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风云二十年(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

目录


第一章 久旱逢甘霖 佛光沐山城
第二章 尘世轮回苦 得法何其幸
第三章 风云骤变时 丹心赴燕京
第四章 优秀人才的苦难
第五章 强权下的教师和高校学子
第六章 浩劫下的家庭、老人和孩子
第七章 红朝多荒诞 良善蒙奇冤
第八章 重庆监狱系统
第九章 重庆女子劳教所
第十章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第十一章 被诬陷为精神病和迫害成精神病
第十二章 经济迫害
第十三章 难中呼良善 人间正气扬
第十四章 迫害挡不住 更多百姓修炼法轮功
第十五章 世人盼真相 神谕破迷茫
第十六章 迫害岁月里 见证大法神迹
第十七章 善恶有神记 报应岂无凭
第十八章 青史代代传 恶人榜上名
结语

“我是谁?从哪里来?将去向何处?”

亘古以来,人们仰望星空,无论富穷尊卑,无论老幼男女,心灵深处无不涌动这千古一问;伴随之的是,惶惶迷惘、莫名期待。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人类终于进入了这被近代史学家称之为有文明的五千年。朝代的更迭,历史大戏波澜壮阔的演绎,忠、孝、仁、义、礼、智、信的诠释,留下的不仅是璀璨文明,更彰显神的造化与足迹。

自一九九三年九月起,二十年里,在重庆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古城,有着无数幸运的人们以种种机缘,先后走入了一种远古流传但在当时鲜有人知道的修炼;他们同海内外更多的人一样,幸运并见证着无数的神迹,和善恶有报的天道。这期间——

多少四处求医、药不离身的人们,包括顽疾沉疴、危重、绝症患者,几天、十天、半年就完全康复,令医学专家们惊叹不已……

多少叛逆无束,甚至吸毒者,奇迹般的戒掉了一切不良嗜好,言行高尚,生活与工作中处处礼让、先他后我……

多少优秀人才,红尘的打拼中博取了财富与功名,但难掩斜阳西下的失落……;终有一朝,他们寻觅到了人生真谛,从此,任何力量也挡不住他们的归真之路……

就在他们沉浸在病祛身轻、重德修善的韶光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却从天而降。从那一天起,我们所居住的蓝色星球,充满了有史以来最无耻的谎言和暴力。从那一天起,正与邪的交锋惊心动魄,鬼哭神泣;善与恶,泾渭分明的演绎,人们自觉的、不自觉的做出选择。于是——

为了告诉人们真相,为了让人们不会因为撒旦的谎言而迷失纯真的本性和方向,无数秉持“真、善、忍”信仰的人们顶着巨大的压力,走上了天安门,走到了信访办;省吃俭用,工作之余自制真相传单、光盘,无论严寒酷暑,无论刮风下雨,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愿将真相传递在每一个可贵的中国人手中。

无数明白真相的人们,纷纷作出了退党(团、队)的自救选择,记住了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在危难中化险为夷,遇难呈祥。

无数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参与迫害大法的官员,再到被邪党欺骗利用的寻常百姓,他们因为迫害良善,或离奇死亡,或厄运缠身,恶报连连……

当历史的大戏即将谢幕之际,为历史见证故,更为世人得救故,修者将重庆地区、这群善良的修炼人的点点滴滴,汇总成本系列文章。

诚愿读者能藉本文,明真相,解心锁,知道今生为什么行于世上;在创世主延续来的转瞬即逝的时光中,做出自救的选择!不负千年的轮回,不负万载的等待!

第一章 久旱逢甘霖 佛光沐山城

历史上的各种古老预言都在讲,今天,是人神同在的时期。

中土,这个被誉为神的故乡,居世之中的国度,有一段远去的时空曾经历了一段记载神的岁月……随着时光的流逝,人们只知道她叫中国,古称神州,却鲜有人知道其背后的含义。

鸿蒙初开,三皇五帝纷纷登场演绎:女娲造人,神农尝百草,轩辕一统,仓颉造字,大禹治水……再往后,夏商周秦,……唐宋元明清。这期间,有老聃布道、孔丘游说、佛陀度化、汉武雄风、三国演义、贞观盛世、岳武忠魂、康乾盛典,五千年风云跌宕的舞台,人类无不伴随着对神的信仰而存在。

