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霸”浪子回头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少年时期,我就打打杀杀称霸乡里。老百姓形容好衅事斗殴的人有句话:一天不打架手就痒痒。在这里是夸张,可对我来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不但手痒痒,心都痒痒。一天没有斗殴场合,我自己也得走上街头,看谁不顺眼,拉过来揍一顿。父母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辛辛苦苦挣的钱都给别人看了伤,赔了钱。

我家住在城乡结合部,随着近十年城市建设速度的加快,很多高楼大厦平地而起。为了承包到施工项目,我聚集了一百多个小哥们,用武力垄断了三里五乡的建筑工程。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一次,跟对方约好群殴,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后面的十几辆车没跟上来。我们十几个人对付对方的三十多个人,我被打断了几根肋骨。从小习惯了打人,这点皮肉之苦算不了什么,但失败的结局让我感到心里不爽,人们说我眼里的凶光和杀气越来越重,他们看了害怕。

随着工程越做越多,钱包也越来越鼓。我们这个群体,大部份没受过良好的教育。挣钱容易,花钱也如流水。哥们聚一块,混迹于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吃喝嫖抽四毒俱全(就差赌了,否则五毒俱全),日以继夜,乌烟瘴气,一年回不了几次家。父母无可奈何,妻子要和我离婚。可我彻底失控,根本管不了自己。

我知道法轮大法,是在一九九六年,那时我从部队回家探亲,看到身体狀況不好的父亲,因修大法,身心有了巨大变化,连我从内蒙给他买的高档烟他也不抽了,从此,我知道法轮功是让人们强身健体、社会道德提升的佛家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当时我就给朋友讲大法的真相。

但是那时二十岁的我,没有任何约束,带领一群哥们,依靠刀棍武力,几年下来,由“菜霸”“晋升”为“工程霸”,由吸K粉、摇头丸到吸食冰毒,总有不同的女人陪伴身边。

对这种非人的生活状况,我并不是满足、沉溺,而是感到更加空虚,有一种力量使我撕裂般的挣扎和痛苦。十来岁时看电视《西游记》,看到唐僧升上天时,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画面:在天上端坐着三个人,好像就是专门在等我。接着出现一个念头“我不是这里(人世间)的人”。这一经历经常在脑海浮现。

二零零六年,父亲郑重其事的跟我说:你认真听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吧!师父的《广州讲法》还没听完,我就戒烟了,我真切的感受了大法的威力。妻子和几个朋友怀疑我精神出了毛病。在他们看来,吃吃喝喝,打打杀杀才是我的正常状态。为了检验我到底是否正常,老婆让我抽烟,不抽就离婚,可我往嘴里一叼烟就掉到地上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管我,他们也感觉到神奇。可是架不住哥们的再三推让,老婆的威胁,和自己的不坚定,又抽起了烟。

积疴难愈,迷途难返,外面的诱惑还是对我干扰很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整个身心又陷入以前状态,没有進一步走入大法。

每次在外面放浪形骸十天半个月回家后,觉得回来的只是一具躯壳,而心依然在外面飘荡。一次,一朋友说:你刚躲过了一场劫难,是你脖子上带的那个莲花救了你(指大法护身符)。确实,前两天我又要出去,妻子见拦不住我,就举起菜刀满脸杀气要杀我,可突然一下子变得莫名其妙的温和,蔫蔫的退却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奇怪。

我特别的想戒毒,可毒瘾让我欲罢不能,欲吸不忍,我痛心疾首。父亲说:儿子,还是回来吧,只有大法才能救得了你。二零一一年,我又开始修炼大法。遣散了跟我一起的哥们,结束了二十年来打打杀杀的生涯。对于工程项目,一切顺其自然,不再争抢。

这次回来,是真真正正的修炼了。我一连七天沉睡不醒。师父很快给我净化了身体,连续多少天的拉肚子,一个月体重增加三十斤,由原来的黄瘦、满脸杀气变得白白胖胖、笑眼眯眯(同修的评价)。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刚修炼大法中时,肯定还带着满身的匪气。有一次去一同修家,她儿子问同修:妈妈,那个人是谁?同修说:是我们同修。儿子说:啊?你们同修还有这样的呀!

短短一年多,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大法净化着我的心灵,改变着我的气质。在这里,弟子叩拜师父:谢谢师父的不舍不弃,感谢师尊的浩荡佛恩!

深知得法的不易,所以,一年多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母亲也已得法修炼),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有私家车,不论是去远处讲真相、发资料,还是去劳教所、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只要是项目小组需要,我都驾车前往;注意一言一行修自己。我知道我身上有很多与修炼人格格不入的东西,比如一张口就带脏字、随手扔垃圾等等,无论是自己意识到,还是同修提出来,我都注意修正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首先想到自己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要维护大法的形像,用大法法理归正自己。

村民们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威力与美好,所以我给亲朋好友、父老乡亲讲真相劝三退很容易。以前身边的哥们基本都已明白真相,退出了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我们村村干部有的明白了真相,我给他们做了三退,所以我们的修炼环境很宽松,基本都是公开的。

现在,我一天不学法、不做三件事,就觉得心里慌慌的。只有跟同修们在一起,才感觉充实、踏实、轻松、快乐。听到《得度》这首乐曲,我泪如泉涌,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写到师父为众生的承受,更加明白了大法弟子责任与使命的重大,敦促自己每天要做好三件事,对得起师父对众生的无量慈悲!

我的一个姨表弟,根基很好,一开始炼功就能深度入静,双盘半个钟头,可是放不下名利情的诱惑,又不炼了。我妻子说:谁不炼你也要练,谁不修你也要修,只有大法能管住你。

即使妻子不说,我也不会再离开大法了。因为是大法改变了我即将走向毁灭的人生;是大法,使我从一个无恶不作的浪子蜕变为一个宇宙众生都羡慕的神圣的大法徒。弟子一定紧紧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