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次绑架关押 两次非法劳教

湖北应城市法轮功学员张静玉十四年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应城市法轮功学员张静玉,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中,被绑架关押十一次,其中被关看守所八次、关洗脑班四次、被非法劳教两次,遭非法抄家三次以上,被非法勒索金钱三万五千元以上,并被无理开除,家庭破裂。

张静玉原是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的一名女设备员,自修炼法轮功以来,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身体和精神状况有了巨大的变化,不仅全身的病都没有了,给自己消除了病痛,也给单位节约了可观的医疗费。张静玉在单位工作认真负责,在家里是贤妻良母。

中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张静玉长期遭受精神、肉体、经济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拘留十五天 罪名莫须有

二零零零年七月九日下午四点左右,张静玉正准备开调度会,应城市新集派出所(现已撤销)指导员何忠平、双环化工集团公司盐厂书记王元雨等人,将她从单位绑架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第二次被绑架:非法大抓捕中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上旬,应城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周涛、聂么山、杨应威、詹华学、何建设及新集派出所恶警肖海波、何忠平、邱贤波、张三平、李房修等在双环宾馆私设刑堂,对包括张静玉在内的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大抓捕和刑讯逼供,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在双环水采交流做好人体会之事当作大案要案来抓,企图制造事端,挑起矛盾,邀功请赏。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八点多钟,王元雨、刘强(新集派出所恶警)等人把她从家里绑架到双环宾馆刑讯逼供。在双环宾馆一楼,恶警用手铐将她吊铐在窗户上不能动弹,然后一边用铁衣架打张静玉的脸、嘴、头、脚、手及全身各处,一边不停的逼她说出十一月三十日的交流是谁组织的?有哪些人参与?她的嘴被打的鲜血直流,手被打紫了,四个小时后松铐时手又肿又紫。她被绑架到双环宾馆后,何忠平利用他惯用的土匪手段从张静玉身上抢走钥匙,到她的单位办公室非法翻抄,抢走了她的大法书籍若干。第二天中午恶警把张静玉劫持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恶警何忠平向她勒索了2000元的所谓“押金”,至今未退还。

第三次被绑架:遭湖北省洗脑班精神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上午八点,何忠平等新集派出所恶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位于武汉汤逊湖的湖北省洗脑班进行精神强暴。她被洗脑折磨了二十八天。双环公司盐厂派了一个人去当“陪教”,出了3000元洗脑费给洗脑班。

第四次被绑架:单位讲真相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双环公司盐厂书记王元雨见张静玉发真相资料给同事看,就叫派出所来人把张静玉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天。张静玉当年的年终奖金720元被单位非法扣除。

第五次被绑架:遭短港洗脑班精神及肉体摧残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两点左右,新集派出所恶警张三平等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到张静玉的单位将她绑架到应城市短港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16天。天天逼着她看谎言碟片。张静玉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在张静玉血压为140,心跳为120次/分钟的情况下,五、六个人将她按在工作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强行灌豆奶。她被灌食时口中不停的翻白沫,令在场的人看了都很害怕。双环公司盐厂派了一个人去当“陪教”,出了1500元洗脑费给洗脑班。

第六次被绑架:再被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八日,新集派出所恶警再次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位于武汉汤逊湖的湖北省洗脑班进行精神强暴30天。张静玉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绝食到第四天,恶人对张静玉强行灌食。他们将张静玉的两个胳膊绑在靠椅的两个扶手上,身子绑在靠背上,五个人分别把她的头、两只手、两条腿按着,用开口器将她的口撑开,有意越撑越大,让她疼痛难忍,再用勺子往嘴里灌食。双环公司盐厂派了一个人去当“陪教”,出了6000元洗脑费给洗脑班。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七月至二零零四年七月,湖北双环集团公司盐厂,非法将张静玉设备员的岗位工资从900元降到600元(后又改为700元),而她的工作量并未减少。

第七次被绑架:历经汉川看守所、沙洋劳教所、湖北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23日,张静玉在湖北省汉川市麻河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被麻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汉川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又遭劳教迫害。

