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珍老人历经广元市洗脑班四十四天“人间地狱” 【明慧网】

何秀珍老人历经广元市洗脑班四十四天“人间地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法轮功学员何秀珍,今年七十一岁,是四川苍溪县陵江镇人。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秀珍被四川苍溪县“六一零”头子李荣等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期满之日,又将何秀珍老人直接劫持到“广元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已六十八岁的何秀珍历经四十四天暗无天日的暴力洗脑迫害,致使全身浮肿,胆结石,脑袋暴痛,心慌气喘。

“六一零”撬铁门绑架 肆意劳教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县“六一零”头子李荣、国安大队长岳刚带人窜到何秀珍家门外,欲入室行恶,遭到闭门羹,恶徒们恼羞成怒,竟锯开何家新的防盗铁门,一哄而上,象土匪一样把何秀珍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她的大法书等,连夜将何秀珍绑架到陵江派出所。

在陵江派出所,何秀珍被铐在特制的铁板凳上,逼供审讯,接连两天两夜不准吃,不准睡,连水都不给喝。恶警逼供未果,便于三十日又把何秀珍绑架到广元看守所。

当月,在广元看守所里,何秀珍被非法提审三次,均未令恶警得逞。一个月后,未经任何手续,何秀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此期间,何秀珍写申诉材料至广元劳教委员会和省劳教委,而六十天复议期还没满,“六一零”便被悄悄地第四次绑架何秀珍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警威逼、殴打

这是何秀珍第四次被劫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每一次非法劳教,何秀珍都坚持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劳教所的警察、包夹对她都非常熟悉了,她们知道何秀珍“不好对付”,不会放弃信仰,所以,他们就强迫何秀珍做奴工。何秀珍和大家同修切磋,结果,全屋的大法弟子都拒绝做奴工,认为:我们不是犯人,中共和恶警才是迫害好人的罪犯,我们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恶警队长张小英,对何秀珍等法轮功学员又是威胁,又是说“好话”,叫他们给她“面子”。全体法轮功学员都不表态。后来,张小英叫来吸毒犯杨丽态、徐静、周建琼,还有一个外号叫“盐水鸡”的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其中,绵阳大法弟子曾淑蓉被打得遍体伤痕,恶人卡住她的脖子,差点儿掐死。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声援制止下,恶人们才松了手。曾淑蓉期满回家时,当地来接她,发现曾淑蓉被打成那样,害怕担责任,不敢接,又留曾淑蓉在医院里住了一段时间,才放曾淑蓉回家。

何秀珍被非法劳教期满时,又非法延长十三天。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是她出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日子。

出了劳教所 又劫洗脑班

在何秀珍出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日子,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苍溪县“六一零”头子李荣、姚某(女)又将何秀珍直接拉到广元市洗脑班,地址在广元东坝116厂的一个很隐蔽的楼房,挂牌上写着”广元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学校”,在这里何秀珍经历了四十四天的“人间地狱”。

“广元市法制教育中心”,即中共邪党在广元地区投资建成的对法轮功学员“转化”洗脑班,位于广元原116厂(地下兵工厂),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建成,并投入使用。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一群人,包括洗脑班主任向勇(男,三十多岁)、一副主任(男,三十多岁)、胡原谅(男,二十多岁,广元元坝检察院,湖南人),敖小云(男,三十多岁,龙王供销社的)、张旋(男,二十多岁,旺苍人)在内,将何秀珍关进这座楼房的地下室。参与包夹迫害何秀珍的有刘小蓉(女,三十多岁,广元市中级法院副院长),李惠(女,三十多岁,剑阁合林镇干部),江一明(女,二十多岁,绵阳人),看守、监视何秀珍的还有何眼镜(女,三十多岁,东北人)、张旋(旺苍人)。

刚进地下室,何秀珍看到其约三十至四十平方米,没有灯,又没有窗户,伸手不见五指,又潮湿,阴冷,蚊子成群,蜘蛛网满屋。屋中间还有一个水坑,墙边放一张三尺长,四尺宽的水泥板。

