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备受酷刑 大连曲滨再被警察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九日】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上午八点四十左右,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曲滨在大连市西岗区法院坡上的小广场公园里,被几个便衣强行绑架到车里带走,现下落不明。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年仅四十岁的曲滨,历经魔难,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

曲滨
曲滨

一、刚闯出“死牢”又入“虎穴”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大法弟子曲滨早早来到大连市西岗法院门前,关注一年多前与他一同遭绑架的兄弟姐妹。法院门前戒严,他便到了法院坡上的小花园广场附近的居民楼边。

八点三十分,是预定开庭时间,突然出现三个身着便衣的彪形大汉,对曲滨说:“跟我们走一趟。”曲滨说:“我不认识你们,不能跟你们走。”一人说:“我们认识你。”说着就动手了:两人反背曲滨的双臂,一人按着头,三人连拖带拽的把曲滨带走了。近前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上前阻拦说:“你们怎么大白天抓人。”一绑架者说:“这不关你的事。”说话功夫,就把曲滨拖到了三岔路口。其中一人打电话,三、四分钟便来了一辆白色轿车,将曲滨绑架走。

实施绑架的白色轿车,车牌是辽B Z7111,车尾的牌子摘掉了,这辆车是大连市国保支队第五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大队长的坐骑。对曲滨的绑架,是提前安排好的,有预谋的。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中共对七十九名大连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即7·6绑架案),主要针对帮助居民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在大连看守所,六十九岁的张桂莲被迫害致死,侯春丽的腿被恶人打断、肾被打坏,曲滨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此时,曲滨刚刚闯出“死牢”几个月,又入“虎穴”。 7·6绑架案,十几人被劳教,近三十人被批捕,面临非法判刑。

二、死了白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早八点,曲滨在单位金州东方渔港酒店旁的车站等车,被大连青泥洼派出所警察绑架,住所被抄,一千元现金未归还,他被送到大连看守所。

曲滨当天即绝食抗议,警察把食管插到气管里,他疼得几近休克。警察发现插错了,把食管拔出后,竟厚颜无耻地说:“就让他遭罪,不遭罪就没有意思了。”然后继续灌食,灌完后曲滨已经虚脱。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恶警邢姓大队长说:曲滨是装的,从背后踢他,曲滨双脚和双手铐到地环上,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晚上十点生命垂危。被送到210医院抢救。

十天后,曲滨被重新送回看守所,当天下午即被灌食。晚上“邢大”说:“绝食没有用,死也不会放你出去的,在这里法轮功死了白死。”

第二天上午,恶警继续灌食,下午五点,曲滨出现深度昏迷,瞳孔扩散,再次送210医院抢救。曲滨生命垂危时,警察还企图叫曲滨签字,说把字签了就可以回家了,当看到曲滨确实不行了,才作罢。

三、“挂水桶”酷刑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金州区公安局610主任高明玺、金州区龙王庙派出所教导员王小波等采取蹲坑监视的特务手段绑架了大法弟子曲滨、许志斌、姜波、刘述春、金峰。

龙王庙派出所私设公堂,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人施以非人的酷刑折磨,魔鬼般的逼供,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他们将许志斌、曲滨、姜波、刘述春施以“挂水桶”的酷刑,将人的两个胳膊平吊起来,两脚尖刚能着地,将两个装满水各约五十斤重的水桶挂在两个胳膊上,一会儿疼的人就昏过去了,待人醒来后,再继续上刑。

恶警们不许曲滨闭眼,一闭眼就往脸上泼凉水,此酷刑从下午四点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

恶警们为了达到既能折磨大法弟子,表面又看不到伤的目的,采用较隐蔽的手段,给大法弟子戴上摩托车头套,然后用木棍猛烈敲击头部。戴上拳击手套打脸部。

后又将这几名大法弟子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曲滨、许志斌、金峰绝食抗议数月后,闯出看守所。刘述春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在沈阳监狱,姜波被非法判刑。

四、被扒光,遭受吊铐、电击酷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曲滨在大连教养院遭受吊铐,电棍电击等各种迫害,满身长满疥疮。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教养院恶警根据“上级”恶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逼迫放弃信仰。恶警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用减刑利诱犯人)象疯了一样把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