先后遭汉川第二看守所、第一看守所暴力灌食

在汉川第二看守所,张静玉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第一次用针给张静玉注射灌食,灌食之后她感到特别口渴(可能是浓盐水)。以后恶警每隔一天就给张静玉暴力灌食一次,每次都是由四、五个人将她按在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食。

第七天恶警又把她从汉川第二看守所转至汉川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那时张静玉已没有力气走路,只能扶着墙慢慢一步一步的走到监室。到第一看守所的第二天,恶警又强行给她灌食,几个外劳的小伙子强行把张静玉拖到看守所大门口的草地上,将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强行灌食,可是怎么也灌不进去,他们就使劲用手打张静玉的脸,左右开弓打,当时她的脸被打的又红又肿。之后连续几天,恶警都用同样暴力方式对她进行灌食。灌食时,恶徒还将软管在她的食道里来回摩擦,使她极其痛苦。在她身体极度脆弱时,恶警将她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大队继续迫害。

先后被沙洋劳教所、湖北女劳教所迫害

在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利用包夹剥夺一切人身自由(说话、炼功、坐立、行走等)、长时间罚站、长时间不准睡觉、包夹任意暴力折磨、白天奴役劳动晚上强制灌输谎言洗脑到深夜、长时间一动不动的一个姿势坐着、人格侮辱等。

一次,张静玉因为没有按恶警的要求进门打报告,结果被罚长时间站军姿。张静玉因为绝食绝水十一天,连站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腰痛,所以她只好往地上坐,还没等坐下就被两个包夹每一人踩一只脚、拉一只手往上扯。只要她一往下坐两个吸毒包夹就用这种方式折磨她。当时张静玉穿的是凉鞋,脚被踩破了皮,胳膊被拉扯破了皮。

在劳教所,包夹在恶警的指使下,经常用暴力折磨她:有时抓着张静玉的衣服领子,把她胸前抓出了血;有时抓着张静玉往墙上撞;有时用脚踢她,嘴里还不停地侮辱大法师父,侮辱张静玉的人格;有时要她一天二十四小时站军姿,长时间不准睡觉……

二零零四年九月以后,张静玉被逼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后,做卫生、做操,然后由专门的包夹监视着外出奴役劳动,中午吃完饭不让休息就出工。晚上别人都洗完了澡准备睡觉,她则在包夹监视下洗完澡接着被强制洗脑到夜晚十一点半以后,有时到深夜两点钟。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沙洋劳教所将所有女性在押人员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起至六月底,张静玉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被逼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到次日凌晨两点钟才让睡觉,后改为夜晚十二点左右睡觉。包夹不准张静玉说话,她每天被迫长时间保持两样姿势——长时间一动不动地站和坐。包夹随时随地跟着她,不让她和任何人接触。一年来张静玉的体重从被绑架前的一百三十六斤降到几十斤。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她被释放回家。

遭经济迫害 家庭破裂

二零零四年,在张静玉被非法劳教期间,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擅自单方面解除与张静玉的劳动合同,致使她回家后只得靠做临时工维持生计。二零零五年五月双环公司改制,按改制规定,双环公司应该给她三万元左右的补偿金,但是双环公司以她回来晚了为借口,分文不给。因张静玉屡遭迫害,她的丈夫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与她离婚,导致家庭破裂。

第八次被绑架:奥运前的疯狂大抓捕和大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傍晚,应城国保大队恶警伙同东马坊派出所恶警、宜化双环恶人等,对东马坊地区至少十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当天非法抓捕了六位法轮功学员。

七月二日傍晚,何忠平等几个恶警用土匪手段把张静玉家的防盗门撬坏,破门而入,非法抄了她的家,将张静玉绑架到东马坊派出所。

七月三日下午和夜晚,张静玉被恶警绑架到应城市公安局后面的“蒙古包”里秘密非法审讯。恶警逼张静玉说出参与传递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遭她拒绝。参与非法审讯的有:公安局副局长程俊杰、国保大队聂么山和何建设、公安局左永安(做笔录)、刑警大队队长杨震等。第二天(七月四日)她被劫持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关押期间她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七月十四日被释放。

