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讯室弥漫着电击的焦糊味、传出恶魔般的狞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记得那是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一大早我就被一伙便衣警察团团围住,他们绑架了我和另外七位同修,破坏了我们的真相资料点,并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家两台电脑、手机和其它一些物品。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当地国保大队的,在此之前,就监控我的手机、我的住处、我的行动,并在我家周围“蹲坑”许久。

那天,他们把我绑架到了他们的老巢里,几个恶警对我进行了轮番逼供审讯,软硬兼施,威逼恫吓,而且不时有人进来发淫威,非常邪恶。一个身穿警服、打着领带的恶警,对我叫嚣:“不讲就打!我就是流氓!”

他们见软的不行,晚上就从分局调来了六、七个更邪恶的恶警,外表都透着凶相,他们使出全身力气,对我拳打脚踢,并且用电棍不停的电击我,两根充满电的电棍打的都没有电了。我被他们打的鼻青眼肿,死去活来,身上没有一块好肉,空气中弥漫着被电击后的糊焦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行刑中恶警还发出阵阵的狞笑,非常邪恶。他们一个个累的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却没有想停下来的念头。还有两个在我后面比划着,用拳头对准我腰部的某一点,不停的打了几十拳。

行恶的人,已经邪恶到没有了人性的地步,他们训练有素,知道往哪打可以伤到人的要害,伤到暗处,又不留下痕迹,他们想用电棍电我的生殖器,又说把电棍塞进我的嘴里……恶警们用两根电棍同时对准我双脚的涌泉穴,不停的电击,我被电的非常难受,惨叫声划破了夜空,当时只觉得被电的闭着眼都能看到一道蓝光直冲头顶,就象被狂风暴雨中的电闪雷鸣击中一样,那种痛苦,是难以描述、常人难以忍受的。

这些恶警每当打完我一轮后,还假惺惺的叫我喝水,好象他们有所收敛。事实不是这样的,因为受刑时人会痛苦的不由自主的惨叫,一般做不到不出声,因为在消耗能量,受刑后会感到口渴。后来听监狱内的犯人说,被电击后不能马上喝水,因为喝水后,身体导电加强,对身体损害更大。

天快要亮的时候,恶警把我拉到看守所,进门时,他们故意把我衣服的拉链都拉好,怕因我伤的太重了,看守所不收。进号子时,牢头看到我被打的情况都摇头,说是“过套”就免了。“过套”的意思是要来两下子。他们说象我这样的情况,表面细胞已经死亡,要等恢复细胞生长至少要一年半。

我被非法判刑六年。在监狱邪恶的环境中,那些包夹人员、坏人、恶警都被邪恶烂鬼操控着,连同他们的思维方式,也是被操控的,因为有坏思想才会被利用,他们生命中好的因素非常非常弱,就象黑暗中一丁点微光。然而无论在哪里,大法弟子的使命都是救人,我们试图找到他们身上哪怕一个好的细胞、好的因素,救他们。其实,和刑事犯长期生活在一起,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他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几年下来,他们被感化了,说:“你们师父教出你们这样的学生,真是太好了!”临出狱时,我们把他们都“三退”了。

遭此残酷迫害,身陷冤狱,我痛定思痛,六年的刑期,对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多么大的损失啊!我不停的反思、向内找,克服了许多消极的因素,在那些监禁的日子里,不停的发正念、背法,在法中渐渐的找回了自己。是师尊的洪大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呵护,才使我能毫不动摇的走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