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霸王修大法 戒赌瘾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我的母亲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患有头痛、白内障等病,还经常感冒,每天都要吃药,当时医生建议母亲换角膜,但是因为家里没有能力负担,因此只能去医院打针治疗。

母亲眼睛一痛起来,就要好几个月,期间什么活都干不了。为了治疗白内障,除了上医院,母亲还跑到庙里去求神拜佛,但是都没有效果。后来母亲经人介绍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困扰她多年的白内障就好转了,我记得当时母亲将家里多年的药罐子都扔了。修炼了法轮功后,母亲身体健康、人也精神了,家里的活都是她做。从此,家里的经济状况一年比一年好。

我们都看到了母亲修炼大法后的改变,知道法轮功好,母亲也让我们炼法轮功,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自己始终还是没能走進大法。到了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前的一天,我母亲对我说,中共不让炼法轮功了,学员们都联名上书,集体签名,问我敢不敢签。我毫不犹豫的说:“签就签,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签?”于是就签了自己的名字。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铺天盖地的在电视、报纸等媒体诬蔑、诽谤法轮功,一时间黑云压顶。那时我母亲就不让我们家里人看电视,对我们说:“电视上都是假的,不要看电视了。”那段时间,我们家就从来不开电视。我心里知道法轮功不是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所以在内心一直都支持法轮大法,也从来没有反对过母亲修炼。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最珍贵的大法就在身边,但是却一直与我擦身而过。

直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進了法轮功学员集体学法小组,当时的场面成为了我心中无法磨灭的永恒的画面。

记得当时是一间很简陋的小旅馆房间,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双盘坐在床上,在学习师父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走進房间的一瞬间,整个人就震撼了,具体震撼什么,也无法用语言说清楚,就是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和他们一起学法、一起修炼。

当晚十二点钟,法轮功学员集体发正念时,我也跟着大家做发正念的动作,当时心里就萌生了一念:我要修炼法轮大法,我要跟师父回家!第二天早晨三点五十晨炼,我也起床了,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有学员过来教我炼,我就跟着大家从第一套功法炼到第五套。

从那之后,我就真正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了。

修炼前的我,在常人社会大染缸中随波逐流、追求享乐,抽烟、喝酒、赌博,家也不管,孩子也不管,就自己去赌,以此打发日子,虚度光阴。虽然如此,但内心我并不快乐。相反,我脾气古怪、暴躁,在家里我是有名的女霸王,谁也不敢惹我,不管我对我错,我从不认错,孩子当时五岁,哭着对我说:“妈妈,别去赌了!”我就朝她吼道:“你给我死远点!”照样我行我素,那时候,每年输在赌博上的钱少则一两万,多则七、八万。长期耗在麻将桌上,导致我患上了肩周炎,同时还有严重的胃病、妇科病、子宫肌瘤。到后来,跟我做生意的朋友打电话来一听到搓麻将的声音,就不想再跟我说话了。

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通过不断的学习《转法轮》,我知道了抽烟、喝酒、赌博都是不好的行为,都要戒掉,我也就把这些都戒了。其实我以前也知道这些不好,但就是戒不了,不但戒不了,瘾还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坏。修炼了大法,凭借大法的力量,我终于摆脱了这些不良的嗜好,浑身的病也好了,脾气也改了,再也不乱发火了。丈夫说我变好了,女儿说我变好了,家里所有的亲戚都说我变好了。以前赌博的“麻友”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打麻将,我说我不去,她们就不可思议的说:“你能把赌断了,除非你死了!”我说:“我现在要做一个好人了,再也不赌了!”

看到我身上的巨大变化,我的丈夫、女儿、我弟弟都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弟弟的改变是最明显的,他以前是个酒鬼,酒量极大,喝一次酒能喝一公斤,除了喝酒,跟我以前一样,也好赌,脾气也非常古怪,天天骂人,连我都怕他。修炼了大法后,他把酒戒了,赌断了,骂人也少了,最后不骂人了,别人骂他,他也能忍了。丈夫修炼后,更加支持我、理解我,现在生意上的事都由他一个人管,我就全身心投入到做三件事中。

不断的学法,我知道作为一个新学员,也是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的。我想资料点应该遍地开花,于是我也就成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做真相小册子、神韵晚会光碟、《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碟,还提供给一些需要真相资料的同修。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个修炼的过程,在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记得有一次,我打印真相币,结果卡在打印机里,三台打印机都不动了。我首先意识到是因为我两天法没学好,正念没发好,才会导致机器出问题。接着我就上网看看维修设备方面的知识,想自己动手弄,弄了一下机器还是不好。我就停下来,把机器关了,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到第二天,我想把机器拆开,可是拆不开,我就和机器交流,不一会儿,就看见卡着的真相币,我用镊子一夹就夹出来了,随即机器也恢复正常了。

我是做苗圃生意的,一次,我请了七、八个工人给我种树苗。到发工资的时候,原先我想,这些人可能也不会看真相币上写的真相,干脆别发给他们真相币了。有点看不起人家的感觉。没想到我丈夫给了工头一张十元的真相币,他非常惊喜,也很珍惜的放在钱包里,还说:“这张钱太好了!”其他人要过来看,他都舍不得给人家看。那一幕触动了我,我突然明白了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的:“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1]。我就赶紧过去给他们讲真相,还送他们护身符,大家都抢着要,把我身上的十多个护身符都争着要完了。之后又换了一拨工人给我干活,我就又借吃饭的机会给他们讲真相,送护身符。

过了不久,工头回来告诉我说,护身符真的好!说着就给我讲了他遇到的真实故事。当时他和另外三个工人爬在一棵大树上,这时刮来一阵风,那三个人就从树上摔下来,有一个还把盆骨摔坏了,工地赔了他三万块钱。而唯一那个在树上没有摔下来的就是工头自己,当时他身上揣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是大法护身符保护了他,使他躲过了这一劫。

还有一次,我请了几个工人给我在苗圃里种朴树,那天一共种了十九棵朴树,都是八、九米高,直径有二十公分的。那天我没有在,等我回到苗圃后,工头就对我说:“你丈夫太有福气了!”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就告诉我,原来那天种的十九棵树中,有一棵靠近公路边的树突然倒了,却不偏不倚的刚好倒在一棵行道树上。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那段路上就那一棵行道树高一点。要是没有倒在这棵树上,倒在公路这边的话,就会把五、六根光缆压坏,那样我们家要赔四、五十万;要是倒在另外一边,就会砸到工人,可能还会出人命。但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师父保护了我们一家,替我化解了这一难。

今年,跟着其他同修参加了几次本地同修被非法开庭的庭审,每一次对我都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也都是一个去除怕心的过程。因为我会开车,自己也有车,因此去外地的话就利用这个方便载几个也想去的同修。通过几次的开庭,虽然有的没能進入法庭旁听,但是深切的感受到了同修们整体配合的力量,不管年轻的,年纪大的,大家都能够默默的配合、加持,让我无比感动。更感动的是当事同修在法庭上所表现出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慈悲,正念的威力。这一切一切对我,都如同大法的洗礼一般。

我深深的感到,师父是从地狱里将自己捞起来,将过去那样一个烟酒赌于一身的人变成现在这个按照真善忍修炼、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好的好人,我无比感谢师父,弟子叩谢师父。

今后将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不辜负师父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