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末日疯狂

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刘秀敏被劳教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六月初会唱大法歌曲的王淑连走出了劳教所,一个从来不会唱歌和五音不全的我开始想唱,想炼功,第一天夜里炼功,一个叫刘于丹的队长用手铐把我铐到床上直到天亮,第二天看新闻时我便开始唱大法歌,几个队长有许洁、刘子威,还有一个姓刘的,先开始许洁拧着我胳膊并用胶带把嘴给我缠上,许洁曾打过我不下三次。还有一次在夜里一点来钟,我开始炼功,没过多久她便发现,抓着我胳膊不许炼,我并没有停,然后她叫起了5~6个普教、马珊珊(已转化)拧着我胳膊不叫我炼,还有几个人,说今晚你们都反了,三个人炼!

“那一夜我们三个几乎没睡觉,第二天午饭后回宿舍休息时,天气变得象是夜晚一样,突然刮起大狂风,然后从南边和北边击来的雷声直冲着这栋楼来了,就打在楼顶上,那声音真是响得惊天动地,好像直想从窗户进来,响了很久。我想没有一个人能睡得着,这雷声给了我足够的信心和正念,也是在震慑她们。一滴雨也没下,之后天又变晴了。”

这是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刘秀敏叙述她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最后一段时间的经历。刘秀敏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经历了劳教所解体前最后的疯狂。

刘秀敏是个清秀的女子,善良的她心系被中共恶毒谎言欺骗的民众,一心想让大家明白中共骗人的伎俩,想让大家脱离中共免遭为其陪葬的命运。在二零一二年二月曾经和同伴一起深入邯郸西边的涉县山区给大家送真相资料。然而就在这次去山里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被涉县辽城西派出所非法抓捕至邯郸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才放人。期间恶警曾扣留大家讲真相时用的车用于私事,结果撞车差点出人命才把车还回。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中午十二点多,刘秀敏在外摆地摊,刚收完准备回家,一辆白色面包车(不敢用警车)上下来两名男警,是涉县来的人,当时骗她让她上车签个字,她起身想走,当时又下来几个人强行给她戴上手铐拽上了车,就这样被强行送往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

山区的人本色淳朴,可是在邪党执政的这些年里,长期被灌输的都是“党妈”的意识,尤其是这个中共刘邓大军曾经盘踞的地方,红色意识还没有被彻底清除,而邪党又是好话说尽,坏事干绝但从来不让百姓知道,百姓们有很多还在麻木的承受着“百年红祸”所带来的无知,甚至连警察也被中共操纵,虽然已经不是为了替党卖命,但为了眼前的这点利益、仕途和奖金还在不分善恶的随意抓捕好人,不知道一味的行恶会遭到多么严重的天谴。

刘秀敏上有高龄的母亲,下有年幼的孩子,都需要秀敏照顾。她被绑架劳教的当时,十一岁的儿子还在家里等着妈妈回来做饭呢。她丈夫在七月二号由于工作的需要到北京进修大半年,临走时还有些不放心,孩子面临升初中,学习上需要辅导,生活也需要,七月二号夜十一点刚到北京便给秀敏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注意休息,我挣的钱暂且够用,多关注孩子的学习,真不想这时候出去,又怕以后没机会了”。就这样孩子由公公婆婆带着,侄女给在劳教所的秀敏写信是这样说的,姑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我们很是为你担心,这几天家里……奶奶三天了都没吃东西,我们怎么劝也不吃,说不饿,吃不下,我们真不知怎么办?都很着急。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人(专门做转化的人)开始对秀敏用软的办法,目的还是想引诱秀敏放弃修炼;软的不行,就开始强行洗脑,每天五、六个人不停的在她耳边说些不能入耳的话,她强烈抵制,不听邪恶的胡言乱语,又被关在禁闭室三平米的小屋里,用让人承受不住的孤独、寂寞、封闭来折磨她。秀敏曾伸开双手整个身体贴着墙壁想出去,可站在禁闭室门口,恶人都不让。作强制转化的陈新普进来二话没说把秀敏双手举起扔在墙角,连续两三次,最后秀敏还是坚持坐在门口。

