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8月7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

  • 黑龙江省双城市善良的农民夫妇遭酷刑折磨

  • 山东莱芜市北山子后村段崇华、孟春兰遭迫害经历

  • 黑龙江伊春市西林区数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 黑龙江密山市六十多岁刘辉女士遭受的迫害

  • 黑龙江省双城市善良的农民夫妇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董胜天和王淑芝夫妇,黑龙江省双城市原对面城乡长风村村民,朴实厚道。夫妻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真正的好人。但是,自从九九年以后,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多年迫害;妻子王淑芝被非法关押四次,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各种酷刑折磨五年,丈夫董胜天被关看守所和勒索钱财。

    一、王淑芝屡遭各种酷刑迫害的事实

    王淑芝,今年四十七岁,由于坚持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曾经四次被绑架,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1.在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江××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王淑芝去北京上访,刚到锦州,就被警察绑架,劫持到锦州看守所关押。三天后,由当地派出所的刘成来、李志成等人将她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到双城市看守所,迫害四十五天,看守所勒索王淑芝八百元钱,长风村书记刘成江勒索王淑芝一千元钱,放回家。

    2.再被绑架到双城市看守所 遭六一零勒索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半夜,王淑芝从家里被绑架到对面城乡乡政府,然后又被劫持到双城市看守所迫害。当时,恶人要把王淑芝送去劳教,家里人找六一零的人要人,六一零的人勒索了两千块钱、看守所勒索了八百块钱,王淑芝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半月才回家。

    迫害王淑芝的责任人有派出所所长范冬君、政法委书记孙继华、党群书记田春来、李志成、乡书记王信、乡长赵福良。

    3.在双城市看守所遭毒打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王淑芝到韩甸去赶集,遇到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王淑芝和这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互相交流了修炼体会,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孙继华、伙同派出所所长于战军、隋广成等三十多人,把他们绑架到双城市看守所。

    王淑芝和这位法轮功学员要求无罪释放,他们不肯放人,恶人李怀新、黄彦春、王狱警开始对王淑芝迫害。李怀新用三角鞭和胶皮鞋底往王淑芝的后背猛抽打,王淑芝的后背成了黑紫色,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四天,才放她回家,看守所勒索了八百七十元钱。

    4.遭杏山乡派出所恶警所长殴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王淑芝去杏山乡散发真相材料,被杏山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所长问王淑芝材料的来源,王淑芝不说,所长就气急败坏的打王淑芝的嘴巴子,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王淑芝的整个脸都变形了,然后把她踹到地上,让她跪着,用脚使劲踩她的踝骨,所长并站在上面转圈踩。后来,所长叫他的手下用木板子打王淑芝的后背、小肚子、乳房。木板子都打折了,还用警棍打他的脚。王淑芝的整个身体成了黑紫色,脚也肿了,他们还往她的嘴里抹鼻涕。

    迫害了一天一宿后,王淑芝被劫持到双城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他们又去看守所非法提审,一名警察用腰带往她的脸上抽。一个多月后,王淑芝被非法判刑了五年,二零零三年七月二日,王淑芝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5.哈尔滨女子监狱酷刑迫害

    (一)关小号

    王淑芝先在集训队被迫害二个多月,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又被分到二监区三队迫害,刚进去了,王淑芝就被恶警罚蹲,然后上背铐蹲着。大队长杨华打王淑芝的嘴巴子,二零零三年十月二日,将她送小号迫害。

    十月份的天气,不让王淑芝穿棉服,屋里潮湿,王淑芝被铐着,整天坐在潮湿的木板床上,晚上睡觉也被铐着,一天两顿玉米面粥,还不让吃饱,手腕都被铐子勒破了。王淑芝在小号被关了一个多月,才回监区。

    (二)室外冷冻二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恶警又把王淑芝等法轮功学员拉到外面冻,他们不去,恶警就把防暴队找来,用警棍打他们,用胶布把他们的嘴粘上,憋得王淑芝当时就昏过去了,然后恶警就拖走,王淑芝的棉裤被拖了个一个大洞,然后,把他们放在关男犯的大墙底下,那里是最冷的,风又大又阴,整天地站着,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五点,站的他们都不会走路了,还不给吃饱,一顿就给半个馒头,还得凉了,才让吃。

