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写很快就写出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从开始觉的“没什么可写的”,到写出“第十届大陆法会稿件”,其中的一些体会与大家交流,提醒同修把握机缘,珍惜第十届明慧大陆法会。

看到明慧网第十届大陆法会的“征稿通知”之后,就想“该写的以前都写了,这次不知写什么好了,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整天就是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后来认识到,这是旧因素在阻碍自己参加法会,对“第十届大陆法会”起着消极的作用,马上清理不正的观念。

一、破“眼见为实”观念

大陆法会是在网上召开的,不象海外法会可以看到现场气氛,可是在另外空间展现的却是同样的壮观殊胜。特别是学习师尊的经文《成熟》,以及历次明慧法会带来的巨大正面作用,大陆网上法会的重要意义不言自明。

问自己,如果在国外的环境下,同修告诉“要开法会”的时候,会怎样反应?我会毫不犹豫的说“太好了,去参加”,而不是说“我修的不好,不参加了,谁修的好谁去参加吧”,这和自己潜意识里想的“谁修的好谁写稿吧、谁有时间谁写吧、谁会写谁写吧”是一样的,都是被人的观念阻挡着,没有用正念去珍惜师尊留下的修炼形式之一——法会。

在海外参加法会,同修们也要互相圆容,除了写稿审稿,还要联系场地、布置会场、协调各地同修,大多数同修要乘坐交通工具到法会现场等等。而大陆网上法会,我们不用在“联系场地、请假、花钱坐飞机”等方面付出,只要我们以写稿等方式正念配合。

对于“写稿”,体会到:无论自己看的见、看不见,师父确实就在我们身边。因此,重要的不是强调自己“会不会写”,而是有没有想写的“愿望”。 师父说:“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二、去“显示心”

坚定了“积极参加”的一念之后,也就不去想有没有“轰轰烈烈的事”了,并且看到:想“轰轰烈烈”这本身就是党文化,掺杂着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心性的提高,都容在看似平平常常的三件事中,里面却包含着师尊的巨大承负和无量慈悲。我就想:把自身经历的这“平凡中的辉煌”回忆出来,证实大法的救度威德。

下午,碰巧工作上没什么事,就把平时讲真相救人的片段写到纸上,想起一个记下一个,有工作上的,有生活中的,还有学法时点悟我正念救人的体会。之后,在电脑上打字保留。过了二天,又想起来一些,再补充一下。

到学法小组学完法,让同修看看,因为互相都了解,在同修的提醒下,又想起来一些能起到证实法、促進提高作用的事例。把这些事归类,分几个小标题。加上在其中修心提高的体会,和对大法的领悟。这样一篇交流稿差不多就形成了。

再检查几遍,看写的是否纯正,看有没有错字,特别是引用的经文必须一点不差,尽量少给繁忙的明慧审稿同修增加麻烦。

三、先写出来 再评价“会不会写”

写完稿子之后,自己(或请同修看时)再评价说“会不会写”或“写得好不好”,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自己已经在思想上和行为上都尽力了。如果没动笔写出一个字、甚至根本就没动心(没想写),就先说自己“写不好,不会写”,那是不“真”的。因为根本就没写,依据什么评价的“写不好”呢?不能凭空说话嘛。

四、等明年?“日太长”!

从明慧编辑部“征稿通知”开始,脑中不时响起师父的诗句“明年再来日太长”(《洪吟三》〈观神韵〉)[2]。 想起自己曾有“明年再参加吧”的想法,很是惭愧。正法修炼时间紧迫,每一时有每一时要做的事。到法会的截稿日期九月十五日还有一些时间,完全可以写出来的。

其实,写法会交流稿本身并不难,难就难在突破自己的人心、观念。当拿起笔,郑重的写下“尊敬的师父好!”,就会感到:师父就在身边,此时此刻自己真的是在师父面前整理这一年的修炼体会和收获,这时,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就浮现眼前,自然就能体会到“下笔如有神”了。

大陆法会召开之时,宇宙空间庄严神圣,普天欢庆,层层众生都希望看到自己的王和主分享在大法修炼中见证的辉煌,大法弟子更希望取长补短,借鉴好的经验,共同提高、多救人。也许我认为自己的修炼体会不足为奇,可是对别人也许帮助很大。所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重视起来、互相帮助(包括帮助不会写字的同修记录),共同珍惜师尊赐予我们的这一次见证大法救度威德的机会。

五、“要想写很快就写出来了”[1]

一位同修是家庭主妇,平时很少写字,她谈到这次的写稿体会时说:

看到明慧网“征稿通知”后,我想:我得写,这是使命,法会是师父给留下的形式,“不会写”是自私,师父要的就是这颗心,这么多年在大法中修炼受益、师父赋予弟子这么多,能没有写的吗?一定要写。

这时,耳边重复响起一句话“要想写很快就写出来了”[1]。

我就找同修交流了想写的内容,同修也鼓励说快写吧,还答应帮我改错字。我回家就盘腿发正念,然后拿笔写,前后共写了四天,写成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神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