现在,传统思想尚存的中国人没有忘记,忠、孝、仁、义、礼、智、信等是做人的根本,中国的文化是神传的文化,中土是神搭建的戏台。

一本叫《科学家的人生观》的书,谈到调查了四百三十二位科学家的宗教观,其中三十四位不能确定其宗教态度,十五位对宗教持“无可无不可”或“不可知论”的态度,十六位(百分之三点七)说自己是无神论者,而三百六十七位(百分之八十五)自称有信仰——坚定确切的相信有神的存在和灵魂不灭。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大科学家都相信灵魂不灭和神的存在,这其中包括伽利略、牛顿、高斯、瓦特、安培、拉法第、爱迪生、巴斯德、爱因斯坦等世界最为知名的科学家们。

恰似:

一朝一代不同颜,
时时事事缘相牵。
历时五千为哪般?
缘为正法做铺垫。

1. 找寻

“小时候,喜欢听妈妈讲观音菩萨、八仙过海的故事,渴望天上有神来。上学后,书本上说人是‘猿猴’变的。我不相信,找到老师提了一大串问题。大饥荒年代,妈妈在饥饿和疾病中去世了,十几岁的我也在饥饿与疾病中凄苦的挣扎,总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活下去,活下去……冥冥中自己也在期待着什么。我到学校图书馆借来有关宇宙、星球等书籍,阅读后画下‘四季星图’,夜晚仰望星空,对照星图认识星星,遐想苍宇中无穷的奥秘。

“二十多岁我学练太极拳,锻炼的同时也想从古老的传统文化中得到些启迪。但是在‘阶级斗争为纲’、运动不断、争争斗斗的党文化社会环境中,只留得一身疾病、一腔忧郁和人生的沉重。气功高潮中尝试过两种气功,无效而放弃。但那时我有个愿望:一定要找到真正好的功法。”

这是一位重庆法轮功学员的得法前的心声。但这更是千千万万红尘俗子迷蒙中莫名期盼的写照!

还有一位四川米易县的老太太,一九六八年她二十九岁时来重庆,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师父,是位女师父。她师父告诉她说:自己的层次很低。以后,到了末法时期,天上有个大神下世度人,那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到时候上至中央下至百姓,大到八十岁老翁小到几岁儿童都要学大法,如果能得到大法一定要好好修,那一门叫法轮世界。于是,从那以后,老太太一直在迷蒙中找寻,三十年后,她神奇般地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2. 直到有一天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长春,李洪志先生开启了宇宙大法洪传的序幕。紧接着,李洪志先生应邀不知疲倦地奔走于全国各地传功讲法。同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领导在认真考察的基础上,充分肯定了法轮功的功理功法和功效,将其接纳为直属功派,并为其普及传授给予了许多具体的支持。

一九九二年的十二月,北京,法轮功在几日内便轰动了首都京城。

为了吸引人们的注意,李洪志先生以及他的学生们在气功博览会上用超自然的能力治愈了参加博览会的人的疾病。“法轮功神啦!”,消息在参观的人群中不胫而走。

于是博览会上,人们在法轮功的展台前排成长队等待治疗、购买法轮功的书籍以及索求作者的签名。

该会总顾问姜学贵教授说:“李洪志先生可以说是九二年东方健康博会的一颗明星。我看到李老师为这次博览创造了很多奇迹:看到那些拄着拐棍,乘着轮椅和各种行动不便的病人,经李老师的调治,就能奇迹般地站立行走了。我作为博览会总顾问,负责地向大家推荐法轮功,我认为这个功法的确会给人们带来健康的身体和新的精神风貌。”

一九九三年,李洪志先生应东方健康博览会的邀请再次参加治病活动。在十天的时间里,治病几千人次,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大会授予李先生博览会唯一的最高奖励──“边缘科学进步奖”。

李洪志先生荣获一九九三年健康博览会“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李洪志先生荣获一九九三年健康博览会“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洪志先生应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邀请先后在中国各地,共办班讲法传功五十六次,每期约十天,数万人次亲自参加传授班,所到之处,均受到学功者的热烈欢迎和大力支持。这期间,苍宇中留下了永恒的记忆,人间上演了种种神迹。

3. 佛光沐山城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二日,这是一个让重庆法轮功学员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应邀来到了重庆,当天在江北区区府礼堂不辞辛劳给大家做了气功报告;次日,便开始了重庆的首次传功讲法。有约五百名重庆及周边地区的父老乡亲聆听到了佛法,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二十七日,李洪志先生应邀第二次莅临重庆,在重钢三厂礼堂办班教授法轮功。这一次,有近千名来自中国各地的人们聆听到了佛法。

