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们一家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我得法也已经十六年了,回想起来,也是弹指一瞬间的事,虽说是一瞬间,可也经历了一番风雨走过来的,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可是比起师尊的承受,又算得了什么呢?其中有过迷茫,有过失落,也有对法理的不清,有过对人生真谛的从新思索,坚定正念之后,但更多的是对师尊的感恩,对佛恩浩荡的领会,还有能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无限荣耀!

我是一九九七年夏天走進大法之中的,当时纯粹是为了祛病健身。我的家族刚开始是嫂子在邻居的引导下走進大法的。她在月子里得了几种病,痛苦不堪,腰腿痛,凉的东西不能碰,经常按摩,夜里躺下起不来,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坐起来。小侄子经常咳嗽,一把一把的吃药也不好使,咳嗽起来不停止,脸经常憋得通红,象要背过气似的,很吓人!嫂子炼功当天就见效,一周后所有的病就好了,侄子后来也好了。当时还有一个小故事,刚炼功也不明白,侄子总咳嗽,就找会看邪病的一个老太太给看看,老太太说:“你们先回家,我晚上到你们家帮助收拾收拾”。后来过了几天看到那个老太太,她说自己病了,当天晚上她上嫂子家,屋里金光闪闪的,不知道嫂子家供的是什么东西,把她给打出来了,是从门缝底下爬出来的。病了好几天。我们这才想起那是家里的法轮图起作用了。

然后就是我妈开始也炼功了,之后就是三弟,老弟、大弟、丈夫相继得法修炼,尤其是妈妈,在生我时在月子里得的病,几十年了,全身上下没有好地方,只有手指甲和脚趾甲是健康的。我出生时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爸爸因为参加的是三师派,当时两大派系斗争激烈,简直就是你死我活。生我三天,红连那派人开来两辆卡车,找到我家(因我家当时住在农村,妈妈是乡村教师)车上的人都拿着镐把、铁锹、木棍等凶器,要是当时找到我爸爸,就得乱棒打死,有好心的亲戚冒着生命危险把我爸爸藏在别人家的棺材里待了几个月才得以保命(农村当时有个说法,提前做棺材能延长寿命)。我妈就是那时吓出病的,在月子里经常哭,眼睛都哭坏了,我爸也是在那时被共产邪党吓破胆了,一有风吹草动神经就高度紧张,树叶落下来都怕砸着脑袋,最后在二零一一年春天还是被邪党派出所的人找去谈话,吓得承受不了压力,总害怕亲人被抓,出事,含冤自尽了。共产邪灵真是害人不浅啊!

妈妈之前被病魔折腾的什么佛都信,什么都供,什么功都学。中药、西药吃了几麻袋,病也越来越多,脾气变得越来越坏,每天的脸都是阴天,看不到一丝笑容,我们体会不到家庭的温暖。她发起脾气来还好打人,我和哥哥小的时候因为一些小事没少挨打。妈妈和爸爸打仗吵架更是家常便饭,骂起爸爸来好像是嗑瓜子,信口拈来,我爸爸是中层干部,她骂人时一点也不给面子,有时妈妈还到单位去骂。

在我二十五岁时,妈妈的好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对像,因为没达到妈妈的标准,不如她意,妈妈就骂了我将近两年,还上男方家说我坏话,只要看见我就骂个没完,什么难听话都能说出口,还不让我在家里呆,有时骂得越来越气,就动手打我,甚至拖布把都打断了,就这样折磨我,骂我。

我实在不能在家呆了,就匆忙结婚了,结婚当天是在哥哥家走的,什么也不给我陪送,要不是众多亲人在场,一定会大骂我!给她吃的喜糖也吐出来了。我结婚一年都没敢回娘家,生女儿半年了妈妈都没看过孩子,说她没有我这个女儿。要不是妈妈学大法了,她这辈子肯定不会和我有任何来往了。学大法明白了因缘关系,我和妈妈就和好如初了,这是大法给我的一个福份。

