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电话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自从得知同修已替我买了一部讲真相手机后,我就搜索我镇上所能搜索的手机号码,兴冲冲的请同修教了。

以前看明慧网上打真相电话的交流文章,总觉的那与我相距遥远。当手上真真切切捧着它时,真是又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我终于又开展了一项救度众生的项目了;紧张的是,它容易被邪恶定位,不少同修因它而陷入监牢。拿着它象拿着一块烫手的山芋,但又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那么新奇,但一开机,那感觉好象邪恶马上就可以给我们定位一样。教我的同修也是刚学的,也是有点紧张,两个人分工合作,她开着车载着我到处跑,我在后边发彩信,发完一次就关机,再换一个地方。那时正值新年,通讯公司对彩信的次数卡的不是很严。一张卡只打几个电话,再发彩信就没钱了。

但一到我打工的城市时,使用当地卡发彩信很难发出去。这样我就大部份转向打真相电话。刚开始的时候,真是困难多多,大多数人只听几句就挂了,搞得每天回来时心灰意冷,难过极了,真想把手机送出去,让正念强的同修打——我正念不强,做不了这个项目。又一想,这不是去我的名利心吗?自来脸皮薄,一跟人说话就脸红,这个执著心已经很强了。就硬着头皮天天坚持,风雨不改。

多打一个电话就能给人多一份希望,意义重大啊!

现在逐渐的听完的众生多了,我就由每天一个半钟延到两三个钟头,看帐上的余额而定,休息天更是一打就是一整天,有时一天可用掉三张卡。用的钱多了,就在生活上省,一天就吃几个馒头就行了。有时稍微多坐几次公交车都心疼——这可以打好几个电话呢!有一次和表弟在日本面馆吃顿饭,还是挑最便宜的,花了五十多块,心里又开始计算可以救多少人了。表弟看我对周围环境很新奇的样子,就问我:难道你从来没来过这些地方吗?这只是中档的餐馆而已,不贵啊,你比我挣的多,你挣的钱哪去了?其实,我一个人怎么会去这些地方?一天就路边摆摊的三四块钱的包子就搞定了。

每次为了安全起见,每打完一张卡我都不充值,用完就扔,久而久之,发现其实最后的几块钱可以打公检法部门的电话。既可以帮助同修,邪恶也追查不着,挺好。就大量收集公检法部门的电话,打电话劝善。

有一次为了打完卡上的话费,在外面一共跑到5个多钟头,那些公检法部门的人心虚的很,就不接电话,累的脚都跑不动了,最后看天色已晚但话费都没有完,还剩三块多就收工了。等到第二天再接着打完它。这是唯一一次不顾安全的做法。以后就不会了。每次打邪党电话都是坚持把话费打完才停,免的他们追踪。

一般的我都是打外地公检法部门的电话,但也有例外。一次在打电话过程中我发现我拨的是当地的公检法部门头子的电话(因为凡是他们的电话我都是放在一个文档中),我立即想起了一篇文章中谈到有个当地的女学员由于常在公司打真相电话而导致邪恶定位而被非法抓捕,非法判了几年的刑。我的怕心一下子就出来了。还打不打?我立刻加大发正念的力度,意念更加清醒理智,一边清除自己的怕心一边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他在那边不吱声连续的听了两次真相电话。那真是正邪大战啊!后来手机再自动拨打几个本地电话就没钱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一般外出时不带自己的手机,若非要带不可就到时候把电池卸下来,做足安全工夫。

我在公司里是收货的,往往很多时候供应商都是在我下班后才来,这就搞的我很为难,好象没尽到自己的责任。心正了神就会为我开路。一次经理开会时叫那些采购要求供应商在上班时间之内把货送来,要不然他们自己收货。这样一来就免了我的责任,就放心的天天出去。

不过有时会有另外的干扰。有一段时间公司里的人老是给我介绍对像,按照他们的话说就是“我象个孤魂野鬼的一个人在外面逛”,大家都挺熟的又不好意思推脱,就答应见面了。谁知那天下了一场大暴雨,又联系不上我,最后不了了之。有了第一次拒绝就有第二次,从此干脆我推了所有人的好意。我想是不是我的色欲心又出来了,怎么这么多麻烦啊。加大力度铲除,但还没干净。

一次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不知谁把我的号码给了他,叫他跟我处对像,打电话发信息,跟的挺紧。我真是哭笑不得。现在哪有这个闲情说这个啊,每天下班都象上足发条的链,不停的到处走,他们哪知道我身负的使命呢?除了上班时间开机之后,我干脆其它时间都关机了。当然,顺便给他来一通真相电话。既然跟我有缘,也是要救度的生命。这回完全放下那个心了,法没正过来哪有成家的时间,法正过来了也不需要成家了。这是我现在的认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当常人时的目标,现在读的是大法书,行的是救度众生的路,意义更深远了。为了避免他们定位,天天都往外跑,走不同路线,尽量不在同一个地方。最辛苦的是鞋子。我经常跟脚下的鞋子说:你要挺住啊,救度众生的功劳就有你的一份啊。那鞋子也挺争气,才十五块钱的地摊货,它坚持了一个夏天还是好好的。要是别的鞋子,穿不了几天就罢工了,真了不起。对其它的内存卡,手机,手机卡啊也是,每次完了之后都会跟它说谢谢。有一次换了一个地方再开机时,那电池怎么也塞不進去,总怪怪的。后来才发现,内存卡掉下来了。吓了一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它!赶快找,好在在包里找出来它了,我心里直说对不起。

如果明慧网上迫害部门的电话多,我会多留一些话费来打。每当看到大陆综合消息上说哪哪哪的同修被营救出来,心里就觉的很欣慰。虽然不知自己是否在那时帮的上忙,虽然自己的怕心还是很大,但现在营救同修已经成了自己义不容辞的份内事。站在营救同修的第一线上,直面邪恶,心中很悲壮又自豪。

在打真相电话的这个项目上,有多少同修付出了血的甚至是生命的教训才换来我们更稳固的向前走啊!让我们珍惜同修的经验,去掉所有的人心,更理智更清醒的在这条路上坚持下去吧!迫害一天不停止,我们反迫害一天也不停止。

谢谢明慧网的同修,谢谢技术同修,谢谢所有国内国外互相配合的同修,让我们做的更好,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