多少因缘际会,两度重庆传法。这其中有陈疾顽疴得以祛除、绝症患者喜获新生的喜悦;有迷茫的心灵闻听佛法真谛,释然了心中千愁百结的激动;有迷蒙中苦苦找寻,终于踏上返本归真之路的感恩。

缘牵

◎ 一位北京的女士,每次看见李老师出现在讲台上时,都会忍不住流泪。这一幕幕让丈夫看在眼里,认为李洪志先生一定是了不起的人,于是他也和妻子一起参加了九四年五月重庆的传法班。

◎ 白内障患者的奇遇

九三年九月十二日,一邻居同修告诉我她刚听完李老师的带功报告,她买了本《法轮功》,又说:明天就开班。她还说些别的,因我曾学了几种假气功被骗了,当时我听了并没有想进班的念头。次日下午,我忽然想到:我一直都在寻找高功夫师父,如果这个李老师是高功夫师父,我不学他的不就可惜了吗?

傍晚我就去把书借来翻开一看,就被书中的内容所吸引,一口气就看了三十九页。天哪,这完全是泄漏天机,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功法啊?!这正是我要找的。我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和这颗渴望已久的心,立即就去问了办班地点和时间,就在当天晚上睡觉就感觉自己好象睡在软绵绵的沙滩上,和煦的阳光照耀着我……

第二天早上睡醒觉一看,天哪,眼睛怎么这么清晰啊,连树叶的纹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我是白内障病退的)。头也清醒极了,不象过去那样一起床就昏昏沉沉的。

九月十四日我就进班了。刚一坐下就听师父说:你以为是你现在想来就来了哇,是在另外空间里早就安排好了你会来的。

在师父传法的日子里,我一进班就感觉一身轻,缠身数十载的十余种疾病不翼而飞。师父讲的法理句句浸透我心田,就象干枯的禾苗得到了雨露,又象迷途漂泊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我的心成天沉浸在幸福和激动之中无以言表。

每当我回忆起师父传法的日子时,心里就无比激动,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得到了这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宇宙大法,师父的谆谆教诲时时激励着我要不断精進。

◎ 一位老太太的故事

我是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在重庆亲身聆听师父讲法的。讲法的九天中,我是听一堂课,哭一堂课,眼泪不自主的往下流,我觉得师父讲到我心里去了,师父的讲法就是我这么多年苦苦追寻的,尤其是师父讲到“真、善、忍”是最根本的佛法,是宇宙的根本特性时,我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唤醒了。我想:我做的到,按照“真、善、忍”做我一定做的到!我就是觉得人间太苦了,想要寻求能够使生命返本归真的佛法真理,想要超脱生死轮回、摆脱人世的生老病死。在师父的九堂课中,我真正的找到了这么多年苦苦追寻的!

我以前是做矿山电瓶的,用土锅土灶做,整天守着炉子熬铅,几十年就是做这个。三十多岁就浑身是病了,铅中毒,到医院去检查,血液里、小便里都是毒,还有心脏病、肾炎、颈椎病、风湿病、神经衰弱、记忆力消退、四肢无力,几乎五脏六腑都是病,都不知道吃什么药好了,吃了多少药也没有用。在听课前,我甚至出现了面瘫的状态,都快到眼斜嘴歪的地步了,人瘦的只有三十多公斤。

一进班师父就告诉大家,我们这里不治病,要治病的就到医院去或者找其他气功师做。我一听,心里还有些失落,可随后师父就说我们这里讲的是佛法。一听这句话,我又来神了,我想,我最爱听佛法了,我一定要听完。

前三天听完课后,到第四天,整个人就轻松了,身体非常舒服。至今我快八十岁的人,在大法中,师父给予我的太多了,身体比年轻人还好,皮肤细嫩,脸上没有斑,皱纹也很少。

那九天班中,每天吃完中午饭我就往学习班跑,经常都是第一个到,早早的就在礼堂门外边等着。开始的时候都往前几排抢座位,有一次我往前头跑的时候,一下子就撞到我的脚踝了,疼的不得了,我就想:师父在告诉我了,不能再抢座位了。从那开始,我就主动坐到后排去了。

重庆的五月是很热的,可是师父的讲法场太好了,我们一走进学习班的礼堂,一点儿热的感觉都没有,凉幽幽的,连一个扇扇子的人都没有。当时开天目的学员,看到了师父的讲法场中满天都是法轮,真心想修炼的人,法轮自动就到他的身体中去给他调整身体了。

◎ 没有参加学习班 但师父已经管我

说起我得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记得一九九六年初春的一个晚上,我入睡不久,就听到了一个人在我耳边呼唤:“三月!三月!三月!”从此我就记住了“三月”两个字,却不明其意,当时我在四川南充做生意。