    晚上回去还不让睡觉,在水泥地上坐着,眼睛闭上,就用竹棍打,一坐就是半宿,还给王淑芝等法轮功学员剃鬼头,不然的话,冻不着耳朵。

    后来,又让王淑芝等法轮功学员在室外转圈跑,四个角站着刑事犯,谁不跑,就连踢带打的。闫亚霞用竹棍打王淑芝的胳膊,把竹棍打得粉碎,姓张的警察还用电棍电王淑芝的脖子,后来,又把王淑芝按在雪堆上,脸贴着雪,手攥着雪,把衣服掀起来。就这样在外面一共冻了二十五天。

    (三)服务监区野蛮管事和抽血

    后来王淑芝被转到服务监区,由于压力大,王淑芝突然的昏迷,那些警察就用针往她的手指上、脚上、嘴上扎,然后送到病犯监区迫害,用胶皮管子从王淑芝的嗓子插进去灌食,把管子拔出来时,上面都是血沫子。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七日,狱长刘志强带了人,以打白喉疫苗为名进行验血。

    (四)四监区吊铐、关小号

    后来,王淑芝又转到四监区迫害,因她不穿囚服,恶人把她铐在床边上站着,从早上五点站到十二点,脚和退都站肿了,还用手铐把握的胳膊反拧着用铐子铐在双层床的最高处,脚尖离地,铐子都勒到手腕里了,又送小号关了十五天,就这样迫害了四个多月。

    (五)七监区“坐板凳”

    后来,又把王淑芝转到七监区,整天被强迫坐在板凳上,犯人休息了,也不让她们休息,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她们,一点没有自由。

    迫害王淑芝的责任人有:三大队长杨华、副队长赵希玲、小号恶警曹静云、监区恶警任萌、于波、孙佳影、王某、张某、犯人曲廷丰、姜祥英、闫亚霞、孟霞、陈欢欢、安凤波、汤静娟、四大队长康亚珍、成秀英、周曾霞、副队长董建华、邱燕、犯人刘文革、侯桂琴、吴静、付红玲、欣淑梅。

    二、董胜天遭受的迫害事实

    董胜天,四十九岁。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江××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董胜天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天安门,就被警察给绑架了,送到前门派出所后,又送到了体育场派出所非法审问。董胜天被审问了一宿,又被双城市驻京办公室劫去,在那里,董胜天被非法关押了三天后,被双城市原对面城乡派出所劫回,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

    原对面城乡乡书记王信和六一零的人非要把董胜天劳教,董胜天的家人去看守所把他要了回来,看守所勒索了董胜天五百元钱,村书记刘成江和刘成宝勒索了董胜天两千元,董胜天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一天。

    二零零零年的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半夜,乡政府的人把董胜天和妻子绑架到乡政府非法关押迫害。在关押期间,董胜天在墙上写了“法轮大法好”,派出所所长樊东君打他的嘴巴子,还让他跪着。董胜天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才回到家。


    山东莱芜市北山子后村段崇华、孟春兰遭迫害经历

    山东莱芜市莱城区张家洼街道办事处北山子后村居民段崇华,和妻子孟春兰先后于一九九四年、一九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在大法中受益匪浅。而只是因为他们坚持修炼,就被恶党残酷迫害了十几年,被绑架、非法劳教、关洗脑班……

    段崇华遭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泽民因为妒忌发动起一场迫害法轮大法的运动。神州大地一夜间乌烟瘴气,高压恐怖。段崇华被本村段伦山、李凤鸣时不时打电话或敲门骚扰,多人监视、跟踪,不管到什么地方都会被他们知道,时不时的就会有人闯进家门。全家被严重骚扰,无法正常生活。

    二零零零年,段崇华和妻子孟春兰、小女儿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六一零”警察柳青一伙从北京截回。副所长韩某,把他们三人弄到梁坡派出所,段崇华被双手反铐在电线杆上,柳青暴跳如雷,对孟春兰连踢带打之后,关进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四月再次被非法抄家,把从济南买来的法轮莲花座,大法图片,师父照片等等抢走。

    二零零零年底,段崇华被迫离家出走。2001年段崇华在老百货楼被梁坡派出所副所长韩焕勇、杨彪等人发现后,遭拳打脚踢,他的右眼眶被打得肿起拳头大的疙瘩。韩焕勇从段崇华的兜里抢走了手机和所有的钱物。一月八日,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段崇华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

    段崇华二零零三年出狱回家后,仍被恶警监控。而妻子孟春兰在四月又被非法劳教迫害。老母亲实在承受不起多次的打击,病倒了。恶徒杨彪、大队谷清发、梁坡派出所警察经常骚扰他们。段崇华去派出所要回被抢去的手机和钱物,警察不给。段崇华全家在被迫害期间,恶警多次破门而入肆意搜刮掠夺财物,如录音机、影碟机等等,就连给女儿留的零花钱也被掠夺一空。

