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有价,大法无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一九九九年三月六日在全县的法会上,我发自内心的喊出:黄金有价、大法无价!全场三千多名同修热烈鼓掌。我得法了,从此我和女儿走上了修炼的路。

一、得法

那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底,我和女儿去看望病重的婆婆,有一天女儿看到了师父的大法像,激动的用小手捧着,求奶奶送给她,她奶奶不给,说:是从武汉带回来的,是一种很神奇的功法。我女儿听了非叫她奶奶教她,于是她奶奶就教我和女儿,还教我们如何盘腿,我和女儿一下都能双盘上,她奶奶说我们根基好。

我婆婆在癌症晚期做的手术,发现肿瘤已经扩散了,就又缝上了,医生说最多能活几个月。可婆婆去了一趟武汉,在武汉和舅公学炼了法轮功,回到北方的家中,由于没有修炼环境再加上以前和婆婆一起玩麻将的朋友找她,婆婆就成天玩起麻将来,但是只输不赢,最后病倒时共输了五百多元,其实是师父一直在点悟她。可她一直不悟,我和女儿去看望她,我发现婆婆的头发变黑了,因为婆婆的头发以前几乎全白了,我就问:“妈妈你染头了”我婆婆说:“我都病成这样了,哪还有心思染头,一定是炼法轮功炼黑的。”我当时一听心想这法轮功这么神奇,我也要炼。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学员:“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1]。婆婆终因不悟,去世了。

在给婆婆收拾遗物时,我发现了师父的大法书、经文、法像,从婆婆炼法轮功发生的神奇,我知道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就想把这些书保管起来,我就问大姑子要不要这些书,她说:“我可学不了,人家骂我一句,我得骂人家十句。”我又问小小姑子要不要,她说:“我也学不了,人家打我一下,我非得打人家十下,我可做不到书上说的。”我说:“我能做到。”她们一听立刻把书收拾好给我,还把衣服上的法轮章摘下来给我,我就这样把师父大法书和法像请回了家。

临走前,我去答谢婶子们,婶子们告诉我婆婆有不少金子,让我去要,我说不想要,她们说:“老人的遗产应该给儿子,你不要就都被小姑子们抢走了。”后来回家学法,我感到自己无比幸运,因为我得到了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大法,黄金有价,大法无价!

二、修炼

刚开始拜读《转法轮》感到书名特殊,看不懂。但是就是喜欢师父说的修炼的法理,真心想当师父的弟子。大法书看完第一遍后,我就问自己去哪个世界呢?第二遍看完后,大法告诉我去师父的“法轮世界”。书看了,可是上哪去炼功呢?女儿领我找到了炼功点,在那炼了不久,那个单位就不让我们炼了,我说上我家炼吧,同修们就都到我家炼功,当时我家点的是四十瓦灯泡,有一个中年女同修说不亮,那时由于经济条件不好,舍不得用大灯泡,可当我到日子交电费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学法、炼功用的电一个字都没走,我现在想起来就后悔。为什么当时没给同修们点个大灯泡呢?

在我家没学多久,同修买了更大的房子,用于学法和炼功。无论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我和女儿都风雨无阻坚持到学法点学法炼功。有一次打坐时,腿疼的很厉害,以前没这么痛过,我不想坚持了,就睁开眼望着师父的大法像,这下可不得了了,师父的法像动起来了!师父用慈悲的目光向下看着我,我心里一震,再痛我也要坚持,不能辜负师父的期望。

有一次我正在打坐,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通过学法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灌顶,还有一次集体炼静功,我体会到师父说的:“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1],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在鼓励我,希望我能修炼的更加精進。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我家房地基突然向外冒水,热气腾腾的水冒上了路,我找来自来水公司的人修理,说可能是自来水管道坏了,要刨开看看,我家刨开了没坏,就刨其余三家的,费了许多周折只有二家同意,有一家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家满院子是冰,大门也冻胀起来关不上了。丈夫经常和那家发生争吵,我想我是炼法轮功的,应该按师父说的做,用大法来衡量自己,把心放下。真象师父说的那样:“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奇迹出现了,那户人家自己花了两百多元钱把水管修好了,我从心里感谢师父。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午,丈夫来电话说抓匪徒时被刺了两刀,现在在医院让我拿钱去医治,当时我心刚要动,师父通过女儿的嘴点化说:“妈妈,你一定要把情放下。”我稳住了自己去了医院,因当时家里没有那么多钱,第三天我找大夫说出院回家养着,大夫让我签字,出了生命危险自己负责,我心里暗暗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丈夫不会有事的,就这样我把丈夫接回了家。那么深的刀口,一个点滴都没有打,十五天后奇迹般的好了。我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感动得流泪了。

有一天晚上下了大雨,第二天早上满院子都是水,我就把流水的水沟给顺了顺,不料下一栋房子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不干了,站在我家大门外骂了半上午,女儿受不了了要去和那位妇女理论,我对女儿说,师父说:“当他骂别人、欺负别人的时候,他就会把德扔给人家”[1];女儿忍住了,周围的邻居都听见了,都说这么骂你,你都能忍得了,你真行,有修养、有涵养……我笑着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修炼人就应该有修养。

我认为自己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就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想无论我是女儿、母亲、妻子、工人、邻居都要做好,我想让世人看到大法弟子是这浊世上的朵朵清莲。我工作敬业,自从修炼不管消业多痛苦我都没有请过半天假,同事都说你别那么能干,你干的再好,领导也不选你当劳模,同事们都想选我当劳模,领导阻止说:“她是炼法轮功的,选她上面也不批还瞎了一个名额。”我告诉同事说:“我工作敬业是应该的,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的师父说:“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3]

