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残害失去双脚的王新春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晚八至九点在伊春市桥北,被迫害失去双脚的王新春在租住的房间内,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绑架,至今下落不明。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谭凤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谭凤江遭受七年冤狱,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才回家。

九月九日当天晚八点左右,伊春市金山屯区团结派出所的房贤刚、乔俊林等五、六个人闯进王新春家,把串门的人撵走,开始乱翻,非法抄走了几本大法书等私人财物。王新春的母亲也被绑架。

王新春,男,一九七六年出生,家住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现居住金山屯区玫瑰小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王新春一家只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曾十多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监控、被勒索钱财、身份证被扣押。王新春在他二十六岁时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脚,终身残废,只能用膝盖走路。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后曾十多次被中共邪党官员毒打折磨,王新春的父母也多次被非法拘留迫害。


王新春

一、被迫害失去双脚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王新春去丰沟林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丰沟派出所女所长王薇与另一恶警绑架。王新春走脱后,却遭到非法追捕。区公安分局长崔玉中调动几十名警察将山包围。王新春被追后不慎掉到河里,鞋与棉裤湿透后冻结成冰。

王新春在大山里被追捕了三天两夜,到了一位住户家。给他们讲述了自己被恶警追赶的经过,全家人都同情他。善良的女主人还为他热了一碗面条。后来女恶警王薇与另一名男恶警边海塘闯进屋,抓住王新春拳打脚踢。恶警们还非法搜身,抢走了王新春的四十多元钱、BP机和帽子。

王新春被劫持到丰沟派出所,双脚虽然冻成了冰,但还能走路。女恶警王薇指使姓边的恶警把火炉上烧的热水倒入盆中,抓住王新春的双脚就往热水盆里按。王薇知道脚冻后必须用冷水缓,但她却故意用热水烫。王新春的双脚被热水处理后便失去了知觉,站不起来了。十一日早八点,区六一零、公安局和丰沟派出所数名恶警对王新春非法审讯,打王新春耳光,侮辱谩骂,还强行拽着王新春的手按手印。晚上五点多钟,恶警们看王新春双脚肿起大泡,为了推卸责任,才把王新春押回家。

回家后,王新春被热水烫过的双脚开始发炎流黄水,并散发着臭味。经过十一个月的痛苦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的烂没了。当时年仅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就这样被派出所恶警残害失去了双脚,造成终生残废。

