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为什么会变成了魔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近日,山西临汾发生一起伤害儿童的恶性事件,一个六岁男童被人骗至野外,残忍地挖掉了双眼。网上有一段男孩因疼痛难忍在床上翻滚的视频,看后令人揪心地难受。更让人感到窒息的是,男孩问父母:“天为什么总也不亮啊?”他还不知道,在他今后漫长的生命中将再也见不到阳光。

这一令人发指的罪行究竟出自于何人之手?报道说,作案者是一个中年妇女,这个女人诱骗男孩并用树枝挖掉了他的眼球。凶手竟然是一个女人!真是让人无法想象,无法相信。有人问道:“女人天生的善良和母性哪里去了,怎么忍心对一个孩子下手!”是啊,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如此狠毒?

凶手还没有落网,我们不得而知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魔鬼。但她让人想起了一群也是女人却同样干着伤天害理勾当的败类们。她们藏匿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监狱、劳教所和洗脑班中,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灭绝政策的忠实执行者。她们凶狠残暴、恶行累累,双手沾满了好人的鲜血。

山东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第一任头目宋书琴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她心狠手辣,打起人来歇斯底里,堪比厉鬼。二零零一年夏季的某一天,宋书琴指挥七、八个恶徒用棍子、拖把从头到脚殴打两位法轮功女学员,将两人打得全身青紫。别的恶徒累得打不动了,宋书琴却打得兴起,一把扯下脚上的高跟鞋,用鞋跟在其中一位学员的脸上一阵乱抽,打得她鼻青脸肿,耳朵出血,嘴肿得张不开。

此后该法轮功学员很长时间无法进食,宋书琴却借此指挥恶人胡乱往鼻孔插管灌食折磨她,每次都将鼻孔插破,鲜血直流。接着又强迫其面壁站立六天六夜,一合眼就打。见其仍不“转化”,宋书琴故伎重演,又扯下高跟鞋用力朝她的脸上抽去。该法轮功学员被抽得呕吐,口中流血,宋书琴命人端来水,逼迫她将嘴里的鲜血和呕吐物一起吞下。接下来又给她戴上手铐脚镣绑在老虎凳上十天多,还故意放蚊虫叮咬她。

对宋书琴而言,打人、将人打残、酷刑折磨甚至注射毒针都是家常便饭。很多人都是当场就被她打得昏死过去。在宋书琴任洗脑班头目的三年期间,遭到她疯狂折磨的有几百人,上有耄耋老人,下有稚嫩的初中生,最小的甚至是不满两周岁的孩子。

贾美丽是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卖命,凶狠毒辣,是酷刑害死几名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罪犯之一。

她惯用的手段是:暴打、上绳、用电棍电、上老虎凳等等酷刑,包括最易致人死命的“约束衣”。“约束衣”原本是专门用于精神病人的,却被该所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一用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部断裂,活活疼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项城法轮功学员孙士梅被穿上“约束衣”吊挂在铁窗上一天一夜,解下来后,人已经冰凉。贾美丽指使狱警督促两个犯人假装背着孙士梅的尸体去“就诊”,以此掩盖谋杀。两个犯人因此立功,被贾美丽兑现承诺减刑三个月。两犯人被释放时,贾美丽一一警告道:假如“约束衣”事件泄漏,连你们的家人都不会放过。

透过上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两个片段,可以看出这两个女人异于常人的凶残和狠毒,不怪人们都说她们是女魔鬼。这还只是从众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女魔鬼中随意挑选出来的两例,查阅明慧网可以发现,和她们一样穷凶极恶甚至更加阴毒的女警比比皆是,几乎每个中共的黑窝都不乏其人,很多地方甚至是普遍的邪恶。

古语说,“人之初,性本善”,尤其女人,天赋其母性,本该是温柔善良的象征,是什么使得如此多的女人丧失了本性,比男匪徒还凶残,甚至人性尽失呢?她们的经历或许可以告诉我们答案。

一般人想不到的是,这些凶残狠毒、欠有人命、罪行罄竹难书的女魔鬼,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反而因此而受到中共当局的奖赏与提携。如宋书琴被中共记功授奖,电视露面,上报典型,火线飞升,由镇政府一名普通妇女干部,一举“荣”升到“六一零”副主任的职位,还被招远市妇联主办的“招远市巾帼十杰”活动提名为二十名候选人之一。贾美丽也因迫害立功而被从大队长的职位重用提拔为劳教所副所长。还有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原所长苏境,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被中共评为“二等功”、获得中共司法部奖励五万元。后来又因为参与谋杀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职工高蓉蓉,获得“全国英模二等奖”。作恶反而名利双收,难怪她们如此热衷于犯罪。

这些女人的作恶固然可恨,但如果没有中共奖励犯罪的邪恶机制,她们至少会有所收敛,不至于将人性中恶的一面放大到极致,成为人人唾弃的十恶不赦的魔鬼。可见,中共是将她们从人变成鬼的罪魁祸首。

普通女人的堕落和败坏与中共也有关系吗?谁都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迫害,导致了中国社会道德体系的全面崩溃,女人当然也不能幸免于难。更何况中共从窃国起,就在有意摧毁中国女人的美好品性。中国传统文化讲究男刚女柔,女人以其娇柔坚韧,承担着敬奉公婆、相夫教子的责任,在教育子女、维系道德和维系正常的社会秩序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共却逼迫女人“不爱红妆爱武装”,使得女人在残酷的斗争中失去了女人的特性,变得粗暴蛮横,加上党文化的灌输和历次政治运动的催化,几十年下来,人们终于看到,女人变异得不再象女人,一些女人甚至比男人还要凶残。

今天,当狠毒女人将黑手伸向儿童的时候,当一群女魔残酷迫害善良民众的时候,我们不仅要痛斥和追究她们个人的罪责,也要清算这一切罪恶的根源——中共邪党。那么,为了我们同胞的生命不再被蹂躏,为了下一代不再生活在恐怖的黑暗中,抛弃中共,还有什么犹豫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