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狱中正念破除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因所在的资料点被破坏,我和几个同修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身卧牢笼,静思己过,我找到了自己长期去不掉的干事心、显示心、色欲心、不让人说、看不起别人的心等。在看守所,我坚持炼功,不背监规,不参加生产劳动,多次绝食破除邪恶对我的关押。但终因绝食的心态不是放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上,而是在求释放这个为私的基点上,最终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非法判刑七年。

抵制迫害

刚入狱的一段时间,我意志比较消沉,怕心也重。虽然几次被劫入洗脑组,都没有妥协,但在干活上也配合了邪恶,在诽谤大法的会上也没有主动抵制邪恶。

后来,同监室里進来一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我们互相交流,提高很快。在一次邪恶开诽谤会时,这位同修站起来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几名包夹按倒在地,掐着脖子。我大声喊:“住手!”制止他们行恶,并开始绝食抵制迫害。

经过这件事,他们很少再开这样的会。此后,我们相继不再参加生产,这样我们有充分的时间背法、发正念了。邪恶害怕我们在这里影响其他人,先后把我们调入了其它监区。

传递经文

离开了迫害最严重的监区,我的环境更好一些,每天就是背法,也没有了包夹,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向犯人讲真相,不断的写真相文章给队长和犯人们看,他们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

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得到了大法书籍和资料,有《转法轮》、《精進要旨》、师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的各地讲法和新经文等。由于我不断的写真相文章,环境开创的比较好,我在宿舍、工地都可以抄写经文,有几个警察干涉,但大多都不管不问,有的警察看到只当没看到。我又把手中抄好的经文,转给被非法关押在其它监区的同修。

因为经文常在搜号时被搜走,所以我就不断的抄写,很多犯人明白真相后帮我们传递。有一次,一名犯人传递时被发现,扣了一分,因他要减刑,压力很大。我们告诉他,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们师父会保护你的,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减刑丝毫没有耽误。这件事在狱中产生很大影响。

有一段时间,我们还开创出了早上炼第五套功法的环境。每天早上我两点多就起床,虽然没有闹钟,但每天那个时候准时就醒了,先发正念,然后炼静功,再长时间发正念。白天也要多次发正念,而且每次发的时间比较长。那时有一个大漏就是没有悟到让人做“三退”。但很多人也看经文。

有一个普犯在狱中得法,他每天学法非常精進,因为白天他参加劳动,晚上才能学法,我把所有的经文都抄了一份给他。后来因为经文被搜走了几份,队长让他写检查,他坚决不写,并讲大法的美好。因为他得法后,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在犯人中有一定的威望,队长怕他影响其他犯人,就把他妻子叫来,逼他放弃大法。他妻子一连来了几次,不但丝毫动摇不了他,反而被他多次耐心的讲真相后,慢慢理解了,也不再劝说他放弃大法了。有一次,这个同修激动的对我说:“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做梦都在上层次,往高处飞呀飞……”由于他的正念正行,鼓舞、鞭策了和他同楼住的几位向邪恶妥协写了“三书”的人,他们有二人写出了“严正声明”。

救度众生

在邪恶的环境中,越是走正自己的路,做的事越是符合法的要求,效果就越好,越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反之,如果被怕心、求安逸心带动,就会背离法,甚至向邪恶妥协。有一次,大组长(犯人头)叫我,让我晚上和大家一起参加点名(我那时没有参加早晚点名),并说这是监规。我说:“我不去!”他说不去就把你架去。晚上点名时我不出屋,他就叫值班的几个人架我去。我转念一想,这不正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吗?我就说不用架我,我自己去。

我快步走到大厅,那里站了一百多名犯人排着队,等候点名。我站到队前,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我抢占主动,大声对他们讲:“我们传播真、善、忍,没有犯罪,大法正在受到世界各国的支持和弘扬。上亿人的正法信仰被镇压,这才是江泽民等人犯下的恶贯满苍宇的万古大罪。我作为一个合法公民受到无辜迫害时,有表达不公的权利,我不参加点名,用这种方式反对对我的非法关押,希望大家理解!”

我讲话期间,一名值班人员欲上前制止,我大声对他说:“你站那别动,让我讲完。”他果然没动。大组长一看,下不来台,赶紧挥手说:“你回去吧!”这时身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此刻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我知道这是师尊的呵护和鼓励。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列车的珍珠、宝石。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的正念。接着师父又在梦中点化我去救度大组长:我梦到大组长推了一辆自行车向深沟里滑,其实大组长这个人并不坏,也经常听我讲真相,我抄写经文,他也不干涉,还在队长面前保护过我。第二天,我就把这个梦讲给他,后来还多次给他看师父的经文,他也越来越明白真相,我们成了好朋友。

金刚不动

离释放日期将近两个月的时候,队长找我,说他得到确切消息,我走不了了,可能要转监狱。听完后,我没动心,心里说,“我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与你们(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决不能再关押迫害我。”我心如止水,继续静心背法,发正念。

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回老家,路上跳出个大狗阻挡我,我往家跑得更快了,回头看那狗,呆在那儿没动,我知道这是在吓唬我。那个队长是在给我施加压力,“转化”我得奖金(听说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警察得四千元奖金)。结果这个警察奖金没得着,恐吓后第二天就害病,一连病了好几天。

临近释放我的近一个月,他们突然叫我,让我收拾东西,结果又被送到主要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刚开始,那些警察天天找我谈话,我就堂堂正正给他们讲,从法律层面,从历史角度……几天下来,他们感到动不了我的心,也就放弃“转化”我了。每天由一个邪悟的人和一个普犯陪着我。这个昔日同修曾在资料点上几年,吃了很多苦,现在却成了邪恶的帮凶,看着他,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觉的他很可怜,也做出许多努力想使他明白,可收效甚微。向内找,可能是我的慈悲心不够,爱冲动,急躁,看不起别人。我听他们讲,前一段时间,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同修在别的监区被送到这里,警察派了一个搞“转化”的组长来迷惑他,结果这个“转化”组长却在同修强大的正念下醒悟了。这件事对邪恶触动很大,大大鼓舞了其他同修,也更加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破除迫害的正念。

出狱后,我很快和同修溶入了正法洪流中。同修建议我写出修炼体会,但我总感觉我还有很多心没去,特别是色欲心、显示心、求安逸心等大执著心一直没去干净,感觉自己和做的好的同修有很大差距,所以一直没写。现在想这也是求安逸心、自卑心和对大法的神圣没有清晰的认识造成的。所以就写出此文后和同修交流,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