二、十多次被中共官员警察毒打折磨

王新春希望有关部门还他一个公道,写了一封封控告状、然而却遭到疯狂报复。金山屯区公安、六一零、政府部门多次非法闯入他家骚扰他及家人,强行绑架了他的双亲,酷刑折磨,逼问都有什么人来过他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恶警闵长春、崔玉中把他的父亲绑架到车间逼供、折磨,夺下钥匙再次非法抄家,王守民等一伙恶警把王新春所有的纸、笔、包、通信地址、纸条、信封、信签全撕了,还骂骂咧咧的把收音机、录音机非法抢走。王守民还猛踢王新春的胸和已残的双脚,炕上流了两滩血,伤口面积扩大,垫子上、裤子上也全是血。王守民见状不好,赶紧擦血迹。还声称“公安是国匪”。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新春用膝盖爬到外面,买生活用品,也被他们强行搜身、堵截,人身自由受到严重侵犯。五月十六日中午,王新春手摇轮椅到了三十多里外的金山屯区。110警车四五个恶警强行搜身,把他和轮椅拖到公安分局,把轮椅三个轮胎放了气,扣在公安局政保科的车库里。五月十八日,王新春爬到丰茂林场去要轮椅,保干董术华和薛森林打他嘴巴子。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二十九日王新春要去金山屯人大,控诉恶人,并要求归还轮椅车,在街上被恶警架到警车上,受到孙大波威胁、殴打。丰沟派出所恶警开车追来,强行将他押回家。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王新春摇着轮椅车来到场后公路,被恶徒王凤全拳打脚踢,连人带轮椅被踢进二米多深有石头的深沟里,随后王凤全跳入深沟继续殴打,打了大约三、四十分钟,致使他鼻子出血,头两侧、颈椎、前胸、双肩、后背等多处受伤,伤口本已愈合的残腿又出血了,轮椅车被摔成了S型。过后,王新春找丰茂林场保干董术华、场长高庆国,要求就王凤全对他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物损失给一个说法,可是他们不但不解决问题,还唆使手下张雨坤等再次打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日,王新春到林场向高庆国要五百元钱(注:此钱是二零零零年王新春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原林场场长王长岐、书记谢永辉向他父亲家属勒索的)。高庆国和书记陈重及其手下刘广民、薛森林、吴建民、张成山等人对王新春拳打脚踢,还图谋把他放进棺材里。第二天,王新春再次去要钱,不但遭到毒打,连当初给他的五百元收据也几乎被抢走。王新春去伊春市信访办上访,被伊春市信访办以“越级上访”为名拒之门外。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王新春再次向高庆国索要五百元钱,高庆国用脚猛踢他。上午林场书记陈重连拖带拽又踢又打。下午林场副场长刘广民用扫帚猛打他的太阳穴两侧,用脚踢,用暖瓶里的开水往他身上倒,用手掐他的脖子约一分钟,用打火机烧他绑护膝的带子,用扫帚猛打他双脚的断茬,致使残腿出血不止,还用地板拖把打他的左脑部位。二日,王新春再次去林场讨公道,董术华把他向外拖,边拖边拳打脚踢。高庆国用脚猛踢并拿起靠背椅子砸他的肩和后背,下午刘广民用打火机烧他爬行时绑护膝用的一条带子,还往王新春身上弹烟灰。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肖靖宇、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陈咏梅(女,小名二红)等一伙恶人非法闯入王新春家,强行绑架他的母亲王桂香到林场车间逼供;下午一点左右恶警王守民等人再次非法将他的父亲强行绑架到林场车间逼供。王新春手摇轮椅去厂部要母亲,恶警王守民等把他从轮椅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王新春身上多处受伤,嘴角被打出血,致残了的双脚又添新伤,鲜血直流;下午王新春又手摇轮椅到厂部要父亲,在车间又遭恶警王守民的毒打,猛踢轮椅,用拳头照脸部猛打,打得鼻口出血。

二零零五年四月九日上午金山屯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肖靖宇带着三个打手闯进王新春修鞋店绑架,连教修鞋的师傅也遭到绑架。邪恶之徒非法审问他,肖靖宇、王守民对他连踢带打,致使双脚的残茬处鲜血直流。当天下午,恶警肖靖宇、王守民、杨大伟等再次对王新春行恶,连踢带拖,并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王新春为抗拒迫害而绝食,到第五天时,恶警把他拖到前屋威胁恐吓,在崔玉中等人指挥下,他被拖进大铁架子里,恶警王守民和大伟把他双手双腿抻开,扣在大铁架子的铁环上,没有双脚扣不住,王守民就用铝线捆住大腿,拴在铁环上,把人大字形抻开,头也被固定,人动弹不得,王守民丧心病狂的用脚猛踢王新春的脑袋、胸、腹、两肋。王新春被铐绑在大铁架子上五天之多,天天灌食,经常失去知觉。当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时才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九日,在丰茂林场街上,王守民又一次毒打王新春,凶狠的踢他的肚子、胸,将他踢倒在地……七月一日,王新春在公路旁边用膝盖站着,丰茂林场轿车开过来,副场长刘广民问:干啥去?他说:在路边站一会。刘说:不行。刘下车对王新春连踢带打,把他踢到公路旁的沟里,他强爬上来又被刘一脚踢在后背上,再次掉到沟里。

