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市优秀女教师赵玉环屡遭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秦皇岛市海港区第七中学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赵玉环女士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四年,2012年11月28日出狱那天,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是五、六个罪犯用床单抬着她到监狱大门口的,出门口由四、五个恶警抬着上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汽车。赵玉环腰腿不会动,在车上一直躺着。

仅仅因为她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一次一次无辜地被绑架、非法拘留、劳教、判刑,遭受惨无人道的电击、暴打、强行灌食、关小号、上大挂、绷死人床等酷刑折磨,人格尊严被践踏,做人的基本权利被侵害。长达8年多的非法关押、折磨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地摧残蹂躏,赵玉环几次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险些丧命。

赵玉环老师,51岁,大学本科毕业,是河北省秦皇岛市第七中学深受学生欢迎的优秀语文老师,教学成绩十分突出,她所教的两个班的语文平均成绩,在众多的班级中名列前茅;她还是一名优秀的班主任,在学生中口碑甚好;她教的班曾被评为先进班集体;她在文学方面有较深的造诣,经常在省市级、国家级报刊杂志、电台发表作品,是秦皇岛市作家协会成员。

赵玉环老师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长期困扰她的头痛病,咽炎,腰痛病都很快不翼而飞。她懂得了修心向善的道理,知道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她原来的自以为是,高傲,霸道,暴躁,得理不让人等陋习全部归正,改掉。她从大法中获得了新生,身心健康。赵玉环在教学岗位上更加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教书育人。赵玉环老师肯于钻研,语文教学水平较高。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赵玉环10月底为法轮功无辜被迫害鸣冤而进京上访,被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劳教4年。2008年11月底,因进京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北京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共计八年迫害。

一、两次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遭受折磨

赵玉环老师修炼法轮功后,深知法轮功能让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99年10月底,怀着对政府的信任,给中央领导人写信说明法轮功好,对老百姓、社会、国家都有利,不要取缔。去北京上访,却遭秦皇岛市海港区公安分局港城大街派出所拘留。

1999年10月27日到12月底,赵玉环老师被非法拘留关押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她炼功,被恶警黑老李用手铐铐上,还被恶警李淑君用警棍殴打,罚站;被犯人齐燕等辱骂。

犯人号长刘月梅,用手脚,用脸盆,用鞋底子,用笤帚暴打赵玉环和陈艳秋,从号里的板铺上,打到地上,到水房里,一开始拳打脚踢她俩,后改用鞋底子扇赵玉环和陈艳秋的脸,脑袋。还拽着赵玉环的头往水房瓷砖墙上使劲撞,把赵玉环打得脸上青紫肿胀变形,满头是大包,头上破裂,血都流到脸上了,赵玉环被折磨得没有人样了,被刘月梅踹倒在水房里,站不起来了,全身是伤,棉裤棉袄也湿了。

刘月梅还用笤帚把直接打陈艳秋臀部,把她的棉裤,内裤都扒下来了,把陈艳秋整个屁股打得紫黑,疼得她不能坐下,打坏了两把笤帚,把陈艳秋打得躺在了地上,不会站了。陈艳秋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也脱相了。全号二十多人(有犯人和法轮功学员)都不忍心看她俩挨打,又没人敢劝刘月梅住手,大家就都哭。整整打了一下午。第二天,刘月梅就遭报病倒了,发烧,无力,浑身疼痛,躺了十天。两年后,听说刘月梅转好了,也修炼法轮功了,还把《转法轮》抄在白布上,缝在被子里去了监狱服刑。

2000年暑期到了,赵玉环老师因为不写不去北京的保证书被绑架关押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7月初到8月底,赵玉环绝食反迫害。每天男恶警从地上拖着她去公安医院强行灌食。她身上磕碰的都是伤,衣服也磨破了。恶警大黑老李,白天给赵玉环戴上手铐脚镣,固定到铁椅子上不让去厕所。晚上恶警李淑君指使男犯,把赵玉环关进铁笼子里迫害,铁笼子里躺不下坐不起来,身子只能蜷着,非常痛苦。

二、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遭受的种种迫害

赵玉环老师被非法劳教二年,2000年8月到12月18日被劫持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迫害

