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依赖心招来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我由于从小生长环境的不幸福,特别渴望幸福,带着要建一个幸福家庭的愿望走進婚姻时,我就嘱咐自己:一定要做个好妻子、好儿媳,让丈夫和公婆不因为我而为难。

结婚后,婆家的事我拿着比自家的事还重要,把丈夫的父母兄弟姊妹当作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一般,一心一意勤俭持家。我把丈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信任他、爱他,把自己的一生和幸福全都托付给了他。我相信他不会辜负我。

但后来我发现,丈夫人品不错,但个性很强,脾气倔,处事霸道,甚至有时言行过份,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处事得体、对我关爱。婆家也没有把我当成自家人。但为了家庭的安宁,我采取了迁就的办法。同时我对丈夫和婆家仍然很好,因为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

后来我走進了大法修炼,按照“真、善、忍”去做,很多事情就更不往心里去了。但实际上,我的依赖和迁就心,加强了丈夫的独断专行,并对我无所顾忌。

自从婆婆生病以来,我和丈夫的矛盾突出了。原因在我看来,是丈夫在处理家庭问题上太霸道,不通情理,不考虑我的承受能力,更不尊重我。体力上让我难以承受,心理上让我不能理解,经济上使我负担很重,脸面上也让我难堪,我甚至觉得这是我丈夫吗?他怎么会这样对待我?心里充满了委屈和伤痛。

多次和丈夫沟通,但多是丈夫要么强词夺理,要么编理由、找借口,错事一个接一个地做,同样的错,不断的犯。我也就更加委屈和埋怨。

自己也知道修炼人不该是这个状态,也很想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同修也帮助我找执著,也发现了很多执著,明白了一些法理,但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这种委屈、埋怨的状态一有事情引发就会反复,已经持续了几年。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中我正在海里抓回因实验失误而跑到大海的小蛇时,一低头,发现眼前有一条灰黑色的大蛇,但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只见一段巨大的蛇身横在靠近海边的海水里,纹丝不动,因为它的颜色与周围环境相容,很难发现。我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向海边跑,爬上了海边唯一的小土丘后才发现,如果涨潮,大蛇很容易上来,我在这里根本不安全。这样我被大蛇的梦吓醒了。回想梦境,我知道自己在修炼中修了小执著,漏了大执著。可是我找不着,甚至意识不到是哪方面有大的漏洞。

这几天,又因为丈夫不顾家庭实际独断行事,勾起了我的委屈,于是结婚以来的七年谷子八年糠又翻出来了。

昨天晚上,我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是我自己的依赖心招来了这么多年、这么多的麻烦。我的迁就,我的依赖,我的放弃自己应该坚持原则的做法,使我干扰不断。现在我才明白,梦中的那条大蛇,原来就是我的这颗依赖丈夫的心,回头看看,这么多年的家庭魔难都源自于这颗心。

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有依赖心,而且这么重。因为在常人中,我是个比较能干的人;修炼中,我能做的事也尽量不依赖同修,甚至我能清楚的看到同修的依赖心。却没有想到,原来依赖心就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找、却一直没有找到、带给我许多魔难的根本执著。

反省自己,我发现,我对婆家人好,觉得丈夫会看见,即使他人不认可,他也会给我个公平的评价,求名的心很强,但嘴上不说,等着丈夫说;家里经济条件不佳,我想总有一天,丈夫会解决我家的经济困难,求利的想法埋在心里也不说,依赖丈夫解决;又因为对丈夫的情,不忍心看他痛苦、难过,所以好多时候,明明知道丈夫欠妥,也不坚持原则,总认为他自己会认识到并改正。表面上看不太清,实际上,名利情的心很重,都想通过依赖丈夫得到或使问题解决。

我跟丈夫争人的理,我依赖丈夫给我名利情,而不是按照大法要求的那样去修,当矛盾积累多了,我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丈夫的做法离我的愿望越来越远、不能满足我对名利情的执著时,我终于受不了了,埋怨、委屈、妒嫉、争斗的心都出来了,甚至魔性大发,因为我觉得他辜负了我。

现在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依赖心招来的、造成的。作为一个常人,丈夫有他的优点和不足,他的心胸容量,也许只够容下他自己和他的家人,但我如果没有依赖他的心,那与我有什么关系?能动了我的心吗?

摔了这么多跟头以后才明白,真是愧对师父。没学好法,没理解好法理,没做到实修,连最起码应该处理好的问题都没处理好,糊涂啊,让师父操了那么多心,也让自己纠结了这么久。一个修炼人,怎么能依赖不修炼的家人呢?到底谁是今天的主角?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