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为他人着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

师尊好!
同修们大家好!

如同往年一般,今年在我推广神韵期间仍负责户对户投递资料的协调工作。这方面工作也就是搜寻富人区,并将区域地图打印之后分配给同修们使用。此外在周末期间,我也会开车载着同修到这些地区投递资料。每当同修们完成一个地区的投递工作时,就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再带他们到另一个地区继续工作。

一天上午当我将一张新地图交到一位同修手上时,我忽然想起来要先问他一下,他是否已完成上张地图的投递。他回答没有。这时我告诉他先把上张地图发完。然而,这位同修却回应说他没把上张地图带来。这时我又转向另一位也跟我拿了新地图的同修,问他同样的问题,这位同修也一样,上张地图还没发完,留在家里了。于是我开始向同修抱怨起来,为什么你们不先告诉我上张地图还没发完,却还向我拿新地图呢?如果你们都不给我反馈任何讯息,我就无法掌握投递资料的实际状况,到时是会乱成一堆的。

接着到了发正念时间,我脑中仍有对这些同修的负面想法,我知道这是执著心,试着清除掉但又无法完全清除。发完正念,我们上车准备去发资料。当我在停车场准备转弯时,刚好另一辆车因为我的车正好在路中间,它开不过去。于是我快速的将车倒转,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巨大的“碰”声,我知道我撞到车后的物体了。下车查看,奇怪的是,声音虽很大但却没有任何碰撞痕迹。对我来说,这真是一记让我应该停止抱怨的棒喝。当我意识到之后,所有这些坏思想随即消失了。

这事让我想起去年发生的一次状况,是有关不抱怨的重要性。去年推广神韵期间,另一位同修负责协调商场推广事宜,他希望尽量能在我们投递资料的同一地区内,来安排商场的推广,所以请我将所有有关地图备份给他。之后我发现,有些同修又到一星期前我们已发过的地区再次的投递资料。显然这位同修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自行打印地图并发给其他同修们使用。当我和这位同修交谈时,我实在无法控制住自己,感觉到心中怒火丛生。自己脑中不断埋怨,为什么你就不好好的协调你自己该协调的,让我协调我应该协调的部份就可以了。事发前几天也另有些事情发生,当我将这些都连在一块儿时,自己就认为这位同修老是在干扰我,现在已搞的一团乱,真应该谢谢他了。我完全没有向内找,也没有意识到我对这位同修的负面思维,却已让旧势力有借口来干扰我。

有天早晨,睡醒后我走到厨房想吃些东西,突然间我觉的晕眩并失去知觉。几个钟头后醒来,发现我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当我试着站起来,很惊讶的看到满地都是血,很可能是我摔倒时后脑撞地而导致的。我很快的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当时我仍然感到晕眩,无法站立,全身无力无法炼功,只能整天躺在床上,听着师父讲法和发正念。那几天,许多坏思想和一些欲望不断的冒出来,就象在另外的空间有着一个大战。因为我呆在家中,无法将新地图拿给同修,以至整个户对户的投递工作停顿下来。一位同修打电话给我,问我何时可出来?我开始抱怨,你们都没看到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我那么衰弱还不能走路,你们却问我何时可出来?隔天我母亲突然来看我,看到我时,很惊讶的问我怎么回事,说我整个人看起来像个死人。我没跟她说发生的事情,只告诉她我生病,几天内就会恢复正常的。她坚持要我看医生,但我拒绝了。她是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不去看医生的,当她知道我意志坚定,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的时候,她也就放弃了。

如果不是师尊慈悲救我,我就会躺在那儿,站不起来的。一周后我完全恢复,可以象以往一样的出门参与推广神韵的工作。我严肃的对自己说,在今年的推广过程中,无论如何我必须不再抱怨任何事情。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之后我尽力根据同修的要求,载他们到他们去的地区发资料。有时同修会打电话叫我去接他们,然后将他们送到最近的车站以便回家。这时就会有埋怨念头闪入我脑中:“你若自己去车站,应该会更快的。我住在城市的另一边,若开车去接你们,这将会花我两倍的精力与时间的”。当此念头一出,我立即纠正它并提醒自己要多为別人着想。我依然开车去接同修并送他们到他们想到的地方。他们看到我时很高兴,而我自己也因为自己能让別人快乐,自然而然由心底发出无限的喜悅,心中感觉到与同修们在一起就有如大家庭般的和谐。

推广神韵时,由于我们没有足够可供使用的车辆,负责商场协调的同修也叫我帮忙运取推广材料到各商场。有时在必须到商场运回材料的同时,也有可能在別地区发资料的同修会随时打电话叫我去接他们的这种情况。奇怪的是几乎到点时,同修就会打电话给我说他们会自己搭车回去,或说不需要我去接他们。如此我就可以准时到商场运材料。师父真的将每件事都安排的那么完美。

