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前上了黑名单 从此家无宁日

甘肃天水地区法轮功学员常智勇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我叫常智勇,男,汉族,六十二岁,天水公路总段机关路政科退休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恶党与江氏小丑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在全国范围内,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惨绝人寰的血腥迫害,善良的人们被无辜迫害,以致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生活困顿,更有甚者失去生命;令无数原本温馨、和睦的家庭家破人亡。

在此,我将自己十四年来遭受中共迫害的片段真相叙述出来,希望能让广大民众能看清中共的残暴本性和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

一九九九年九月,迫害伊始,天水市秦城公安分局天水郡派出所一恶警奉命到我单位办公室非法抢走法轮大法书籍三本。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秦城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长裴彦云,又伙同天水郡派出所共四人非法闯入我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及证件的情况下,把我劫持到天水市秦城区戒烟所,裴彦云还用手铐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道上,当时铐我的位置让我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非常痛苦。并非法审讯了两个多小时。经过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等真相后,正念闯出戒烟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我正在上班时,又遭天水郡派出所一恶警劫持,这次把我带到天水铁路信号厂二楼一房间,非法审讯一个多小时后,经过讲真相再次正念闯出。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阴云又起。此时天水市秦城区政保股已更名为天水市秦城区国保大队,此时的大队长已由裴贵林担任,此人自迫害以来积极跟随中共,不择手段、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由于他,多名大法弟子被劳教、甚至被冤判重刑。四月十四日那天,裴贵林带领其爪牙张保勇、董全子、杨永周及西关派出所另外4名恶警,再次非法抄了我的居所,并把我绑架到秦城公安分局11天,由恶警董全子、杨永周负责审讯。审讯期间,恶警暗中唆使二十几岁的在押犯罪嫌疑人柳青、霍成对我大打出手,同时还对我施用了“单腿贴墙站”、“架飞机”、“旱鸭子洗头” “肘脖(bei)子”等酷刑。

所谓“单腿贴墙站”就是:整个人身体紧贴墙面,一条腿离开地面并尽量让抬高,只用一条腿站立支撑全身重量,而且还要一动不动,稍微动一下就拳脚相加。“架飞机”就是:低头、弯腰面对墙站立,双臂从后背抬起达到极限高度后双腿还要直立不动,否则即拳脚相加。“旱鸭子洗头”就是:用干毛巾用力搓头与脸,搓过后面部火辣辣的似烧灼般疼痛。

“肘脖(bei)子”酷刑,就是用肘子(肘关节向上大臂三分之一处)猛力打击咽喉及牙床。每打击咽喉一下,人就胸闷异常、有窒息的感觉,非常痛苦。用过这种酷刑后,我开始吐血,牙齿松动,十多天嗓子肿痛并嘶哑不能说话。

在这人间地狱被折磨十一天后,我又被劫持到秦城区看守所继续迫害四十九天,后恶警勒索我家属五千元后让我取保候审。我在看守所期间每天吃的多是馒头,菜是用烂山芋、烂菜帮子煮的菜汤。其他的普通犯人按每天每人六元钱的标准计算伙食费,而对法轮功学员却要按每人每天三十元钱加收伙食费,因此又额外敲诈我家属1420元钱。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我遭68202部队医院一当兵的诬陷,而被秦城区国保大队恶警张保勇、杨永周、刘苏元及西关派出所杜继龙再次绑架到秦州区(原秦城区现更名为秦州区)看守所迫害。这一次,恶警又向我家属勒索三千元钱、伙食费480元钱,共计3480元钱后再次让我取保候审。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单位邪党书记马骏奇、劳资科长高光远,主动配合天水市秦州区“610”非法组织,逼让我三日内交“五书”,否则以停发工资相威胁。我本着善意分别给他们讲述了有关法轮功的真相,可他们不但不听,叫嚷着要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看到他们企图再次绑架我,我只好被迫离开天水,流离失所一个多月才返回家中。邪恶再次迫害的伎俩没有得逞。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就被“610”、国保大队、政法委、片区派出所上了黑名单,之后他们采取一系列卑鄙手段如:监视居住、电话监控等干扰我和家人的生,尤其一到所谓的敏感期,更是经常的上门骚扰。连续数年无休止的迫害、骚扰,搅得我们家无宁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