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个人简历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我在常人社会是做教师的,最近,单位让整理个人简历,为的是做成展板,内容包括工作以后的获奖情况和教学成果。

我把工作近二十年来的简历整理了一下,惊讶的发现,我得的奖,在我目前这个单位里,是最多的。我的奖绝大部份是我炼法轮功被迫害后获得的,其中包括被评为市级的优秀教师,包括代表本市去参加省里的比赛获的奖,也包括一些国家级性质的奖;我的学生获奖,也全是在零六年之后的。

我回忆起,在炼法轮功后,因为有漏,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和看守所关了三个月,闯出来后,邪恶不让我上讲台,但是我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发正念,反迫害,坚信师父安排我的一切,不仅上了讲台,还参加了本区教研,下乡送课,到区里讲课,到外校交流;代表本市参加省里比赛获奖也是在那次被迫害后发生的,而且那次比赛是有年龄限制的,而我已经超龄了也被选中参赛了。所以看着简历我差点哭了:师父是多么伟大啊,真是佛法的威力啊。共产邪党一心想把大法弟子迫害成在社会上没地位、受歧视的人,但是,在伟大的佛法面前,它什么都不是。

修炼后,我在业务上成了校内精英,无论哪一学科我都能站在法上去理解它,所以我几乎在教研中可以指导任何一个学科的教学。即使在被迫害后,在邪恶的六一零指使我单位领导监控我(他们并没做)的情况下,校领导还是要让我做教导处主任,我拒绝后,校领导又让我做德育处主任兼心理咨询教师,同时主抓语文、国学、历史和艺术教学,策划学校文艺活动,安排校园文化布置,名片印出来了,我不好拒绝就接受了这个安排。后来学校需要搞教研,校长又让我做了教研主任,带着我去外地学习,他信任我,让我承担了他认为最重要最彻底的教学改革实验。

在工作中,大法给了我智慧,使我在工作中总能抓住最核心的东西,做起工作来比较得心应手。做德育主任之后,我对校风和学生品格的把关很严格,大法修炼使我懂得了应该给孩子们什么样的教育,而我的同事们也认同这种教育,所以校风和学生品格相比整个中国社会而言,还是不错的,学生中几乎没有打架骂人的,也很少有叛逆家长、顶撞老师的,因此在家长中有很好的口碑。我策划安排的文艺演出,有时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主的,比如唱唐诗宋词里面适合孩子的,跳民族舞蹈;有时是以中国儿童歌舞(不包括邪党的一切)为主的;有时是纯英文的歌舞,所以效果也很好,学生看起来比较纯,比较有精气神儿。

早年我学过一点国画,画的并不好,但是自从看了神韵以后,好象突然开窍了,办师生画展的时候画了几幅工笔,同时学生们的作品尽量做的比较美好,校长看了后很赞赏,认为我办的画展非常好,如果没有我参与,美术老师搞不出这样的展览。

大法也使我懂得了教育深层的东西,所以在开家长会的时候,无论是班级的还是校内的,我讲出的内容都能得到家长的认可。一个教导处主任说,我发现你讲的时候,好象会发出一种场,有一种正的能量,所以你一讲家长就听的很专注,都看着你。

我的同事们比较佩服我,他们认为我好象什么都会,我也总是看他们的优点,经常由衷的表现出对他们人品和业务水准的钦佩,经常给他们肯定和鼓励。他们知道我修大法,也几乎都做了三退,校内风气比较平和。我还发现在无意中我似乎对他们有一种思想和行为上的影响,他们普遍认为一个老师爱发脾气爱打人是无能和没修养的表现,他们喜欢做善良和蔼的老师。学生之间发生了矛盾,我跟学生说:“先不要指责对方,先看看自己哪里错了。”我周围的同事也会这么教育学生。家长们经常会给我塞红包,我有时全额退回去,有时怕家长感到没面子,就跟家长说这些钱我给孩子买书了,之后就买一大堆适合学生读的书送给他们。我的同事有时也会这么做。

其实在被共产邪党败坏了中国社会,教师收受家长的红包和各种好处已经是潜规则了,有些小学,中学,高中的班主任还会暗示家长要送礼。特别是为了迫害法轮功,共产邪党将学校变成散布谣言的场所,把教师们变成了教唆犯,导致这个行业的职业道德全面崩溃,甚至于教师都不敢谈论传统道德和向善(比如,在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之后,我过去单位的一个领导就说:“学校里的某某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是不是炼了法轮功啊?”他说这话的目地是为了迫害那个人。我当时听了很震惊,因为这个人被共产邪党毒害的已经善恶是非不分的地步了)。但是,尽管如此,如果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还是会有转变的,我现在所在学校教师的师德在社会上就有良好的口碑。我想这就是师父讲的“乱世大法解 截窒世下流”[1]的一种体现吧。

由于我是一个肯说真话的老师,所以学生比较喜欢听我的课,有的孩子说老师很正。其实,共产邪党从未停止过对教师形像的扭曲,只是不同时期采用的形式不同。在文革时期,共产邪党通过给教师扣帽子打成“臭老九”来使学生看不起老师;后来,它搞教材造假,让教师传授假的历史、歪曲中国传统文化,学生长大后有了分辨能力,发现老师讲错了,因而看不起老师;在迫害法轮功中,它散布谣言,把教师变成教唆犯,当学生一旦明白真相的时候,又觉的老师没有正义感没有思想,因而鄙视老师。因为我修了大法,明白该让孩子知道什么,也明白该让他们遵循什么样的做人准则,因此我带过的班级是全校班风最好的,孩子懂事,学习也努力,也有思想;跟我合作的同事在教育学生上会比较省事,也通常会被评为优秀教师成为学校骨干。校长也对我曾说过:你是修炼人,你说出来的话都是有能量的,你能改变他们。

写出以上的一切,是因为今天我真的发现自己已经被大法改变成了一个越来越能够找回真我的生命,我的灵魂被师父挽救。在修炼前,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因为人生的不如意和个人欲望的不满足非常萎靡绝望过,疯狂抽烟,吃安眠药,听阴暗的歌曲,跳魔性的舞蹈,读各种垃圾文学,写情绪化的日记,卷入婚外恋,总是挑剔别人的缺点,脾气忽而暴戾忽而抑郁,对人生充满仇恨,一切的一切都将我推向绝望的深渊,我甚至买好了几瓶安眠药准备什么时候不想活了就自杀。就是在那时候,我过去单位的同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一夜之间读完了,然后就变了个人,戒了烟,扔掉了安眠药,断绝了婚外恋,结了婚并且婚姻美满,所有魔性的音乐舞蹈都不再接触,日记基本不写了,但是学完法后会写一点心得体会,在讲真相中性格变的外向,开始关心别人,人际关系融洽。

而且在学法中,法理不同层次的内涵不断展现的时候,那种殊胜与伟大,使我感到一个生命能得大法真是无法形容的幸运,师父和大法真是令人无以言表的崇敬;每次想到师父,我都会觉的生命是多么美好和令人珍惜的啊,就是因为有师父,我才在心灵深处觉的活着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我愿意按照师父说的做的好一点,再好一点。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