总之在修炼中经历的太多了,但在师父的看护下都磕磕绊绊的走过来了,有的关过的好有的关过的不好,过的不好的我就记在心里,争取下次过好。

三、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迫害的风暴席卷中华大地,我们地区也一样,我那天照样去操场炼功,警察不让我们放炼功音乐,并驱散我们,不让炼功,我们十几个人一直站着不动。辅导员说谁来喊口诀炼,我说:“我记得清,我来喊。”就这样我们坚持炼完了动功,当时我们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世人和警察。

从那以后炼功点没了,学法点也解散了,辅导员对我说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不能就这样没了,我说那就上我家学法炼功吧,辅导员和几个坚定的同修就每天早晚来我家学法炼功。警察知道了,每天都把守在我家附近路口阻止,别的同修都不敢来了,只有辅导员坚持的躲过警察来我家,这样我们一直坚持到深秋。

有一天,单位工会主席和居民委等一帮人来到我家,不让我炼功,要抄我的大法书,因为我每次学完法就把书放在桌子上供着,他们一進屋就想拿桌上的大法书,我厉声喝道:“不许动!那是我的眼睛,难道你们要抠我的眼睛吗?”他们一帮人全都被我严厉的表情给镇住了,吓的灰溜溜的走了,这么神奇的大法,我必须要保护好他!

一次我和同修在大街上贴满了江大魔头的十大罪状,被邪恶抓住关進了拘留所,家也被抄了。在拘留所第八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铁笼子里关着龙、鸡、鸭,龙蜷曲在笼底,被鸡、鸭踩着,我一下醒悟了。这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我要回家。第二天放风时,我双手合十对着天,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弟子在这里没法修炼,求师父帮我出去。”第三天警察就无条件把我放了,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心里想求师父可真灵啊!

有一天走在上班的路上,我发现在很多公共场所贴满了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标语贴的很结实,有些贴得很高,我根本够不着。第二天我围着街道整整转了一圈,发现一些单位大门两边门卫房玻璃上也有,看完后我心里很难受,古人曰:“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不但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来,还教给我们高德大法,把我们度成神。师父对弟子的恩德无以为报。看到这些诬蔑标语,我感觉就象一些毒剑射向师父和大法,我认为我有义务去清除它,于是我买来了射水枪和墨汁,我用射水枪将墨汁射向标语,但墨汁射上去就流下来了,怎么办呢?而且贸易大厦的灯通宵亮着,我想再难我也要去做,我回家钉了一个梯子,下半夜两点多我扛着梯子,带着腻子刀,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就是一心想把这些标语除去。我用腻子刀把标语搞下来带回家烧了。最有难度的是门卫玻璃上的标语,凌晨三点多钟,我爬進大门来到门卫窗前,使劲将标语拽下来了,拽完后我赶快爬出去,我刚刚站起来,门卫就出来了,他问我:你看见谁進来了吗?我说:没看见,门卫嘴里嘟嘟囔囔回去了,我当时手里拿着标语愣住了,因为标语三个角上都有螺丝,我立刻明白是师父帮助了我。

二零零二年新年的前几天,公安局让我们单位把我送到公安局610去,临出家门时,外地回家过年的妹妹对我说:“他们怎么审你,你都不要吱声。”我知道这是师父借用妹妹的嘴在点悟我,到了公安局進来二十多个警察轮番审问我,我就牢记师父的讲法:“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4]任警察怎么疯狂我都表情祥和对着他们,心里默默的背诵着《转法轮》的“目录”和《洪吟》,这样审了我近两天。第二天下午三点多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来了,一進屋他就破口大骂,x你妈的某某某,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了……我祥和严厉的说:“你当局长就不学好啊?你当局长就带头骂人哪!我们炼法轮功的比你强,我们就不骂人!”他听了,背着手在屋里转着圈嘴里嘟囔着,对、对、对,你们炼法轮功的不骂人、不骂人,就转着出去了,那些警察也都跟着出去了,不一会,政法委的书记進来了,坐在我对面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也不吱声,他看我不吱声,就哄我说只要你说你师父一个“邪”字,我马上放你回家过年。我祥和的对他说:你可以到单位、邻居、家里去了解我是不是个好人,他说我们对你太了解了,我说我在单位是不是个好工人,他说是,在家庭我是不是好女儿、好母亲、好妻子,他说是,我问他那你看我邪不邪,他说不邪,我说古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都不邪,我师父往哪邪呀?他听后,顿时跳起来,你这是套我话呢,然后出去了,一会政保科长進来了,气急败坏的说:“我开除你,你不用上班了,你回家吧。”

我走出公安局,迎着咆哮的西北风,双手合十,心里感谢师父又一次保护了弟子,谢谢师父!

四、添正念再精進

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由于同修说出了我,我再一次被邪恶迫害,家再次被抄,我的大法宝书也被邪恶抄走了,我心里绝望了。就在看守所里绝食,九天以后我回到了家,多次遭到迫害,再加上单位给我施压,上班有人看着,下班单位书记经常找我谈话。我的怕心越来越重,我开始不敢相信同修了,人心也越来越多,就感觉自己向下滑。

二零一一年秋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飞过洋,来到了纽约,看见师父为众生承受巨难的身躯,我知道我这种状态对不住为我付出巨大的师父,我下决心:弟子精進师父健康!所以我必须精進。现在我也能为师捧上一朵小花了,她将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开的更加新鲜、亮丽!

双手合十: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