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协调人谦卑很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来自西班牙,二零零六年得法。最近,在纽约关于神韵的法会上师父提到,欧洲的学员很被动。几年来我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许多学员很少参与证实正法的项目?

大部份时间里我总是向外看找原因而很少向内找自己。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在学习了《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之后。在讲法中师父说:“管理的人有责任,配合的人有责任,都有责任。大家想一想,我们总是讲别人不配合呀,有的人总是讲管理的人员有问题呀,都是在向外边找、向外边修,在想别人。我们为什么就不找找自己,真的做好了、你真的做正了的时候别人怎么看你吗?那么负责人急于做事,怎么就不去想一想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叫学员不爱听你的话呢?所以一定要想啊,那是修炼哪,那就是修炼哪!”

我很清楚必须向内找原因,找到为什么大部份同修没有加入到西班牙大纪元的项目中来。我第一次意识到,是我对同修的负面的思想直接影响了这个项目,促成了在另外空间阻碍同修共同参与项目的间隔。

第一次,我在每次发正念时加入了清除所有对同修的负面思想。几个月的时间里,每当对一个同修的负面思想出现时,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地抑制它。

这样做之后,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两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应该多参与这个讲真相的项目,问我他们能帮什么忙。直到现在,这两位学员仍是项目的主力。

不久,我们三人与西班牙不同地区的学员汇聚在一起,交流怎样更多地参与,结果,有大约四十位学员不同程度的参与了進来。

然而,一直保持正念很难。有时,我对同修的负面思想还会卷土重来,致使在一些同修加入的同时,另一些同修却退出或减少了他们的参与程度。

对同修也要有耐心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

这句话我已经读过多少遍,但为什么还是很难入心,我最近找到了原因。

因为担心报纸的经济情况,我曾问一位同修是否可以参与大纪元的销售。他的回答是,他正在忙别的项目,因此不能更多参与大纪元。我很难过,在之后的几天里我对这位同修感觉负面和瞧不起,我甚至连说话的态度也变的很不好。我很烦恼以至于用了几天的时间才意识到应该向内找,我为什么会表现得那样糟糕。

首先,我没有做好三件事。在前面提到的情况下,我陷入一种状态,我没有意识到,我把做事摆在了我的修炼之上。我不能很好的学法,我的思想经常溜号,我没有努力集中精力学法。我正念发的也不好,发正念时经常想别的事情,被困魔干扰。我每周只炼一次到两次功,并以没有时间做借口。我感觉到很沉,感觉象有重物将我往地上压。

显然,首先我必须做好三件事,从新把修炼放在第一位。逐渐的,虽然很难,我开始更好的学法,发正念时更集中精力,更经常炼功。所有这些改变将我从原来的状态中归正,使我从新找到了自己。

然后,一天早上,我悟到用“忍”去面对困难是多么重要,是“忍”使我快速解决了困难并使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这是提高功力的关键原因之一。”

我对师父的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我把师父的话记在心里,每当遇到困难时,我不是担心,而是静下心来向内找,来解决问题。我还不能做的那么好,但是,我会试着努力去这样做,比以前更加有意识的向内找。

我看到了在“忍”方面的提高如何直接改善了我与同修之间的关系,如何使我周围的一切更加顺畅。虽然我在这方面有了小小的進步,但我仍需要更加努力修“忍”,希望今后在这方面能做的更好一些。

修出善心

我在心里对别人是很苛刻的。但我总是用语言表达出来。我要求同修们修炼的更好一些,为大法做更多的事情,去掉他们的执著,等等。我不是看他们修好的那一面,而是看他们做的不好的那一面,并以此来评判他们。我把同修的执著当成是他们,而不是理解那只是他们还没有去掉的执著。我不是想怎样帮助他们去掉执著,而是把那些执著当成他们:他很自私,他很懒惰,他怕心很重。如果我把他们的执著与他们坚如磐石地绑在一起,我怎么能帮他们去掉这些执著?