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王新春再次到金山屯学修鞋,七月七日早六点半,丰茂林场书记陈重、场长高庆国等人陆续赶来。陈重问:干啥?他说:修鞋。高庆国说:你尽给我们找麻烦。高庆国用手机和丰沟派出所联系,不一会恶所长闵长春带着恶警王守民、杨大伟、李清林赶到,强行把王新春绑架拖上警车,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不收,恶警们只好把他送回家,在家门口,恶警闵长春、王守民、杨大伟边踢打他边说:你再上金山屯修鞋就不行,去一次打一次。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王新春正在回家的路上爬行,丰沟派出所警车突然出现,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杨大伟从小车上跳下,窜到他面前,拳打脚踢,把他的脸打得红肿,恶警杨大伟翻他的右裤兜,将仅有的一百八十四元买粮的钱和一块表抢去,王新春去要,遭杨大伟的毒打与辱骂,致残的双脚再次被踹得渗出鲜血。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上午,王新春去鹤岗市电子城买修电视的仪器,在电子城,几个人围过来问:“脚哪里去了?”他讲了被迫害的经过,大家很同情,要他上告。一个便衣见此情景后,转身出去了,一会,他领着金山屯六一零主任肖靖宇、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恶警王守民等来了,威胁卖货的人不许卖货给他,否则罚款五千元!王新春货没买成,却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上午,王新春去金山屯区民政局上访,讲述了自己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迫害双脚致残,没有经济来源,工作人员推托他只好去残联,被奋斗派出所警察张爱民构陷,被肖靖宇、王守民押回家。

二零零八年三月11日,王新春去抗大林场修电视,被大昆仑派出所警察牛力君构陷后,“六一零”肖靖雨和大昆仑派出所的警察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抢走卫星接收机和降频器。随后肖靖雨和金山屯有线电视台王玉峰及随从等多人,由派出所王守民领着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闯进他家,将七十五厘米的卫星天线和接收机抄走。大昆仑派出所警察牛力君和有一个叫陈永梅的女警察等五、六个警察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强行把他塞进车里,拉到大昆仑派出所进行非法拘禁。下午四点三十分,丰茂林场警察王守民和刘广民及司机薛森林开车到大昆仑派出所,王守民一到派出所就猛踢王新春好几脚,随后把他押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日,王新春早八点多再次去有线电视台要被抢的卫星天线,王玉峰推说:“我说了不算,只要六一零说给就给你。”说完后王玉峰和刘文燕坐车就躲出去了。下午,王新春又到公安局找六一零肖靖宇要天线,肖靖宇和屋里的一个公安不容分说就往外拽拖,拽到屋外肖靖宇就对王新春拳打脚踢。走廊办事的民众都说公安局怎么打人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晚上七点半,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王守民、郭恢、高健、高树国没有任何手续撬开王新春家门,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非法强行入室,对王新春连踢带拽拖到警车上,绑架到看守所前院。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奋斗派出所王学刚,刑警队的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士臣、张立国一帮,叫他脱大衣,不大一会丰沟派出又到王新春家进行非法抄家。王新春的父母也因此受恐吓与威胁,随后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陶绪伟,奋斗派出所王学刚,刑警队的王海龙、孙立龙、曹万才、王士臣一拥而上踩头,踩脚腿胳膊、身体,把胳膊反背过去用手铐反铐,对他身体进行暴力摧残。陶绪伟拳脚一起上踢打王新春身体,往前胸后背塞雪、冷水和啤酒,陶用双脚踩住他已残双脚伤口处使劲搓,毫无人性,残忍至极,用脚后跟使劲踢双肩,用4×8×80cm的木方子打头、脸、肩、后背,还用火烧王新春的脸并不断辱骂;陶和另一个人拽住反铐的手铐使劲拖,一直拖到大门口,把门打开冻他,冻时还往前胸后背灌雪水,东北的冬天,冰冷刺骨,王新春手和脸很快都肿起来了。第二天晚上恶警王学刚、张立国和孙立龙继续施暴,他们边喝酒边拳打脚踢王新春的头和身体并辱骂,往王新春身上扔东西,火烧脸,烟头熏烫,烧头发,往他全身倒啤酒和往前胸后背灌啤酒和雪,王学刚和张立国给上后背铐,之后又用力猛抬起胳膊,连续折磨王新春三天三夜(这三天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天天去观察情况),致使脸部变形,后背肿老高,手腕伤四处,手背红肿的象馒头,浑身痛苦不堪,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王新春向法院递交了起诉公安局对他的迫害,法院接了起诉状,告诉让他三月九日来法院。九日来到法院,法院一个负责人告诉说:你这案件法院不受理。问为什么?该人说:你这案件涉及到六一零组织,所以不能受理。三月二十四日又到伊春市中级法院起诉金山屯公安局对他的迫害,伊春中级法院告诉说,你这案件应该由金山屯法院办理。又拒之门外。

