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的感激:法轮大法救人真实不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指导修炼者按照“真、善、忍”提高道德、心性,做个好人和更好的人,每一个实修、真修的修炼者都有一个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深深受益的故事。下面是一组刚刚开始修炼或开始真修的大法新学员的故事。

不用手术 车祸后遗症慢性骨髓炎好了!

文/陕西宝鸡大法弟子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遭遇严重车祸,昏迷一个多月不醒,没有任何知觉,虽经市医院抢救清醒过来,却落下后遗症:慢性骨髓炎,俗称“万年疮”。医生说根本治不好,只有切除这条腿这一种办法,否则有生命危险。一问,光手术费就三万多元,对我这贫困农民家庭根本就不敢想。无奈,只得放弃治疗,回家任其自生自灭。

我八十几岁的老母不甘心我这样白白送死,就沿着街道乞讨求助,为我筹集了几千元医药费。

在这求生无门的关键时刻,有幸碰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引导我得了大法。我一口气连读了六、七遍《转法轮》,深深被大法深奥的法理所折服。就这样,我再也放不下大法了。

二零一零年,在众乡亲和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肇事方也送来了一万元,终于筹集够了手术费,家人准备送我去医院做手术。结果到医院一检查,你猜怎么着?好啦!连医生都惊奇,说:“完全不需要切除了,你是在哪里得到了灵丹妙药,好的这么快?”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说:“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二次生命!”

我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现在什么活都能干。妻子由原来的反对变为支持我的修炼了。现在,我全家和睦、其乐融融,这都是我得了大法的结果。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二次生命,大法真实不虚,世人千万不要诽谤、参与迫害大法从而毁了自己的未来啊!

七旬老太太感激的泪水直流

今天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专程赶到我家,诚挚地要求我为她写篇文章,感谢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南方一个小乡镇的人。在二零零四年某天,我的肝部象刀割一样疼痛难忍,痛起来要持续半个小时左右,整个肝腹部摸起来很硬。因为家里穷,不敢去检查,有经验的医生一看,也没叫我去检查,只是给我开点药,说些安慰的话。

我家附近有炼法轮功的学员,我听说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就请了一本《转法轮》,炼起了法轮功。

哪知独子不支持我炼,骂我甚至打我。两个月后,由于得不到儿子的支持,加之病痛的折磨,我心灰意冷,买了两包老鼠药,准备轻生。在准备死之前,我拿着《转法轮》去还,借给我书的学员再三劝,我又炼起了法轮功。

我每天坚持炼功,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肝不痛了,肝部摸起来也不硬了。并且手心的疮也好了。手心的疮很奇特,原来又痛又痒,烂的手心没有一块好肉,一沾水就痛的钻心,夏天澡也不敢洗。接着,腿上的骨质增生也好了,能走远路了。

说到当年的这些病痛,老人还记忆犹新,眼泪忍不住直流,再三请求我一定要帮她写这篇感谢文章。老人还说,身体好后,家里的环境也好了,儿子不再打骂她;支持她修炼的孙子得到了福报——考上了大学。

一位癌症晚期患者获新生

我今年六十一岁,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

修炼法轮功前,我是个癌症晚期患者,手术后,医生给我做了九次化疗,不但没好,反而把我的肾脏和肺都“化疗”坏了,尿血又吐血,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最后一次化疗后,教授们给我做了会诊,说我最多只能活两个月。

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法轮功学员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并嘱咐我“要连续看三遍。” 当我读完《论语》,就觉得这本书太好了。我在医院边打点滴,边读书,一口气读完三遍,我就去找医生要求出院。因医生不让我回家,要我住在医院,靠药物维持生命。但我已学了大法,知道该怎样做了,我就要求回家,他们不让,我就求他们,并签字,有问题与他们无关,他们才放我回家。

回家后,我认真学法,每天炼两遍功,就这样,师父很快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在我修炼不到三个月时,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要好好修炼。

一次下暴雨,打的是炸雷,我想炼功,声音放大了,影响别人休息,放小了,自己又听不见,我就想:“师父,要是衣柜的门能关上就好了。我的衣柜门能关上,我就可以把播放器放到衣柜里,我就可以炼功了。”结果,柜门真的就关上了。

师父还把有缘人领来,我帮他们三退呢,这期间我还帮助了十个人三退。

就在我修炼的几个月里,我的身体康复了。在此我真诚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帮助我的同修们。

精進修炼 颈椎肿包消失

在九六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我散步时,看到一帮人在电影院外面的场地上炼功,我上前一问,路旁观看人说;“是炼法轮功的,这个功法很好,能祛病健身……。”正巧我自己还有颈椎七节骨质增生病,脖子疼,出个象鸡蛋大的肿包,每天得靠丈夫按摩来缓解一下暂时的痛苦,有时痛的十分难忍。从此,我也跟着炼起法轮功来了。刚开始炼功很精進,起早贪黑,但是,我人心多,又做生意,家务活又多,就不那么精進了,炼炼停停,稀里糊涂带炼不炼十几年过去了,没有太大的长進。在二零一三年初春的一个夜里,丈夫做了一梦,在梦中惊醒后,对我说:“我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叫我说:‘你还睡呀,不回家啦!’”丈夫悟到说:“这是师尊在点悟我,从今以后,我也和你一起炼功吧!”于是,我们老俩口一心修炼法轮功。每天有时间就加炼一次五套功法。一分精進、一分收获。

没过几天,奇迹就真的出现了!就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多钟,我们又加炼一次五套功法。当炼到第二套法轮桩法的头前抱轮的时候,我颈椎部位“咔吧”一声震响,身体向前倾斜一动,又恢复原位。

等到炼完功时,我一摸脖子,颈椎的大肿包不见了,丈夫很认真,又仔细看了看,亲自摸了摸,大肿包真的消失不见了,只看到原处有一小片皮肤皱褶,没过多时,也都消失了。

我丈夫面带惊喜的称赞:这法轮功真的太神奇了!这可是我亲眼所见,法轮功,我是修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