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我小名叫三三,生于二零零零年三月,我爸妈是大法弟子。我满月的第二天,爸爸为了告诉世人大法好,去了北京,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同年六月,妈妈和我被看管在妈妈上班的地方,每次妈妈带我上街,都有人跟着。妈妈单位里的人均称我为“小萝卜头”。

二零零一年九月,妈妈被警察抓走,后警察让外婆带着我去劝妈妈,隔着铁栏子,我看着妈妈,我没有哭闹,我用我的小手使劲去摇那铁条子。

爸妈不在了,我就由我的外婆、大姨、小姨轮流照顾。

二零零三年,妈妈回来,我才又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可好景不长,二零零四年的四月,七、八个警察突然闯到我家,当时堂弟也在我家,立时受了惊吓,哭闹不止。同年五月,七、八个警察再次闯入我家,翻箱倒柜,家里一时变得乱七八糟,那个领头的还问我,你是不是也跟你爸妈炼法轮功,并吓唬我,说要用手铐铐我,我立时回敬他:“你们是恶警,你们会有报应的。”他们认为一定是我爸妈平时教的,可这根本不是我爸妈教的,当时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这次他们将爸爸妈妈都带走了,家里只留下孤单的我。

爷爷从老家来接我,我一见爷爷就哭了,我不停地说:“三三没有了爸爸,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家。”爷爷听了,一下子眼泪就流了出来,他紧紧地搂着我。这次听大人说,妈妈要被关两年,爸爸要被关四年。

在爷爷奶奶家,我上了厂里的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有次问我:“三三,你爸妈是干什么的,老师怎么从没见他们来接送你?”我告诉老师:“我妈妈在法院上班,我爸是律师,他们都是好人,他们非常爱我。”

奶奶也是大法弟子,经常给我念《转法轮》,教我背《洪吟》,我很喜欢。二零零六年五月,我从幼儿园回来,找不到奶奶,问爷爷:奶奶去哪里了?爷爷眼里红红的,他说奶奶去外地了。后来,从家里的大人们的谈话中,我知道奶奶跟爸爸妈妈一样,被那些坏人抓走了,被他们关起来了。我心里知道,爸爸、妈妈、奶奶,他们都是好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二零零七年,妈妈回来了,她将我从老家接回来上学。一次我放学回家,有两人在我家门口,他们说找我妈妈,我说妈妈不在,他们说那就等等,他们问我,平时有没有人来找我妈妈,我感觉他们不是好人,就说家里平时只有妈妈、小姨和我。我打电话给妈妈,告诉有人找,他们就打电话让妈妈回来,妈妈让他们走,说不能影响我。后来我知道这两人是“610”的主任。“610”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非法机构。

一次妈妈带我去监狱见爸爸,那里的警察对我说:劝劝你爸爸,叫你爸爸早点回家。我马上说:“好啊,那你现在就放我爸爸回家。”那人听了一下子就没声了。

我上一年级时,有次上体育课,老师让同学们在操场上自由活动,我就在操场边的草地上做俯卧撑,一群男同学在一边推来推去,突然七、八个同学一下子摔倒在我身上,我被压在最底下,待同学们一个个爬起来,我的手不能动了,同学告诉老师,老师忙将我送往医院,经拍片,医生说骨折,给我上了石膏。那时同学都喜欢生病,因为生病可以不用上学,可以呆在家里,哪个同学生病不上学了,其他同学会很羡慕。这次我受伤了,那我也可以不用上学了,我心里感到很开心,我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没问题,因为我一直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并没感到疼痛。放学后回家,我告诉妈妈我的手没事,但我不想拆石膏,妈妈说师父说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不能自己去求什么。我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我很不好意思,于是我就自己将绷带和石膏拆了,我的手真的活动自如,完好如初。

从一年级到现六年级,我都没有生过病,身体健康,精力旺盛,同学都很羡慕我。这一切都得益于师父的慈悲,使我能从法轮大法中受益。

上学后,我上课认真,学习好,同桌要抄我的作业,我不让,我告诉他要自己做,如不会,我非常愿意教他的,因为我知道做人不仅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也要对他人负责。有时同学莫名其妙的打我踢我,我从不去计较,也没记恨,也不去老师那儿打报告,我真心的对每个同学好,班里的同学为此也很愿意与我交往。因为我心中装着的是“真善忍”。

现在我能自己学法,看师尊的《转法轮》、《洪吟》,及师尊在各地的讲法,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之下,也懂得了以大法为衡量标准,向内找,我不仅仅想使自己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更想自己真正的成为一名大法的小弟子。我要告诉全世界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