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我从新走在回归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说起来算是老弟子了。可是自从十一年前,我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就被家人看着,不让学,最后我的心性没守住,脱离大法整整十一年。

这十一年来,我在常人的大染缸里越陷越深,越沉。偶尔想起大法,有想回到大法修炼的念头,就又被常人间的现实利益假相迷住了,冲淡了这种正念。

我家里有脾气暴躁的公公,瘫痪的婆婆、有病的丈夫。我每天照顾婆婆穿衣、洗脸、吃药、上厕所,打理丈夫、孩子的一切琐事,公公心情差的时候就骂人,家中每天都差不多上演一回吵架、互相指责的戏码。我修炼大法的时候,发生这事能够在法上看问题,会理解他们的苦。不在法上看问题了,家里的这些事就用常人心看了,所有的不满、委屈、怨恨心都上来了。每天都是吵闹,各说各的理,最后我身心疲惫,在二零一零年离婚了,一个人在外打工混日子。

直到二零一二年初的一天,孩子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同学的妈妈认识我。我知道孩子说的是一位同修,我当时想:是不是师父没有放弃我,通过这种方式点化我让我回去。我就让孩子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同修,过了几天同修来电话说,快到最后了。我听出同修的关心着急。我也着急了,想尽快走回修炼。可是一回到常人的圈子,又没了正念,又耽误了时间。

一直到二零一二年底的一天晚上,我睡觉做个梦,梦中听到了大法的音乐,思想中有个意念:快结束了,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我哭了。醒了之后知道自己明白的那面在哭、在着急,师父又在拽我了,我不能再等了。

年底我回家,见到了同修,她们都哭了,都为我着急,也为我回来高兴。同修们给我带来了MP3 电子书、大法的资料。我知道她们希望我快点跟上助师正法的進程。我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我在心里说;师父,弟子错了,现在弟子回来了,我一定加倍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给弟子的这次机会。最后又和同修交流了一会,才回家。

第二天,我回到了打工的城市,如饥似渴的读《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炼功,身心发生着变化,明显的感觉自己在升华。

第六天,我突然悟到,我应该回到前夫的家去,那家的人如果是因为我没修好,没给他们讲真相,从而在思想中对大法有不好的念头,而将来被淘汰,那不就是我的过错吗?所以我决定回去,让他们都明白大法好,得到救度。

这个决定说出来后,同修们都支持我,说我做的对。但是常人就反对,亲人、朋友说:当初你是受罪才离婚的,他家那种状况回去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你傻啊,放着清闲日子不过。如果你回去时间长了,他们又象以前那样对你,你怎么办?我说:当初我是因为脱离了法,受不了才离婚的,现在我又修炼了,明白了道理,我会改变他们的。亲人朋友看我态度那么坚决,就不再阻拦了。我相信他们将来会明白。

这样我联系前夫,说要回来,他很高兴,和家里人说了。我首先和他们说明:我是修炼了大法,才决定回来的,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救人,我才回来的。前夫说:我得谢谢你师父啊!要不你不会回来的。他的父母也表示支持大法。我为他们高兴。邻居也说:你回来呀,可把他们家给救了。我说:这是师父教我的,要为别人着想。通过这件事,邻居们对大法的态度也改变了,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都很顺利。

我们村有四个同修,我的年龄小一些,每周的《明慧周刊》就由我去取了。我每次都是借别人的自行车,总借也不方便,心里就想:要是自己有车就好了,就不用麻烦别人了,还可以做更多证实法的事。有一天,婆婆对我说,你每次去都得借车,不方便,我拿钱让你小妹给你买了台电动车。我谢了婆婆。其实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这一念不是为私的,就给弟子做了安排。师父什么都为弟子着想。有了车,取资料、打真相电话、发真相传单真是方便多了。

我以前有颈椎痛症,疼得抬不起头,学法之后都好了。婆婆看到我的变化,也想听法。我就用MP3给她放师父讲法。婆婆虽然不能自理,但是头脑清醒,随着不断听法,身体也在变化,我相信她坚持下去一定会改变。

现在,我家里的修炼环境好多了,我可以公开做很多大法的事。回到大法中修炼半年多来,我珍惜师父用巨大承受为众生延续来的每一天,要抓紧救度众生。我知道不要放松,要做到师父说的“修炼如初” [1]。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