨本亮被诬判十一年。

工程师吕开利被诬判十年 被迫害致下肢瘫痪

'吕开利'
吕开利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被以陈鑫为首的中共大连国安国保便衣警察暴力绑架。便衣闯进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租住的房子,挥起棍子劈头盖脸就打,一法轮功学员右手臂上臂当场被警棍打折,还有法轮功学员被木棍打昏在地。随后,他们被绑架到大连辛寨子由家村国安特设的小白楼,关进不同房间,遭便衣毒打。吕开利被秘密转移到辽阳市看守所,期间遭受辽阳市国保大队长刘勇等以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的“辽阳四大恶人”的酷刑折磨。

吕开利被辽阳市辽阳县法院诬判十年,辗转营口监狱,盘锦监狱,锦州监狱。在盘锦监狱,吕开利被迫害致下肢瘫痪。

张伟被迫害致重度肺结核

'张伟'
张伟

张伟,男,现年四十四岁,家住大连市中山区吉庆街103号。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张伟与两位法轮功学员外出办事时被绑架,十月二十二日被秘密转移到辽阳市看守所。在辽阳市看守所,张伟绝食抵制无理迫害,几度陷入昏迷被抢救,生命垂危。家属去公安局要人,遭拒绝,警察说,国家安全局、辽宁省公安厅一号发的指令,拒绝放人,就是死在监狱也不让放人。

张伟被辽阳县法院诬判十年,辗转营口监狱,盘锦监狱,沈阳东陵监狱及铁岭监狱。目前,张伟被迫害致重度肺结核。

新婚夫妻双双入监牢

'杨本亮'
杨本亮

杨本亮,现年四十岁,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刘家桥108-4-1-1,原为大连市第五十一中学语文教师。因辽阳插播事件与妻子杨春玲双双被绑架时,俩人刚刚新婚不久,风华正茂。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杨本亮、张伟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外出办事时被绑架,遭大连国安国保警察刑讯逼供,强制坐“铁椅子”不让睡觉。

十月二十二日,杨本亮被秘密转移至辽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辽阳国保警察用“劈腿”、殴打等手段对其刑讯逼供,国保大队长刘勇、副大队长高凤华及上级头目亲临现场,共十几个人,刘勇叫嚣:明慧网上说的“辽阳四大恶人”(指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在场。据目击者称,杨本亮被迫害得肋骨骨裂,软组织挫伤,眼部瘀血,身体虚弱消瘦。

杨本亮被辽阳县法院诬判十一年,辗转营口监狱,盘锦监狱,沈阳第一监狱。在长期的非法关押中,杨本亮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拒绝“转化”(强迫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拒绝奴役劳动,屡遭酷刑折磨。

杨春玲,现年四十岁。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杨春玲、吕开利及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租住房内被暴力绑架时,她的右手臂上臂当场被便衣用警棍打折,十四日下午在大连市中心医院做手术打上钢板;术后医生要求住院观察,警察不同意,强行将其带回辛寨子由家村的小白楼,非法关押七天。

十月二十二日,杨春玲被秘密转移至辽阳市看守所。警察妄图将其作为突破口立功,杨春玲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造成血压、血糖极低,心率过速,奄奄一息,因身体极度虚弱保外就医。

二零零六年四月,杨春玲在抚顺家中再次被绑架,被诬判七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刚刚长好的右臂又被恶警打折。

朱本富、孙敬美夫妇双双被诬判七年

二零零六年一月,朱本富及妻子孙敬美相继被绑架,家被非法查抄,警察抢走三万多元的私人钱物。朱本富夫妇被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后来双双被诬判七年,后朱本富被劫持至营口监狱,孙敬美被劫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

二零零五年,大连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孙春兰,张成寅(十二月接任);大连市长夏德仁,政法委书记张中,公安局长张继先。

至此,谁是大连黑社会,谁是中国黑社会,答案一目了然。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