这些负面的思想在另外空间形成了肮脏的物质阻碍着我们同化“真、善、忍”。这是一种业力,随着它们的增加,我们的修炼变的更加困难,这些业力把我们与宇宙的特性隔离开来。从表面上看,一个人可能三件事做的很好,但如果他/她不努力清除这些物质,还不断增加它们,我认为这种业力将变成一种强大的病业。所以,我认为这可是极其重要的,我们必须重视这件事情。

我最近发现,修忍可以使我变的更善。这使我能够看到那些执著是外在的被加在同修身上的,我从心里想帮助同修将这些执著去掉。我在心里增加对同修的理解和慈悲,这本身就有巨大的威力,足以瞬间解体一切正在利用同修的执著来制造间隔的邪恶因素,而同修的回应是积极的。发自内心的善自然地直接到达另一位同修的心里,而不需要特意去表达。

一周前我决定给每位参与大纪元的同修打电话,第一次组织大家学法和交流。我以前总是用邮件召集会议,我当时觉的那样就足够了。但当在会上我发现只有几个人参加时,我会很生气,心里对那些没有来参加会议的人会有负面的想法。但这次,我决定不再对同修有任何负面的思想,甚至给那些曾被我长期抱怨的人也打了电话,就象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结果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比以往都多。在交流的过程中,几个同修对于我亲自打电话召集开会很感动,其中一位学员说,“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觉的就是应该去,没有想就说好,我去。”我说的话跟以前一样,不同的是我的心改变了。

就在我写这篇交流体会的时候,一位同修感谢我打电话叫她来开会,她说可以增加一天参与报纸发行,这样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投入销售。第二天,在发行报纸之前,另一位学员来告诉我她想分担我的报纸发行量以便我投入更多时间搞销售。尽管几个月来我都在请求同修帮助报纸发行以便我有更多时间投入销售,但是直到在这一次会议上,我才得到了同修的帮助,正是我的心改变了的时候。

我仍然需要修善,我看到我缺乏善的主要原因是我太重视自我。

作协调人要谦卑

在修炼的初期,我就发现自己对名、被认同和显示的心都很强。从那时起,我总是努力抑制这方面的执著。但这些执著在不同层次上都有。当我用法来衡量的时候,我发现他们还存在并且有时对同修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我经常忘了自己的能力是师父赋予我助师正法的,我把它们当成自己的并以此为傲。我觉的自己有能力,这使我认为我的主意是最正确的,我的理解是最合适的。这使我有时很快就否决别人的主意,并不深入考虑,使我的同修有挫折感,致使他们渐渐离项目越来越远。

而且,我没有试着去发现师父赋予同修们的技能,所以在心里我限制了他们发挥自己的潜力,不相信他们的能力,忘了每个大法弟子跟常人相比都是以一当百,以一当千。

如果我更加忍和善,我就能够记住师父的话,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超常的,我作为协调人的工作就是鼓励和协调同修,让每个学员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最大的作用。

更多的忍,更多的善和少证实自己是我看到的取得更多同修参与的项目协调人的重要特征。

看到这些协调人的纯净的心让我落泪,让我懂得为什么他们能够使所有的学员参与到证实法的项目中,最后使一个项目取得成功。

不知不觉,他们帮我转变了我对某些我认为不可能参与项目的同修的看法。他们只是比我对同修有更多的善和忍,所以他们能够最好的发挥同修的能力,使项目取得巨大的成功。感谢他们,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不要给善和忍设限,我不应该限制同修的能力,我应该谦卑。

我曾经以为我很谦卑,但我那时是用常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而不是用法来衡量的。在看到别的协调人之后,我发现自己离他们谦卑的程度还很遥远,我应该朝着这个方向更加努力。

修炼如初

要做到更谦卑,我必须首先要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我必须更好的学法,更好发正念,我必须讲真相,必须每天炼功,因为这样才会有强大的能量来顺利完成其它所有的事情。

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做大纪元这件事情也是一样,无论你在这里承担什么工作,都不代表你修炼的高低,只看你是否精進。修炼嘛,神佛只见人心,只见你对自己的修炼精不精進。”

师父还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再次提醒我们“修炼如初”的重要性。师父说:“有的人经常跟师父讲:我原来一看法的时候,那个层次提高的也快,在看书的时候认识的东西不断的显现出来,为什么现在没有这个感觉了呢?那大家自己想想,你是“修炼如初”吗?”

我利用这个机会向同修们道歉,请原谅我缺乏谦卑。从现在起,我将尽我所能把修炼摆在第一位,遇到问题向内找。我将更忍、更善的对待同修,我将尽我所能使我们能一起助师正法,救度更多众生。我不会让师父失望,我将履行我的史前誓约,回归我的天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