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里的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它们利用着一些良知无存的恶警恶人,采用着各种各样的手段,长期实施侵犯人权,见不得光的转化迫害

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被绑架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亲身经历了种种转化迫害。下面我将此经历写出来,希望通过对邪恶的揭露,让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真相。

谈到迫害,多数人,包括修炼人想到的是各种酷刑、毒药、拳脚等暴力形式,更有甚者认为除此以外的形式就不是迫害,就是所谓的“文明执法”,这是在党文化斗争哲学中形成的变异观念,其实还有很多赤裸裸的行恶手段,对大法弟子的精神和肉体进行长时间的摧残和折磨,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转化迫害目的。

一、长期单独监禁:在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里,拒绝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的法轮功学员将面临长期的单独监禁。所谓单独监禁,就是将一个学员与其他人隔离开,不允许其参加任何集体活动,包括洗澡、午睡、上厕所等,每天没有固定时间的晚睡早起,在大厅,或者无人的房间中,每天要求端坐于板凳上十几个小时,最长高达十八、九个小时,面壁,或者背对走廊,活动范围限制在一米以内,除吃饭、上厕所外不准起身,不准走动,甚至是手脚也不可动,不准打瞌睡,否则会遭到呵斥。板凳,其实是实施软暴力的工具(有靠背的小椅子、不带靠背的高板两种),硬质塑料制成,开始坐在上面会出现多种不适:比如腰酸背痛,腿部抽筋,长疖子等。

二、专人“看护”:在单独监禁的过程中,根据转化迫害和人员管理需要,通常会安排专门的警察或者其他劳教人员盯看,少则一名,多则会有四、五名警察和四、五名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轮流盯看,这些人员可说是寸步不离,每隔一段时间(有时为半小时)就会记录被看人员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夜间睡觉也会有人在身边作着记录。那些被安排作“看护”的人员是极不情愿的,因为他们也同时被隔离了,而且还会被要求以同样的规范,因此通常最长不超过三个月就要换一批人。

三、轮番邪恶说教:大队里有一些专门实施转化迫害的恶警,她们被安排三到五个人一组,多数是年龄在三十岁往上的,在迫害初期就已经参与了。在一个真修大法弟子面前,在大法洪传全世界的真相面前,她们搜肠刮肚来的一切所谓转化材料,她们口中的一切诋毁大法的谎言和诬蔑,都显得苍白无力,丑陋无比;她们转而向大法弟子的家人传播谎言,甚至不惜诬蔑大法弟子,利用家人的担心,煽动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视情绪,继而施加转化压力。更有甚者,以一些无中生有的理由,扣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对坚持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延期和集训恐吓,扬言要召开听证会,目的是赤裸裸的。

四、硬性灌输谎言:在劳教所里,也只有在这种地方,还能够看到一些破旧不堪、肮脏污秽的谎言和诽谤,其中包括一些转化人员违心所写的“揭批材料”,有邪恶网络上的仅有的几篇诽谤言论,有各种学科七拼八凑出来的所谓“分类教材”,还有一些关于自焚伪案等欲盖弥彰的光盘。邪恶的因素越来越少,这些东西在平日里是不出现的,只有在对单个人实施转化迫害时,这些东西才心虚的冒出来,利用着那些不明真相的恶警和劳教人员们,不记次数的反复的读给大法弟子听,目的是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和救度众生的慈悲,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

五、没有底线的邪恶伎俩:劳教所里的邪恶是无视人权的,是根本没有底线的,在党文化里面这里的人都是被党所认定的“敌人”。在这种没有是非善恶的“执法”环境中,为达到目的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我和身边同修的亲身经历:长期每天八次打扫厕所;数月不准澡堂洗澡;恶警监工下的重体力劳动;长期每天静坐十六~十九小时;多次被立正罚站,最长达十三小时;不准进食,却被扭曲为绝食,以此要挟延期;每天两次一丝不挂式搜身;每周一次一片狼藉式搜监;上厕所“看护”在马桶半米内围站;绝食抗议三天后被强制灌食,强行输液;拉肚子时刁难不准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