第九次被绑架:从洗脑班到看守所再到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张静玉先后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四天、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三天、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近十一个月,受尽了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苦难与折磨。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八点左右,张静玉正在双环集团公司运销处上班(打临工),当时她正在发货。突然,东马坊派出所恶警许自斌等几个恶警闯进来,把她绑架到车上,劫持到位于武汉汤逊湖的湖北省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四天。双环公司盐厂派了两个人去当“陪教”,出了1000元洗脑费给洗脑班。两个同事与她同住一个房间,她们受恶警指使监管她的一言一行并向恶警每天汇报她的情况。

刚去的那几天,每天上午八点左右,她被带到二楼去强制洗脑。几个“犹大”(高压和欺骗下被逼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在恶警指使下,轮流高密度对她灌输谎言。几天过后,“犹大”见她不听不理,就撕下伪善的面孔,开始用罚站、放谎言碟片、用书敲她的脑壳、谩骂、侮辱、不准说话、长期不准睡觉等方式迫害她。

一天晚上九点多钟,洗脑班女恶警江黎丽指使姓胡的凶恶打手,把她单独弄到一个房间去威胁、恐吓和打骂。姓胡的打手邪恶的说:“你想修炼,你想圆满,我送你一程,那就是让你死,或把你的肋骨打断两根,或把你的两个眼睛抠出来,看你还要不要圆满,你考虑好。”张静玉说:“我也没做坏事,你为何这样对待我,我看你也不会那么做。”姓胡的说:“今天晚上你回去考虑考虑,明天给我答复。”张静玉被迫害到晚上十点多钟,才让她回房间睡觉。两个陪教问她是怎么回事,她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她们。其中一个包夹觉得那里太恐怖了就想回家。第二天姓胡的跑过来问张静玉,张静玉说:“我修炼做好人有什么不对?”胡气急败坏的拿起桌上的书就往她的头上打了几分钟,边打边说:“我让你修炼!我让你圆满!”龚健时不时跑来威胁她说:“不‘转化’把你送回应城去等着劳教,你们应城关了不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凌晨一点多钟,张静玉被东马坊派出所的许志斌、黄国英等恶警从湖北省洗脑班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3天。她在那里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开始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

八月十四日,张静玉被恶警从应城第一看守所劫持到了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路上乌云密布,雷声大作。在张静玉离开看守所的前一天(八月十三日)晚上,打了一整夜的雷,感觉象是对着应城第一看守所打的。老天发怒,昭示人间有重大冤情。

劳教所恶警对不“转化”不背书的法轮功学员,用长时间站军姿、暴力灌食、药物摧残、包夹毒打、包夹剥夺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等方式迫害。

一段时间,恶警逼迫张静玉站军姿,从早上5点多钟站到晚上十点多钟,有时到凌晨两点。她的脚都站肿了,不能穿鞋子,只得打赤脚继续站。包夹故意逼他穿鞋子,使她的脚象受刑一样疼痛难忍。因为站立时间太长,后来她的手也肿了。劳教所恶警有时用脸盆装水让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端着站在厕所里。

劳教所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用暴力灌食的方式迫害。地点选在没人看见的厕所旁的洗澡间里。

劳教所有时利用吃药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个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在家炼功时无病一身轻,在劳教所由于不准炼功,出现高血压病症。两个包夹用牙刷撬开她的嘴,把不明药物硬塞进她的嘴里,再往他嘴里灌水。