    段崇华的大女儿在张家洼二中上学时,是前十二名。她在上初四时被迫害, 被老师尚现芹打耳光,老师不让她考高中,她去找校长理论,校长让找“六一零”的柳青,柳青又推脱,来回推脱,致使孩子没能上高中,一个孩子的前程就这样被恶党毁了。

    孟春兰遭迫害经历

    孟春兰曾经患有乳腺病,吃了很多药,打了很多的针,不但没有康复而且病情越来越重。几年下来,乳腺涨到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一九九八年,孟春兰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体一直很健康,而且全家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六一零”柳青一伙和公安局,镇委,村委,天天来家里骚扰。二零零零年从正月初六到初九天天来,初十那天恶警把段崇华和妻子孟春兰都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送至看守所。留下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和两个需要人照看的孩子。从看守所回来后,恶警继续天天骚扰。无奈之下夫妻二人就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六一零”绑架段崇华偷偷劳教三年,孟春兰娘家三哥同年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村委又强迫她写保证书,写了也不肯放过,又被强制关进洗脑班,娘家三嫂也被关进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夏天,为躲避恶警没完没了的骚扰,孟春兰被迫流离失所。家中留下年迈的婆婆和两个未成年女儿艰难度日。三年后,孟春兰又被恶警在什么手续也没有的情况下,绑架至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不让孟春兰睡觉、罚站,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和书籍,孟春兰绝食抗议,恶警就残忍的进行灌食。因为长期没有修炼的环境,乳腺病复发。


    黑龙江伊春市西林区数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下面是黑龙江省伊春市西林区数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一、骆秀梅遭受的迫害

    伊春市西林区法轮功学员骆秀梅一身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健康,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曾经遭受两次非法拘留,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遭到了精神和洗脑及奴工的迫害后身体出现心脏病、脑梗塞、高血压、胆结石、经常浑身抽。判刑期满回家后,通过修炼身体又恢复了健康。下面是伊春西林法轮功学员骆秀梅的自述:

    我叫骆秀梅,家住伊春市西林区,今年六十二岁,以前身体不好,在一九九八年一月份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所有的病都没了,身体健康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迫害,在大法中受益的我,不相信邪党媒体的造谣,明白法轮大法是正的、是真正的能使人类道德回升的好功法、并且能使社会更稳定,所以我非常坚定大法修炼。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晚,西林区街道片警孟四闯进我家,当晚把我劫持到西钢新兴派出所,当晚二十一点多邪党以扰乱社会治安等强加的罪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劫持到白林看守所,在看守所 每天吃的是黑面馒头,喝的是冻大头菜汤、碗中飘着几片菜叶、碗底有泥、每天两顿饭,白天码坐,吃住都在一个屋,看守所十五天饭费就要二百六十元钱,当时因我下岗每月工资一百八十元,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我因始终坚定修炼,又把我直接劫持到洗脑班(全封闭式的)每天强迫灌输诽谤法轮功的邪恶的东西,强制洗脑迫害,十五天后又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三月三十一日才放回家,片警经常闯入家里骚扰、限制人身自由,限制外出等。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二十一点,西林六七个警察砸门,我打开门,恶警闯进开始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我,抢走现金五千元钱、电视机一台、电脑一台、VCD一台、mp3一个、小录音机一个、自行车一台、还有真相资料、明慧周刊等、恶警说我骑着自行车发真相资料,所以把自行车也抢走。我丈夫多次去公安局讨要。要回了五千元钱和自行车,但电视、VCD、电脑、mp3、小录音机至今未给。我被绑架到刑警大队折磨了一晚上刑讯逼供,二十二日又把我劫持到白林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二十六天。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西林公安局对我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刚劫持到女子监狱的九监区,强制洗脑迫害,每天强行灌输邪恶的歪理邪说,企图放弃修炼,逼着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就不许睡觉,不许与别人说话,上厕所都有人管,每天包夹强行洗脑迫害,两人一组轮流折磨早上七点三十分一直到晚上二十三点,有时到凌晨三点,不许坐着。以后每天从早七点三十分到奴工车间做奴工迫害,中午在奴工车间吃,完不成任务带回监吃完晚饭接着干,有时干到二十三点。

    在女子监狱三年的折磨中,被迫害的身体出现心脏病、脑梗塞、高血压、胆结石、经常浑身抽。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才被释放回家,回家后经过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健康。