一天下午我收了摊返回住所,路过大北街一书摊,摆在书摊左上角的《法轮功(修订本)》,突然跃入我的眼帘,我喜出望外,将书赶紧买下,快速返回住所。这天正是一九九六年农历三月初三。我若有所悟地在屋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坐下来专心看起了《法轮功(修订本)》。我聚精会神地看呀,看呀,当把《法轮功(修订本)》看完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五点多钟了,这时我的思想茅塞顿开,从此我就坚定地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大道。后来知道,在得法之前师父已经开始管我了。

一九九三年师父第一次来重庆传法,在重庆江北开班的第四天,我单位一个爱好气功的职员,自言自语的说“江北在传法轮功”,当时我忙于工作,对那位职员的话没有在意。吃过午饭后,我喜欢眯上眼睛,趴在桌面上休息。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只大眼睛,吓得我愣住了,不敢睡,这是怎么回事?

一九九四年,师父第二次到重庆办班传法,正值我运货去南充。我刚一上车,就看见正前方一团美妙的绿颜色的光球悬在空气中,呆了好一会才散去。晚上睡觉时,我知道自己的天眼通功能开了,但是不知道师父早已经在管我啦。修炼了大法后我才明白了这一切。

传法班的神迹

传法班上,李洪志大师谱写了许许多多祛病健身和提升人精神道德的神迹。在两次传法班上,几乎90%以上的人都感到不同程度的身体好转或完全康复,有的就在参加学习班上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有的在炼功一段时间后陈疾顽疴去无踪影。至今,二十年了,那些参加过传法班而坚持修炼的,没有一个不是身体好好的,给单位和家庭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 一位参加重庆传法班的贵州学员:“李洪志师父九三年九月到重庆办班,第一天讲课之前去了十几个人,都抬着、扶着一一上去的,只见李洪志师父一挥手、一抓呀,一会儿那些人就站了起来……”

◎一位九三年九月参加传法班的学员回忆:“师父讲什么就在给我们做什么。当师父讲到治病问题时,大家就闻到一阵阵浓浓的中药味、西药味,别提多难闻了。当师父讲到老年妇女需要经血之气修命时,话音刚落,我单位一老年同事就恢复了例假。”

◎ 家住渝北区的王爱华女士,原是川东石油钻探公司沙坪机修厂职工。修炼前,三十几岁的王爱华全身是病,右半身麻痹 、严重贫血、双目三次失明等二十多种疾病,六月间都是穿着棉衣、戴着皮帽,不能跟正常人一样享受四季的天气。(她身边和单位的人都知道)就在她求医无门,痛不欲生,万念俱灰的时刻,一九九三年九月,王爱华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先生在江北的传法班,很快她身上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从此王爱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人也变得乐观而善良。

◎ 一位曾重病缠身、痛苦中煎熬的老太太,一天巧遇有缘人叫她学炼法轮功。于是她参加了九四年重庆的法轮大法学习班,由师尊亲授得法。在短短的几天学习班上,十二种疾病一扫而光,身体达到一身轻。自那以后这位老太太一直坚持学法炼功,并参加洪扬大法。

◎ 我七十多岁,是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在师父第二次来重庆开讲法班时得的法。进班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十几年的高血压、气管炎,由于工作长期接触汞,白血球、血小板减少,一年到头没断过药,就在进班时因气管炎发作我还在医院里输液。师父十天讲法班下来,我完全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所有的疾病一扫光,一身轻松。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把身体净化了,把病根给我摘除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至今身体健壮。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

◎ 江西省医务工作者:重庆法轮功传授班上发生在我丈夫身上的奇迹

在几十年的行医工作中,我亲眼看到临床上有很多疑难病症,现代医学都很棘手,束手无策,多少人世间的美满家庭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亲人被病魔夺去生命,一幕幕悲欢离合的情景历历在目,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深深感到内疚、悲哀、无奈。

我先生是大专院校一名副教授,八八年因风湿性心脏病并发急性肺水肿送医院抢救,好转出院后,为了彻底根除病根又千里迢迢赴北京心脏病专科医院求治,检查结果因风湿活动不能手术而被拒之门外。回来后每天要吃地高辛强心及肠溶阿司匹林抗风湿治疗,七年多时间因心脏功能不全只能上半天班,不能平卧,只能半卧位,后来又出现青光眼,视力下降看不清东西,前列腺肥大,尿路堵塞,真是生不如死。