(1 )被吊在柿子树上迫害

刚刚被关进劳教所的赵玉环非常想家,她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信仰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而无辜被关押迫害。晚上她天天梦到12岁的孩子和丈夫没人照顾,常常泪流满面。心情非常压抑,吃不下饭,她经常绝食反迫害,想回家和亲人团聚。

恶警刘晓华、王文平、张文君等人,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把赵玉环和青龙县大法弟子张志彬(已被开平劳教所迫害致死)等数十人,双手吊在菜地柿子树上折磨,还指使犯人殴打、辱骂。冬天刚刚下完雪,她们常常被吊到深夜,浑身冻得哆嗦成一团,面如灰色。

赵玉环经常绝食反迫害,强行灌食时她不配合邪恶,恶警就指使两个监控在地上拖着她强制去灌食,灌食的监控很胖,骑在她身上搧她耳光,打得她眼睛直冒金星,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服也拖烂了,后背在地上磨得血肉模糊,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2)被吊在猪圈的木柱子上踢打

有一次在一队,赵玉环和张家口法轮功学员龚玉芝绝食已经两个月了,恶警指使几个监控人员想强行摁倒赵玉环,用勺子撬着嘴灌玉米面粥。她被姓段的和门口班长,这两个监控从一队一直在地上把她拖到劳教所院外的猪圈,她的棉衣棉裤都磨破了,两个监控单独把她吊在猪圈的木柱子上连踢带打。再加上连冻带饿,一直折磨得她呕吐虚脱休克,连绿色的苦胆汁都吐了出来,她昏死过去了,躺在冰凉的地上。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晚上她苏醒过来之后,赵玉环已经不会站立了,恶警王文平也不放过她。还把她双手倒背着坐在冰凉的地上,捆绑在木柱子上。那个时候,赵玉环被折磨得活不下去了。

(3)被关在禁闭室里迫害

赵玉环和龚玉芝长期绝食抗议迫害,后来被转到了二队。二队的恶警和监控人员非常邪恶,经常高声辱骂、毒打法轮功学员,气焰十分嚣张。二队六七个监控把赵玉环摁倒在冰凉的地板上,有摁胳膊的,有摁腿的,赵玉环想挣扎都挣扎不了,她们用两三个勺子撬她的嘴,嘴里、嘴角都被勺子插破了,血顺着嘴角直淌,有一个监控还捏住她的鼻子,不让她出气,逼着她张开嘴,她们恶狠狠地强行用勺子往赵玉环嘴里灌饭菜,赵玉环脸憋紫了,挣扎不得,几乎窒息而死。她被折磨得面如灰色,生不如死,她实在忍受不了了,晚上11点多钟上吊,被和她同睡一张床的监控人员发现,屋里还有一个因为上访而被非法关押的王老太太,她们两人把赵玉环从死亡状态抢救了过来。

深夜三点多,门口值班的监控班长,知道这事后怕承担责任,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用赵玉环上吊的白床单,把她双手倒背着吊在了操场边的树上,不停地辱骂她。12月的深夜寒气逼人,赵玉环身体非常虚弱,又冻又饿,她全身打颤,哆嗦成了一团,恶徒一直把她吊到天亮,才善罢甘休。

12月中旬,赵玉环和一队、二队的法轮功学员,大概有一百多人,都被转到了男队,称作四队。赵玉环因上过吊而被单独关在禁闭室里,不得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禁闭室里见不到阳光,没有床,只有冰凉的地板,冻得赵玉环晚上不能入睡。

(4)朱有荣、张志彬被迫害死

当时朱有荣、张凤德、宋希黄等十几个绝食三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关在和禁闭室一窗之隔的大屋,这个大屋同样是阴暗潮湿,见不到阳光。朱有荣她们绝着食炼功,被张文君、王文平等恶警捆绑起来吊在床上毒打、辱骂,站不起来也坐不下的法轮功学员,倒背着双手双脚捆绑着,放倒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她们长期绝食本来身体就非常虚弱,她们一天一天承受着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她们个个被折磨得脸色灰黄,奄奄一息。朱有荣就是不堪忍受邪恶的迫害,一天晚上,她被逼上吊,时间是2000年12月中下旬。

