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工作者:修大法,做一个更好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现已退休。在走入修炼之前,我脾气不大,可也不算小,任性,得理不饶人,曾经和领导及老师发生过口角。在工作中虽然不参与争斗,但总有一种不平衡的感觉,由于性格内向,不曾向谁透露过自己的感受,日积月累,落下了一身病:长期头晕,眼睛也不好,脚疼,腿疼,胃疼,关节炎等,家中常备着药,痛苦也时常伴随着我。三十五岁以后,我曾尝试过几种祛病健身的方法,但无济于事,独处时常想:人生在世,就这些了?

直到一九九六年秋天的一天,在同事的介绍下,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并有机会观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在得法过程中,不知为什么前三天竟忘了吃药,可身体没有一丝难受的感觉。当时不悟,还说:“记住这个药的厂址,以后就用这个厂的药”,拿起药就又用了,谁知用药后却难受起来了,和平时犯病时一样,这才悟到:我已经走入修炼了,有师父管我了,师父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无病一身轻了!

不长时间我看到师尊讲法录像中,师尊的形像上放射出佛光。从那时起,我深信有神的存在,师父就是世间的活佛。我立志在大法中修炼。

气功 修炼 返本归真

当时同事介绍给我大法时,我把法轮大法当作一般的气功了,心想反正自己一身病,经过几种方法锻练也没用,练练气功可能会好一些,就这样走入了大法。

在不断的学法中,大法那深奥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我,很快的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气功,这是修炼!而这个修炼方式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修练方式,可以不進山,不入庙,而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修炼。这个修炼方式不避开矛盾,在各种复杂的矛盾中直指人心,这是任何一种修炼方式都无法比拟的,修的最快最捷径。在不断的修炼中,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所在,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那时的我身心轻松,那种兴奋,那种感恩无法用语言描绘。

当然了,超常的法有超常的理跟着,也就是师父要求我们的从做好人做起,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在矛盾中找出自己的不足,不断完善自己,最后做一个超常的人,一个完全为别人着想的人,返本归真,回归到自己先天本性上去。

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所以自修炼以来,不管是和平时期还是迫害期间所有遇到的磨难我都能理解,最后基本上能坦然处之。

在魔难中升华

自从我学大法后,在工作上任劳任怨,从不计较,值班室卫生的打扫,床单、被子的清洗,基本上我给承包了。治疗上认真负责,视病人如亲人,在休息时间有需要我的时候,随叫随到,得到领导、职工及病人的认可。在无奈下收病人的钱也找机会退还给病人家属。在奖金多少的分配上从来没给领导出过难题。后来我不在的情况下,科室出了几起事故,领导感慨的说:“要是某某(指我)还在,是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的。”

在单位我做治疗,有时做手术。在一次难度较大的手术中,我的同事不相信会成功,从中给我制造魔难,在病人及职工面前造谣说病人将要导致很严重的并发症。全院从领导到职工一时间沸沸扬扬。这个同事还要病人跟着她做这个检查,那个检查,把病人也弄的莫名其妙。我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很平和的看着她给我制造麻烦,根本就没动心。最后证实手术非常成功,一切顺利。要不是修大法,我是绝不会这样对待的。领导也说:“某某炼法轮功后连性格都变了,要是以前,是不会饶了她的!”

我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又一次一同事当着好几位同事的面,笑着问我:“你是在做好人,难道我们都不是好人吗?”我也笑着说:“咱们有一位算一位,有谁能做到嘴里不吐脏字的?我能做到!”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有一位警察问我:“你们法轮功做好人,怎么还骂人呢?”我说:“谁骂人了?”她说:“你们发正念不是骂人吗?”我笑着对她说:“任何一个人身上都善恶并存,在对待一件事情的处理上可以用善念处理,也可以用恶的一面处理,善的处理,善的处理结果会是越善,恶的处理事情会恶化,形成恶性循环,因为善恶有报。我们发正念是处理一些恶的、不善的东西,壮大一个人善的一面,使人们多行善事,结善缘,得善报、福报,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一件好事呢!”她笑着说:“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你们发吧!”

现在的社会造假成风,人与人之间也是明一套,暗一套,互不信任,说出的话很飘,没有分量,需要怎么说就怎么说,没有一点责任感。我从修大法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从不说谎,取得了家人及亲属的信任。

在我们家或亲戚中,有好几次为了证实一件事情,他这样说,她那样说,到最后几乎都要等我说出实情,每每这时,他们总会说:“我姐修法轮功,说的是实话”。或者说:“我姨说的我信,她修大法说真话”。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