九四年四月份,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合肥的面授班后,我明白了只有大法才能救我先生,于是五月份我又陪先生去重庆参加师尊的面授班。

第一天还没开课,师尊叫全场学员起立,给学员清理身体,并叫心脏病与瘫痪的学员做好准备,其他学员想一下自己主要有什么病或亲人有什么病,然后师尊一挥手,当天我先生七年的半卧位就撤去了,可以平卧了,尿路也通畅了,带去的一大包药也扔了。与他同房间的学员,见状都惊叹不已。我先生在心得体会中写到“我现在感到全身一身轻”,回家后,他天天上全日班,爬高楼也不觉得累,年终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我丈夫的奇迹在当地被传为佳话,学校的校长、中共党委书记、工会主席、政工组长、教授、主任医师等都纷纷来学炼法轮功。学校的学法组每天晚上都学法,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到公园参加集体晨炼,给社会与家庭带来了真正的祥和与稳定。

学员眼中的师父

◎师父吃饭很简单,从不大鱼大肉,有时一小碗面。重庆人爱吃辣椒,有次师父午餐吃小面,老板不知道师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师父辣得满脸是汗,什么也没说,静静地将这碗小面吃完了。还有一次,师父在一家个体小餐馆吃饭,师父将饭中一颗谷子剥开后吃下,当时很多学员看见师父不浪费一粒粮食,个个都不再将剩饭倒掉了。——一位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重庆法轮功学员

◎ 我九三年喜得大法,有缘参加师尊首次在重庆办的法轮功传授班。第一次见到师父,当时我激动地哭了,寻找几十年的明师今朝终于得见,说不完的喜悦。当师尊知道我经济困难时,当众退给我一半的学费二十五元,我不收,师尊一直要我收下,我急哭了,说:“李老师,我听了您的课就应该交学费,您不收我的钱,您就不承认我是您的弟子。” 师父慈悲庄严地走到讲台前说:“你们都是我的弟子!”佛音穿透层层空间,我感到这是洪大的慈悲,师父右手一挥,我看见整个传法场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雪花般的法轮,全场顿时掌声雷动。

◎ 九三、九四年师尊两次来重庆讲法传功,每次都是住价格低廉的宾馆,宾馆人员不理解地问师父:“李老师,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气功明星了,应该住高级的宾馆。还住这么简朴的宾馆?”师父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

◎ 一天下课后,一对夫妻法轮功学员在街边的一个小摊上吃晚饭,摊主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当时摊位上吃饭的只有夫妻二人。正埋头吃着,突然听到师父的声音:面条多少钱一碗?夫妻抬头一看,真的是师父,赶快站起来,叫了声:“李老师!”师父笑着对他们做了个叫坐下的手势。老板娘说:面条一块钱一碗。师父也不讲价,就给了她一块钱,然后坐下来等面。面条上来了,师父什么也没说,那老板娘却突然大声骂起来:怎么会没给盐呢?你尝都没尝怎么知道没给盐呢?师父没有任何表示,照常吃着面条。夫妻俩只觉得奇怪:师父根本就没有说话,那个老板娘怎么会突然大闹起来?还没有想完,师父已经吃完面条,回头冲他们笑着点点头走了。

◎ 重庆班结束后,我们跟随师父到成都,很幸运的跟师父同一趟列车。在候车室,我看见师父亲自背着又大又重的背包,那是要到成都班给学员们的《法轮功(修订本)》。师父跟我们一样站在等车的队伍中,开始检票进站时,有个男学员翻过椅子,插到前面去了,还招呼师父他们过去,师父走过去了,师父身边的学员也跟着过去,但是,只一会儿,师父就带着这些学员走回来,排到队伍的最后去了。原来师父是去叫那个学员回来排队的。师父不止教我们法理,在实践中,也以身作则的教导我们该如何做人。

…………

自那以后,这些幸运得法的人们,奔走相告,口传心授,并在广场和绿地公园炼功洪法;利用周末和节假日,不辞辛劳,跋山涉水,将法轮佛法的福音传到了重庆的每一个区县。很快,法轮大法走进了千家万户,走进了高校,也走进了青山绿水的乡间。从此,无数的神迹和重德轻声名的故事,就这样在这群默默无闻的炼功人身上上演,再上演……

二十年后的“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夕,一位重庆法轮功学员难抑内心对李洪志先生的感恩,提笔写下了:

如梦令·恩难诉
重庆位于中土
法子散居万户
风雨廿年中
得救众生无数
回顾
回顾
浩荡佛恩难诉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