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女子监狱是这样迫害大法弟子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莱西市丁洪芳女士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很多。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被六一零、恶警闯入家中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丁洪芳女士被非法抓捕后,其家庭遭受的经济损失如下:丈夫外出做生意的五万元;在看守所家人给存了五千多元;在监狱内家人给存了一千五百元;丈夫来回去监狱看望共花了四千多元;丈夫找律师花了一千五百元;家人找六一零要人及律师来来回回好长时间总共花费大约有五千多元;因丁洪芳遭迫害,丈夫有一年没上班,误工费约有两万四千元(这是保守数字);丁洪芳被非法关押两年半的时间,误工费约有三万六千元(这是保守数字);总计有十二万七千元。

下面是丁洪芳女士自述其经历。

一、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我以前我体质非常弱,经常感冒,浑身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哥对我说:“你别说你哪儿疼,就说你哪儿不疼吧!”结婚后生了小孩,又落下了月子病,整天浑身无力。

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因我在外地上班,只有礼拜天才能回家与同修一起学法,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有落下我,时时刻刻看护着我。刚学法不几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有一天晚上,我在公司宿舍,半夜觉得身体不舒服,起身往洗手间跑,在走廊里就吐了,当时真是上吐下泻。整整一个星期,我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浑身难受,我请了三天假在宿舍休息,但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一星期后,我浑身轻松,象换了一个人。二零零零年夏天,我持续高烧一星期,没法上班,请了一星期假回家,晚上烧得我睡不着觉,我就起来炼功。后来烧退了,我的感冒症状彻底消失,再没有出现过感冒,师父帮我祛除了病根。

丈夫看到这一切,从内心认可了大法。他同学来我家,他主动告诉他同学我炼法轮功,他同学问他:“听说炼法轮功后人就变得温柔了是真的吗?”他说:“是呀,我老婆整个人都变了。”

法轮功能使人提升道德修养,这是有目共睹的,可是中共却容不下好人。

二、遭六一零、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中午,山东省莱西市六一零、公安局等六人突然闯入我家,将我的大法书及我的私人物品电脑、手机、打印机等全部抢走,将我劫持到洗脑班关了一夜,第二天又将我送至当地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

第三天,六一零人员又到医院开了假证明,将我强行送进了看守所。当地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将我非法判刑三年。

三、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看守所将我送至山东省女子监狱,在监狱我呆了二十个月。刚去时便有犹大轮流洗脑,警察指使犹大们将我每天折磨到深夜,天不亮就叫起来继续。强制我坐小板凳时间过长,下身肿得厉害。晚上睡床板,犹大美名曰:为你好,让你清醒一下。犹大们满嘴胡言,天天都被邪恶操控着骂师父骂大法,麻木不仁地干着迫害大法弟子及破坏大法的事情。

刚进监狱,便有二至四个犹大轮番给大法弟子洗脑,直到深夜一两点钟,晚上有的给睡床板,有的让直接睡到水泥地上,不给任何东西盖。早上四五点钟叫起来,轮番给洗脑。由于一天坐十几个小时,全身浮肿,不转化不让上厕所,有的学员正念不足熬不过,便被邪恶钻空子,写了“五书”,不写“五书”的,七、八个人按着,用手握着学员的手,强行写“五书”,以后便每天写“思想汇报”,交给警察,写三十天后,便改成每星期写一篇,一段时间以后,再改成半个月写一篇,再过一段时间,又改成一个月写一篇,还要在三个月以内写“揭批”,上午去所谓的“学习室”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光盘,下午看所谓的“传统文化”,都是歪曲大法的东西,无非是要人听邪党的话。回到监室,犹大们带头讨论,就是带头骂师父骂大法,平时犹大们可以随意说话,随便出入监室,“转化”不积极的到回家也不能自由出入,得有所谓的“联号”跟着,“联号”就是邪党认为的表现积极的、合格的人。

在山东省女子监狱参与迫害的部份邪悟犹大名单:

王松梅(莱阳二零一二年五月已回家),刚去济南监狱很快便转化,被邪恶操控专门搞洗脑转化,参与毒打招远陈姓大法弟子,将陈姓大法弟子的手打致变形,在济南住了约四年左右(监舍长)

李会婷(潍坊,现在济南),在济南监狱一段时间后糊涂了,后又反复,最终彻底被洗脑转化,做监舍长,行为非常恶劣,上午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回到宿舍,就带头骂大法,与犹大一起骂,谁若不骂,便告警察,张口闭口天天骂大法骂师父,出现子宫肌瘤。

张法香(潍坊),二零一三年正月已回家,在济南监狱查出有子宫肌瘤,还有一种不清楚的病,因没有用正念对待身体出现的状况,被邪恶钻了空子,后来在警官医院做了手术,被邪恶操控专门搞洗脑转化,回家后在六一零洗脑班。

邪悟犹大还有孙淑杰(平度)、张淑华(平度)、周新荣、姜美红(莱西)、陈光、余虹(特别恶,五月份已回家)、徐爱芳(平度)、任月巧、李燕(已回家)、官泽敏(特别恶)

参与配合的劳教人员:王淑燕、赵凤、徐松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