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正念 坚信师父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

一、喜得大法获新生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我从小就对古代传说、神话故事、算命之类的很感兴趣,二十多年前,一个算命先生,给我推算命运,说我只能活六十八岁,当时很有压力,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我能绝处逢生。

就在焦急的寻找成神之路时,一九九五年七月五日,我喜得法轮大法,我知道这是我千万年来一直在等待的,我一头扎進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没有动摇过。

我把过去那些感兴趣的东西,从物品到思想,全部彻底清理放弃。每天我都感到心情快乐,充实,时时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之中。

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给我的家庭造成巨大的灾难,腥风血雨中,我没有倒下。我老伴(同修)因搞电视插播,被非法判刑二十年,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中,我也没有彷徨与动摇。

虽然不是每一步都能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但也算是闯过来了。在师尊指引正法的進程中,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天天都在做,自我觉的没被落下,甚至在同修眼里,我修的还不错,但前不久的两次生死关,让我大惊,通过向内找,发现一堆阻碍我精進的人心。

这段时间,师尊不断点悟我,让我勇猛精進。我知道被落下太多了,教训中,我清醒了:坚信师父,用神的状态,神的正念,做好三件事,我能在师尊救度中闯过劫难,感慨万千,写出几方面,和同修交流。

二、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闯过病业假相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我在发正念时,脑中突然出现一句话“很难到天年不寿终的”。当时我意识到是师父在点悟我。因为我今年正好六十八岁,只觉的修大法了,原来旧势力的安排不算数了,我没当回事,没有从思想深处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两天后,邪魔来取命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夜间,我在熟睡时,突然间邪魔抓住我的心脏,死死的不放,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心脏的剧痛,使我忽然坐起来,前胸后背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好象心跳马上要停了,这种症状很象急性心肌梗死。我马上立掌发出强大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大约一分多钟吧,缓解过来。我心中充满对师尊的感恩!

当时我的头晕晕的,不知不觉中睡了,冥冥中师父把我左手的劳宫穴打开了,掌心发出一个大光球,象激光一样,金光四射,我想可能是除恶的法器吧。

第二天起床时,胸背还隐隐作痛。一场生死大关,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闯过来了,我不停的谢谢师尊。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邪魔又一次对我下狠手,晚间突然感觉后背热的不行,如同一块烧红的大铁板紧紧的贴在后背烧烤,而前面象有块大冰块贴在胸腹,冰冷的凉气往腹部灌,冷热巨大的反差使我难以忍受。同时头脑里象有一群蜜蜂嗡嗡乱叫,不让我有记忆,似乎身体要失去了主宰,一片茫然。

因为有前一次经验,我用尽最大的力量稳定主意识,喊叫着自己的名字,唤醒主意识,做到心不乱,恳请师父加持。尽管我发不出声,主意识清醒的喊:“弟子有难,师父救我”!不断的背法,想起哪段背哪段,背的最多的是《论语》。我不离开师父、不离开法,心里越来越踏实,没有那么恐惧了,正念对待眼前这一切。

古代修道的人炼丹时,要“添风加火”,我只把它当作锤炼我这个金刚不坏之体吧,一下怕心全没了。我就是神,我感到自己渐渐的高大起来了。笑傲邪魔敢来迫害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那你就自取灭尽。我连喊几声“朝闻道,夕可死。”[1]。我想起师父曾讲:“你将要和宇宙同龄。”[2]我就喊:我与宇宙同龄。感觉师父挥手之间把邪恶全清理了,一切恢复正常,但是我的身体、脸青了一个多月才消失,师父又一次替弟子承受了,心中无限感激师父。我流泪了!无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只有不打折扣的按师父要求去做。

两次生死关过后,我不断的反思,为什么邪恶能迫害我,为什么邪恶敢动我?都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任何人心都是邪恶迫害的借口。

第一次遭迫害,我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心里还有六十八岁的概念。然而第一念就应该全盘否定,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说了算。修炼中,一思一念都应在法上,我没有重视修,严重点说没听师父的话,一场劫难过后如梦方醒,从新认识一下自己,炼功就象做体操,十几年了,微乎其微的去掉一点人心的执著。我执著常人生活中的事情占的比重,比学法修炼的用心超过几倍。自己完全毁在名、利、情中了,愿意听好听的,买东西见便宜多买,小孙女考个第一都沾沾自喜。人心太多,这是修吗?真是很可怕的。

三、剜心透骨的向内找

师父告诫我们“所以你碰到魔难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机会,如果你能向内找,那正好是你走过难关、進入一个新的状态的机会。为什么不这样看呢?碰到魔难就往外推。我讲了,哪怕是因为你们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问题上出现了争论,或者听到逆耳的话,都是为了你提高,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为什么不这样看问题哪?”[3]