通常一天我们安排有三或四个商场。这些商场都是下午五点关门。同一时间我负责要到二个不同的商场,有些是户外的,很冷。我试着动作快点,这样同修就不需要在户外冷空气下等我太久。当我抵达第一个商场时,一位同修收拾动作很慢,可能他不知道我还要到另一个商场。我心越急,他的动作就越慢。我开始动心产生抱怨情绪并叫他快些。我知道这也是一种执著,也明白不能用我的观点去强迫别人,只能平静的尽力而为。当我们全部收拾完到另一商场时,我迟到了一个钟头。我想以为等了一小时的同修可能会抱怨我来的晚。但出乎意料,他们看到我很高兴,就像许久不见面的老朋友跟我打招呼,没有任何怨言。我很感动,又一次身处圆容的场内。

神韵演出期间,我们都清楚集体学法的重要性,佛学会安排每周日上午开始全国性集体学法。之前我们曾试着安排在周六晚间学法,但多数同修没车,结束后太晚来不及搭最后一班车回家。因此,在同修间也就产生有周六或周日学法不同的想法。一部份认为要珍惜时间去推广神韵,所以在这个时间参加集体学法有些困难。他们想来学法点拿资料后立即外出发资料。一部份同修愿参加学法,但打算只学一讲《转法轮》后,立即离开外出推广,不参加讨论与交流。包括我在内的另一部份同修则认为集体学法很重要,愿意利用星期日整天的时间来学法交流。我认为若集体学法大家不能落实并学好法,那事情也会做不好的。很快,我改变了想法,因为同修说的有道理,我们只有周末的时间才能来参与推广,若周日整天呆在室内学法,很多事是会耽误的。

我经常去我父母住处用餐,他们彼此间常有争论。他们总是想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对方,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他们各自试图说服我并证明自己是对的。作为大法修炼者,我试着让他们知道我所学到的法理。我告诉他们,如您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到底谁是对的呢?如果您们没人想退一步,那问题永远是无法解决的。

隔天早晨,当我炼第二套功法时,我父母间的争执和同修间对学法时间不同认识的想法突然闪入我脑中。我开始比较,这两件事的性质是否相同?谁是谁非?同修间表现的和我常人父母的表现是那么的雷同。这时我泪水涌出,几乎哭了一个小时。我为同修间为这事的争论而痛心,我决定写信给几位相关的同修与他们交流我的认识,之后我们就将学法时间提前开始。

师尊教诲我们:“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1]

另外,我与几位荷兰同修一起参加了欧洲天国乐团。一般举行游行前,需要大家事先上网登记参加,这样协调人可知道参加人数以便安排住宿、餐饮等事宜。有些老年同修不懂如何登记就经常叫我帮忙,但又很难用电话联络到他们。由于我需要一些他们的资料,就得花很大力气才能联络到他们。许多次他们叫我帮忙登记时,我心里都不太乐意。我想这事并不难,他们叫自己的孩子帮忙即可,不应该总是依赖着同修去做。

师尊说:“有的人觉的碰到不高兴的事了就不高兴了,那你不就是个人吗?有什么区别呢?碰到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时候、修心的时候。” [2]

我意识到自己应该为別人考虑并试着去帮助他们。

天国乐团协调人通知大家需要订购新帽子。刚开始我有些犹豫是否要告诉那几位老年同修,因为他们也能收到有关的电子邮件。根据过往的经验,他们肯定说没看或看不懂邮件。我想我不应该太自私,就告知他们此事,否则他们无法及时订购,带着旧帽子参加会影响整体形象。我告诉他们有关帽子的尺寸后,他们叫我代订,当晚我就帮他们作了登记。隔天他们联络我说要更改尺寸,因为他们刚阅读邮件,对邮件中提及帽子的尺寸有不同的理解。

这时我开始有些反感,我忍着,说我会帮他们更改尺寸。这时所有埋怨的想法涌入脑中:为什么你们老是给別人找麻烦。如你能早些看信件,不就可以自己订购吗?现在我得更改,同时也会给协调人造成麻烦的。我意识到自己有问题了,于是我开始向内找。我将自己对同修的负面想法清除掉,只想他们的优点。此时满脸泪水,所有负面思维都被清除了。现在我真的很快乐,并发自内心的愿意协助他们。

师尊告诉我们:“我们要求你完全是一个超常人,完全是放弃个人利益,完全是为着别人的。那个大觉者他为啥呀?他完全是为着别人的。” [3]

我体会到,通常表面空间所表现出来,似乎我们都是对的。但看的更深一些,其实,修的都是自己而非他人。我希望同修们能将彼此间的矛盾化解,彼此互相珍惜,我们都同样是师尊的弟子。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 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