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盘锦大洼县一家四口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的洪传,使人受益无穷,曾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大法。在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新开镇于楼村有这样一家四口人,他们居住在房龄大约三四十年的两间砖瓦房里,过着虽然清贫但也充实快乐的日子,因为他们心中有法轮大法,法轮大法让他们对未来充满无穷的力量和希望。

可是,中共邪党,这个西来幽灵,一贯颠倒是非、以种种运动迫害中华儿女。因为坚持正信,这一家遭受了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苦难,被中共迫害家破人亡,父母先后离世,儿女连租房都不让,不知现在何方。

一、父亲孙秀军

孙秀军是一个地道的干豆腐匠,为人诚恳,善良,乐于助人,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

大概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母亲贾凤林被当地新开派出所的警察卡凯、孙立斌、举丙恩等人绑架,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此期间,母亲贾凤林经历了抽嘴巴子,电棍电,长时间劳教,上大挂等等非法酷刑折磨。后因承受不住被迫违心的”转化”了,九个多月后被释放出来。

在母亲贾凤林被迫害期间,丈夫孙秀军承负了巨大压力,担心妻子被酷刑折磨。还要供女儿上高中,还要照顾刚上小学的儿子,身体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在二零零八年,妻子贾凤林、女儿孙海智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丈夫孙秀军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倍感世间的不公,常常偷偷落泪,一个人艰难的生活,还要照顾十多岁的小儿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身体消瘦了,人也高兴不起来,无奈之下,在家养猪为生,没赚多少钱,却忙的没时间学法炼功,在二零一零年五、六月份时,妻子和女儿都回来了,那时丈夫孙秀军有时感到左胸疼,心里担心不是好病,后来为了谋生到天津工地打工,由于疼痛难忍,被迫回到家,回家后,吃饭越来越少,肚子越来越大,后知患了肝癌,最后带着诸多遗憾离世。

丈夫孙秀军的离世是被共产邪党的迫害导致的。

二、母亲贾凤林

再说母亲贾凤林,当地都知道那可是一个热心人,没有坏心眼的好人。贾凤林在当地的于楼集贸市场做生意,曾三次把卖干豆腐收到的假币一百元,当众撕毁,一百元那得卖多少干豆腐才能赚回。

但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中共非法拘留二次,非法劳教二次,非法强行洗脑一次。无论中共邪党怎么折腾,也永远改变不了真正修炼人对佛法的正信。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为法轮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也为广大修炼者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曾带着年仅五、六岁的儿子随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大概三个小时左右被非法抓捕,后被送回当地拘留十五天,放回,由于坚持信仰,接着又被送去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时女儿正在上高中,贾凤林突然被新开派出所绑架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里面受了不少酷刑折磨,后因承受不住被迫违心的转化了,九个多月被释放回来了。

二零零五年被当地派出所及大队绑架到抚顺洗脑班所谓的洗脑,在同修的营救下,大约二十多天回家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初,正在家中的贾凤林,被当地的一个收水费的姓孙的人带领的派出所一帮人,将其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回到家,此期间经历了很多酷刑。

为了生存,同时更是为了大家的方便,贾凤林便开始推着四轮小推车卖起了白开水,每当冬天来临,看见周围做买卖的人冻得哆哆嗦嗦,却不愿意花上两三毛钱买杯热水喝时,她就主动给他们送水喝,不要钱。慢慢的大家转变了想法,从原来的“谁家没有白开水”到人家心肠这么好,也是为了生活,就愿意主动买水。很多时候,她不想要钱,却有很多人非往兜里塞。大家被贾凤林的善良,无私和真诚感动了。

在二零一二年年初的时候,偶然的机会在市场里租了二个半床位做起了卖调味品的生意。在床位的对面就是卖肉的摊子,经常把装过猪肉的血水塑料袋往顾客必经的过道上一丢就不管了,味道相当熏人,市场管理人员说也不好使,每天就等着打扫卫生的人来清理,这样也给扫卫生的带来很多麻烦。贾凤林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就想周围应该有一个干净的工作环境,所以就主动清扫周围。渐渐的大家都不往过道扔,都自己准备大垃圾袋了,市场环境干净了,空气也清新了。很多人一见到贾凤林就喊“法轮大法好”。后来她的言行也得到了市场管理人员及其丈夫的肯定和帮助。

因为家庭及个人琐事,贾凤林二零一二年十月份因车祸抢救无效,不幸离世,给世人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和遗憾。