主任向勇和一个副主任、胡原谅、张旋,将何秀珍带到水泥板上,坐或站,不许走动,他们两人一班,一班两小时,不断轮换,用三、四台机器放最大音量,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诽谤师父的录音,地下室的回音震耳欲聋,使何秀珍头脑暴痛,昏昏沉沉,超出了她的承受极限。恶人轮番给何秀珍洗脑“转化”,不准闭眼睛,眼睛一眨,他们就破口大骂,把门碰得惊天动地响,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折磨何秀珍。

何秀珍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恶人们就破口大骂。

开始,他们还给何秀珍吃饭、喝水,后来若给她吃饭、喝水,就威逼叫她写“报告”,何秀珍不写。时间一长,何秀珍浑身水肿,身体支持不住。不准吃,不准喝,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闭眼,这样的迫害使何秀珍度秒如年,经历了四十四个日日夜夜。

有一天,恶人们突然假装好心,说是让何秀珍到地下室外面去通空气。一小时后,将何秀珍带回地下室,主任向勇、副主任、x小云、胡原谅四人,突然将何秀珍抬到铺有十几张报纸的地上站着,何秀珍还没反应过来,不知为何让她站在报纸上,怀疑他们又在使什么毒招。

正在这时,副主任把报纸掀开,让何秀珍看下面,何秀珍看到自己正被恶人放到大法师父的法像上面,她大吃一惊,心如刀割,连忙跳开。恶人们又一齐将她抬到大法书上,让她踩,何秀珍也跳过去了。恶人这种阴毒的手段使何秀珍十分气愤,内心撕裂般的痛,浑身瘫软无力,坐在地上,她向大法师父求救,恶人们一看,才停下来。

晚上,胡原谅拿来一把椅子,假惺惺的说你年纪大了,水泥板上太凉,你坐吧。何秀珍一看,上面贴着师父的照片,何秀珍跪在椅子旁,对着师父的法像泪流满面。

四十四天,何秀珍的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残,五脏六腑都受损,全身浮肿,胆结石,四十四天没闭过眼,脑袋暴痛,心慌气喘,浑身无力。

恶人们把何秀珍折磨得快不行了,叫来救护车,强行把她抬到车上,送进医院,给她打针,输水。这才通知家人,何秀珍的女儿将她接回家。回家后很长时间,何秀珍不能入睡,身心留下难以愈合的伤痕。恶人仍长期监视她。

何秀珍老人长期遭受中共迫害

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间,何秀珍曾被非法劳教四次,强制洗脑两次,共计长达八年之久,其龙山老家住房一套被龙山派出所恶警非法侵吞。

十多年来,何秀珍遭受了苍溪龙山派出所、国保、六一零、看守所、广元“法制教育中心”(即116厂洗脑班),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等邪党部门的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何秀珍又被苍溪六一零、国保、社区恶人抄家,钱物被肆意抢劫。

广元市恶人名单:
岳武山 六一零
杜仕福 检察院
向勇 安全局

苍溪县恶人名单:
徐光凯 政法委
李奉润 六一零
姚×× 六一零
刘影 六一零
张光兰 六一零
张启维 公安局
侯祥宇 公安局
杨佐平 国安恶警
岳刚 国安打手
黄荣 国安恶警
杨聪 国安恶警
苟东升 国安恶警
杨天旭 国安恶警
李平 国安恶警
罗小龙 国安恶警
何永富 看守所恶警
郑泽泉 看守所恶警(给法轮功学员灌毒药)

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警:张晓芳、秦朝霞、高敏、毛某、李琦、任奉鸣、段媛媛、王菲。
楠木寺吸毒犯:杨丽太、徐静、周建群、燕琴、汪丽娟、龙影、杨华丽、陈佳、何成美、“盐水鸡”(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