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学会向内找修正自己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二零一二年才得法的新学员,我想交流一下我的修炼体会。

得法

二零一二年春季的一天晚上,我坐在计算机旁浏览社交媒体网站。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学员的图片,他是双盘打坐,身着黄色服装。我很兴奋,我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注定的安排。我想:这正是我要找的!于是我写信给他,然后等待回复。

这个学员很快就回复了,并给了我一个falundafa.org的链接。但当我上到这个网站后,我什么都看不明白,我觉的很失望,然后睡觉去了。

第二天,这个学员写信给我,问我的情况如何。我说我什么都不明白,要他给我提供更多的信息。他送给我老师讲法的视频和《转法轮》这本书。我把《转法轮》这本书下载下来,决定无论怎样都先开始学这本书。

在回家乡的火车上我一口气学了五讲。一路我都觉的法轮在旋转。当我回到基辅后,我学习了五套功法并开始去炼功点。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的整个生活都是为了得法而准备的。

在小孩的时候,我经常试图记住一些东西,我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只要花多一点点时间我就会记住并理解。现在我突然想起来了!师父帮我找回了正确的道路,在黑暗中指明了方向。

向内找解决家庭冲突

我妻子不太想接受大法,我硬是想让她修炼。她眼看着我日新月异的变化,不情愿的开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她的身体也开始被清理。但我一直对她不满意,因为我觉的她不够精進,学法不够,发正念不够,炼功不够等等。

很奇怪,在那个时候,我没有任何消业的状态或身体被清理的迹象,但我的整个家里人都生病了,从我的孩子到我岳母。我与学员们也交流了很多,他们发给我师父关于相关问题的讲法。

很快我太太就看完了九讲录像,开始读《转法轮》了,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越来越不好。我觉的身体上也很紧张,凡是我能想到的事我都指责她,根本没有向内找。我们相互指责。我知道这是让我们修的,我们需要一起提高心性、提升层次。我这样自私是不对的。

我们开始一起去参加集体学法,但回到家后又吵上了。有一天学完法后,我听学员们的交流和讨论。我觉的他们就是在谈论我现在遇到的问题:要向内找,不断的向内找。我过去听过这句话很多很多次了,但是我并不是真正理解。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有求之心和执著,我意识到,我对她为我和这个家所做的一切不是心怀感激,我并没有试图去了解她,我太自私,只想自己……。

我很震惊,向内找的越深,我明白和看到的执著越多。这些执著必须去掉。我痛心疾首。最后,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向内找,我感到很惊讶,并深受感动。

当我回到家,一切事情都奇迹般的改变了,好象从来都没发生过。我的太太很平静,晚餐做好了,放在桌子上等着我。我意识到,这些变化是因为自己提高了心性,明白了什么是向内找。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骄傲与自信

每天我都试图去做发真相传单救众生的事。当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我才刚刚开始修炼。开头一、两个月我有很多的恐惧、内疚和难为情,我对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没有清晰的认识。

给出第一张传单是多么的困难。通过努力后,我似乎克服了这个困难。然后我开始每天去上班的时候发传单。最后所有这一切变成了一种形式,很多时候,我搞不明白这样做是否正确和感到难为情,尤其是当人们对我不友好或拒绝接受材料的时候。

有一次我在上班的路上发传单,一个老年妇女想了解我发给她的是什么,询问法轮功的情况。我告诉她我所知道的。然后她要我的联系电话,她想与我一起炼功(她刚好离我很近)。我试图告诉她关于迫害的真相,但她不怎么听。她一直问关于师父的事情和我炼功后得到了哪些好处。

突然,那位老年妇女的女儿来到我们面前,她把传单撕了,然后叫我离开。我很吃惊也很生气。本来好好的,她一来把一切都毁了。我试图纠正这种情况。带着紧张的笑容,我开始告诉她,她不应该这样做,法轮功是一个很好的功法。但她不听,并叫喊的越来越大声。

我转身慢慢离去,羞愧和恐惧的感觉等,所有都混合在一起。我开始发正念,我浑身发抖。我当时非常生气。没有人接我的传单,因为我当时的状况非常糟糕。到工作单位后,我还在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师父说:“我们有多少人遇到了麻烦的时候,能够真正的去想想自己呢?!当然,我们有许多人在不同时期都能够这样,但是你们在许许多多不同时期也都不能够这样。当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时候,你要敢正视它、承认它的时候,你发现马上那个事情就变了,矛盾也没了,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跟你象没有发生事情一样,象什么矛盾也没发生一样。因为一个修炼的人,你没有任何偶然的机会存在,也不允许你有任何偶然的东西来破坏你修炼的这条路。”[1]