和朱有荣一起绝食的姓张的法轮功学员,是朱有荣的张家口老乡。她眼见着朱有荣上吊昏死后没有被抢救过来,半夜她号啕大哭,早晨有一个学员高喊:“朱有荣上吊死了”、“是逼死的”。

整个四队法轮功学员都知道了这件事,许多人都哭了。人们都震怒了,再也不愿意沉默了,整个四队法轮功学员都冲出监舍,站在门前集体炼功,集体背法。人们都眼含热泪,用这种方式悼念大法弟子朱有荣。劳教所的警察们都站得远远的,不敢阻拦,不敢劝说。法轮功学员还冲到禁闭室把赵玉环营救了出来。

在劳教所遭受过恶警迫害的学员,纷纷站出来揭露迫害,曝光邪恶,向劳教所提出要求,严惩恶警,无罪释放。当时,劳教所教育科赵主任,一直在认真听学员们的发言。学员们都集中在一个最大的监舍集体背法,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回家。赵玉环和张志彬找警察要求释放回家,恶警王文平把她们两人放出监舍,悄悄关进了禁闭室。后来学员们把监舍门用上下床顶上了,不让恶警、监控进入监舍,学员们集体背法,集体绝食抗议。

2000年12月17日晚上,恶警把段晶晶、吴秀光、任巨秀、张凤德、邱丽英等人关进了禁闭室,严刑拷打。第二天,赵玉环、吴秀光、任巨秀;张凤德、邱丽英等人分别被转到石家庄劳教所和保定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恶警严刑逼供拷打青龙县法轮功学员张志彬,说她是主谋,12月18日这一天,张志彬也被迫害死在了唐山开平劳教所,那时她才37岁,她的一双儿女刚刚上小学。

三、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2年8月赵玉环因为在山海关小湾学习班公开炼功,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迫害。

赵玉环绝食反迫害,被唐山开平劳教所捆绑罚站六天六夜,不让她上厕所,裤兜拉裤兜尿,不让睡觉,眼睛合上监控就踹,每天还强行灌食两次,把赵玉环折磨得精神恍惚,头晕脑胀,痛不欲生。还遭到恶警陈兆光、王艳、杨海凤、刘晓华、闫红丽,包夹李芳、刘建英等人的毒打。

有一次赵玉环早晨喊“法轮大法好”,被监控李芳用鞋底子打得脸上青紫肿胀,头都变了形,别人都认不出是赵玉环了。监控刘建英用手指弹赵玉环的双眼球,疼的她眼泪直流,眼睛肿得封闭了,什么也看不见。她身上也被刘建英和恶警杨海凤打得都是伤,浑身疼痛。恶警还用胶带死死缠住她的嘴,不让她喊。恶警王燕天天指使四个监控把正在绝食的赵玉环从三楼拖到楼下,让四个监控把她抬起来再往地上摔,连续摔她 两三次,赵玉环脸色蜡黄,骨瘦如柴,强行让她站立着,把她双手倒背着捆绑在大树上,恶警让监控轮流打她,一直折磨得她虚脱休克恶警才肯罢手。

恶警和监控们还把折磨赵玉环当取乐起哄,毫无人性。为了掩盖她们的犯罪行为,三四个恶警经常在灌食时把赵玉环的双手双脚捆在椅子上,恶警闫红丽,王燕非常邪恶,闫红丽每天都恶狠狠地搧赵玉环的脸和头,她还边搧边骂;恶警王燕用黑布把赵玉环的双眼蒙上,她们和几个监控轮番殴打赵玉环,还用赵玉环的裤头,袜子堵上她的嘴,羞辱她,不让她喊“法轮大法好”。

恶警还不分白天黑夜地把赵玉环双手双脚捆绑住固定在椅子,把她放在一米宽的水房里。避免别的法轮功学员看到她在遭受迫害。当时和赵玉环一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有丰南县的刘丽华和沧州的程桂军,恶警还把她俩转到男队迫害。

有一次恶警陈兆光把赵玉环身体上部、胳膊、腿,用白布死死缠上,成“大”字捆绑固定在冰凉的地板上,折磨得赵玉环生不如死。

四、在石家庄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2008年11月30日,赵玉环老师在北京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和平街派出所野蛮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当时北京著名律师李和平为赵玉 环做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说明赵玉环没有错,她的一切行为都是合法的,法院的审判长孙小娟,检察院张欣、孙杨无言以对,最后以要“三方”合议才能做出决 定为由草草收场。

