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保姆工作中 实修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是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了十六年的女弟子,从事保姆工作,现护理一位高位截瘫的老大娘,她今年九十岁,我的亲朋好友都说,这活又脏又累、又惹气、是最低微的行业,不能干,可我一做就是七年。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流离失所通过中介找到这份工作。当时,大娘正在外科住院处住院,由她的大儿子陪我去的病房,当时的情景在意料之中,又似乎在意料之外:老人面目青灰瘦弱,蜷缩一团,脖子僵直,双臂紧紧的交叉在胸前。大小便失禁,身上有多处褥疮,后尾骨有个鸡蛋大的洞,腐烂的深度能看到骨头,不断的在流脓水,她不停的妈呀、妈呀的喊叫。她儿子跟我说:“我妈是世界上最难护理的病人,你能不能承受得了?”我说:我有承受力。我坚定一念,这就是我修炼的路,大法能归正一切。

在老人安静的时候,我把《转法轮》捧给她,我说:“这本书是教人做好人的,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们一起念吧。”她说:法轮功的书,我不敢念,叫别人看到了,可了不得。我看到她的表情很恐惧,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害怕。头两天,大娘闹得很凶,整夜不睡觉,一会喊我扶她坐起,没五分钟又要躺下。嘴里不停的骂人,并用凶恶的眼神望着我。我累的有些头晕,打水都没了力气。这是邪恶在操控她。想到这里,我立刻发正念,还没等口诀念完,大娘已经睡着了。我知道我悟对了,师父就帮了我。

住院期间,大夫对大娘的治疗失去了信心,家属也觉得没什么希望,就停止了治疗,出院回家了。

我们住在大娘自己的家里,我照常每天给大娘擦伤口、洗澡、喂饭等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真诚善良的对待大娘(我知道她也是为法来的)。她也在我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接受了大法的真相,我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每天都虔诚的念。我们也经常的看老师讲法录像,听讲法录音。我发现大娘精神了许多。有一天,子女都回来了,老人吵着要吃方便面,还要放粉丝和鸡蛋,她很快的吃了一大碗。

儿女们吓坏了,凑在一起私下议论:“妈是不是要不行了,怎么突然精神起来了。以前喂她饭比吃药还费劲,是不是回光返照啊。”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大娘不但没死,尾椎骨的大洞缩小,已经完全封口愈合。脖子可以转动,身上的褥疮都长了新皮,两只手也可以拿东西了。一天,大娘告诉我,她看到一个大火球飞進来,屋里的很多不好的东西就没了。现在看到的都是漂亮的花、还有小河,里面还有一群一群的小鱼在游。我告诉她老师帮你把天目打开了,是老师在鼓励你呢,我们一定要好好修啊。我看书学法时,她总是瞅我笑,并说:“你头上全是花,可好看了,可多了。”我问她有多大,她说有饮料瓶盖那么大。

随着大娘的身体越来越好,儿女们的心情也由悲转喜,初夏的天气暖融融的,子女们围坐在老人身旁,分享着病人劫后余生的快乐,更可喜的是,家里的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也都感到了大法的神奇。

大儿媳说:“咱们大伙真得感谢保姆,老妈有今天是她伺候的好。”二女儿说:“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救了我们全家,你可不知道那几年可把我们折腾完了,六个人三班倒,酸甜苦辣,啥滋味都有。”大女儿说:“你要晚来几天,我们就崩溃了。”大姑爷说:“你就是老太太三女儿了,我们大家公认的,今后老太太就交给你了。”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给这家人带来的福份。

我就相信你

大娘五个儿女,四辈人合起来二十多口,每逢年节,大娘过生日,儿孙们都给老人钱。几年下来八万多元,大家推举我保管,几次推脱也推不掉。大娘也跟我说:我凭你这么多年了,要都炼法轮功,都做好人多好啊,你看那电视上演的,除了搞对象,就是闹离婚,占房子抢地、爹妈儿女互相打官司告状,哪有正事,政府咋就不让炼呢?看你身体多好,没有病,我想叫这群孩子们炼,他们也受不了这苦啊,看你一会看书,一会做操(炼功),半夜三更的还得起来,忙三火四的还得出去发书(真相资料),你们炼法轮功的都这样吗?我说是啊。我和大娘一起居住,每天油盐酱醋都由我来买,钱由我来支配,去菜场买菜有便宜的不买贵的,从不买贵的,能省则省,一年下来能为大娘省下不少钱,在用钱方面,我也很谨慎,有丢失亏空,都自己掏腰包补上,我自己立的账本都一项一项立的非常清楚。从来不占大娘家的便宜。我牢记师尊告诫要“怀大志而拘小节”[1]。大娘家人很尊敬我,他们真的把我当成他们的家人了。他们家里人看我辛苦,总是大包小包的吃的往这送,并一再叮嘱是给我的,别放着一定要吃。