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早上六点二十分,王新春去伊春乘上客车,丰沟派出所高健和张传臣把他绑架到警车上,在丰茂林场软禁一天,把他的手机、二百三十七元钱还有mp3抢走,张传臣用矿泉水瓶打他的头部,至今钱和物品也没有归还。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王新春在伊春买电动车充电器时,被伊春区红升派出所恶警绑架,其中有王海波、李和林,在伊春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审讯室逼供折磨,手机被抢走。接着,伊春区六一零恶人张虎给金山屯区公安分局打电话,公安副局长丁德志指使丰沟派出所去他家非法抄家,王新春晚上九点多才回家。

三、父亲在恶警们骚扰惊吓中含冤离世、母亲被非法劳教两次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伊春区红升派出所孙海波、李和林、等数名邪警绑架王新春后,伊春六一零张虎给金山屯公安局打电话,金山屯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唆使丰沟派出所邪警高健、王守民在晚上五点多非法抄家。邪警高健向王新春的父母亲索要真相传单小册子等。王新春的父亲高声大喊说:没有!从此老人家惊吓过度再也没有说过话。

在两名邪警的骚扰威胁恐吓中,王新春的父亲突然失去语言能力、身体不能动了,两个月便含冤离开了人世。


父亲王凤岐

王凤岐终年六十岁,原是丰茂林场老工人。自丰茂建场以来他就生活在这大山里。自青壮年时代起每天他都是迎着朝阳上山打带、刨穴、栽树、培育。冬天顶着严寒踏着白皑皑的积雪在大山里清林打枝叶、采伐等。由于长年在深山里干活,风吹雨淋,便患上了风湿病,经常全身出冷汗。但是他很坚强。几十年来他都是那么勤劳,干起活来他矮小的身躯显得那么坚强有力。望着这一片片茂盛的大森林不知他流下了多少辛勤的汗水。这里的山山岭岭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就是这样一位善良、朴实的林场老工人,在中共的骚扰、惊吓迫害中离开了人世。

王新春的母亲王桂香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善良的老人。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中她不畏强暴,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中共绑架迫害。


母亲王桂香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法轮功学员王桂香去北京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不要被中共谎言所蒙骗。王桂香在南岔火车站被丰茂书记谢永辉绑架,被劫持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公安局副局长孟宪华对她毒打折磨,迫害一个晚上。被非法审讯酷刑折磨,家被抄。当时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公安局孟宪华到看守所大骂法轮功学员,还下令不给吃饱。每天两顿饭,每顿一碗面汤,还不许家人送吃的,王桂香和其他大法学员都被饿得皮包骨。王桂香在监室里的走廊被长时间罚站,三天憋尿不许方便,法轮功学员们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政保科张兴国就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公安大厅软禁一夜,第二天再给写个非法拘留票子,再把法轮功学员关到看守所继续迫害。王桂香被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后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五百元,丰茂林场又勒索一千元钱后才放回家。

王桂香的家多次被抢劫,被勒索的钱都是借的,家里生活很困难。王桂香到几十里外的山上林场给工人做饭挣钱维持生活。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去山上林场当着装车人的面对王桂香施暴,连踢带打,抓住王桂香胳膊往车里拽。王新春被绑架到看守所数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恶的劳教所,首先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狱警用伪善的面孔来蒙骗法轮功学员,目的是使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三书,狱警们涨工资邀功请赏。但王桂香不被伪善所迷惑,坚定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

王桂香被非法劳教一年后被放回家,王新春回家五个月后,儿子王新春双脚被公安局邪警迫害致残需要她照顾。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六日金山屯刑警队与丰沟派出所数名邪警非法闯进王桂香家抄家,邪警们对她连扯带拽摁到警车里,被劫持到奋斗派出所。邪警们对她刑讯逼供,晚上邪警们用手铐铐上,用绳子捆在凳子上,白天继续逼供,不配合就戴上手铐逼迫哈腰头朝下折磨,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六天后再次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所的狱警们撕去了伪善的面纱,暴露出邪恶的本质,它们所谓的搞攻坚战,所谓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迫害。