师父讲的这段法,象重锤一样敲醒了我,修炼中不向内找能是修吗?我们到世上来干什么来了?我问自己。病业劫难过后,我在家里一个多月时间闭门找错,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如何把修炼的路走正,关键是向内修,不修好自己,自己的大穹不行了,救的众生往哪去呀?不修好自己就是罪过。

向内找是很苦的,明明是别人错,非得反过来看自己,如果不在法上看问题是难以忍受的,家庭矛盾,同修之间的矛盾,如果没悟到高层法理,别人的错却放在自己身上,能不苦吗?当我们知道反过来看问题的时候,和宇宙法理对照一下,真的知道错的是自己,那种剜心透骨的去人心,去各种执著,能舒服吗?可是痛苦过后可是甜着呢!因为自己升华了。

我曾经不知向内找,没有在修心上下功夫,如果我真的按着真善忍去修,修出大慈悲心来,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和不好的东西敢進我的空间场吗?它会自灭。

有一段时间,我学法困,炼功困,发正念困还倒掌,这在修炼中可是严重的问题,就等于三件事没做。在和同修切磋中找到问题的根源,为私为己。

我是一小片的协调人,发现同修有问题不去指出,怕伤害同修,其实是怕伤害自己,怕自己的人心受到触及。做什么事时都很难忘了自我。有时候,带着执著,带着人心,却凭着人的精明与奸猾做着三件事,这样能证实法吗?很多是证实自己。当我找到这些执著与人心,在修炼中去掉它后,我再学法不困了,手掌也不倒了。

四、用心学法讲实效

师父讲:“大家知道学法在很多地方出现一些情况,什么情况呢?有些地区流于形式。有些人在读《转法轮》的时候,思想不专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够专注的在修炼中。这等于是浪费时间,不但浪费时间,本应该是提高的时候,却用思想想一些不该想的问题、一些事情,不但没提高,反而还在往下降。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4]

从这段法中我悟到;学法就是清洗自己,学法中就是在修炼中,学法过程中就是在提高中,学法中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形成的不好的观念,都会从中修掉和破除。学法不专心,还会往下降。因为大法中的每个字都是佛道神和师父法身,连偏旁部首都是佛道神。不专心去学去看,就等于不敬师父不敬法,不敬佛道神。那法怎么能给我们显现呢?所以学法时一定是一字一句的读清楚,千万不能添字落字。原来每周学一遍《转法轮》,各地讲法和新经文在家学,在小组也学,但学法走神,溜号、找不着行,走形式,怕在学法数量上被落下,不讲实效,收效甚微。有时心里慌慌的,感到每天时间紧张,有时还筋疲力尽的,其实是没有法的能量。只有学法用心,才能同化法,能在法上认识法,才能指导自己修炼,我不再追求学法的数量了,静下心来一字一句的学。

当我真正用心学《转法轮》时,哇!法理一层一层展现给我,特别是如何修炼心性,如何能提高心性与境界的法理,多次出现,使我升华了许多。师父告诉我们“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5]

现在也是每天都学法,能静心学了,学到什么,悟到什么,就得到什么,我放下有求之心。

这段时间我是每天白天读《转法轮》四、五讲。晚上发完六点正念,就开始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九天看了八遍。晚睡时听法,二十四小时不离开法,邪恶无空可钻。

发长时间正念,每次半小时以上,有时五十分钟,用纯净的心发出强大的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一切干扰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清除各种常人心在另外空间形成的败物,效果显著。

这场魔难过后,我真的不敢懈怠,因为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6]所以我注重修一思一念,同化法,修成无私无我,做事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无私无我的進入新宇宙,一定跟师父一起回家。

写到这,我想到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对老年同修讲的一段法,对我真是猛击一掌。我悟到年岁大的同修要不抓紧实修,不放下一切人的事,人的理,人的执著,就会毁于一旦。师父在讲这段法时那种为我们着急,那种慈悲严肃的告诫,我永远不会忘记。希望老年同修再看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吧!

我快七十岁了,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没有我的今天。教训是惨痛的,师父告诫我们:“修炼的人是以脱离世间、成就生命圆满为目地的,执著任何世间的得失、利益都圆满不了,因为修炼人在世间修炼中就是要去掉常人所执著的各种各样的心才能成神。不然的话,世间上的任何一颗心、任何一个牵挂的因素,都是一把锁住人离不开的锁。所以在证实大法中,大家在救度众生的同时也都是在修炼自己。”[7]

层次有限,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