我有时会假装生气说,我不要,别送了,可是他们还是要给我,说几天之内必须吃完。说放时间长了,会不新鲜,其实真的没时间吃。修炼是严肃的,决不能因此而放纵自己。

过心性关

一晃七年过去了,共搬了十四次家。冬天住有暖气的楼房,夏天住平房。每次搬家,心就有怨气,心里一直抵触,不想搬家。有一天,二姐進门提搬家的事,就感觉自己脸上发烫,手脚冰凉,叮嘱自己要守住心性,不能发火,强迫自己找个不该洗的抹布去洗,分散情绪,可还是没守住,对他们发牢骚说:“谁家总象这么搬家!”二姐(同修,二零零五年得法)祥和的对我们说:“淑贤(二儿媳)是常人,咱们是炼功人,要注意啊。”我马上顶了一句:“修炼怎的啊,别说了,你们走吧,我收拾东西。”淑贤说:“没想到搬家对你震动这么大。”说完就走了。

他们走后,我潜意识中居然有种满足感,又去找二姐诉苦,想得到点安慰,二姐很严肃的说:“这件事是你的不对,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都与你修炼有关。一个是你每天固定时间地点讲真相,有安全隐患;再一个是或许那边有你要救的人呢。师父不是告诫我们,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吗?你那急脾气得改改了。老人走哪,你就跟哪呗。”

我还是有些不服气,接下来几天,师父不断点化我:使用剪子时剪子断了;大白天灯泡从我头上掉下来,摔得粉碎;还有一只喜鹊站在窗台上急切的喳喳大叫。这时,我真的认识到自己错了,决定马上改正错误。

中秋节那天,我看到了淑贤,并诚恳的向她道了歉:“今天特意来向你道歉,那天的事给你造成了很大伤害,师父让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没做好,请你原谅。”她说:“其实我们从来没把你当外人,谁都有不顺心的时候,一家人别说两家话,把老太太伺候得那么好,咱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由于我及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能够用法理归正,感觉到心里清净许多,心性也在升华飞跃。

救人忙

刚来县城时,找不到同修,救人急,就买来几本图画本,折成两寸宽的纸条,用红色的记号笔写小标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每天中午发完正念,风雨不误。下雨就上楼贴,天晴就去大街小巷贴。每隔一个月,乘火车往返几百里取资料,尽我最大的能力能背多少就背多少资料。

八月的一天,我背回满满一编织袋《九评共产党》,有五十来斤重。下了火车往家赶。当时已经一天没有進食了。好不容易看见一个路边小摊在卖面,一问,一碗面七元钱。当时七元钱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我想省下这七元钱去多做一些资料,于是饿着肚子又出发了。实在走不动,就歇一会,豆大的汗珠顺着脖子往下淌。后来实在不敢歇着了,放下了,就实在背不动了。

这时,看见我眼前就是一片楼群,我恨自己怎么这么一根筋,救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啊。也许这里又要被拯救的有缘人啊。我背起资料,意志坚定的走向这片楼群。

一晃又几个月过去了,我求师父能让我遇到当地的同修。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一天,我正在寻找合适的地方贴标语,看见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和善的问我:“你穿这么点衣服,不冷吗?”我回答说没事,不冷。她又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我一听这不是同修吗!我一下抱住她俩,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感恩师尊为弟子铺好了路。

由于二姐得法了,我俩相互配合得很默契,首先对大娘家人讲真相、劝三退,二十多个人全部都办理了三退。公司员工五十多人,也都做了三退。有时,推大娘去晒太阳,不时会有人主动的看望大娘,礼节问候,这时我发正念,二姐讲真相,效果非常好。

民间的习俗过大年,老辈给小辈压岁钱,我和二姐早早的就把真相币准备好了。七千元真相币,二姐都做了真相币发出去了。

讲真相救人随时可做,比如送客人,倒垃圾,去菜市场,携带真相小册子,《九评》,神韵晚会光盘,轻轻松松送给了有缘人。同修印制的真相币越来越精美,花样繁多,常人看了非常喜欢。我故意在小商贩面前数钱,很多时候,他们都抢着要,有一位卖水果的摊主说,街道开会不许收带字的钱,我说真相币能给你带来好运。从此,每隔一段时间,送去百儿八十张的一元真相币。每次,都一个劲的说谢谢。

公司经理的善举

我们的公司经理也得真相了。有一天,经理告诉我:“这两天来了两拨儿警察,说你们公司有没有炼法轮功的,有的要举报,我说,都是下岗打工的,没有炼法轮功的。”

过了几天,经理很庄重认真的告诉我说:我要给你师父法像设佛堂,选个好位置,你把师父法像尺寸量好,我找木匠,好好设计一下,打个柜子,装上两层格,法像摆上,放上香炉,挂上布帘,再安个门,早晚,给你师父上上香,供上水果。又问我:佛堂位置朝哪儿,有没有什么说道?我说:你做了两件大好事,功德无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