    二、伊春市西林区法轮功学员于美荣曾经遭受到的迫害

    伊春市西林区法轮功学员于美荣,在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比以前更健康,在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二十三日中午于美容正在家里忙家务,片警和一群警察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近两个小时,把于美容绑架到西林公安局刑讯逼供,非法劫持到西林看守所迫害后,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因身体检查有病,劳教所拒收,就这样又把于美容劫持到西林看守所迫害,直到要过年的大年三十才把于美容放回家,一共非法关押六十五天。

    三、西林区法轮功学员万海峰被劳教所迫害离世

    伊春市西林区万海峰,女,、六十岁,以前一身疾病,通过修炼后全身都健康了。万海峰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西林公安局恶警绑架到西林看守所迫害,中午被绑架到公安局,折磨了一下午,恶警连蹦带跳、连哄带吓、连喊带骂、还逼迫万海峰骂师父等,一直到黑天才把万海峰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两三顿没让吃饭。

    在看守所遭受非人的生活,每天还得拿出生活费,被迫害的二十五天到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万海峰非法劳教两年半。万海峰抗议,拒不签字,最后是那些公安局的偷偷的签的。

    在女子戒毒劳教所里,恶警强制洗脑迫害,强制她放弃修炼,因万海峰年龄大,经常遭受超负荷的奴工,累得万海峰筋疲力尽。恶警天天喊、骂。

    这样万海峰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身体被迫害的出现病业状态,两年半的时间终于过去,二零零八年四月份被放回家,由于被迫害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回家后在病业和精神的煎熬再加上外在的压力,最终万海峰含冤离开了人世。

    四、西林区王立策曾经遭受的迫害

    王立策是伊春市西林区法轮功学员,男,四十多岁。曾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被非法抄家,拘留半个月,勒索现金三千元,强制办了十天洗脑班。

    王立策在修炼前身体有很多疾病,一九九七年十月修炼后所有的病症全部都没了,身体得到了健康,王立策感受到了佛法无边,大法太神奇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晚,西林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进王立策家非法抄家,强行把所有的大法书和炼功带全部抢走,并把王立策绑架到公安局强制他放弃修炼,迫害和折磨、威胁和恐吓他。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派出所恶警把王立策等几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西林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十五天后又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强制放弃修炼,十天后又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十天,恶警向王立策家人勒索了三千元钱。看守所每天勒索十五元的所谓的饭伙钱,但吃不饱,一天才两个黑馒头等根本用不了十五元。

    从另外角度,修炼法轮功学员做好人,没犯罪,是根本不应该被关到看守所,看守所是关押犯人的。把好人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里,看守所本身就在犯法与犯罪,看守所要饭伙钱更是罪上加罪。放回家后,每天单位和片警都有专人监控象犯人一样的监控,失去了一切自由。


    黑龙江密山市六十多岁刘辉女士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省密山市密山镇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辉女士,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一年多、非法拘留二次。

    一九九九年十月,密山利民派出所(第二派出所)包街民警把刘辉叫到派出所,伪善的对刘辉说:你很面善,像个修炼人,让刘辉写对大法的认识,刘辉就写了一份弘扬大法的修炼体会,他看后说:你不炼法轮功不行吗?刘辉说法轮功叫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随后,派出所长和警察就把刘辉绑架到密山公安局。

    政保科恶警孟庆起非法把刘辉关押在密山拘留所期间,逼迫刘辉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刘辉拒绝,他们就胁迫刘辉的姐姐和女儿来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她女儿手拿一瓶药威胁说:妈,你再炼法轮功我就喝药死在你面前。中共邪党就是这样彻底破坏家庭、逼迫亲人反目为仇的。刘辉这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六千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刘辉又被密山公安局警察李刚绑架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政保科孟庆启勒索刘辉女儿二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的杜永山到密山一中小卖店去抓刘辉时,刘辉不在,后刘辉被逼流离失所到鸡西。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刘辉在鸡西被绑架,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姜玉辉、戴军、张玉堂。鸡西公安局连夜审问刘辉:你住的屋里有四十三种大法用品是从哪来的?当时刘辉心想,这个事得我自己承担,把同修解脱出来,就说是她进的,证实大法用,房子也是她租的。恶警问;你会上网吗?她回答:会(实际不会上网)。这时听到在隔壁的大法弟子被恶警们迫害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到半夜十一点多钟,国保大队长和姓王的警察给刘辉上背铐,就是一只手从肩头背过去,另一只手从身体侧面背过去,两只手在后背铐在一起,吊铐在暖气管子上,到早晨九点多钟才放下来。第二天晚上又给刘辉戴上脚镣子,上背铐,变着姿势的迫害,警察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刘辉的脚下让她踩,刘辉忍着吊铐的巨疼也不踩师父的法像。等到他们把手铐打开时,刘辉把师父的法像捡起来放在窗台上。