三、女儿孙海智

孙海智本是一个聪明智慧有能力积极乐观的一个孩子,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使她在高中是同学们心中的好干部,在大学是个能力强的好班长。这一切成功都源于大法给予她的智慧和责任心。但她自一九九九年后同样经历了很多同龄人不会经历的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为坚持正义、信仰自由,孙海智独自一人踏上进京之路。到天安门广场不久遇到了母亲、弟弟和父亲,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因为这一家四口人是分三路来的,就是一家人也都有自己的选择,这同时也说明法轮大法是没有组织的,没有人管理的,修炼都是自愿的。但是没多久被非法抓捕送回当地,同母亲先后被非法拘留二次,各十五天。当时年仅十四周岁,刚考上重点高中。

被迫害回来后,已经落下一个多月的课程,加上当初是主动退学,拿的学费当路费进京,在周围不能跟着上高中,没办法多读一年,等两年又考上了重点高中。

后来到北京读大学,二零零八年六、七月份毕业之际由于讲真相被小区居民举报,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晚被北大平庄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内蒙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在此期间曾从事那里的搓围巾做皮手套的检验程序,以及缝皮壶等奴役,在教育科被迫与恶警在一起,配合他们做课件及教文盲数学、语文等。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回来后,迫于生计,在家待两三天就又回到北京找工作,但失去先前毕业后最初二年的磨合和应试,没有成熟的工作经验,找工作处处碰壁,一直没有理想工作,这都是被迫害造成的。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由于听到父亲生病,好象挺重,便回到盘锦,结果回来两个月左右,父亲便在遗憾中离他们而去,剩他们母子三人艰难度日。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下午,孙海智接到其亲属打来的电话,说新开派出所所长孙立斌要找她了解情况。晚上八点多与恶警孙立斌通了电话,刚开始孙还在套近乎,最后用命令的语气让孙海智六月四日早上八点必须到派出所,但孙海智没有给其准确答复,就离家出走了。

第二天上午,见孙海智电话不通也没到派出所来,恶警孙立斌就开着警车带上四五个警察,还配了枪,如临大敌般,拉着警笛猖狂的来到孙海智刚开的辅导班,逼房东把人交出来,前屋后屋的翻,把房东吓得够呛,不远处的学校上课的学生都放学了,恶警们还在那里,连学生都知道来抓辅导班的老师来了,最后搞得辅导班也开不了了。

又没过多久,见找不到孙海智,又找到他们居住的房子的房东,威胁恐吓房东,不让她租他们姐弟二人房子住。后来无奈之下,只好搬走,离开居住二三十年的地方。

孙海智被当地新开派出所所长孙立斌,李健等人迫害的失去工作,失去市区居住的房子,无处可去,不知现在何方。

四、儿子孙海洋

孙海洋虽然不修炼,但却承受着母亲父亲姐姐屡次迫害的痛苦,年幼的心灵蒙上了阴影,他又多希望父亲母亲还在,姐姐能够每天陪在身边照顾他啊!

法轮大法是佛法,《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法。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修炼人对佛法的坚信那是精神层面的事情,法律又怎么能限制人想啥呢?“法无明文不定罪”,“恶法非法也”,希望盘锦地区的公检法人员静下心来想一想,原本匡扶正义、除恶扬善的司法机构,如今被共产党用金钱和权力作为诱惑与威胁,已经演变成了迫害好人、伤害无辜的代名词,人们一听到“警察”二字心中不再是尊敬佩服,而是心中存有顾虑,鄙视,提防。

正义不是用金钱能够收买的,那是发自心底的普世价值,当你们睡不着时,好好地想想自己在所谓执行命令时干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要助恶为虐,成为邪党的替罪羊啊!找到善良的自己,坚持人间正义那才是出路啊!

盘锦地区的警察啊,希望你们为自己的美好前途静下心来,用世间的普世价值衡量一下,自己的所谓“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你们比王立军如何!比薄熙来又如何?哪个当时不是高官,有权有势?下场又如何?只有不参与迫害法轮功,那才可以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啊!