接下来就开始强制不让她睡觉,第一次60多个小时,一闭眼就揪头发,第二次是36小时,第三次84个小时之多。这期间,恶徒(陈小捧等人)两次给秀敏用迷魂药(掺在水里喝下),当时也不知道,回想起都是早上七点左右开始强制给灌输不好的思想,秀敏双手捂着耳朵不听,几人同时下手轮番说,秀敏两次都是早上上厕所走路象是喝醉酒一样,眼睛看不清,头脑不清醒,走路东倒西歪,不知是怎么回事,上医院检查还说没事。过后在厕所有同修小声告诉,小心水里放药,曾给她们用过,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也用了,都是这种反应。秀敏第一次写的那个所谓“四书”,其实是药物的作用,第二天马上清楚所写的一切作废。第二次又是同样。第三次连续三天熬夜,七八个人轮流换班,最后陈新普想强行让秀敏按手印转化。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不明药物(绘画)

随后开始在图书室和大教室强制转化,长达三个月,每天晚上只能睡2到3个小时,有时只能睡1个小时,让人时刻处于精神高度紧张不寒而栗的状态,就是睡觉也常出现那种刚睡着,猛的就坐起来,因为写了那个东西(转化书之类的),虽然不承认它,但邪恶用那种手段在秀敏心里造成了极大的伤痛。在接下来的数不清多少个不眠之夜与死神抗争,渐渐的开始了厌食,连水都不想喝,身体非常消瘦,浑身没劲,面部脱相,直到无法行走,讲话很吃力吐不清字。

恶警带秀敏去医院,在作检查时,那个科长与医生的交谈非常隐蔽,当时秀敏竭尽全力想与医生讲明情况,一句话重复太多次对方还听不见,很费力.医院的意思可能要求住院,后来他们带秀敏回到劳教所,七八个女队长还有医务人员,强行把秀敏绑在床上输液,只要能动秀敏就会拔掉针头,她们就打秀敏的头、脸,往秀敏胳膊上扎了不知多少针眼,直到找不着血管,旁边还喊着使劲扎,往脚上扎,很凶恶,就这样一天下来十几瓶冰凉的液体注入体内。

那几天石家庄下了第一场雪,很冷很冷,就那样连续三天把秀敏整个人给输的好像吹起来一样有些浮肿,第四天准备给灌食(第一次)。

中共邪党十八大前看管的特别紧,上厕所身边都是两三个人跟着,后秀敏得知自己之前是严重脱水,身体的含铜量非常高.有生命危险。那时给家中通过一次电话,秀敏说过“别放弃我”。

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开始,劳教所给六名法轮功学员加期,其中有谢宝凤、肖象瑜、张桂荣、王淑连、马桂芬,还有秀敏。六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但劳教所不法警察们根本就不听,于是都不再为劳教所干活,从这开始了马拉松式的抗议。劳教所科长和大队长王昕找秀敏谈话时说,只要你干活,就减期,不看干多少,秀敏当时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说的,面临马上到期的同修还给加期,你骗谁!”那科长起身就走,并说“我以后再不跟你谈话,弄死你”这样的话。

秀敏说:“第二次灌食是从三月五日开始,灌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右鼻孔已插不进去,记得有一次她们用直径5~6公分,长1米的不锈钢管四五个人按着我,用钢尺把我嘴撬开,横在嘴里再往里伸管子,当时把我的门牙撬掉一个,我几次用正念紧紧的咬住管子,没得逞,最后还是从鼻子里灌的,很是邪恶,我很不愿回忆这些。”

“在劳教所一直以来直到临出来的前半个月,还经常的在夜里会被吓醒,有时自己喊的是什么都不知道,醒来还有些怕,时常会被邻床叫醒,有时睡着觉喊‘救命,救命呀’,有时喊不出声音会憋醒,……好多次把值班队长吓着,无论是从身体,精神还是心理上给我造成极大的痛苦”,“在后几个月明显觉得她们底气不足,都知道劳教所要解散,还死撑着。在那里给她们的假相是我的身体一直是很不好,血压低得很,体重80斤左右……”

耶稣基督当年被钉在十字架上替人承受罪业。法轮功学员今天为了捍卫宇宙的真理,为了人的最终得救,在替人承受着非人的苦难。迫害修佛之人已使人神共愤,天灭中共已是不争的事实。几十年来中共欺骗了中国百姓,破坏了中华传统文明,不让人相信神佛,不让人相信善恶有报,带头行恶,促使人道德急转直下,无恶不作,甚至把人变成了魔鬼。为了一己之私置别人的生命于不顾,中共不是社会的万恶之源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迫害好人的恶警恶人,一定会受到上天乃至人间法律的严惩,他们愚蠢的跟随中共,最终毁了自己。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里强制转化的帮凶有:邯郸的谷玉英,辛集的陈新普,石家庄的李林平、刘振芬,还有陈小捧、徐秀芳等人。大队长叫王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