妈妈炼功后,按照大法的真善忍要求自己,所有的病一扫而光,我们的家庭从此有了笑声,一家人其乐融融,真正体会了家庭的温暖,和睦和美满,化解了一切冤怨。

我的三弟是北京一所大学毕业的,毕业时留在了省城一个研究所,因为在学校时得了类风湿,不能工作了,只得回家休养,一年之中吃了许多药,什么偏方都用了,病情也没有好转,后来在这一年中相继得法修炼,类风湿病也彻底好了,又回到了工作岗位。这十多年没有再犯病,他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工作上兢兢业业,不争名不夺利,埋头苦干,领导分配什么工作从不挑剔,认真完成,不计报酬,经常给上千人讲课,他们省工司的系统软件都是他研究开发的,多篇论文都入选国家级刊物。

我的弟弟文武双全,学啥会啥,弹琴、绘画、唱歌、编小品、写文章,样样都行,尤其是微机相当精通,在单位的口碑非常好,单位许多同事说,人品相当的好,要不是为法轮功上访,早就应该提处级干部了。三弟在二零零一年去北京天安门为大法上访,曾被非法关押40天,后来单位领导把他担保出来了,刚开始弟弟出差,单位领导派同事跟着,甚至手拉手,怕弟弟再去上访,后来明白真相了,就不再看着了,弟弟的工作环境也宽松了,虽然没得到提拔,但我们大法弟子得到的是心灵的安宁,道德的高尚,身心的受益无穷,家庭的温暖和和睦,身体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这用多少金钱物质利益也换不来的!

再说我的小弟,从小就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什么气功都学,就象师父说的:“有的人认为学的功很多了,这个功,那个功,结业证有那么一摞子,但是,他的功还是没有上去。”[1]他大学毕业后到国外留学,他是在大学期间开始学习大法的,后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受到非法取缔时,他毅然决然地退学,毫不犹豫的回国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师父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2]记得开庭那天,电闪雷鸣,滂沱大雨下了好一阵,雷声大得吓人,就象在耳边炸响,老天爷都为好人受到迫害鸣不公,而哭泣。在监狱里的十年,弟弟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上的伤疤至今还清晰可见,二零一一年春天出狱,至今仍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出狱之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很快,在监狱里折磨出的各种病也好了。

大弟大学毕业后,就出国结婚了,在国外已经定居二十多年了,早在九九年父母去国外探亲时就把大法书给大弟带过去了,至今他仍坚定的在修炼,家人也受益无穷。有一次,弟媳做菜炸的熟油放在案板上,小儿子那时只有三、四岁,也不懂事,就用小手去扒,把油碗弄翻了,撒在了孩子的头皮上,但是孩子没哭,也没疼,也不起泡,但着实把家人吓得虚惊一场,那么高温的豆油对孩子没有伤害,谁相信啊?家人明白了,是大法师父保护了孩子,要不是师尊慈悲,严重到什么程度真的很难说的。

大弟在国外是电脑设计师,利用电脑设计模具。人朴实,敦厚,善良,不善言辞,很值得别人信赖。技术过硬,很博得外国同事的好感,上司也很善待他这个大法弟子,有什么困难都帮着他解决。没有人歧视他这个中国人,他比其他普通工人的工资都高出百分之三十。大弟的身体很棒,无病一身轻,在国外工作压力很大,但是大弟的身心状态都很好。基本体会不到来自家庭,社会的大环境的压力影响,顺其自然,怡乐无穷。

最后说说我自己吧,没炼功时也有很多的病,神经性头痛最厉害,无名状的头痛,没有规律,象裹了一个金箍咒,有时痛的不想活了,生不如死。低血压,经常休克,鼻子经常出血,小的时候按癫痫病治过,吃了许多中药。尤其到了夏天或者人多的地方,脸色煞白,浑身冒虚汗,心里难受,挺不住了,这时就要昏过去了。再加上空气不流通,就经常休克,倒在地上就什么不知道了,经常吓着人。再就是胀肚子,每个月三十天我能胀肚子半个月,肚子敲起来砰砰响,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象要爆炸似的。每天上班走路腿就象千斤重担一样抬不起来,灌铅似的,后背就象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又沉又酸,心脏也不太好,爸爸那时就给我开速效救心丸吃,苦不堪言,活得很累,没有快乐可言。看妈妈她们学大法病都好了,我也开始学了。刚开始学大法时,也不懂守心性,该干啥还干啥,我行我素,身体没有多大的改观,过了一两年才知道按照心性标准真善忍做人做事,我的所有病也不知不觉不翼而飞了。这才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我得法时是三十岁,现在我已经四十五岁了,可我现在比三十岁时都看着年轻,比那时更漂亮,更有气质,师父说:“性命双修的功法,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看上去这个人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1]、“没有皱纹,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1]。我每天精力充沛,旺盛,有使不完的劲,在单位也不与同事争名夺利了,懂得谦让,克己,不再自私自利,不该得的不得,什么徇私枉法,不正的行为都不再做了,用户给送东西基本不要,实在退不回去就上交食堂。这么多年我炼功孩子丈夫也受益无穷,我们家一片药都没有,单位的每年体检我都让给别人去,孩子小的时候经常拉肚子咳嗽发烧的症状都消失了,小的时候哭闹人情景一去不复返,孩子经常半夜去打吊针的日子也彻底告别。