后来,我在网上与一位同修交流,她帮助了我找到我的执著。我告诉她:“我向内找了,我发现当人们不尊重大法时我觉的很受伤害。”她对我说,“你向内找要找的更深一点,为什么你觉的受伤害?”我回答说那是因为我怕丟面子。她说:“你害怕别人认为你怪异。这是信师信法不够,你有怀疑,你没有因为修大法而感到自豪,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执著。每天我都在发材料,但我是带着怕心在做,甚至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它。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应该感到自豪,并自信的向人们讲清真相。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觉的眼前一亮,恐惧消失了,就像在我的胸口一朵莲花盛开的感觉。

现在我用不同的方式发传单,并很自信。我是在助师救度众生,是做一件最正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害怕,邪恶一定怕我。现在当发传单的时候我可以眼睛直视人们,人们的反应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

消除对色欲的执著

在我的生活中,我过去好多年经常看淫秽电影。当我开始修炼后,克服这个陋习是没有问题的,但在修炼过程中,当魔难来的时候,没有过好关。

每次看完那种电影,我都很自责,但后来又犯了。我知道我必须停止,但就是做不到。有时候甚至在炼功的时候或者在晚上,我有想看的强烈欲望,我几乎阻止不了。我以为这是一个小事情,只不过给我修炼制造障碍而已,我还自己骗自己说我随时都能停止。

因为不好意思,我羞于将这个问题与其他同修交流。有一天我跟一个同修谈了这个事,他非常严肃的指出,我的所有问题都源于这个执著。最后我悟到我必须完全停止了。

我对自己说绝不再看那些电影了。两周过去了,我想看的欲望越来越强,但我坚持,绝不放弃,同时也发正念。

有一次,一个女孩通过社交网络把我加为她的好友。她邀请我去与她见面進而发展为亲密关系。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考验。法轮在我的小腹旋转,我马上就平静下来了。我决定告诉她大法。我以友好和慈悲的心给她写信,并告诉她这样做是非常不好的。最后,她很感动,告诉我,在读我的信的时候她都哭了。我给了她一个大法书《转法轮》网络版的链接。后来她的页面消失了。

但是我的考验还没有结束。当我打开计算机一上网,那些黄色的页面就出来了。我立即就把它们关掉。我悟到这些事是多么的肮脏,色欲的问题是多么的严重。现在一旦出现有关这方面的思想我立即把它们销毁,净化自己的心。

当我和妻子打算开始去另一个城市集体学法时,我遇到很强的病业关,发烧到摄氏四十度。我躺在病床上,意识到这是我多年来看了不好的电影所积累的污垢。那些不好的东西的根都拔出来了,现在那些脏东西在往外冒。我的天目看到层层叠叠的黑色物质,密度还很大,气味也很难闻。

尽管不舒服,我还是决定与妻子一起去参加集体学法。我们把孩子送到岳母家,然后坐火车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参加集体学法。

那天晚上,我的床垫变形的很厉害,我睡的很不舒服。当我们到达我们的学法地点时,我岳母打电话来说我们的儿子生病发烧三十八度。我知道这是干扰,想不让我们参加集体学法。

在学法时,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我想跑开。我试图对抗它。我说我必须坚持留在这学法。然后这种不好的物质的干扰就停止了。尽管我一夜都没睡好,但至少从头到尾我都很清醒。

对自己的众生负责

开始修炼以来,我每天都尝试炼完五套功法,经常有些常人的想法冒出来:懒惰,疲劳和其它常人的观念。所有这些都在干扰我。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双盘有些困难。每天我一早起身,炼前面四套功法,然后只能单盘炼第五套功法。我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能双盘,现在我可以双盘四十七分钟。

每周四我们有集体学法,很晚才回家。因为第二天还得上班,我怕我睡不够或感到疲劳,因此免去炼第五套功法。有一天我没去集体学法,在家里看孩子。我有时间炼功,但我想睡觉,找借口不想炼功。我注意到这也是干扰,于是我打开音乐,决定开始炼功。

刚一开始炼功,我觉的我的腿痛的不得了。我决定继续炼功,至少坚持半小时。痛的很厉害,我不能入静,我真的想停下来。突然,我看见一个小孩在我的右肩上,我感觉我与他有强烈的血缘关系。他对我非常熟悉。然后,我意识到,这是我的世界里的生命。我觉的我的世界里有亿万众生,是我的世界的构成部份,那些众生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我身上。当我做的好时,他们喜悅,不精進时,他们悲伤。对他们来说,我是神,所以他们都相信我,愿意给我他们自己的生命。我感到了巨大的责任,并为自己的不精進而羞愧。

每天,他们寄托对我的希望。众神都在仔细关注着我的思想的提高。现在我炼功不仅为自己,也为那些我生命整体的世界里的一切众生。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