五、刑讯逼供 私吞钱财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金州区龙王庙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曲滨、刘桂春、姜波、金峰等人,并对其刑讯逼供,捏造“制作八千份宣传品”,将刘桂春、姜波非法判刑投入沈阳第二监狱,刘述春被非法判刑七年。

四月二十八日晚将这些大法弟子绑架到金州看守所之际,在登记钱物时,派出所与看守所值班恶警私吞大法弟子钱财。经大法弟子索要,派出所恶警到看守所与大法弟子核对,只归还一小部份钱财。

六、非法判刑 眼睛被打坏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号,大连中山区公安分局到曲滨的原单位大连某印刷厂非法绑架曲滨,关押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六区11号。为给迫害制造借口,中山区公安分局曾三次提审曲滨,每次都使用极其卑劣、残酷手段,对曲滨进行恶毒折磨。曲滨身体极度虚弱,眼睛被恶警打坏。

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密谋开庭非法审判曲滨,刑期早已内定,家人可以请律师,但律师只能做有罪辩护。而所谓口供都是在无任何证据情况下,捏造拼凑出来的,恶警施酷刑逼迫签字,以此作为定罪依据。整个口供笔录前后矛盾,漏洞百出。

曲滨被非法判刑四年。

七、遭非人殴打、体罚虐待

曲滨被关押在大连市监狱三监区。中队长肖保灵不许其家人送行李及生活用品,不让送钱。家人多次要求见人,并先后两次共送现金五百元,却全部被扣压,分文没给曲滨。

肖保灵还恐吓曲滨年迈的父母,说如果曲滨再“抗拒改造”,就给他加刑,还说对坚定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有死亡指标等等。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肖保灵和服刑犯人李真对曲滨进行非人殴打、体罚虐待,他指使犯人刘飞、任亮亮,把曲滨的衣服扒光,肖保灵对曲滨折磨、污辱近三个小时,监区领导视而不见,纵容下属。使曲滨肉体与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

在这期间,曲滨抵制关押迫害,不干活、不背监规,恶人对他软硬兼施,曲滨不为所动。

八、姐姐曲军所遭受的迫害

姐姐曲军
姐姐曲军

曲滨的姐姐曲军,大连金州区人,二零零零年五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金州看守所,行政拘留十五天,罚款四千元人民币。

二零零二年五月,大连国安欲抓曲滨,电话监控将与曲滨电话联系的姐姐曲军及不修炼的姐夫一同绑架到大连国安,曲军被逼从楼上跳下,腰脊椎摔坏、股骨头断裂、脚脖子骨折,当时送到大连友谊医院,当时医生说命难保,现在留下明显后遗症。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曲军在铁岭被铁岭银川区公安局非法绑架后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期间曲军被野蛮灌食,戴手铐脚镣等刑具受到残酷迫害,两个月后罚款三千元人民币让家属接回。二零零六年八月二日,曲军在大连开发区湾里被湾里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开发区看守所。

父亲曲庭跃被非法教养一年

曲滨的父亲曲庭跃,男,七十岁,二零零零年三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金州看守所四十多天,罚款五千元,停发三年工资,多次被非法关押,三次关押在金州看守所累计长达一年之久。二零零二年四月,邪恶大搜捕将曲庭跃关到金州看守所,一周后以炼法轮功为名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教养一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出来后,在外流离失所一年后才回到家照顾忧患成疾,得了脑血栓的老伴。

曲滨的母亲因老伴儿女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得了脑血栓,精神恍惚。

执法犯法 必遭天谴

迫害曲滨的大连市监狱恶警肖保灵,名字已被列入全球“法网恢恢网站” (https://www2.zhonghua999.com)的恶人榜名录,编号:38421。

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那些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已多达两万多人,有的还殃及家人。

跟着中共作恶者,要想自救,除退党外,还必须停止作恶,揭露迫害内幕,搜集、提供和保存迫害证据。谁做谁赎罪,早做早赎罪,多做多赎罪。这是神在网开一面,是最后唯一的自救生机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