炼功这么多年我们妯娌和公婆之间都相处的很好。以前没修炼时,我因为房产纠纷对公婆很是怨恨,说他们不公平,房子只给了老大和最小,就没有我们的份,后来学大法我把利益看淡了,公婆有一年要给我们房产时,我不再争了,并且告诉老人,我们现在有房子住,有工资收入,要他们自己留着财产养老吧,孩子上高中时自己考上的,公公要给孩子几千元钱(大伯哥家孩子没考上高中,公公给赞助5000元),我也拒绝了,老人省吃俭用几十年,不容易,婆婆没有工作,身体又不好,留着自己急用吧,应该我们多孝顺老人才对的,因此我什么东西都给公婆买,经常回家看老人,每次回家都不空手,每到过年时,都买七八箱好吃的送回去,单位分的东西几乎全部拿过去,钱更是上千的给。婆婆对我们的结婚介绍人经常夸我孝顺,公公也改变很多,对大法也不像以前那样说不好听的话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让我做事做人为别人着想,懂得谦让别人,不再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善解了一切怨缘。

家人谁有想不开的事情,我都用大法法理帮助解开心结,我们这个大家庭很和睦。婆婆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病痛得以减轻,不象以前那样经常住院治疗了。这都是大法给我们家庭带来的恩泽!

我在单位公开讲法轮功的真相,劝三退。关键时刻他们真的保护我,早在二零零四年,迫害非常严重时,有一天派出所所长带着几个恶警来我单位骚扰,要绑架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把门锁上了,钥匙拿走了,他们在门外僵持着,同事骂他们是狗,见人就咬。后来给营业局长打电话(那天领导都不在家)局长让主任把他们领到楼上去,主任一个劲的为我说好话,说我是精英,业务骨干,人很好。才没有把我带走。同时同事的正义行为也大大的震慑了邪恶的嚣张气焰。

这几年我也经常给单位一把手讲真相,劝三退。他以前有时不放心,经常在敏感日之前找我谈话。他身体有一方面不太好,经常对我说,要我保佑他,我就让他自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公安或者派出所的警察来单位打扰,领导就让我把他们领到楼上办公室,他们来处理,如果有什么麻烦,就让我立即给他打电话,他来帮助我。由于领导善待了我这个大法弟子,我们单位的效益直线上升,在同一行业名列前茅,职工每年工资收入都在八、九万元左右,我的家庭收入也很可观,都是十几万元之上,我的丈夫在多年下岗之后也有了一份工作,许多人都说我学大法越来越有福份,越来越年轻了。

从二零零四年至今,我平稳的走在正法路上,基本没有受到迫害,修大法就是幸运的,为什么要受到不公呢?

古代的君子都要受到世人尊重的。世人怎样才能看到大法的美好,我的例子就是一个见证。孩子懂事,学习不用我操心,丈夫体贴,勤劳,正直,专一,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喝酒,不抽烟,家务事多数都帮我分担,他有时也跟着炼功,学法,只是还不太精進。

我每看到有缘的世人,就尽量的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能讲多少是多少,劝他们三退,至今能有几千人退出党团队了,虽然我离大法的要求很远,但我会迎头赶上,虽然我还有很多人心,嫉妒心,显示心,争斗心,怨恨心…。。但是我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最后我都会修去。

为了更多的人拥有美好的未来,平安的度过即将到来的人类大劫难,我愿意在正法的路上突飞猛進,奋起直追,愿更多的人明真相,感受到大法的美好,祥和,愿更多的人学法,得法,同化大法,回归真正的家园。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