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强加的“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今年四十七岁。七·二零以后,我和大多数同修一样没有放弃修炼,期间有起有落,在师父的呵护下不畏艰险,一直走在神的路上,救度着世人与众生。可就在今年五月二十三号左右我被家人送進医院。情况是这样的:

大概是五月十四日我来例假,一般说来七天就过去了,可这次来了十几天还不停止,和我在一起上班的常人同事劝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没事,因为今年二月份我例假来了五十多天,我心里想着:有师父管,没事。

五月十六日那天,我和同事在外边干活,干着干着觉得心里慌站不住,心想是不是院里太热了,我得上车间歇一下,刚想完就觉得月经来了很多血块,同事发现我的脸都白了起来,劝我去医院,我还是不以为然,心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有师在有法在不怕。就这样一连五、六天,流的我浑身无力,躺在床上,有一次起床给孩子开门,竟晕倒在地上。家人看我这样非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事过几天就好了,家人逼问我需要几天,我说这说不准。

我躺在床上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比如争斗心、怨恨心、利益心、怕心和人的观念,发正念倒掌,炼功有时也没有五套功法一次炼完。

我打电话请同修来帮我发正念,一起学法,可还是不见好转,我儿子见我脸色苍白没有了血色,天刚黑的时候,非要把我送進医院检查,因医院下班了,我只做了B超就回来了。做B超的医务人员说我严重贫血,需要住院,我一口拒绝,他们说让我第二天做彩超仔细诊断,就这样我回到家。

谁知第二天同修来我家学法,我觉得状态很不好,四肢无力,发正念不能双盘,看书连书都不想拿,我不但没有向内找自己,反而还自言自语怨家人,没有真正认识到这是自己的正念不足,被邪恶干扰迫害,修炼人没有病,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还是自己有怕心。

事隔一天,我妹妹来看我,见我这样把我小妹也叫来,她说就不信她们几个人不能把我送医院。当时刚好有几个同修来看我,我赶快说快发正念,他们身后有邪恶操控。当时我没有向师父求救,刚发完正念,家人象疯了似的把我拽到了楼下车里。

我被送進了医院,儿子背着我到门诊检查,他们检查出我血色素只剩了3克,有生命危险,是子宫腺肌症,需要做手术,切除子宫。于是天天给我输血、输液,说是等身体恢复差不多时,就给我做手术。为了弄清情况,我询问主治医生,问我子宫到底是啥状态,不做手术可不可以,他说:你必须做,你的子宫已经和三、四个月的孕妇子宫一样大,不做手术的话,下次来月经还是这个状态。严重者命难保。我家人听后非常害怕。

我虽不害怕,可也有人心翻出来,做吧,觉得自己不该有这样的“病”,这可能吗?不做吧,还相信医生说的,如果下次再这样怎么办,这不给家人增添麻烦吗?干脆做就做吧!省的再来月经。可是又想:做了手术至少得三个月疗养,我怎么去救人,众生怎么办,那些已经被救的亲朋好友看我这样还会相信大法好吗?这不给大法抹黑吗?不行,不能做。就这样反复的思考。

其间有同修去看我,周刊也不敢带,法上的话也不敢说,生怕家人听见抱怨她,我知道同修此时的想法与难处。也有同修说:“那就看你自己了,你能在医院一辈子?”这句话打入了我脑海,莫非是慈悲的师父利用同修的嘴在点化我,让我出去离开这里。这里我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躺在床上回味这同修的话,心里想着我跟师父修炼这么多年了,难道最后落个这下场。这是师父要的吗?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没有病,这都是旧势力的迫害,是假相,我不承认,不能顺从。

我把我所有能记起的师父讲的关于病业这方面的法想了一遍,最后抱定了这一念,修炼人没有病,我拒绝做手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就在他们通知我做手术的前一天,我的家人和医生逼我去医务室签字,我跟家人说我没有病,咱们走吧。我回去向内找、提高心性、炼炼功就好了,做不做手术是我说了算,你们不能逼我。由于家人相信医生的判断,根本就不听我的,我儿子说把你绑在床上也要做。

无奈之下,我只好不情愿進了医务室,已是下午一点多了,医生在那里等着,所有的家人,医生都劝我,逼我签字,我大声说:我不要做手术!不要做手术!这时儿子让我看手机短信,我一看内心发酸,眼泪不由自主流了出来,是丈夫发的短信,因为我拒绝做手术,气的他不管了,提前离开了医院。我明白是邪恶用情往下拉我。我稳住自己的心,但在他们的逼迫下,我还是签了字。回到了病房,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呀!我不能上旧势力的当,我做手术可就错了,众生怎么救呀!虽然我签了字,也有机会走脱,他们说的不算数,请师父救救我吧!

大约四点多,医生传我去做检查,说是明天给我做手术。我从检查室出来,心想今天没有人陪我,就我一人出来。这是师父的安排,我不能再回病房了,我得赶快走脱,我毫不犹豫的向电梯口走去,旧势力不死心,就给我制造假相,让一个不管我的医生走过去,好象监视我似的,我想这都是假相,转身从楼梯口下楼。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离开了医院,来到了一个老年同修家,同修见到我又惊又喜,毫不犹豫的收留了我。

我跪拜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忏悔,请求师父原谅我,是我心性有漏招来了这场旧势力强加的魔难,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我悔恨我自己,我决心向内找弥补过失,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第二天,我就和同修一块出去讲真相救世人,同修们听说我从医院跑出来,都来看我,我地区协调同修在这个老年同修家组成学法小组,让几个有时间的同修来和我一同全天学法,整点发正念,在法上提高。当时身体也很虚弱,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也是很痛苦的。到同修家的第四天,我月经很正常来了一次,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这就更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的身体十五天恢复了正常。但旧势力不死心,有时还吓唬我,让我害怕,让我想起以前来月经的感觉,但我都用正念否定它,有师父在有法在怕什么,现在月经都很正常。

期间有常人朋友问我的身体状况,我都如实说了,告诉他们修炼路上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丈夫看到我的变化,不象医生判断的那样,也改变了从医院回来后的担忧,改变了冷漠的态度,家中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我决定写出这篇稿件,目地在于抛砖引玉,希望还在过“病业”关的同修能有所借鉴,只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去掉怕心,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