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工作中也能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我是教育系统的一名大法弟子,九五年喜得大法。十多年的大法修炼中,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修炼自己的心性,使我身心发生巨大变化,由于自己时刻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再加上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身体得到净化,比较严重的心脏病等一扫而光,这些年没吃过药,无病一身轻,使我有足够的精力做好本职工作。

我在一所高级中学做教学辅助工作,协助教务主任做教学管理工作,工作量较大,也很复杂,我每天以良好的心态对待工作中的每一件大小事,部门领导布置下来一周的工作,我认真记录,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下去,最后要有验收,有时要查课、查作业。那些年,不象现在有电脑,都是手工操作,很复杂。每年的高考报名、会考报名都是手工填写报名册,语种,种类等,都不能有一点马虎,我都做到准确无误,得到上级招生办,会考办的肯定和好评。

还有一项比较难的工作,就是给任课老师排课表。这项工作做了二十年,没修炼前因为有人挑剔,我这急性子受不了,心想这么费心的活,你们还不理解,就考虑自己,一气之下我把课程表撕碎,然后去找校长……修大法后,我按照大法要求自己,有矛盾向内找自己,去掉了急躁性子,做什么事情都为别人考虑,体谅别人,我对排课更加认真、细心,针对每个人的情况做周密考虑。如:年轻孩子妈妈教师,夫妇二人都是教师的,晚课要串开,有人在家看孩子,年老教师,身体差的教师,无论是白天课程还是晚上课程都要推敲。我对同事一视同仁,对谁都不小看,对谁都和蔼可亲,对各学科的课程总体上既有侧重,又不歧视某一学科,多年的付出,老师们非常认可,认为课程排的非常科学合理。

在每一件事上我都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代表大法弟子的形像。别看我的年龄在部门中比别人大,但是干什么事情都不费劲,我思维敏捷,身轻如燕,其实都是修大法给我带来的。

有一次一名在警官大学毕业的男大学生回来找档案,我平时对工作很细,毕业走的档案没有拿走的我都给保存,我不怕麻烦,翻箱倒柜找到他的档案,他很高兴,也很感动,说老师真好,还给保存着。他说他马上到外省做狱警,我马上想到全国各个监狱这些年都有遭遇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直言不讳的对他说了我是大法弟子,和他讲了很多真相,他都接受了,并且退出团队组织,最后我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他说老师我一定会的。

有时在学校值班,查纪律,查午睡,查晚课,遇到犯错误的学生从不发狠,不体罚学生,我都是用善心,用慈悲去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孩子们都很服气,说这个值班老师好。我对待每个学生都是象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的部门领导和下属工作融洽,私下相处的很好,我不争名,评先進我让给年轻人,利益上也不去争,有什么活我都抢着干,在各个科室中我们部门都是表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受诬陷、诽谤,我因为不放弃修炼,被绑架到拘留所,校长马上出面向公安局要人,连夜写材料证明我工作表现。公安局让说不修炼就放人,我坚决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不久,老校长到了退休年龄,临走时候,还告诉新任校长去劳教所看看我,并且保证给我的职务留着,不安排别人。由于这个校长保护大法弟子,善待大法弟子,他得了福报,又被聘任到一所私立学校当校长,而且是一直可以干到他不想干为止。当我非法劳教满期时,新任校长派人把我接回学校,新任校长说:一来之后就听说我的事,知道我工作表现和为人,领导及同事们热情欢迎我,同事们也很同情我,有的人流下热泪。我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歧视,相反我受到的是大家的尊敬。

二零零三年单位评高级教师职称,负责评职称的部门负责人和我说:某某老师,一年的出勤给你怎么算呢?说你上班吧你没在单位,说你没上班你还没在家(指我在劳教所期间)。我说:那就算了,我不报了,别为难领导。这一次单位评了四十多人,上报后全批下来了,证书也发到手了。丈夫说我,那些年就说花钱买个指标你不干。我说我就凭我自己的实力,退休前能评上就评上,评不上我也不后悔,我要的是堂堂正正,不随波逐流。后来听说那次评的职称全部作废,有的人到省里去找也没好使,我也不打听,也不幸灾乐祸。

二零零七年上级又给指标,单位又评高级职称。这次评职称很特殊,把一线上课的教师和教辅人员分开评选。以往一块评定,教辅人员不占优势。有人问我这次报不报,我想我的条件都具备,又有机会,那就报吧。我心里很坦然,顺其自然。评委的人员也关心我,有人问校长我的情况(因修大法)受不受影响?校长明确表达:不受影响。有个别人要和我攀比,到上级部门反映我是炼法轮功的。这话也传到我耳边,但我不动心,不生气,不怨恨他们。一次碰在一起好几个人和我说:姐,我们没去反映你。我心态平和的说:其实你们谁评上我都高兴,我评不上也不怨恨别人。他们说:你心态真好,我们弄得都睡不好觉。评比结果出来后,我各项打分都很不错,就连我讲课这一项目打分都很高,评委小组的人很赞扬,校长见我说:没想到你的课讲的这么好,我还担心呢,因为你这些年没讲课,真是人要行,干啥都行。我顺利评为高级教师,不久证书也发下来了。

一年后我到退休年龄,领导不让我走,同时也说真可惜,领导说,你还得干一段时间,而且不能多发工资,我说可以。我想一是领导的信任,在这里还有需要我救度的众生。就这样我又干了近半年,一个学期的开学前一天,我干完了我的所有工作,含泪离开了我工作三十多年的学校。至此我结束了三十多年的教育生涯,并且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这里不是说我有多好,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只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平凡工作中的一切。一切都是师父教诲的结果,一切都是大法所赐,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