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我父亲今年九十岁了,是个老“革命”,老军人,老党员。在战场上负过伤,是个残废军人,思想红,红的发紫。因其受邪党毒害深,他对大法恨之入骨,前几年有人见他在大街上撕真相标语上交政府,却找不到具体人管。

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教训起我来:压根我就没有见过人能成神,你和某某想成神?笑话儿!吃纣王水不说纣王坏,胳膊拗不过大腿等等。再给他讲就火了。为这事我伤透了脑筋,对这样一个倔老头我都没办法救他,我如何去救别人呢?

我的近邻五十多岁突然得了脑血栓,一跟头栽在地上起不来了。他的家人把他送往医院后,我去医院看他,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即表示照办。只有半个月就出院了,回家常念,一天也没忘,并把我给他的护身符带在身上。一个月后生活基本自理。慢慢的越来越强壮,现在好多家务活地里活都能干。还会刨地、种菜、挑大粪和拾柴。

可和他同时得病的却死的死,残的残。他知道大法好,就经常向我索要大法护身符散发,几年来光经他手我也记不清他发了多少张。他经常对我说要不是大法救了我,我咋会有现在呢?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了。每次都是这样。

他本性的一面真的觉醒了,谈到三退,我把我父亲的顽固劲说了,他恳请我把这事包在他身上,我当时说实在的对他没抱任何希望。意外的是当他见了倔老头,三言两语就把我家的倔老头劝退了。

看来讲真相劝三退换个人效果也不一样。过后我问他是如何劝的?他说得顺着他,老头喜欢开玩笑,我就笑着开玩笑,很轻松的他就答应了。但是他给我一个条件:如果退后我拿不到钱,咱俩拴着日头下不来!(因父亲每月可领千元优抚金)。向内找,我一个大法弟子没把自己的父亲劝退,而一个常人,只是明白了真相,就能轻而易举的劝退倔老头,说明自己还有急躁心,有情在,没把他当成一般众生来对待,这是我以后应该注意的。

我们这里前几年有两位夫妻同修相继离世,给我们讲真相救世人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很多人对大法不理解,甚至鄙视和反对。讲真相不听,还笑。给资料不接,接了也不看,口中还说:少来这一套!看来在本地讲真相是不容易了。这使我感到气馁、沮丧、困惑,一度不再给本地人讲真相,也不想去讲。因为我的顾虑心特别严重,怕心相当大,怕他们不听,怕他们笑话,怕他们心烦,怕他们告发,怕浪费时间。与其出去没有效果,还不如心平气和坐家多学几遍法哩。

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际:“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1],于是我忽然问自己:善心哪儿去了?正念哪儿去了?慈悲心哪儿去了?这是修炼人的状态吗?师父不是一再讲躲在家里進行所谓的学法炼功等于没修吗?可我到现在仍然怕心这么大,顾虑心这么严重。不行,这不符合法的要求。

我就与外乡镇同修切磋,换位做做试试。同修爽快答应。先是发放资料,贴不干胶标语,同时又花真相币。起初由一元一元的花,到现在几十元、几百元的花。这些真相币也确实使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

有一次买肉,卖肉的是个女的,三十多岁,称完肉我把钱递给她时,旁边有人先看到钱上有字,问她:你不怕?她说我不管它字不字,只要是钱,我就收。万一有人来抓我,我就说我不识字,什么也不知道,只认识钱。你们把我抓起来还美哩,省得我回家做饭,生意也不用做了,有人管吃管住多美呀!说完仰脸咯咯咯咯的笑起来。

还有一次去超市买东西,付款时一算五十多元,我当时一愣,因提前没准备好把有字和无字的掺一掺,衣兜里只有崭新的一沓,全是十元的,我一看收银台旁边已经排了长长的一队人,我听见收银员小声嘟囔:快点吧老头!我顾不上多想,一下子掏出那一沓钱,抽出六张,迅速递给收银员,她接过钱只看了一下张数就放進了抽屉,找我钱时一句话都没说。平时买东西,一元、五元、十元的都花,没有人说不收的。偶尔有人问过;你们这钱从哪弄的?我说取的。对方说,看来银行行长也承认法轮功了,不然他会放出这么多的钱?

世人都在明白真相,都在觉悟,都在醒悟,从而使我的怕心在这平凡的修炼中一点点的去掉了。

在去怕心中,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也使我的境界不断的升华。我要更加认真的学法,在法中提高,在救度世人中提升自己,到时候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