2009年8月7日赵玉环老师被非法关押入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赵玉环用绝食抗议暴力“转化”,恶警孔潇飞对她拳打脚踢后,把她双脚离地吊在上铺上长达九天九夜,期间她几次昏厥过去。此计不成又把她转到第四监区(被人称为“魔鬼监区”)继续迫害。 她绝食达四、五个月之久,身体异常虚弱,每天被强制灌食两次。由于赵玉环绝食时间太长,被强行灌食时,一边灌一边吐,恶人还强行拖着她出工。她在广场上,二门那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四、五个罪犯和恶警一起拳打脚踢,她身上、脸上全是青的紫的。

为防止她喊“法轮大法好”,灌食前就把她的嘴用胶条封住,双手用宽布条捆起来,强行从车间拖到医院。车间到医院少说也有几百米,她被在地上拖的浑身上下沾满了尘土、草屑,棉裤被水泥地磨出两个大洞,露出了满是血渍的臀部,惨不忍睹……犯人们看到都面面相觑唏嘘不已,好多人都不忍心看,直接责骂迫害她的罪犯和恶警。

赵玉环腰上,腿上严重受伤,她站都站不起来了,在车间冰冷的地板上一天一天地躺着,大小便失禁,衣服都尿湿了。

即使这样,牢头狱霸刘小辉也不让赵玉环休息,每天强迫她剪羊毛,稍不如意,拳脚相向。有一次刘小辉骑到赵玉环的身上狠狠地抽赵玉环的耳光,她打累还不解气,又把自己的鞋脱下来一阵猛打,直到赵玉环被打得流鼻血为止。就是这样赵玉环仍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恶徒没办法了,又把她转到狱政科,也就是所谓“攻坚组”。还是那个邪恶的孔潇飞,指使十几名包夹不分昼夜轮流上阵,一个多月不让赵玉环睡觉,每天罚站。

出监前四天,两名罪犯强行按着她在医院输液,在她脚上、手上、头上插针头。后来,连血管都找不到,输液输得她全身浮肿,气息奄奄,棉裤棉袄全都尿湿了,手脚 冰凉。晚上就把她放在监舍门前的活动大厅的地板上,冻得她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一开始她能站住的时候,晚上把她铐在谈话室的窗子上,走廊的栏杆上,不让去 厕所,不让闭眼睛,一动就踢,黑天白天不让她睡觉,连续铐了她一周之后,赵玉环被迫害的昏迷了。邪恶之徒把她放在尿湿的被子上,全身衣服扒光,赵玉环冻得 抖得哆嗦成一团。罪犯张建辉和恶警用赵玉环卡上的钱。床单、棉裤棉袄,尿湿就扔,买白糖、奶粉给她灌食,几天就花掉她两千多元钱。连四监区有良知的罪犯都骂四监区太缺德,故意糟蹋赵玉环的钱。看着赵玉环每天晚上被扒光衣服折磨得奄奄一息,许多有良知的罪犯都看着她掉眼泪。

赵玉环四月份被杨洋恶警无故连踢带打,又铐了一下午,她为了反抗恶警的迫害,吞了一根缝纫机针(注:修炼人讲正念,不应该像常人那样走极端)。她绝食的时候,监狱给她用X光 胸透了三次,欺骗她说肚子里没有那根机针。她自己一直在说胃里边扎着疼,每次灌食都吐出来,边灌边吐,后来改成了输液。她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也就是70多斤。

六一零的汽车停在赵玉环家楼下门口,赵玉环要求六一零带她去公安局医院做检查。赵玉环被女子监狱迫害三年多,回家时站都不会站,不愿意给家人找麻烦。赵玉环不让她丈夫接收她,她要求六一零把她送到公安医院。她是绝食从女子监狱回来的。在汽车上躺了一天,连尿都是用脸盆接的。她强烈要求六一零把她送到公安医院检查那根机针,然后做手术。六一零的跟她丈夫说,只负责接回来,劝她丈夫把她接回家,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她丈夫把她背着上楼回了家,六一零的四个人灰溜溜地赶紧跑了。

原来是那么健康的赵玉环,被迫害得就剩一口气才回到了家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