不要被世间的权利吓倒,不要被金钱诱惑,因为那些都不是长久的,让我们用善良正义,拨开当今中共祸乱中华的暴力黑暗的薄纱,除恶从善,为正义说句公道话,为这一家四口人讨个说法。

附:贾凤林多年前给于楼父老乡亲们的一封信

于楼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我叫贾凤林,丈夫叫孙秀军,女儿孙海智,儿子孙海洋。我自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喜得法轮大法。自修炼法轮功后,我严格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在家庭里做一名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妇;邻里之间、同事之间我都能宽宏大度的与他们相处。哪怕一点事,我都能做到为他人着想,自己吃多大亏,都乐呵呵的面对,从来没有和别人争吵过,都去找自己的毛病,哪里没做好要做好,修正自己。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到残酷迫害,同年九月八日我们全家四口人卖了新买的彩电做路费到北京去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真善忍”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炼功能够强身健体,法轮功有严格的心性标准,大法弟子一学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政府这个国家机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没完没了。我被非法拘留两次,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因承受不住巨大压力,写了所谓的“三书”,被非法关押了九个半月。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返回家中。之后当地新开派出所根本不让过安稳日子,经常打扰我们的正常生活,搞的全家担心受怕过日子。我家多次被新开派出所陈百发、孙立斌、卞凯等恶警翻个底朝天,还被非法罚款一千元,从经济上、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突然新开派出所陈百发一行五人大翻一场后,把我带到新开派出所,待到半夜一点多,后觉得没有任何理由继续非法拘禁我,只好把我送回家了。可是大队于光辉、付中余、妇联主任等人在这之后经常到我家骚扰,不让我们安稳过日子。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早晨八点左右,陈百发带领一帮人,有于光辉、付中余、妇联主任、张明等,强行把我哄骗到派出所,说到那里五分钟就可以回来,了解了解一下情况。结果我到那里后,不由分说把我推上警车送到抚顺洗脑班,强行软禁起来迫害。在强行逼迫下写了所谓的“三书”,内心痛苦至极,这真是邪恶在逼迫不让我做好人啊!最后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二天才回到家中,家里的亲人跟着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我家大女儿考上北京师范大学继续教育与教师培训学院,需要办贫困证明,在学校里面办点助学贷款,我前去跑了三天硬是不给办。按理国家政府都会资助念不起大学的贫困学生,可是他们连个贫困证明都不给我开。就因为我炼了法轮功?!还说“这是党和政府给他的权力……”无奈之下我只好求亲靠友,靠当地父老乡亲的资助,使得女儿孙海智终于凑够了半年度学费上了大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突然陈百发、张立忠等人又到我工作的于楼市场骚扰我,让我到市场大厅外面和他们谈谈。我说我不去,我没有时间去,我做好人,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我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就是好好的做个好人,多多的挣钱供两个孩子上学;再多挣钱还要把房子盖起来。我没有犯国家的任何一条法律,就是做一个合格的好公民,这没有错!学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任何国家、任何时候都没有错!

我也不知道你陈百发、孙立斌、于光辉等人代表中共政府让我往哪里转化--?我也不知道到底哪里能够讲理,让乡亲们看看、说说我该不该讨个说法?我们太冤枉了,是不是?你们以为国家不让炼就是迫害我们的理由了吗?那么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这是不是国家根本大法规定的?人不讲理,但头上会有天理的。老百姓心里是杆秤,是最准的天平和砝码。谁对谁错,自有公论,老百姓心里有数,迫害好人的人,早晚会有个说法!

这些年的骚扰与迫害,和乡亲们想说的太多太多,想写的也太多太多,每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所经历过的都能够写出一部书。就极其简单说一说我在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那段悲惨岁月,我们一家人是怎么熬过来的:17岁女儿上高中,七岁小儿子上小学,丈夫每天还要赚钱供两个孩子上学,还要种地,还要照顾孩子,还为在劳教所里的我担心受怕……真是苦不堪言。丈夫靠做干豆腐养活我们这一家人,晚上做,白天卖,整天不得休息,还要照顾七岁的儿子,儿子几乎靠干吃方便面生活,女儿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每个月靠父亲辛苦赚了点仅有的一二百元钱,省吃俭用,几乎很少去学校的食堂吃米饭、炒菜,因为那样吃会比外面买一元钱的煎饼或者凉皮贵,有时候还在教室里泡方便面,还因为泡方便面被学校处分!每个月还会节省出一百元左右给弟弟买衣服。帽子等用品,偶尔也会给爸爸买件衣服!

我于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从劳教院回到家中,由于丈夫很累,也没有足够的精力照顾孩子,到家后看到小儿子的双脚被胶鞋磨破了皮,全都出血了……孩子见到妈妈就哭了,我连忙把鞋给孩子脱掉……

见到此状,做母亲的心里别提多难过了……然而共产党的“好官”还在欺骗老百姓说,炼法轮功的不管孩子!请问:真的是炼法轮功的不管孩子吗?好好的一个家庭,被共产党愚弄下的警察把人关进劳教所进行迫害,还反过来说炼法轮功的不顾家、不管孩子?到底是谁在不讲理,是谁在耍流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