劳教所里的恶警经常指使吸毒的包夹毒打法轮功学员,有时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撕心裂肺的叫,那里恶警看着好象没看见一样,还叫其他人不要看。有一次,张静玉正盘腿打坐,被吸毒包夹看见了。包夹报告给队长,队长指使两个包夹毒打她。包夹趁晚上别人都睡觉了,叫她穿上衣服到洗澡间里去。在洗澡间,两个包夹二话不说就开始劈头盖脸的打她。后来队长出来“唱红脸”,对包夹的打人恶行只字不提。张静玉对队长说:“我的腿炼功前天气一变就疼,而且疼得很厉害,后来炼法轮功好了。现在在劳教所不准炼功,天气一变,我的腿就疼,我盘腿有什么不对?”队长说:“这里是劳教所不准盘腿打坐,以后不准再有这个现象出现了,现在回房休息。”还有一次劳教所里逼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张静玉不按。队长指使两个吸毒的包夹把张静玉弄到洗澡间毒打:用脚把她踢倒,再抓她的头发把她提起来,这样反复了几次。然后队长把张静玉叫到她的办公室里,把门窗都关上(怕外面的人听见),逼张静玉按手印。再有一次,包夹逼迫她到厕所里去打苍蝇,她不愿打。包夹就拿着苍蝇拍来打她,用拳头打她的头和脸。

第十次被绑架:恶警深夜破门入室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十点多钟,何建设等几名邪恶之徒指使开锁匠打开了张静玉家的防盗门,当时张静玉和其他五位法轮功学员都在她家。恶警们在张静玉家翻箱倒柜,抢走现金八百元,电脑一台,还有MP3、MP4、U盘、移动硬盘、博朗电子书、小喇叭、大法经文等其它私人物品,并绑架了许玉玲等六名法轮功学员。

参加本次绑架行动的有:孝感市国保人员、应城市国保大队政委吴小当、应城市国保大队长杨群乐及何建设、东马坊派出所所长周维鹏、原新集派出所所长刘强等。他们先是把张静玉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东马坊派出所,数小时后又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当时正是中共邪党“六十年大庆”。

在应城市第二看守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至第六天生命垂危,公安局不但不让看守所放人,还将张静玉等六人转至应城市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田江涛调来武警,威胁法轮功学员进食,很是恐怖。张静玉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才被释放。

第十一次被绑架:第六次落入应城第二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张静玉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应城郎君附近张贴“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被郎君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郎君派出所。当天下午两点左右,张静玉又被郎君派出所的恶警劫持到应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

七月十日,郎君派出所正、副所长王卫红和张红华、国保大队何建设等恶警伙同应城市“六一零”恶人开着三辆车到张静玉家非法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用土匪手段撬开门锁,抢走了她的电脑一台、大法书籍若干、mp3一个、电子书一个等。没过几天,恶警第二次开车到她家去企图抄家未成。

七月十三日,张静玉听到看守所外面有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也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喻志坤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七月十六日早上是看守所释放两位法轮功学员的时间。早上七点多钟,郎君派出所的恶警开车来到第二看守所的院子里,企图把张静玉劫持到劳教所去迫害。两位法轮功学员的众多亲属和亲朋也早早等候在第二看守所的院子外面,准备接她们回家。然而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郎君派出所的一恶警在院子里抓住张静玉往警车里塞,张静玉拼命抵抗不上车。院子外面的人喊:“不准抓好人!”那个恶警不得不松手。张静玉当时就坐在院子里的地上双盘单手立掌。院子外面有的亲属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洪亮的喊声令恶人胆寒和头痛,有的亲属躺在看守所的大门口不准警车出来。不一会儿,应城市国保大队的何建设和郎君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到看守所,何建设等恶警一会儿拿相机对外面的人照像恐吓,一会儿威胁外面的人再不走就把他们都抓起来。外面的亲属不为所动仍然站在那里喊口号。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郎君派出所的三个恶警又将张静玉抬进看守所的值班室,再把和她一起关着的一个法轮功学员放了,想借此把院子外面的人打发走后再绑架张静玉到劳教所。可是外面的亲属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喊口号。这时看守所里面值班的警察也指责郎君派出所恶警和何建设:“法轮功也不做坏事,送劳教干什么,关几天放人算了。”上午十点多钟,何建设和郎君派出所的恶警只得释放张静玉。