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迫害 维护自己的生存权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我是一个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数次的上海市法轮功学员。今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我才从松江拘留所出来。下面我将自己最近被迫害的情况在这里公布出来,一是为了揭露迫害,其二也是为了呼吁上海的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要坚定的维护自己的人生和生存的权益。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我和法轮功学员在上海市松江区9号线地铁泗泾地铁口招呼了一辆当地的出租车,打车到松江长途汽车站。在车上我和学员将法轮功的美好分享给出租车司机听,告诉他要做“真、善、忍”的好人。当时出租车司机一口认同并接受了我送给他的护身符。但当我在长途汽车站转乘去往新浜方向的公交车时,在公交车上就被一群身穿警服的派出所警察强行扣押下了公交车,当时他们的态度极其恶劣,还在我不允许的情况下强制翻看我私人的手提包及物件。随后那群警察就将我强行压上了一辆警车并将我带到了新浜地区派出所。我当时由于不清楚他们的身份,就问了一句:“你们这是什么地方?”对方回答我说,“这里是新浜派出所。”我这时才想到他们在强行阻拦公交车并扣押我时,并没有出示任何有关他们身份的证件或证明。

大约中午时分,四个被称为是“松江国保来的人”将我强行带走并绑架至上海市青浦看守所。我在那里被非法拘押了将近一个月。在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那天,“松江国保”来人宣布我被释放并且在所谓释放证上写明了“不构成犯罪”。将我带出青浦看守所后,来人竟然并未按释放证上所写明的内容将我释放回家,反而又将我强行关押到松江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曾多次要求见“松江国保的人”,质问既然“不构成犯罪”凭什么关押我,并强烈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我回家,都被他们无理由否决了。

直到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我才得以从松江拘留所的牢笼中闯出。时经足足八个月。

谁知,我出了魔窟后,他们都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

我出来后,原租赁房的房东开始赶我。我原先的单位也不让我去上班了,反而数次通知我让我过去签“劳务终止协议”。那几个月里我被活生生逼得走投无路。我只能挨个住在法轮功学员家,结果学员家都被不同程度的骚扰了。

这样过了几个月后,我终于清醒地认识到不能再放纵他们对我的迫害了。便一个个去找迫害我的人员谈话,终于工作得以继续了,可是在重新租赁住房的时候,我发现仍有派出所的警员监视并骚扰房东的行为出现,据他们自己承认是上海市松江区九亭派出所专门治理法轮功学员的民警。

最后,我在此表明以上内容均真实可靠,有任何媒体或国际组织需要相关取证,我和我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都愿意作为人证或对涉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进行相关指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