狱警们首先给剃鬼头进行人格上的侮辱,邪警们将王桂香的头发剃光后用电棍电脸部与胸部,还用布条系三个大疙瘩塞到嘴里,两条布带系在脑后面迫害。还经常的被恶警们拳打脚踢。王桂香被折磨迫害几个月后恶警看她还不放弃信仰,就把她绑架到地下室强迫蹲刑,腿被蹲的麻木都不能走路了,邪警们就把她拖到楼上。三九天天气寒冷,恶警们将她棉衣棉裤全部扒光,拿起装满二十多斤的大壶从头顶往下浇凉水,连续浇了两壶凉水后对她威胁,逼迫放弃修炼,王桂香在残酷的迫害中坚定修炼,就被恶警们强迫蹲刑毒打。邪警刘微拿电棍电她的胸部电了几十分钟,王桂香被蹲的脚脖子都破了肉都露出来了,还被奴役劳动,分牙签和筷子,完不成任务就借机迫害。晚上恶警们还指使犯人折磨迫害。邪恶之徒将王桂香眼睛用胶布粘上、把小板凳放在她头顶上,板凳掉了就开打。王桂香被恶警与犯人折磨了三百二十六天。

王桂香的眼睛被迫害的看不清东西模糊,脚与腿发麻至今走路不灵便吃力。


参与迫害的狱警:牛晓云、魏强、王舟、刘伟
金山屯政保科张兴国、公安局孟宪华
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
丰沟派出所:王守民、闵长春
参与迫害的还有:
伊春红升派出所:孙海波、李和林、伊春六一零张虎
金山屯区公安分局丁德志、丰沟出所高健、王守民、闵长春

伊春区纪检委
孙玉玲办3605593 宅3938887 手机13359668668
伊春市610张虎 办0458-3608557、13329381177、办04583885610

伊春市政法委主管:
杨文学:0458-3600766、宅0458-3618999;
刘树庭:0458-3975138、宅0458-3606634、13804859678

伊春市委政法委(包括如下几个部门-市综治办,市委610办,政治处,市法学会等)
耿意志,办3879333,3879006、宅3647132
杨林,办3879396、宅3608201、13304583508
单玉波,办3879366、宅3641600、13904589366
冯奎阳,办3879399、13904586699
杨连生,办3879336、宅3628829、15904588829
何平,办3879336、宅8976218、13845889718
王振龙, 办3879339、宅3765557、13504576661
庞秀芝,办3876689、宅3645967、13359679001
程国东,办3879377、宅3766255、13904582277
办公室,3879376
研究室3879339
机关总支3879019
信访室3879908

伊春市综治办
单玉波,办3879388、宅3641600、13904589366
史建平,办3879389、宅3677780、13339387780
卢明生,办3879389、宅3960001、13684589999
邢玉斌,办3879369、宅3906286、13845880105
综合科,3879016,指导科,3879016

伊春市委610办
杨林,办3879396、宅3608201、13304583508
林晓明,办3879397、宅3883559、13304586138
综合科,3879398

金山屯区团结派出所:0458-3738591
姓名:陈加明   性别:男 联系方式:15245883826
姓名:于季龙   性别:男 联系方式:13614584497
姓名:季占兴   性别:男 联系方式:04586836853
姓名:程学义   性别:男 联系方式:13845804907
姓名:白玉民   性别:男 联系方式:13845890917
姓名:乔俊林   性别:男 联系方式:04586830835
姓名:王中平   性别:男 联系方式:13845802949
姓名:霍雷    性别:男 联系方式:13644677847

伊春市金山屯区政府相关部门电话:区号0458
公安分局局长 尹志刚电话13624585000
副区长:李臣13704586696 ;
郑在军04583738905  13904589399  04583734560 、
李凡海04583700502
政法委:610韩士君 04583735610 13895938895;
唐海军04583738629  13845811527;
许文阁04583738859
陈怀章、宫富04583732799
张文华1384664019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4/被残害失去双脚的王新春又被绑架-279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