    在公安局折磨她两天两夜后,中共恶警们把刘辉送到鸡西第一看守所,那里有十多个大法弟子,每个人晚上四个小时“站班”,她们就利用这四个小时的时间背法。过年期间她们和刑事犯坐在一起,刘辉提议每人背一段《洪吟》,大家都高兴的赞成,觉得这样过年很有意义。有一天大法弟子被迫“码铺”,恶警所长拿着电棍进屋恶狠狠的问:谁是大法弟子,你们还炼不炼?大法弟子齐声说:炼!恶警队长就拿电棍往脸上电,电棍发出啪啪的放电声,同时伴随着汗毛和皮肤被烧焦的味道。

    刘辉被鸡西市鸡冠区公安分局伙同法院非法诬判五年。在鸡西一看期间,亲人给存入六百元钱生活费,被鸡西一看以每一百元交三十元的卫生管理费为由勒索去一百八十元。

    二零零三年四月转到鸡西二看,亲人去看她时给存入五百元生活费,又被扣去一百多元,之后又被勒索五百元的体检费。这期间有六、七个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反迫害六天,人都站不起来了,铺头邓忠元还逼迫他们晚上“站班”。这时王所长带着四个警察气汹汹的进来,拽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海岩让她起来“站班”。当时她们俩个人戴一个脚镣子,人站不起来,王所长用脚狠踢海岩的眼睛,把海岩的眼睛踢成紫黑色。在绝食期间,恶警给刘红丽灌食的时候,让七、八个犯人把她的头按住,拿漏斗插到嘴里灌食,不让她喘气,食物呛到肺里了,她当时憋的脸都成紫黑色的,象要窒息一样。刘辉跑到门口喊王医生来施救,王医生进来看一眼就走了,没有施救。好长时间,刘红丽才喘上来气。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在不允许上诉的情况下,刘辉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有一天狱警把刘辉叫到办公室让她背五十八条监规,她不背,说大法弟子不用你那五十八条,做的比谁都好!狱警恶狠狠的打刘辉十多个嘴巴子,狱警的手打疼了就把书卷成卷继续打,刘辉的脸都被打肿了,恶警强迫刘辉在地上跪着,之后把刘辉送到洗脑转化班。洗脑班里的人谤佛谤法,整天想转化刘辉。刘辉让他们闭嘴,警告她们说:你们谁也转化不了我,大法已经在我心里扎下了根!晚上他们干活的人都回来了,刘辉就给他们背法。在邪恶的迫害下,因为有怕心而违心转化的人听到刘辉背法就哭了。狱警一看这样不行,不但转化不了刘辉,还把已转化的人都影响了,两个月后就把刘辉转到集训班迫害。

    狱警就利用监舍里没有人,都到集训队教室的这个时间,让犯人把大法弟子的衣服都翻出来印上“犯”字。大法弟子回来看到后,把印上“犯”字的衣服都扔了,只穿一套衬衣。大队长把刘辉叫到办公室让她看编造被转化的录像。刘辉告诉他:我不看,在修炼的路上有我自己的选择,走什么路我自己说了算。最后他们看用什么办法都不管用,都转化不了刘辉,一年后把刘辉转到一监区,每天有两个犯人包夹看着一个大法弟子在屋里“严码”折磨,从早上五点严码到晚上八点,直到刘辉出狱的那一天。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三日,刘辉在密山市连珠山镇新治村给一路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密山市铁西派出所恶警刘晓亮等三人绑架,恶警李刚把刘辉送到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随后非法抄家。家人多次找国保大队长王耀光、中队长李刚他们要人,他们互相推脱。一次,主抓迫害的副局长韩景欣看被害人家属来了,极不耐烦的问:“谁让你们来的?”家属说:“王队长说这事他说了不算,让我们找主管局长,我们听说是你负责这些 事,所以才来找你给解决问题的”。韩一听,拿起电话问王耀光:“是你叫她们来找我的吗?”王急忙说:“没有,我没叫她们去找你。”这头韩景欣撂下电话大声 吼叫:“你们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连推带搡的把家属赶出来。

    李刚等人表面伪善,暗中编造诬陷刘辉的假材料把她非法劳教一年。刘辉在哈尔滨戒毒所受迫害一年零四十一天,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